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书屋 第七章:刁巴乌(求收藏,求推荐~)

时间:2018-10-07作者:冷墨冰

    接下来的日子甚为平淡,打渔成了江寒每天的必修课,老管头一家也因此而过了一段富足的生活。

    最大的变化就要数小男孩管哲了,因为有了江寒,他的身体是一天一个变化,已经不再面黄肌瘦,而是慢慢的结实起来。

    江寒每天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教导管哲一些基本的生存技能,以及如何修炼斗气。

    他如今也不过界初六重天,但见识毕竟要广的多,以前也经常浏览家族中先人的心得与笔记,虽然对他没有什么帮助,但依旧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至于如何修炼斗气,这还难不住他,虽然地球与斗破世界的修炼体系不同,但是修炼一途,万变不离其宗,归根究底,却还是一样的。

    其实,他帮助管哲修炼,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自己,他想从管哲的修炼中看看能不能获得什么感悟,来助自己突破界初第六重天。

    他有种感觉,一但自己能够突破界初六重天,那么以往的修炼天赋便会回归,未来的修炼之路,将会平坦开阔。

    这是一种直觉,更是一种坚定的信念。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六天,直到第七天。

    一大早,江寒便被窗外哄闹的声音吵醒,紧接着,一声巨响,房门被狠狠地撞开。

    “江寒哥哥,不好了,你快去看看啊,笙姐姐要被坏人抓走了!”

    江寒其实早就醒了,在进行日常的打坐修炼,外面的动静他早就有所察觉,只不过没有理会而已。

    只是他没想到,管哲会突然闯进来。

    “笙姐姐是谁?”他偏头问道。

    江寒已经在这里生活了数日,对于周围的打渔人也有所了解,可从未听说过什么笙姐姐。

    “笙姐姐就是江寒哥哥的老婆啊。”

    江寒刚刚喝了一口水,听到管哲的这句话,直接喷了出来。

    “谁?谁的老婆?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江寒哥哥的……老婆呀。”

    管哲这次没有说的那么快,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尔后又觉得不妥,加了一句,“大家都是这样说的。”

    江寒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这都是什么鬼,怎么自己睡了一觉,醒来就多了一个老婆了。

    问题是这便宜老婆他连见都没见过,听都没听说过。

    等等……

    眉头突然一皱,江寒似乎想起来了,之前有一位大叔一直嚷嚷着要给自己做媒,那姑娘他后来听老管头说起过,好像名字里是有一个笙字。

    不会……这么巧吧。

    江寒头疼的捂住脑袋,这事竟然还传开了。

    事到如今,他就是想不插手也不行了。

    在管哲的带领下,他快速朝着事发点赶去,远远的,便看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其中还掺杂着一些手持刀剑的仆役。

    看到这些仆役,他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这一看就知道是某个家族的人,以他们这些打渔人,根本惹不起人家。

    但又不能坐视不理,江寒心中祈祷,只希望那大户人家里有明事理的人,能够讲道理。

    当然,这种概率低到可怜,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以实力为尊,谁的实力强,谁就是道理。

    赶到地方,江寒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原来,白叔家的闺女白笙在院子里晾晒咸鱼,结果却被路过的少爷刁巴乌看上,以纳妾的名义,要将她强行掠走。

    白叔自然不从,阻拦之时被刁家的仆从打伤,此刻正卧在一旁。

    若非这里的渔民听到动静赶了出来,只怕白笙此时已经被强行掠走了。

    白叔就是那个最开始说要将女儿许配给江寒的大叔,为人豪放不羁,乐施于人,在渔民中颇受爱戴。

    听闻白叔被打伤了,江寒顿时火冒三丈,从人群中冲了进去。

    只见白叔卧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嘴角挂着一抹血迹。

    在他的面前,一个身着华丽的青年手拎着一个钱袋,不知在说些什么,白叔一脸的倔强,看都不看他一眼。

    胸中升起一股戾气,江寒直接冲了进去。

    以前生活在法治社会,这种强抢民女的事总感觉太过遥远,并没有多大感觉。

    可是,当这一幕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他的眼前时,那种从心底涌起的怒火,足以焚烧所有的理智。

    “什么人!”

    几个仆从第一时间对江寒进行拦截,掌心涌出红光,朝着江寒的重要部位拍去,带着呼呼的风声。

    他们下手狠辣,专挑死穴,没有丝毫留手。

    仆从出手后,江寒顿时感觉庞大的压力扑面而来,他的眼睛一凝,这几个仆从,竟然全都是斗者层次。

    斗者与斗之气,虽然仅仅一阶之隔,但那差距可不是一丁半点。

    总之,凭借江寒如今界初六重天的实力,是绝对接不下来的。

    好在他从小的锻炼起到了作用,整个人瞬间停在了半空。

    因为这一停,几个仆从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下手慢了几分。

    就在这时,江寒动了起来,整个人七扭八扭,从仆从的掌缝之间从容的钻了过去,瞬间跨过了他们。

    几个仆从大惊,脸色骤变,再想变招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寒从他们的身边掠过,直奔青年而去。

    “少爷小心!”情急之下,他们只能惊呼提醒。

    刁巴乌正在用金钱诱惑白叔将女儿卖给他,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小事一桩。

    这里的贫民哪里见过这么多钱,不就是一个女孩吗,肯定手到擒来。

    但是他却低估了白叔的脾气,白叔宁死不从,这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听到仆从的喊声,刁巴乌扭头看来,见江寒不顾一切地冲过来,错愕之间,急忙一个箭步跳开。

    而白叔先是露出一抹惊喜,然后瞬间变成了恐惧,冲他大喊,“不要!不要过来!快走!快带着笙儿走!”

    然而,就在这喊话间,江寒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白叔,你怎么样,没事吧!”

    白叔脸上一片死灰,双手不停地颤抖,“你,你,你,唉,你来做什么,你不该来的,你斗不过他们的!”

    这时,跳开的刁巴乌已经反应了过来,脸色难看,特别是感受到江寒身上散发的气息后,更是气的脸色铁青。

    他堂堂一个五星斗者,竟然,竟然让一个六段斗之气的家伙给吓开了!

    这要是让别人知道,非笑话死他不可。

    那几个仆从终于收回了自己的力量,看到少爷脸色铁青,一个个面面相觑,知道自家少爷已经动了怒火。

    果然,还未走到刁巴乌的身旁,那大嘴巴子便响了起来。

    “混蛋!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几个斗者竟然还拦不住一个斗之气的家伙!”

    火辣辣的感觉从脸上传出,几个仆从非但没有反抗,反而低头垂目,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

    刁巴乌气不过来,又狠狠地踹了他们几脚,这才消了一半的气。

    这时,这些仆从才敢说话。

    “启……启禀少爷,这家伙有古怪,动作很快,我们几个一时大意,才让他钻了空子。”

    说到这里,他们已经对江寒恨的牙咬咬,若不是这个家伙,他们绝对不会挨这一顿打。

    可怜他们,骨子里的奴性已经深种,早已经无法自拔。

    “哼!是吗!我倒要看看,在这第六岛屿上,究竟是哪个家伙敢对我不敬!”

    刁巴乌冷哼,同时朝着江寒看去。

    见刁巴乌看过来,白叔的身体一颤,握着江寒的手猛的一紧。

    “唉,完了完了,刁巴乌已经注意到你了,我们怎么能,怎么能将你拖下水呢,你不该来,你不该来的啊!”

    江寒心中幽幽一叹,在这个世界里,一切以实力为尊,像白叔这种老实巴交的老百姓,往往是最受苦的。

    他轻拍了拍白叔的手,宽慰道,“放心吧白叔,一切都交给我。”

    说完,他抬起头,目光凝视着刁巴乌,没有丝毫的胆怯。

    白叔见事已至此,也只能无奈的摇头,脸上一片死灰,似乎对他们的结局不抱任何的希望。

    江寒此刻已经察觉到,那刁巴乌的实力确实在斗者层次,再加上四个仆从,足足五位斗者。

    这般实力,虽然在斗气大陆上不算什么,但是在这个小小的渔村,却足以横着走了。

    目光微凝,江寒沉视着刁巴乌,虽然他只有界初六重天的实力,但是凭借着众多的手段,若是拼死一战,不说多的,和刁巴乌同归于尽,还是有着几成把握的。

    一时间,整个渔村都安静了许多,凶猛的气息,从江寒的体内涌出。

    此时的他不再像是一个人,更像是一只野兽。

    这是江寒在丛林中修炼的结果,丛林中有一种猛虎,一但遇见自己的天敌,便会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所有的气势释放出来,哪怕注定会死亡,也绝没有丝毫的胆怯。

    这是丛林王者的霸气,为王者,不屈不挠,宁死不折,哪怕是死,也要同归于尽,这就是王者的尊严!

    在江寒的凝视下,刁巴乌咽了口唾沫,就连原本想质问的话也咽了回去。

    整个渔村都被这股凶猛的气势震慑的安静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