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神武狂潮 第68章 凌迟处死

时间:2018-07-07作者:把戏

    许飞立刻避开,反手唰唰两刀朝它们攻击过去,使空气中顿时荡起两道血红的月牙刀气朝这两名爬行魔怪飞掠过去。

    这两名爬行魔怪只是打着偷袭许飞的念头,压根没有想到许飞会料敌在前,在它们反应过来要躲避的时候这两道血色月牙已经穿过了它们的身体,使它们的攻击还没有抵达许飞时候,它们的身体就已经被血月斩从中间劈成了两半。

    刹那间魔血挥洒,在这里落下瑟瑟血雨,地面上随之多出了四半魔尸。

    许飞踏血前进,用力甩了一下屠戮,使屠戮刀身上的血珠飞洒没有再留一点血迹。

    “许飞!”李俊没有料到许飞会这么快追击到这个地方,对他大声惊叫。

    许飞嘴角浮现起一抹残忍的笑容,把冰冷无情的目光投向里面,投向了里面那名躲在众多女人背后的异变身躯,对他冷血无情问:“亲爱的李俊导师,我们是不是应该算一算新账旧账了?”

    看见他,他就想起他那一天是如何不顾他身为灵师导师的身份,在学堂打算用破风掌偷袭杀害他。

    看见他,他就想起清韵导师是如何受辱的让铁钩穿过她雪白的手腕像肉铺的猪肉挂在血池上方,身体已经冰凉。

    看见他,他就想起柳蝶衣如何祈求他杀了她给她一个解脱,想起柳蝶衣如何含笑死在他怀里,香消玉损!

    如果他李俊,没有他李俊在学堂那一天的讥讽和打断,这一切灾难就有可能不发生!

    李俊战栗看着杀气腾腾的许飞,他说不怕现在的许飞是不可能的。

    因为不谈许飞身上那一件看上去貌不出奇的黑色斗篷实际是一件隐形灵器,可以使他随时突然消息藏匿偷袭,就谈现在许飞展现出来的实力他已经清晰感受到隐隐超越了他!

    “不可能!这不可能!”

    李俊惊惧惊叫,绝对不能接受他过去最瞧不起的学生现在竟然比他还强,这才是过去了几天?

    天才?鬼才?神才?!

    他万万想不到许飞如何办到这一些,一份名为后悔的心情也萦绕到了他的心头。

    许飞却不打算让他太惊讶,突然提着屠戮长刀迫不及待想要解决了这个令他恶心存在的家伙,不想再看他在这里都做了什么?地面上那名小女孩的尸体都还没有完全冰冷!

    一个分身斩立即消失在原地,下一秒直接出现在李俊面前迎头朝他砍下去。

    李俊却在惊惧下竟然抓住了附近的一名女人挡在自己面前,畜生的打算把这个女人当作挡箭牌使用。

    许飞的长刀随之顿止,没有料到李俊竟然会这么做。

    女人被突然当作盾牌使用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反应过来先是一惊,旋即见到降临自己面门不到一寸的血红长刀失声发出惊惧的尖叫。

    许飞立即变刀从侧面砍向李俊,要把他腰斩。

    李俊却看见这一幕眼睛骤然一亮,乘许飞动作停顿一刻立即退开躲了出去,依然谨慎继续用自己变异的巨手抓住这个女人挡在身前,作势还要抓其他女人作为挡箭牌,更狞笑对许飞叫嚣大笑说:“你砍啊,我看你动作快还是我动作快。这里女人多,我看你要杀多少给我陪葬!”

    马上扑向其他被他抓住凌虐在这里的女人,竟然认为这是极好威胁许飞的手段,认为这样可以很好钳制住许飞。

    也把抓住的女人换到他没有变异的右手上,用他异变的粗壮左手抓住了附近一根粗壮的木柱,挥舞木柱砸向许飞。

    许飞立刻退了出去,目光冰冷似九幽寒泉。

    在一刀粉碎了他当作武器使用的木柱以后,音调无情高声在这里说:“不想死的滚远点!”

    大声警告在这里被吓傻住的女人,让她们不想死就远离李俊这个人渣。

    在这里的女人本来因为李俊的举动纷纷像一只鹌鹑被吓傻住,两脚都和灌了铅一样的不知道如何移动。

    但是因为许飞这一句话,还有他没有温度横扫过来的目光,使她们纷纷吓得一怔,也比较怪物一般的李俊,许飞在她们眼里赫然成为了更加可怕的恶魔!

    她们也注意到被一头黑色巨狼陪伴的许紫衣,完全本能需求庇护的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指挥的全部冲向了许紫衣身边,认为在她身边比任何人比任何位置都让她们安全的多。

    许紫衣也见到她们都朝她这里逃跑过来的情况,先是惊讶了一下,马上对她们露出甜美乖巧的微笑,使她们对她的好感更加倍增,愈发跑得更快的逃到了她身边。

    李俊看见这一幕傻住,发现自己眨眼间已经无人质可用。

    许飞是蔑笑的看向他,刀身冰凉的屠戮长刀斜斜指向地面,让他再卑鄙啊?他现在手头就只有那一个人质可用,他大不了牺牲了这个人质把她好好厚葬,使他李俊惨烈被凌迟致死为她解恨报仇!

    “许……许飞!你别逼我!”

    李俊和其他异变的魔物最大不同是他还有一定理智,一定要说他的情况实际和许飞和许紫衣有些相同,只是他不同于许飞和许紫衣情况,他压制不住魔气对他的侵蚀异变,使他身体出现魔物的异变扭曲看上去狰狞恶心无比,就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我就逼你了,你继续来打我啊。”

    许飞讥讽对他说,心中有说不出的快意。

    如果那一日不是因为他这个人渣,这场灾难哪里需要降临,清韵导师、柳蝶衣哪里需要死!

    这都需要怪他!

    扬手间一刀血月斩朝他隔空甩出去,使血色月牙刀气快速飞掠向他。

    李俊立即反应想要用手里女人去挡,但是他突然反应他手里女人死了许飞更加不会投鼠忌器了,所以他马上反应过来的改为要用左臂去挡,改为要转身就逃。

    但是许飞的血月斩来源弦月斩,本来就是讲求快准狠的招式。

    所以一刀过去,李俊左臂上一大块血肉飞起,他也没有忍住的发出一声惨烈大叫,左臂上立即多出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好!”

    一声叫好声立即响起。

    许飞转头看过去,看见那些躲到许紫衣旁边的女人们中一名和柳夫人年龄相仿的贵妇人对他投来希冀感激的目光,看见是她喊出了这声她们一直按捺想要喊出的叫好声。看见她对李俊的目光中充满了恨意,恨不得啃他的肉喝他的血,让他不得好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