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山村小神医 第四百四十六章 相当行

时间:2018-07-08作者:无语的豆

    最快更新山村小神医最新章节!

    跟班跟着陈少在这马场玩了很久,对于赛马当然是十分了解的。

    他很清楚,在赛马这项比赛中,主要比的是马,而不是骑手。

    虽然骑手本身的驾驶能力,与马匹的配合默契程度也很重要,但是成绩的好坏主要还是取决于马的速度和耐力。

    陈少的这匹马,是从不列颠王国空运来的纯种赛马,别说是在这个马场,就是放在整个华夏,只怕都没什么对手。

    而且陈少本人也是一个优秀的骑手,驾驶技术出色,跟他的马配合也很默契。

    眼前的这两个家伙就差了许多,那个女的不管是骑术还是马都跟陈少差了不止两三个档次,至于那个男的,骑的竟然是这个马场里最差的一种马,简直就是个笑话。

    连马都不会挑的人,还能有什么骑术?

    至于他之前拍了拍马头就让白马安静下来,估计只是一个巧合,不可能真有那么神奇。

    所以,比赛马的话,陈少绝对是稳赢不输的!

    跟班越想越放心,就帮着大哥吆喝起来。

    “你要跟我比赛马?”陆凡表情怪异地看了陈少一眼。

    “没错。”陈少冷冷地说,“既然咱们是在马场发生了纠纷,那自然要通过赛马来解决纠纷。如果你赢了,我可以不追究这位小姐骑马冲撞我的事情,但是要是我赢了,这位美女必须摆酒向我道歉!”

    最后一句话暴露出了他的心思。

    如果那位美女真的摆酒向他道歉的话,他一定有办法知道美女的来头。

    来头要是大的话,赚个道歉也不亏,要是没什么来头,喝完酒他就可以把美女给办了。

    陆凡也不知道有没有看穿他的心思,只是摇了摇头:“算了,没有赛马的必要。”

    “你们是怕了?”陈少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在他的理解中,在美女的面前,可是绝对不能露怯的,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怂,看到他的马好就直接逃避了。

    真是太让他瞧不起了。

    “怕倒是不怕,只不过我没有参加必赢的比赛的习惯。”陆凡淡淡道。

    “必赢?你是必输吧?哪来的自信?”陈少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不要脸,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

    他很想大声地喊出来:你凭什么必赢?就凭你的那匹劣马吗?你知不知道老子骑的是什么马?

    “算了,我们还有事,没时间在这里啰嗦。”汤予曦也出来打圆场,“走吧。”

    她对赛马还算是有些研究的,当然能够看得出来,那位陈少骑的马,绝对不是他们的马能够比得上的。

    而且,那位陈少刚才躲她冲撞躲得那么娴熟,骑术一定非常好。

    汤予曦虽然不知道陆凡的骑术如何,但是她知道,陆凡的马很差,根本就没有和陈少的马比试的资格。

    这个赛马一定是必输的,输了要摆酒向那个陈少道歉,这是她不愿意去做的,所以她想要借口有事,赶紧跟陆凡离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反正在凌云阁会所里,陈少就算是再势大,也不会怎么闹腾,他们脱身离开还是没问题的。

    “你们这是打算逃跑了吗?”陈少故意做出自己最为不屑的表情。

    “行啊,你们要是承认你们是没胆的懦夫,逃了就逃了吧,反正我也不会去跟两个没胆的懦夫计较。不过,女人胆小还很正常,一个男人要是胆子也这么小,恐怕不光是没胆的问题啊,哈哈哈!”

    “既然你非要找虐,那我就成全你好了。”陆凡叹了口气。

    他不明白,他明明是有很多弱点的,但是这些愚蠢的人们,从来都不在他的弱点上找他麻烦,反而总是在他的强项上找他的麻烦。

    既然这位陈少一定要找他赛马,那就赛吧,反正吃亏的又不会是他。

    “好!痛快!”陈少生怕陆凡会反悔,连忙大叫了起来。

    “你,赶紧去找马场的人,让他们安排裁判。”

    他对着自己的随从吩咐着。

    凌云阁会所的马场是可以举办正规赛马比赛的,当然是有裁判的。

    其实本来两个人赛马,是不怎么需要裁判的,谁快谁慢一目了然。

    但是陈少希望陆凡能够大大地丢脸,当然是希望见证的人越多越好了。

    他相信,有人去找裁判要赛马,是绝对能够引起凌云阁里其他一些闲着没事的纨绔们的兴趣。

    到时候一定会有不少人来围观这场赛马。

    围观的人越多,他赢起来就越痛快,眼前的这小子丢的脸也就越大。

    “你行不行啊?”汤予曦凑到陆凡的耳边,悄悄地问道,“那个陈少的马很好,应该是从不列颠王国弄来的纯种赛马,你的马克没法和他比。”

    她知道陆凡的医术很好,功夫也十分厉害。

    但是赛马这件事跟医术功夫都没什么关系,陆凡的优势根本就无从发挥。

    “放心吧,别的我可能会不行,但是赛马,我相当行。”陆凡自信地说道。

    陈少看美女和那小子交头接耳,状态十分亲密,心里有些不爽。

    “裁判马上就要来了,在裁判来之前,咱们可得把赌约给说好了!”

    赛马不管在不列颠还是在港岛,都是跟博彩有关系的,有点彩头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还是我之前说的,要是你赢了,我就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但要是你输了,她得给我摆酒道歉。”

    “看,他输了的条件都不敢设,知道他有多怕我了没?”陆凡对汤予曦说道。

    “我会怕你?”陈少差点没给气到。

    他之所以没有设自己输的条件,是因为在他的心里,能够不追究这两个人,已经可以算是很给面子了。

    他可没想到,自己这么做,竟然还会给人留下话柄。

    “好,那条件可以改一改,你说怎么改?”

    反正自己又不会输,条件随便改。

    陈少很有自信。“我这个人一向怕麻烦,不如我们就把赌约改成,无论是谁输了,都在所有人的面前,自己掌嘴十下吧。”陆凡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说不出的光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