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山村小神医 第二百五十七章 附加条件

时间:2018-04-19作者:无语的豆

    ,!

    不得不说,费云帆考虑得确实是很好,不过他能想到的事情,陆凡在这之前也全都想到了。

    陆凡怎么会不知道,苟泽中一个人去送药,是一件有些危险的事情呢?

    苟泽中又没有他的身手和医术,真要是遇到了对方翻脸,根本就没有半点自保的能力。

    “等一下,你们听我说完!”

    面对着危险,苟泽中终于超常发挥,记起了来之前陆凡交待他的所有事情。

    “让我送药来的人说了,我今天带来的药,只够一个人用一天的,就是给你们看看效果,但是想要让受伤的人彻底好,就必须连续用十天的药才行!”

    他这番话以说完,费云帆差点没给气得吐血。

    他没想到,那小子竟然会用出这种办法。

    一次就只给一天的药,而且还只够一个人用的。

    不过,他好歹也是个医生,只要药到手了,就算只有一天的,他相信他也一定能够很好地治好儿子!

    看着费云帆逐渐变得阴狠的眼神,苟泽中有些慌乱,他想了想,又喊了出来。

    “他还说了,每一天的药都不相同,即使你能配出跟第一天同样的药来,后面那些天也不能用这种药!”

    费云帆觉得自己现在只想骂街。

    那个天杀的小子为什么都没有出现过,却能够猜出他所有的想法来?

    自己的每一个想法,似乎都已经被那小子给提前预料到了,并且都做出了合适的回应。

    费云帆十分不理解,治疗同一个伤势的药,为什么会每天都要变。

    按照他的想法,应该是每天都一样才对。

    但是他不敢尝试。

    费明受的这个伤实在是太奇怪了,是他闻所未闻的。

    如果他要是一时冲动,惹恼了那个小子,然后他又不能治好儿子的话,后果恐怕会更加严重!

    “好!我知道了!”费云帆用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那就请您把药拿出来吧!”

    他必须用尽全力,才能压抑住自己的怒火,不让自己一口老血喷出来。

    “那好吧。”苟泽中松了一口气,然后伸手在口袋里掏啊掏啊掏,掏了好半天,才掏出了一个指甲大的汹团,用塑料袋包着的。

    “这就是他让我带来的药了。”

    费云帆也懒得再说什么了,刚才对这个泥腿子说出的那番话,已经让他感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他现在觉得自己浑身都好像是被掏空了。

    他示意了一下,就有一个学徒走向苟泽中,要拿走他手里的药。

    “等一下。”苟泽中又把药给收了回去。

    “又怎么了?”费云帆怒目而视。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眼前的这个泥腿子现在估计都已经死掉十几次了。

    老子都已经对你用了您和请这样的敬词,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还想要老子给你行礼?

    你要是真的如此不知好歹,老子就算是跟你拼了,也绝对不会让你如意!

    苟泽中只是一个农民,哪里见过这样充满了怒火的眼神,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那个,让我送药来的人说了,他不会白让我跑这一趟的,会给我跑腿费。”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费云帆几乎都要吼出来了。

    “他说这个跑腿费得找你要。”苟泽中怯怯地说。

    只不过他的这个形象,做出这样的表情动作来,怎么看怎么猥琐。

    “多少,我给你!”费云帆一挥手,从身上掏出了两张大红票。

    不就是跑腿费吗?给你二百,足够你跑遍整个仁怀县了!

    “那个人说了,我的跑腿费是一次两千……”苟泽中的话音低得连他都有些听不清楚了。

    两千!

    费云帆眼睛都要瞪裂了。

    两千块钱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同济堂每个月的收入都有几十万,两千块钱能算得了什么?

    可是他咽不下这口气啊!

    凭什么这小子简简单单走一趟,还侮辱老子一通,结果老子还要给他两千块?

    老子雇个学徒一个月也不过就才给开两三千块钱的工资罢了!

    不过,再怎么咽不下这口气他也得咽下,毕竟儿子的病情还要着落在对方的身上。

    就当是给药钱了。

    “行,不就是两千吗?我给你!”费云帆摆了摆手,示意一个学徒去把这个钱拿来。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泥腿子见不到钱,是绝对不会把药交出来的。

    “等一下。”苟泽中也是有些吃惊。

    他没想到,两千块钱这么容易就答应下来了。

    他本来还想,如果这老头要和他降价,他还可以再让一点,就算只有一千,也是可以答应的。

    谁知道这老头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两千块了。

    早知道如此,就应该直接要五千啊!

    幸亏来之前陆凡还交待了一件事,这件事要是能成,那也就不亏了。

    “你又有什么事?”费云帆的眼里再次喷出了愤怒的叙苗。

    “那个人说了,这个药我要送十次,为了避免你们后来会耍赖,必须让你们先把十次的跑腿费都付清才行。”苟泽中这次倒没有太过害怕。

    也不知道是因为见到了钱壮了他的胆,还是他早已经看出,眼前的这个人只是一个色厉内荏的老头,没什么可害怕的。

    费云帆的胸脯不停地剧烈起伏着,他必须用大口喘气地方式,来消化他心中的怒火。

    罢了罢了!

    两千都给了,两万又能如何?

    反正对他来说,这两个数字的区别并不是太大。

    只要能让儿子不再遭受痛苦,出点钱就出点钱吧!

    “去,拿给他……”费云帆无力地点了一下头。

    尽管心里已经做好了思想工作,但是真的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十分困难。

    这么几句话的工夫,他的两万块就没了。

    而收到这两万块的人,竟然只是连续十天每天到他这里来一趟就行了。

    这世界还真是够不公平的!

    费云帆的心里有些愤愤。

    他却忘了,他用欺骗恐吓等手段,收取那些没什么病的人高价诊金的时候,也没有考虑过什么公平不公平的问题。

    现在陆凡对他做的,比他对病人们做的,都已经算是好太多了。

    钱很快就拿了过来,苟泽中看着那两沓崭新的票子,兴奋地差点没跳起来。

    他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还真如陆凡所说的一样。这笔对他来说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巨款的钱,竟然这么容易就到了他的手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