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山村小神医 第二百五十六章 送药

时间:2018-04-19作者:无语的豆

    ,!

    “您放心,我这几天就住在仁怀县里,有任何事情您都可以招呼一声,我绝对都能给您办得妥妥帖帖的!另外诊金的话,我一定会按照最高的……”

    明亮客气地说着,仿佛现在就恨不得砸出个百八十万来表达衷心。

    “好了。”陆凡一下子打断了他的话,“没事的话,你们就赶紧走吧,我们村委会的人呢还要开会呢!别在这里打扰他们。”

    明亮这才把刚才要说的话全部都咽回了肚子里,往屋子里走了几步,拽住秦忠怀就往外走。

    他还故作和善地冲着屋子里的人们笑了笑,表达他的亲切。

    而这些人如果换个地方,只怕他连正眼看都不会看一眼。

    秦忠怀被拖出去的时候,路过瘫软在门口的王二,还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虽然他不敢报复陆凡,但是对于这个档案对他动手的王二,他可是不会有半点客气的。

    王二本来就瘫在那里瑟瑟发抖,看到秦忠怀过来,还想要解释几句,可是被这一眼一瞪,他的心顿时完全凉透了。

    以后仁怀县,大概都不会有他的容身之处了!

    明亮两人走了之后,陆凡看了一眼还处于呆滞状态的村委们。

    “你们继续开会吧,我先回家了。”

    他是一个很忙的人,可没有什么时间跟这些人开会。

    而且他也清楚,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折腾,出云村的所有人大概也能认清一个现实了。

    只有跟着刘芸,跟着陆凡,好好干,才能有出路,其它任何的想法在出云村,都别想掀起一丁点的波浪来。

    统一了所有人的思想认识之后,陆凡才能回到家里安心做药。

    汤予曦这两天哪里都没去,就给他帮忙打下手。

    两天时间转瞬即逝,同济堂终于关了门,而陆凡需要的药,也全都调配出来了。

    苟泽中心情有些复杂,他被陆凡给交待了一个在他看来非常有难度的工作。

    他一大早就起了床,坐车来到了县城,到了同济堂的门口,在那里砸起了门。

    “有人吗?有没有人?”

    “我们这里从昨天就暂时关门停业装修升级,你要看病的话,就去别的地方吧。”

    从门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听起来心情似乎并不是很好。

    “我就是上门来给你们那个谁治病的,快点开门,再不开门我可就走了啊!”苟泽中的态度很强硬,这也是陆凡教他的。

    没有耽误,门立刻被打开了,几个壮汉快步走了出来,把他给围在了中间,怒目而视。

    “你们,你们要干嘛?”苟泽中有些胆怯,咽了口唾沫。

    “你是来给少东家治病的?”大汉问道。

    “没错!”苟泽中似乎是想起了陆凡的话,又挺起了胸脯。

    “跟我们进来吧。”大汉四下看了看,就进了同济堂的大门里。

    等到苟泽中也进来了之后,他们迅速地关上了门。

    这个动作不免又让苟泽中的心里有些发毛。

    这是到了别人的地盘上,他又是孤身一人,真要是出点什么事,连个给他收尸的都没有,也太惨了点。

    不过他今天既然肯来,就是相信陆凡,他拍了拍脑袋,把这些凡心杂念全部都抛开了。

    苟泽中跟着几个大汉来到了后院的一个房间里,费云帆正黑着一张脸坐在房间的上首。

    这两天,费云帆的心情也是非常不爽。

    他自忖行医几十年,各种疑难杂症都见过不少,不说全都能治愈,但是至少也可以想点办法。

    可是到了他儿子费明这里,只不过是手指肿胀,他就毫无办法。

    不,现在已经不能说是手指肿胀了,费明现在整个右手都红肿了起来,而且看起来还大有向胳膊发展的趋势。

    费云帆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能阻止他的红肿进步一扩大。

    同样,当时出手捉拿陆凡的另外几名学徒,也全部都是手都红肿了起来,哪一个也都不例外。

    费云帆无奈,最终只能以店铺装修升级的名义关了同济堂,尽管是找到了比较合适的借口,他还是觉得老脸无光。

    因为这件事已经不知道从谁的口中,传遍了整个仁怀县城。

    这两天好几个他熟悉的人都打电话过来打听过这件事了,甚至济世堂的那个齐老头都知道了这件事。

    费云帆听说齐老头知道这件事之后,当晚还特地请了几个老朋友大喝了一场。

    真是岂有此理!

    所以他看到苟泽中来,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什么人?到我们同济堂来是干什么的?”

    “额,我是来送药的……”苟泽中又有些被他的气势给吓到了。

    他虽然是个无赖,但是他的无赖顶多也就是对同村的村民们使使,出了村,他比一般的村民还要老实些。

    这一次,他也是因为陆凡说会有很丰厚的回报,才会硬着头皮过来的。

    “那还不快点拿出来!”费云帆直接一拍桌子,把桌子上的茶杯都给震得掉到了地上。

    苟泽中被吓了一哆嗦,但是他还是没有把药给拿出来。

    “那个,让我来的人说了,你必须十分客气地用敬语和我说话,我才能把药拿出来……”

    别说是同济堂的人了,就算是苟泽中自己,也觉得他一定是疯了。

    竟然敢在人家的地盘上,当着人家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来。

    简直就是找死啊!

    果然,他这句话一出口,站在旁边的几个学徒的脸就全黑了。

    费云帆就更不在话下了,他已经要被气得七窍生烟了。

    他活了这么大,从来就没有别人这样给欺负过,还是被上门欺负的!

    他都已经忍不住了,想要先撕了眼前的这小子,然后再去找到那天的那小子,把他也给活撕了。

    “到了我们这里,你以为事情还会由你们说了算?你也不看看这是在什么地方!”

    费云帆阴狠地说着。

    在他的示意下,几个学徒已经面色不善地靠近苟泽中了。

    很显然,他们认为,既然这小子是来送药的,他就一定带了药。只要药到了手,同济堂当天就可以开门,这些臭小子也不足为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