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山村小神医 第二百五十一章 浑身是刺

时间:2018-04-19作者:无语的豆

    ,!

    不信邪的少东家在他的手刚刚碰到陆凡衣服的时候,同样也是惨叫了一声,迅速地缩回了手。

    他抱着自己的手跳了起来,还不停地朝着手指吹着气。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用,不过短短十来秒钟的时间,他接触到陆凡衣服的那两根手指已经红肿了起来,看起来比他的胳膊都细不了多少。

    他完全不明白这是出了什么事,他也根本就没空去想这个问题,他现在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

    疼!疼死我了!

    少东家这一辈子,都没有体验过这样疼痛的感觉。

    他小的时候也是很调皮的,捅个马蜂窝什么的都不在话下,当然也没少被蛰。

    可是,就算是被马蜂蛰得满脸是包,那种体验跟现在相比,也差了太多。

    他现在已经被疼得大脑都有些眩晕麻木了,他甚至都有想要把自己的两根手指给剁了的想法。

    “少东家,作茧自缚的意思,你懂吗?”陆凡淡淡地问道。

    可惜少东家这会耳朵里都已经开始嗡嗡响了,根本就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

    拿着手机正要拨通一个号码的郑老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尽管他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他也能够看得出来,陆凡已经掌握了局势。

    难道这小子是属毒虫的,身上长了毒刺?否则的话,为什么别人一碰他,就成了这个样子。

    陆凡的身上当然没长毒刺,但是他在衣服上洒了一点毒毛。

    这种毒毛是他从大山上的一种毒虫身上弄下来的,毒性不弱,任何人沾上之后,都不会好过。

    他当时采集这种毒毛主要还是因为这种毒毛的药用价值,没想到第一次使用反而是在这个地方。

    看着不停惨叫的少东家和几个学徒,钱大夫和外面剩下的学徒都傻住了。

    他们当然也能猜到,肯定是这小子的身上有古怪。

    可是猜到归猜到,谁也不敢做什么。

    毕竟人家可是站在那里没动,你们自己要去抓他,才会出事的,怪不到人家身上。

    钱大夫甚至还有些庆幸,幸亏他刚才抱的那一下没有抱到人,否则的话,他现在也是其中一个不停惨叫的人了。

    庆幸之余,他还有些挠头。

    这小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只刺猬,想要从一只刺猬的身旁经过,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少东家,您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钱大夫走到少东家的身边,一边拿水帮他冲洗着手,一边问道。

    “疼疼疼,疼死我了!”少东家只顾着惨叫,其它的事情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这位先生,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这样闹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钱大夫只能硬着头皮对陆凡说。

    “不如这样,咱们各退一步,我们不强求你们继续在同济堂治疗,你帮少东家解除痛苦,可以吗?”

    他已经打算求和了,毕竟继续僵持下去,他们也占不到任何便宜。

    而且少东家的手指他已经仔细看过了,完全看不出是受了什么伤,想要治好,只怕还得着落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

    “钱大夫说得很好。”陆凡点了点头。

    钱大夫心里就是一松,只要这个年轻人愿意讲和就好,先让他把少东家给治好,剩下的事情,就由少东家自己来决定吧。

    “想要玩的时候就玩一玩,不想玩了就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同济堂果然不愧是仁怀县的第一大中药堂,气魄大得很啊!”陆凡冷笑道。

    钱大夫这才知道,原来这小子并没有想要讲和,这是在嘲讽他们呢!

    “先生要是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来,只要能解除少东家的痛苦,一切都可以商量。”

    “我没有什么要求,我只想要一个交待。”陆凡淡淡地说。

    钱大夫很无奈。

    对方提出的条件太过于笼统,他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如果陆凡提出要道歉或者要赔偿,他们都是可以考虑的,但是要一个交待,这就很难办了。

    “你想要我们怎么交待?”钱大夫只能继续问道。

    “我想要什么交待,就可以得到什么交待吗?”陆凡看似漫不经心地问着。

    那当然不会了!

    钱大夫在心里大喊着。

    他之所以这么问,也不过是为了先解救少东家而已。

    他就算答应了什么,等到少东家好了之后,也可以再全盘否定。

    “我们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条件都是必须先治好少东家,让他的手指恢复如初,不再痛苦!”

    “如果我说,我要的交待是必须让同济堂关门停业,也可以吗?”陆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这么大的事,哪里是我一个大夫能做得了主的!”钱大夫顿时大惊。

    他这才意识到,这个年轻人今天过来,大概就是冲着找茬闹事来的。

    早知如此,在外面接诊的时候,他就不应该贪心,直接说那老头没病,让他们离开就好了。

    只是天下没有后悔药可吃,之前做下的事情,现在想要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嗯,我也没打算让你做主,我等他的回复。”陆凡指了指还在惨叫不已的少东家。

    “少东家现在极为痛苦,他恐怕根本就没听清您刚才说了什么,要不您先帮忙减轻一下他的痛苦,也好问问他的意思。”钱大夫还在尝试着。

    “没关系,我可以等。”陆凡一伸手,拉过了一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坐在了那里。

    “反正痛苦这种事,慢慢习惯了也就没那么难受了,我等到他适应了之后再问他好了。”

    他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整个同济堂的人都在心里怒骂着他。

    可是不管是钱大夫还是外面的那些学徒,没有一个敢上来阻止他的。

    之前少东家几个人还在他们面前惨叫着,谁敢再动一下这个身上似乎长满了毒刺的人呢?

    钱大夫急得团团转,却没有半点办法。

    他行医多年,哪能不知道,根本就没有适应痛苦这么一个说法,这小子就是不想帮少东家治疗。实在没办法,他也只能向老东家求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