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山村小神医 第二百四十八章 当场质问

时间:2018-04-19作者:无语的豆

    ,!

    钱大夫的心中有些暗恨,早知道这是条大鱼,不差钱,他就应该把刚才的价格全部都翻一翻才好!

    不过能够给一个没什么病的人扎扎针随便开点药就挣到五万八,也还算是不错了,相信少东家对他也会大加赞赏的。

    搞定这一个生意,光是他的提成也至少有一万块,晚上又可以去潇洒一波了。

    “好,既然你信任我们,我们当然也不会让你们失望!我可以向你保证,经过我们少东家治疗之后的郑老,一定会是一个健康的郑老!”

    “那就抓紧时间吧。”陆凡显得十分急切,“你们的少东家现在有空吗?可以直接开始治疗吗?”

    “放心,我这就带你们去见我们的少东家!”钱大夫笑呵呵地站起了身。

    有钱可赚的时候,少东家可是一向都很有空的。

    他带着陆凡两人出了诊疗室,来到了后院,一边走着还一边解释道:“这是我们药堂后院,普通病人根本就来不了,只有重点病人才能被带过来。”

    什么是重点病人?当然就是花钱多的冤大头病人了。

    这一点陆凡和郑老都很清楚,可是他们不知道的一点是会被带到后院来的病人,除了有钱之外,还要没什么病。

    也就是说,会被带过来的,基本上都是些上当受骗的人。

    钱大夫走到了一个雅间外面,轻轻地敲了敲门。

    “谁啊?”门里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声。

    “我,老钱,我带了一个病人过来,少东家有时间给他治疗一下吗?”钱大夫的声音里透露着些许谄媚。

    “进来吧!”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钱大夫这才带着陆凡两人走进了房间里。

    这个房间是按照古风装修的,十分典雅,房间正中的一把椅子上正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本古书在看。

    “少东家,这位是郑老,他就是今天的病人。”钱大夫走上前去。

    “郑老你好,请坐,请坐。”少东家站起身,冲着郑老拱了拱手。

    郑老坐了下来,陆凡依然是站在他的身后,充当随从保镖的角色。

    “这老家伙没什么病,我骗他因为精力太过于充沛导致体内火气旺盛,烧坏了五脏六腑,需要您给他针灸治疗,然后再开点药,费用是五万八!”

    钱大夫俯身在少东家的耳旁低声把情况说明了一番。

    他们的位置离郑老所坐的位置大概有四五米的距离,这样的距离,足以让他们的耳语不被人听到。

    这也是他们敢当着病人的面就直接说出内情的原因。

    郑老确实是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陆凡的耳力却是极为惊人的。

    钱大夫所说的那几句话,一字不拉的,全都被他给听到了耳朵里。

    少东家听完之后,脸上也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这个老钱,治病的水平甚至都还不及老曹,但是骗人的水平确是整个同济堂最高的,每个月都能给同济堂带来好几笔这样的大生意,确实是个人才。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可以为他们治疗。”

    少东家起身走到一旁,打开了他的医箱,从里面拿出了一包针。

    做戏要做全套,想要骗人,几次针灸和一些药材总是不可避免的。

    “郑老请把衣服脱去,趴到我的治疗床上来,我好为你进行针灸治疗。”

    少东家指了一下房间里的那张治疗床,示意郑老一会就趴在那上面。

    “少东家别急,在给郑老治疗之前,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一下。”

    郑老坐在那里没有动,陆凡却是走上了前。

    “你说。”少东家的眼睛紧紧地盯住了他。

    他的心里也有一些恼怒,老钱这一次是怎么回事,怎么都到了这里还有问题?

    “请问一下,郑老得的到底是什么病,而你又打算怎样治好郑老?”陆凡问道。

    “这个之前钱大夫不是都和你们说了吗?”少东家冷声道,“郑老是内火旺盛,伤及五脏六腑,我现在就要用针灸来引出他的内火,然后再用中药来修复他的五脏六腑!”

    “那么我还想问一下,内火旺盛是个什么病?有名字吗?”陆凡却是不依不饶,“针灸如何引出人的内火?中药怎么修复五脏六腑?用什么方子?”

    他的问题问得十分犀利,意思也非常清楚。

    你想要给我们治病没问题,但是想要稀里糊涂地给我们治病,那是绝对不行的。

    治病之前,必须把所有的事情都讲得清清楚楚的,把病名说清楚,把药方也拿出来,这样我们才能接受治疗。

    “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这样?刚才我们不是都说得好好的吗?怎么这会你又变卦了?”钱大夫有些急了,他看到少东家的脸已经彻底黑了。

    “其实这几个问题是我刚才就想要问的,但是考虑到少东家的医术更加精湛,所以我才决定留着来问少东家。”陆凡淡淡地说。

    其实他本来就是想要找这同济堂的老板,当然不会太过于针对钱大夫了。

    “胡闹!”钱大夫厉喝道,“你既然选择了来我们这里治病,就应该信任我们,你懂不懂什么叫不信医者不医?像你这样的病人家属,到任何医院去,都不会受欢迎的!”

    “胡闹?我倒是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在胡闹!”陆凡又上前了几步,走到了少东家的面前,冷冷地看着他。

    “你们连病人生病的名字都说不出来,针灸的手法也说不出来,甚至连药方都开不出来,就敢喊出五万八的高价,这难道不是在胡闹?”

    “我们报价五万八,自然有我们的道理,你以为针灸这种事,是什么人都一样的吗?”少东家也毫不示弱地和他对视。

    “当然不一样了!”陆凡冷笑着,“享誉海内外的针灸大师夏传峰夏老,你应该听说过吧?他的专家号已经挂到明年了,他治一个病人才五千块,你凭什么要五万?”“你不会告诉我,你的水平已经到了比夏传峰还要高十倍的境界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