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山村小神医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上门求医

时间:2018-04-19作者:无语的豆

    ,!

    秦忠怀心里正在考虑着一会该如何表现,包间的门却又一次被人给推动了。

    他连忙从之前站的地方弹了起来,朝着房门冲去,他要赶在那个人完全打开门之前把门拉开,做出自己的第一次服务。

    然而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些,他人还没冲过去,房间的门已经打开了,推门的人也已经进来了。

    秦忠怀马上就准备行礼,他要抢先像贵客问好。

    “您好,尊贵的先生……”

    可是当他看到进来的人是谁的时候,他的礼就行不下去了,说了一半的话也硬生生地给吞了下去。

    “陆凡,怎么是你小子?”

    这次进来的人正是陆凡,他笑了笑:“哟,这不是昨晚的秦总吗?怎么?没挨够揍,今天又跑过来想要挨揍?”

    秦忠怀大怒。

    虽然他不知道陆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他很清楚,陆凡绝对不会是明少所说的那位重要客人。

    一个穷山村的农民,怎么可能跟明少扯上关系,并且被明少看重呢?

    既然不是明少的客人,那就必须快刀斩乱麻,先撵走再说,耽误了明少的重要事情,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秦忠怀打定了主意,黑着脸喊道:“小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可不是你一个穷农民该来的地方,你最好赶紧给我滚蛋,否则的话,哎哟……”

    他正喊着,突然感觉腰上吃力,似乎是被人给狠狠地踹了一脚,当下就没站稳,往前冲去。

    站在他正前方的陆凡往边上跨过了一步,就让开了他。

    秦忠怀一下子冲出了包间,趴在了地上,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耳朵里就听到了明少的声音。

    “陆先生,十分抱歉,我不知道这个傻逼竟然还跟您有过节,您请放心,等咱们吃完这顿饭,我一定会好好地收拾一下这个傻逼的!”

    明少一边说着,一边关上了门。

    什么?

    明少所说的重要客人,竟然就是陆凡这个穷农民?

    他还为了那个穷农民,把我一脚踹翻在地?

    我竟然当着明少的面,骂了他的客人?

    秦忠怀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太够用,他仔细地想了半天,终于明白,他已经算是把明少给得罪死了。

    明少可不是陆凡,那可是省城里的大少,权势滔天,得罪了他,秦忠怀这辈子最好都别再去省城了。

    妈呀!明少!我可不是故意要得罪您的客人啊!我也不知道陆凡竟然是您的客人啊!

    秦忠怀在心里大叫了起来,他这才想起要爬起来。

    他想要重新回到包间,向明少道歉。

    不过他想了一会,最终还是算了。

    明少再厉害,势力也只是在省城,这里是仁怀县,是他秦忠怀的地盘。

    陆凡啊陆凡,没想到你竟然还认识明少,不过就算你认识明少又怎样?你还能一直跟在明少身边?

    只要明少离开了,这仁怀县依然还是我的天下!

    秦忠怀下了楼,又开了一个包间,把自己的狐朋狗友都叫了过来,他甚至还把黄立虎也叫了过来。

    他打算等明少吃完饭,再去解释几句,至于陆凡,只能暂时放过了。

    “明亮,你不在宁城做你的大少,怎么一个人跑到仁怀县来了?”关上门后,陆凡似笑非笑地看着明少,也就是明亮。

    他昨晚在手机上看到了高球给他发来的信息,说是明亮今天会到仁怀县城,在楼外楼8888号房间请他吃饭,希望他能给个面子,过去一趟。

    陆凡不清楚高球怎么会跑来做这个说客了,估计涉及到一些利益吧,但是高球既然都开口了,他总要给点面子,吃顿饭是没什么的。

    他也清楚,明亮这次过来,肯定就是为了他那个扎心针的毛病。

    不过,他就是要装装糊涂,看这小子打算怎么办。

    “什么大少不大少的,在陆先生面前,不过就是个笑话!”明亮赔着笑脸,拉着陆凡的胳膊走到了桌前,硬是要让陆凡去做上首的位置。

    陆凡也不推辞,直接大喇喇地坐了下去。

    明亮陪坐在一边:“自从上次在宁城一别,我一直记挂着陆先生当时说的话,这不,刚算是有点空,就到仁怀县来找您了!”

    陆凡说的话,当然就是有关于扎心针的这番话了。

    这大半个月来,明亮找了不少名医,他甚至都动用了家族的力量,想要治疗他的毛病。

    可惜医生是找了不少,但是能查出他这个毛病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甚至只有一个西部的老中医听过扎心针这个名字,其他人对这个名字都是闻所未闻。

    老中医虽然知道这个名字,却也仅限于知道这是个绝症,得了这个病,只能等死,没有别的办法。

    明亮当然不甘心等死,他继续多方打听,却听说陆凡在宁城的时候,曾经大展身手,一剂药就治好了汤老的病症,让本来都奄奄一息的汤老立刻恢复了生龙活虎。

    他这才明白,原来陆凡真的是一个医术高明的神医,能够治好他扎心针这个毛病的人,只怕也就是陆凡了!

    所以明亮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豁出老脸求高球帮忙牵个线,然后又亲自跑到了仁怀县来,就是希望能让陆凡给他治病。

    “我当时说了什么?连我自己都记不太清了,真难为你还能记得住啊。”陆凡却不肯轻易地接他这个话茬。

    见他装糊涂,明亮只能自己挑明了:“您当时说我背后有一颗黑痣,是一个叫扎心针的毛病,我这次来,就是想要求您,治治我的这个毛病!”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陆凡好像这才恍然大悟一样,“扎心针那可是不治之症,哪里是我能治得好的?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明亮的脸顿时白了,他不太清楚陆凡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是不管真假,陆凡都是他能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他一定要死死地抓住。“陆先生,我也知道我这个毛病可能会很难治,但是我求求您,出手帮我治一下,只要您能帮我治疗,无论是什么要求,我都愿意答应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