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山村小神医 第二百零九章 杜杀末路

时间:2018-04-19作者:无语的豆

    ,!

    尽管似乎是忍受住了十级疼痛,但是杜杀并不轻松。

    当几根银针全部刺入他身体的时候,他感觉到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像是在被针扎一样的疼。

    杜杀是一个有着二十多年职业生涯的杀手,在这二十多年里,他受过许多伤,疼痛对他来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正常。

    他早就已经习惯了普通的疼痛。

    可是这一次的疼痛不一样,不是某一处,而是全身,不管是皮肤外面还是肌肉里面又或者是骨骼以及五脏六腑,全部都是针刺般的疼痛。

    他的脑子里有那么一瞬间都已经完全空白了,浑身都流出了许多冷汗。

    “听说疼痛一共分为十二级,我看这十级疼痛也不过如此嘛。”杜杀喘着粗气,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你干脆别磨蹭了,直接来十二级疼痛,让我感受一下最疼能疼到什么程度吧!”

    十二级肯定是比十级要疼许多的,但是他已经豁出去了。

    他这么说,主要还是为了能够跳过中间的十一级,跳过一级,就少疼一次。

    否则的话,他真的不能确定他是否一定能撑得住。

    “行,那就给你上十二级。”陆凡笑呵呵地把几根银针全部都取了出来。

    “不过,在此之前,我必须要给你纠正一个错误,我的疼痛分级,一共分为三十六级,可不是十二级。”

    “什么?”杜杀瞪大了眼睛。

    三十六级里的十级和十二级里的十级,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如果一共只有十二级的话,那么他撑过了十级,就很有可能撑得过十二级。

    可要是一共有三十六级疼痛的话,那么他恐怕真的没有办法撑下去了。

    最简单的一个数学道理,三十六级疼痛会是十级的三点六倍。

    虽然有些没法想象,但是杜杀还是觉得,他是撑不过去的。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早早认命算了,毕竟就算是要死,痛痛快快地死去也比临死之前还被人给虐上一通要好许多。

    “我……啊!”

    杜杀刚想要开口认输,陆凡的银针却又再次刺入了他的身体。

    这一次他没能咬住牙,直接大声地惨叫了起来,惨叫声划破了夜空,在这漆黑的大山里,显得格外诡异。

    他发现他严重地失算了。

    他本来以为,三十六级疼痛只有十级疼痛的三点六倍。

    可是现在他才发现,十二级疼痛就能达到十级的两倍左右。

    或许还要多一些,又或许没有。

    杜杀的脑子都已经给疼晕了,他哪里还能去计算现在的疼痛比刚才疼多少。

    他只能感觉到,这一次的疼痛确实是比之前那一次要疼得厉害的多,厉害到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忍受了。

    虽然他觉得他是因为没有咬住牙才会惨叫起来的,可是他心里清楚,即使一开始他咬住牙了,身体经受这样的疼痛,他也一样会惨叫起来。

    过了大约三秒钟,陆凡把银针从杜杀的体内拔了出来。

    可是杜杀却感觉像是过了三个小时一样漫长。

    这段时间里,他的整个脑子里都在不停地嗡嗡直响,他所有的力气似乎都被抽空了,整个人都瘫软在树枝上,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给吹走。

    杜杀觉得自己现在最起码轻了两三斤,他光是疼出的冷汗,就足足有两三斤那么多了。

    真的是太疼了,他再也不想要感受了。

    “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说。”他有气无力地说。

    “你为什么要到白云乡来?”陆凡问道。

    “我在之前的一个任务目标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说千百年前,白云山上曾经出过神仙,现在还留有神仙用过的宝物,所以我就来寻找了。”杜杀老老实实地说了出来。

    又是神仙的传说!

    陆凡的心中一紧。

    仁怀县里白云乡里,都有神仙的传说。

    传说中的神仙正是住在白云山上的。

    有这么多的传说都是关于白云山上有神仙的,那就说明这件事说不定还真的有几分真。

    “你都找到了些什么?”陆凡继续问道。

    “那个盖子,可以迷惑人的灵魂,让人陷入昏迷之中。”杜杀现在是有什么说什么,不会再有半点隐瞒了。

    反正也瞒不住,还有什么可瞒的呢?

    陆凡知道那个盖子就是被他收起来的那个。

    那确实是个宝贝,但是跟神仙的传说,大概是没什么关系的。

    毕竟如果那个盖子跟灭魂灯有关的话,那就应该是那个什么所谓的赶尸一脉的宝贝。

    赶尸一脉在湘西,离白云山很远,二者之间应该是不存在任何关联的。

    说不定是赶尸一脉祖上的什么人把盖子丢在白云山的。

    陆凡在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他又问了杜杀几个问题,主要是问这家伙为什么会被青衣白袍那些人追杀的。

    结果也不意外,杜杀是个杀手,之前的一次行动中,错杀了青衣白袍他们帮派里的一个重要人物,这才会被他们追杀。

    本来以他的本事,也不会很在意青衣白袍的追杀,随随便便在哪个旮旯猫起来,都能躲得开。

    可是他心里记挂着白云山的宝贝,着急着寻找,这才把那些人都引到了这里来。

    “好了,该问的我也都问过了,你还有没有什么要交待的?”陆凡最后问道。

    杜杀的面色阴暗,他知道,陆凡这么问,就意味着他的生命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

    说实话,他是有些不舍的。

    尽管他视人命如草芥,杀人如麻。

    可是杀别人和自己被杀,完全是两个概念。

    如果可以的话,他是真的不想死。

    但是遇到了杀手排行榜排名第三的大神级杀手,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这辈子杀的人不下百人,就算现在死了,也够本了,没有什么要说的!”杜杀闭起了眼睛。

    他是个孤儿,没有父母,没有亲戚,也没有妻子和孩子,如果真的要死的话,还真是没什么牵挂。

    “行,那你就安心地去吧。”陆凡右手轻轻地在杜杀的头上按了一下,杜杀整个人就彻底软了下去。他把杜杀的尸体放到了树下,方便青衣他们寻找,然后就带着秦未央汤予曦二女下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