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山村小神医 第五十三章 除草治病

时间:2018-04-19作者:无语的豆

    苟家兄弟当然不清楚陆凡心里的想法,但是他那轻蔑的笑容却让他们火冒三丈。

    “陆家子,让你尝尝老子拳头的厉害!”苟泽中大叫着,一拳打向了陆凡的侧脸。

    与此同时,苟泽单也是扑向陆凡,张开双手,似乎是想要一把抱住陆凡,好方便哥哥动手殴打。

    兄弟俩平时一起打架的情况很多,遇到这种事,十分熟练,分工明确,显得很是默契。

    只不过,他们自认为非常厉害的连击,在陆凡的眼中,却什么都不是。

    他的身子轻轻一晃,就躲开了那一拳一抱,直接出现在了苟家兄弟的身后。

    苟家兄弟扑了个空,发现眼前已经没了人,连忙转过身,看到陆凡就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妈的,你子躲得还挺快的!”苟泽中大骂道。

    不过他刚一张嘴骂人,却发现自己的嘴巴有些疼,尤其是嘴角那里,一张开就疼。

    他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两天他嘴里有些溃疡,大概是溃疡重了一点吧,不是什么大事。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躲得快,还是老子兄弟俩抓得快。”

    他向着兄弟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两个人从两个方向包过去,让这子无路可躲。

    这么一使眼色不要紧,苟泽中突然发现,弟弟的嘴巴已经肿了起来,而且还有烂掉的迹象。

    苟泽单也看了哥哥一眼,然后就惊讶地叫了起来:“大哥,你的嘴巴怎么烂了?哎哟,我的嘴怎么一张就疼?”

    苟泽中已经不敢大声话了,他心翼翼地动着嘴:“你还我,你自己的嘴巴才是真的烂了,嘴角都已经裂开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弟弟那么,他的嘴又那么疼,该不会是真的烂了吧?

    苟泽中连忙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

    几百块钱的山寨机前置摄像头虽然很垃圾,但是也足以看到他那张嘴已经变了大样。

    苟泽单几乎是和哥哥做出了同样的反应和动作,也发现了自己的嘴巴上的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苟泽中几乎都要疯掉了。

    他可以确定,就在几分钟以前,他和弟弟都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么一会,两个人的嘴就好像是被千刀万剐了一样呢?

    “怎么样?对我送你们的礼物,还满意吗?”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话的陆凡,笑呵呵地开了口。

    “是你?”苟泽中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

    他们兄弟俩的嘴巴,竟然是被眼前的这子给搞的鬼?

    难道他们俩是中了毒?

    “你们以为呢?”陆凡一脸和煦的微笑,仿佛眼前的这一切,一点都不能让他有半点意外。

    苟家兄弟的嘴巴当然是因为他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但是并不是什么下毒。

    其实很简单,刚才他在躲过苟家兄弟攻击的时候,用银针分别在这兄弟俩的身上扎了一下。

    只是他的动作太快,苟家兄弟俩都没有发现罢了。

    这兄弟俩平时都是心眼太多,思虑过度,导致脾脏出了一些问题,脾开窍于口,他们俩的嘴里出现一些溃疡的情况也是很正常的,只不过不太严重而已。

    而陆凡所做的,只是在他们的这个火苗上,又加了一把燃料,让这把火迅速地旺盛了起来,就好像他之前在朱温的身上做的那样。

    根本别人体内的一些问题,稍加引导,直接让问题变成了大问题。

    这就是通神一般的医术的运用,医术不仅仅可以救人,也同样可以惩罚人,关键看怎么运用,还有对象是什么人!

    陆凡既然被称为杀人神医,用医术惩戒一下别人,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我们不信,你刚才都没有碰到我们,怎么可能做到这样!”苟泽中当然是不肯相信陆凡的话了。

    毕竟这种事情,对他来,实在是太过于离奇了,想要让他相信,几乎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有的时候,可由不得他们信不信。

    “不信不要紧,因为你们的喉咙马上也要肿起来了,到时候希望你还能出不信两个字来。”陆凡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俩。

    仿佛是在为了印证他的话,陆凡的话音刚落,苟泽单就已经用双手捂住了喉咙,他的嘴唇微微地一张一合,却不能发出半点声音。

    苟泽中比他的兄弟也好不到哪去,他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咽喉处膨胀了起来,连一个音都发不出来了。

    以陆凡毒辣的眼光,当然是一眼就能看出兄弟俩现在的状态了。

    “现在两位应该是相信我的话了吧?我的这个礼物,能让你们满意吗?”

    苟家兄弟现在看陆凡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魔鬼,他们再也不敢对陆凡的话有任何质疑了。

    “多余的废话我也不想,你们要是想恢复之前的样子,也很容易。”陆凡指了指脚下的地,“你们现在需要劳动,这地里杂草很多,除完这些杂草,你们应该就好了。”

    本来他还在为除草而感到头疼,但是现在有两个不长眼的自动送上门来,不好好地利用一番,实在是对不起这两个家伙跳得这么厉害。

    苟家兄弟对视了一眼,他们现在完全不出话来,只能靠着眼神交流。

    也幸亏他们是亲兄弟,彼此都足够熟悉,都能够看得出对方眼里的惊恐。

    于是他们果断地选择了认怂。

    不过,苟泽中还是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和嘴巴,意思是问,如果我们老老实实听话,这还能好吗?

    “你们能不能恢复原状,就看你们怎么表现了,如果不相信我的话,我也不反对。”陆凡淡淡地。

    他越是云淡风轻,苟家兄弟的心里就越是不安。

    未知的才是最恐怖的!

    苟家兄弟虽然很无赖,但是面对着陆凡不可思议的手段,他们也不敢造次,只能老老实实地去除草。

    他们的速度虽然不怎么快,不过除草这种活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慢一点也无所谓。span style=display:noneazoevmyunqlzp1x+ouktbcq+rgqdj2hdt89zndxwaxsz/icmfkrfuke7bwbafiqtyqsogs+ja==/span

    “关键得是要除得干净,干活干净,身上的毛病才能好得利索,你们懂吗?”陆凡教育着苟家兄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