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山村小神医 第三十章 我的眼睛

时间:2018-04-19作者:无语的豆

    少妇本来心里就是惴惴不安,听到敲门声,顿时就吓了一跳,连忙又逃离了胖子的掌控。

    胖子大怒,他刚完不会有人来就有人敲门,这不是当面打他的脸吗?

    敲门的人死定了,除非是领导,否则的话,他一定要让那人知道知道他朱温的厉害!

    “谁啊?”

    “我是来咨询新生报名的。”陆凡在外面大声。

    听到来人是要报名的,朱温的气焰更加嚣张了。

    妈的,一个报名的竟然敢在老子到了关键时刻搞破坏,真的是不知死活!

    你给老子记着,你家的孩子要是能进一中来,老子的名字倒着写!

    他一下子蹿到了门口,拉开门,冲着门外就喊了起来:“麻痹的,谁告诉你现在还可以报名的?我们的报名早就结束了,不懂吗?还不快点给我滚!”

    对于会自己上门来报名的人来,朱温觉得自己掌握了全部的生杀大权,他可以把这些家伙随意地捏扁揉圆。

    “是吗?那她是干嘛的?”陆凡随手一指,指的正是那个少妇。

    “你管别人干嘛?我们是在一起深入探讨一些学术上的问题,关你屁事!”少妇脸红不敢话,朱温却是非常理直气壮。

    “哦,确实不关我的事,我来是给我妹妹报名的,别的事我都懒得管。”陆凡找了个座位坐下,还对他们做了一个你们继续的手势。

    少妇再也忍受不住,哭着跑了出去,眼看是离开了。

    “给我滚出去!谁允许你坐在这里的!”到嘴的肥肉飞了,张主任怒不可遏,“我告诉你,不管你妹妹是谁,想要上一中,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别是一中,就算是仁怀县别的高中,也绝对不会收你妹妹的!”

    “子,你叫什么名字?你妹妹叫什么名字?得罪了老子,还想要上学?简直是做梦!”

    他指着陆凡的鼻子,足足喷了有一分钟,才算是慢慢地消停了下来。

    “完了?”陆凡挑了挑眉。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由于对方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害怕,朱温觉得自己好像拼命抡起的大锤打在了棉花上,不出的难受。

    “你什么,我并不在意,你只要老老实实地给我妹妹办了入学的手续,就行了。”陆凡淡淡地。

    “我你是脑残吗?”朱温怒极反笑,“我已经过了,你妹妹不可能进入一中上学,不仅如此,仁怀县的任何一所高中,都绝对不会收她的!”

    “这么来,你是不答应我的要求了?”陆凡依然没有生气,慢斯条理地问道。

    他才不会计较朱温的态度有多么无礼,反正只要他愿意,就算是让这家伙跪在他的面前,也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是当然,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想让我答应你的要求!”朱温不屑地昂起头,用自己粗大的鼻孔对着眼前的年轻人。

    “我是个医生。”陆凡笑了笑,走到了朱温的面前,用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你呀你,真的是不知死活。”

    这个动作相当轻佻,可以是有些侮辱人的,但是朱温不知道为什么,眼睁睁地看着陆凡的手拍到自己的脸上,明明想要推搡闪躲,却什么都做不到。

    他的心里突然莫名地产生了一丝恐惧。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这样?老子难道是中邪了?

    “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对我做出什么事来,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尽管没法反抗,他还是色厉内荏地喊着。

    “放心,我怎么会对你做什么事呢?”陆凡轻轻地笑着,尽管此时,他的笑容看起来有一种不出的诡异。

    “中医上有一种法,那就是每个人的身体里,或多或少都藏着许多疾病,尽管一时可能没有显露出来,但并不代表那就不存在。”

    朱温一头雾水,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这些是什么意思。

    陆凡慢斯条理地继续着:“其实医术这种东西,既然可以抑制人体内的疾病,那就可以助长人体内的疾病,让疾病更快更猛地爆发出来。”

    到这里,他的眼睛突然好像射出了一道精光:“非常不巧,我就有这样的医术!”

    朱温觉得有些可笑,他从来只听过治病的医术,还没听过致病的医术。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医生,那不是意味着他可以掌控别人的生死了?

    要知道,通过让一个人得什么病死掉这个办法来杀人,这是很难找到什么证据之类的东西,简直就是完美犯罪了。

    这种事朱温觉得自己只要智商正常,就不会相信。

    “吹,继续吹,你还会点什么?胸口碎大石会不会?要不要来一个?”

    他努力地用戏谑的语气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慌,至于他恐慌的是什么,这就很明显了。

    陆凡的表情依然十分平淡,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银针,抽出了一根。

    “脾气不,看来是肝火旺盛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帮你再加一把火!”

    完,他就把手里的银针刺入了朱温的身体里。

    朱温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银针刺入,却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反应,心中大急。

    银针刺入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一道热气,这道热气进入了体内非但没有什么难受的感觉,反而暖烘烘的挺舒服。

    “这就完了?我他妈的还以为你要干嘛呢,原来就这么点本事?”朱温叫骂着,“傻逼,不是要让老子得病吗?老子怎么没事呢?”

    陆凡只是笑笑没有话。

    这个蠢货现在还在叫着他没事,不过,顶多不超过一分钟,他恐怕就叫不出来了吧。

    朱温不停地叫骂着,骂了足足有一分钟才停下休息,准备喘口气。

    不过他这么一停才发现,眼前的那个臭子的脸竟然有些模糊了。

    这是怎么回事?

    朱温使劲地摇了摇头,那个臭子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模糊了。

    他再看向别的地方,其他的东西看起来也都是模糊不清了。span style=display:none8juka9cljl3ryaf89p8ztrqxay+1mcgop8/pd4dhpifvase7fwimmgbq+xuk4vgim+dxm++raiaqfl0kitq==/span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么了?我为什么看东西不清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