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山村小神医 第二十四章 形势紧张

时间:2018-04-19作者:无语的豆

    “你是什么意思?”那人的眉头一皱,显得极有威严。

    “你是,我爸就只能等死,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陆凡摇了摇头:“正常情况下,是没有任何办法了。”

    那人的眼睛一亮:“我叫赵经纶,你或许听过我的名字,那么不正常的情况是什么情况?”

    他敏锐地发现了陆凡话里露出的口风,正常情况下没有办法,那也就是,不正常的情况下是有办法的。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尝试一下,他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赵经纶这个名字,不仅仅是在仁怀县,就算是在整个连海市,都是鼎鼎大名。

    赵经纶就是要给这个年轻人压力,让这个年轻人知道,他是在和谁话,让他话的时候注意一点,少玩些花花肠子。

    很可惜,陆凡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他也没有感受到半点的压力。

    “哦,我叫陆凡。不正常的情况就是,你们把他送到了这里,遇到了我。”

    “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救我爸?”赵经纶自己先激动了起来,他伸手握住了陆凡的手。

    “麻烦你一定要救救我爸,只要你治好了他,我赵经纶就算是欠了你一个人情!”

    他的人情,可是连海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都想要的,那就相当于是在连海地界上的一个丹书铁券一样,在连海都可以横着走。

    只不过,陆凡似乎不太领情:“人情什么的,就算了,直接给钱吧。救这个人太累了,我得多收点,就收二十万好了。”

    “什么?二十万?你疯了吗?”赵经纶身边的那个人大叫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二十万是多少钱?只不过是治个病,还不知道能不能治得好,你竟然就敢要这么多?”

    “大哥,你声一点。”赵经纶皱了皱眉头,然后转向木雨辰,“二十万虽然不算多,但也不算是个数字,我也希望大夫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木雨辰笑了起来,“难道在你们兄弟的心中,你们的老父亲的性命,还比不上二十万重要?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们就把他抬走吧。”

    道理非常简单,一条人命,二十万元,看这赵家兄弟,会选哪一个吧。

    “你有把握能让我爸好起来,像个正常人一样?”赵经纶沉着脸。

    他也没有想到,他都已经报出了自己的名号,结果这子还是有点不太识相。

    如果这家伙真的是个骗子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让这子后悔骗到他的头上来的。

    “当然不可能了。”陆凡摇了摇头,“他毕竟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就算我这次给他治好了,他也活不过三年,而且,这三年里,他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逆天改命也是需要代价的,一个因为衰老而致死的人想要强行活命,就必须要付出一些其他的代价。

    这位老人本来是非常健康的老人,耳不聋眼不花腿不瘸腰不驼脑子还不糊涂,但是反而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的生命力被消耗得太快了。

    他想要继续活下去,就必须舍弃掉一些功能。

    “我爸的腿本来是好好的,为什么救活了他就要在轮椅上度过了?”赵经纶紧皱着眉头。

    父亲只能再活三年,这个他可以接受,毕竟都是这么大的年龄了。

    可是,让一个本来很健康的老人突然需要一直待在轮椅上,这未免有些太过于残酷了,作为儿子,他有些不太能接受。

    “不想要坐轮椅也行,你们还可以选择半身不遂,或者耳聋眼花,又或者变成植物人,这些都是可以的。”陆凡道。

    反正这个老人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舍弃掉一些他们觉得可以舍弃的功能,就看他们怎么选择了。

    “二弟,你还看不出来吗?他就是在吓唬你罢了,其实他根本就救不了爸!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赵经纶的大哥趁机嘲讽。

    “大夫,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听过这么荒谬的事情,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解释!”赵经纶也是阴沉着脸,他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

    “我解释了你们也听不懂,你们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交钱治病,二,滚蛋。”陆凡毫不客气地。

    他的耐心已经被彻底地消耗尽了。

    赵经纶的脸色也完全黑了下来。

    自从上一个赶用这种语气和他话的人被他沉到了海底之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话了。

    眼前的这子,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但是他既然敢出这样的话来,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些什么?”赵经纶咬着牙,一字一顿地从嘴缝里逼出了一句话。

    “我当然知道我在什么了,只怕是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陆凡坐在那里,没有起身,抬起头,和赵经纶相对而视。

    整个房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跟着赵经纶一起来的那几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他们虽然没有身处漩涡的正中间,却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赵经纶和陆凡对视了几秒钟,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些累。

    他的气势就像是汪洋大海一样,一浪接一浪,换做普通人,在他这样的气势面前,早就被彻底打垮了。

    但是眼前的这个陆凡,却好像丝毫没有感觉一般,身上虽然没有散发出半点气势,但是对于他的气势,却也没有半点感觉。

    赵经纶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拿着巨大的锤子砸着棉花,虽然用了非常大的力,可是效果却无限接近于零。

    他正不知道该如何收场,房间里却又来了人。

    “神医,林夫人那边请您过去一趟,不知道您有空吗?”郑总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进了门,他才发现正在和陆凡对峙的赵经纶。

    这一幕我好想在哪见过?span style=display:nonekokywagvszkshuxjicbc8ufbpbughbuadrtfhcyaqebwxra3atlutdgnuwpotghdiywxdp++ajjkryka8gxceo45+gavozt125n4onppyccs/msdyxta+puetz3yst3kklm=/span

    郑总愣了一下,然后笑道:“老赵也在这啊,你也是来看病的吗?我告诉你,这位陆神医虽然年龄不大,那可是真正的神医啊,你有什么毛病来找他,就绝对是找对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