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71|第七十一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玉玑一早得知庚敖有事入城回了王宫, 留阿玄和她在此过冬,喜出望外, 恰好当天,又下起了今岁入冬的初雪, 木兰宫很快变成白皑皑一片, 美不胜收。

    玉玑快乐极了, 趁着雪停下了, 白天呼阿玄同登宫围之内的小山, 欣赏雪景,入夜去泡温泉。

    外面冰天雪地,泉池内热气氤氲, 正当享受时刻。

    昨夜在这池中, 全程都是庚敖抱着阿玄, 她自己几乎不费半点力气, 这回边上没有他的借力,阿玄没泡片刻, 便感浑身无力, 手脚发软, 何况今日雪景虽美,但她其实一直有些提不起兴致, 心里总觉有所牵挂,本想出浴回往寝宫, 但见玉玑依旧兴致勃勃, 不忍扫她的兴, 便自己裹巾从泉中爬了上去,靠坐在水边,望着还在池中戏耍的玉玑,渐渐出神。

    玉玑自己再玩片刻,也乏了,分水来到阿玄身边,趴在那道雕镂着柿蒂花瓣纹的玉阶之上,托腮歪头看着阿玄,从她露在巾外未被包裹住的一双莹润玉腿往上,一直看到她那张汗蒸粉肌、睫毛犹沾水珠的面庞,半晌没有作声。

    阿玄低头笑望着她:“怎不说话了?”

    玉玑轻叹一声:“你真美。难怪敖想赶我走,他就想独占你。”

    阿玄忍俊不禁,轻轻捏了捏她被温泉浸的红扑扑的面颊:“小姑姑才是小美人,再过一两年,会比如今更美。夫君说……”

    她顿了一下,停住了,含笑望着玉玑。

    玉玑甚是聪明,立刻摇头:“敖是说要将我嫁出去是吗?世上之男子,除非能入我眼,否则我不嫁人!我是他的姑姑,他休想将我胡乱婚配!”

    阿玄笑道:“他怎敢将你胡乱婚配?他是叫我问问你,你想嫁何等男子,他好为你留意。”

    玉玑松了口气,凑了过来,将自己面庞贴在她柔软的胸口,闭目蹭了蹭,轻声道:“我还不想嫁人。你不知道,我生母生下我后不久,生病死了,我连她生的是何模样都不知道。我父续娶她时,年纪已经很大,这便是为何我年纪小,敖却要叫我姑姑的缘故。后来我被叔父养大。叔父待我很好,只是我从前总是有些孤单,没人陪我说话。如今你来了,我真是欢喜……”

    她紧紧地抱住阿玄腰肢,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

    阿玄微微一怔,随即反手抱住了她,轻轻拍她肩膀。

    玉玑在她怀里伏了片刻,抬头睁眼,又恢复了先前的灿烂神色:“你累了吧?我们回去了。”

    阿玄笑着点头,将她从池中拉上,春和侍女过来,服侍干身穿衣,回到寝宫,同床同眠,阿玄抱着钻入自己怀里的玉玑,陪她喁喁细语。

    “……我听闻你从小长于秭,何人将你抚养大的?那里如今可还有你的亲人?”

    “我有义父,义父已去世,如今还有一位义兄,我视他如亲兄,他待我亦极好。”

    “原来你还有义兄啊?既如此,你成了穆国君夫人,何不叫他来?敖如此喜爱你,只要你开口,封地封官,必不在话下。”玉玑有些好奇。

    阿玄想起那日送别隗龙的一幕,微微惆怅,却微笑道:“他天性淡泊,不求这些。”

    玉玑哦了一声,又开始追问阿玄和庚敖当初如何相识,叽叽咕咕了许久,困意袭来,终于睡了过去。

    夜色之中,阿玄听着玉玑均匀而平静的呼吸之声,久久无法入眠,到了下半夜,耳畔仿佛传入雪压松枝之声,忍不住披衣悄悄下榻,来到西窗之前,轻轻推开槅窗。

    不过一天而已,她发现自己竟然仿佛开始挂念他了。

    不知军情到底如何,他此刻又在忙碌着什么。

    木兰宫中雪景极美,温泉之池更是造化馈赠,然他不在,再美的景,再好的泉,仿佛也变得索然无味。

    阿玄在夜色里眺望着远处漆黑夜之下丘阳城的方向,伫立良久。

    ……

    次日一大清早,庚敖便派了个寺人来传话,说中午时分过来看她。

    午时他没现身,倒又来了个寺人,传话说他临时有别事,今日恐怕来不了,改明日,让阿玄今日不必等他。

    阿玄压下心中失望,看了眼预备好的午食,唤来玉玑道:“他有事,今日不来,不必等了。”

    用饭时,玉玑不时看她,用完饭,一起身,便命人备车,收拾物件,对阿玄道:“我想回了。”

    阿玄有些意外,疑心是自己这两天的表现令她感到无趣,心生歉疚,忙挽留。

    玉玑叹气:“唉,前些时日敖在,我是巴不得他走,如此没人和我抢你。如今眼看又要打仗,他真走了,我却又于心不忍。我看出来啦,你亦在想他,若不是我绊着你,你必也早就回王宫了。”

    阿玄略一迟疑,道:“便是走,也不至于今日就走。再过一夜吧,明早我再送你回。”

    玉玑摇头:“出来前,叔父其实叮嘱过我,叫我住两日便回,不可长久打扰你和敖。我骗敖,说叔父叫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他也就信了……”

    她说着,忍不住自己又捂嘴笑了起来。

    阿玄哭笑不得地望着她。

    玉玑笑完了,洒脱地道:“我今日便走吧,你也好回王宫了。其实出来这些日,我亦有些想叔父了。”

    阿玄见她如此说,也就不再强行挽留,何况自己确实亦想回了,便道:“也好,如此我便不留你了。下回再叫你来。”

    ……

    庚敖走之前,在木兰宫留下了保护君夫人的一队锐士,当日,阿玄在锐士护送下,先送玉玑回往熊耳山,顺道上山去拜望武伯,下山之时,天色已暮。

    她归心似箭,马车颠簸在泥泞雪地,连夜径直回城。

    丘阳东西南北四城门外各有军营。马车靠近丘阳之时,透过望窗,阿玄看见远处军营的方向灯火点点,隐隐似有马嘶之声传来。

    战争的气氛,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再次笼罩而下。

    阿玄回到王宫,已是晚上亥时初,手脚冻的业已冰冷。

    庚敖不在寝宫。

    阿玄还来不及暖回手脚,便问他详情,寺人说他还在高室与大臣议事,又得知他从木兰宫回来的这两日,极其忙碌,军情来往不断,昨夜深夜才回寝宫,今早天没亮便又被急报唤起,这个白天,还没见他回过寝宫。

    阿玄叫人不必去通报,自己安顿了,沐浴过后,便在内寝等他回来,一直等到深夜,春送来了夜间小食,阿玄吃了一口,味道甚好,便□□多盛了几碗,装在食盒之中,提了往高室而去。

    高室灯火通明,外间有七八个寺人,中门里,寺人余候着,非召不得入内,忽见君夫人至,也不知她怎就突然从木兰宫回来了,惊喜不已,忙迎了上来。

    阿玄听到内里隐隐传出说话之声,知庚敖还在和人议事,不等寺人余开口,先示意他噤声,随后压低声问:“可曾送进夜食?”

    寺人余知她不欲扰了国君,亦轻声道:“先前太宦曾传食,君上却无暇食用,冷了,便拿走了。”

    阿玄便命人放下食盒:“你瞧个空,去唤太宦出来,就说我来过,叫他趁热将吃食送进去。”

    寺人余笑容满面地应了,阿玄转身正要离开,高室里有人开口说话,声音飘了出来。

    从她这距离听来,声音听不大清楚,但阿玄还是听出了那人话中提及“周室”二字,下意识转头望了眼高室,透过槅窗,见烛影里人影晃动,仿佛有人起身走动。

    阿玄低声问道:“君上此刻和谁议事?”

    “今日有郑国使者至,方才成足将军带了郑人入宫面君,如此晚了,想必是有要事。”对着君夫人,寺人余知无不言。

    阿玄再次看了眼高室:“你先出去吧,还是由我亲自送进去为好。”

    余不疑有他,点头应允,退了出去。

    阿玄迟疑了下,慢慢朝着高室走去,最后停在了门外。

    片刻后,门外等候的寺人余见君夫人出来了,忙迎上去。

    阿玄微笑道:“我想了下,还是不打扰君上正事了。食盒下有滚水热着,我留下了,等他议完了事,若还未冷,你再送入便是。”

    寺人余恭敬地应下,阿玄转头,看了高室方向一眼,转身离去。

    ……

    高室内,庚敖双目炯炯,打断了郑使的滔滔不绝:“郑伯遣汝之来意,孤已知悉。回去告诉他,孤当初既应允结盟,今日便不会坐视晋人南下而置郑于不顾,孤必阻晋人于曲,绝不叫晋人南下一步,叫郑伯放心便是!”

    妫颐大军开往曲地,声势浩大,一旦曲被晋占领,南下无碍,首当其冲者,必是位于曲国之南的郑国。

    郑国国力虽一度强盛,甚至号称中原小霸,然毕竟是几十前的事了,最辉煌的高峰已是过去,如今每况愈下,国力根本无法与晋抗衡。

    郑国国力最为强盛之时,曾为控制曲地所在的曲国而与晋国结下仇怨,对晋南下入中原之意图,一向极其抵触,是以一得知妫颐如今似要大举攻占曲的消息,郑伯便匆忙遣使来穆。

    郑使要的便是庚敖如此一句话,闻言吁了口气,忙郑重道谢。

    庚敖话锋一转:“只是孤亦另有一话,你也须替孤将话带到郑伯之前。”

    郑使毕恭毕敬地躬身:“穆侯但讲,外臣必牢牢铭记,予以转达。”

    “孤知郑伯,向来重利而轻信义。此本也无妨,人岂有不为己利奔走者,何况国?只是孤提醒郑伯,此番孤狙晋于曲,大战难免,汝郑人若敢为谋私利,于背后行有悖盟约之事,则他日晋不灭汝,孤也必第一个先灭郑。汝可记住了?”

    他盯着郑使,一字一字地道,语气森然。

    郑使出了一身冷汗,忙道:“以郑国之力,能与穆缔结盟约,已是幸事,国君只求力保今日之局面,绝不敢不自量力,另有所图。”

    庚敖微微一笑,颔首:“亦不早了,使者下去歇了吧。”

    郑使道谢退下。庚敖依旧端坐于案后,沉思了片刻,抬眼看向一旁的成足:“大军几日内可发?”

    成足道:“据大司马之言,三日内便可出发。”

    庚敖点了点头,看向成足泛着红色血丝的眼睛,面露微笑:“这几日你也着实乏了,先去睡一觉吧,养足精神。”

    成足诺声退下,庚敖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对茅公道:“备马。孤要去木兰宫。”

    茅公劝:“君上,如此深夜,雪地难行,君上这两日也未好眠过,不如先睡一觉,明早再去想也不迟。何况老奴今日不是也派人告知过君夫人了吗?”

    庚敖双手撑案,一跃而起,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孤睡不着。”

    茅公无奈,只得跟出,却见寺人余手里提了个食盒,匆匆迎了上来,笑容满面地道:“君上!君夫人回宫了。方才还亲自送来了夜食,又怕扰到君上议事,故放下走了,叫奴见机送入,夜食还有些余温,君上可要……”

    “夫人回宫了?”

    庚敖眼睛一亮,还没等寺人余说完话,撇下了他和茅公,匆匆出了高室,疾步往王寝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