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67|第六十七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阿玄一回来, 寺人余便匆忙跟入,看了眼她的脸色, 小心地道:“禀君夫人,卢姬之事, 君上当也不知。先前分明是奴亲自送她出的城, 不知她怎就又回了, 其中恐怕另有内情。”

    阿玄微微颔首:“你且去吧, 有君上消息, 立即告我。”

    寺人余见她神色间并不见异常,方松了口气,应声出去。

    阿玄换了衣裳, 坐回先前的位置, 依旧在灯下埋头写着药卷。

    滴漏里的浮针寸寸上移, 春数次出去询问, 至亥末,庚敖依旧没回。

    春见阿玄停了笔, 视线看向那架摆在殿角的青铜滴漏, 压下心中隐虑, 劝道:“不早了。君夫人若乏,不如先去歇息了吧。南营之事, 君上既亲去,必定无忧。”

    已是亥末了。

    阿玄再次看向滴漏, 迟疑着时, 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急忙转头,见寺人余飞奔而入,人还未至近前,声便已经传至:“禀君夫人!好消息!南营哗变已平息!无事了!”

    春松了口气,一下站了起来:“君上可回了?”

    “回了!”寺人余奔至阿玄面前,“只是君上与宰夫等人方才去了高寝。太宦命我传话,君上叫君夫人不必挂心,去睡便是,他议完事便回。”

    想必他是想早些将话传到,从宫门一路奔至此处,此刻停下来说话,不住地喘息。

    阿玄慢慢放下了笔,含笑道:“我知晓了。辛苦你了。你也去歇了吧。”

    寺人余笑嘻嘻道:“多谢君夫人惜奴。只是太宦尚伺候着君上,奴怎敢先歇?奴这就去高寝等候。”说完匆匆离去。

    阿玄旋了旋有些发酸的手腕,继续提起笔,对春笑道:“你去歇了吧,不用留下了。”

    春道:“我陪君夫人等。”

    ……

    国君亲自现身之后,今夜的南营之乱很快便得以平息,那十数名带领亲兵煽事的军官被带到他的面前,无一不是公族或贵族子弟,看似喝了不少的酒,醉意熏天,内中领头的上少造还是周季之侄,见到庚敖,非但不惧,反而大声诉苦,称似周氏这般老族,曾为穆国立下汗马功劳,子弟亦多俊杰,如今却连爵职也将不保,人心不服。

    庚敖起先并未理会,只命成足将这些煽事之人收监,其余从众一律施鞭刑,待要离开,周季闻讯匆匆赶了过来,痛斥侄儿莽撞,请求国君严厉施加惩戒,以儆效尤。

    周季原本只是做做样子,料庚敖无论如何也不会当众拂了他的面子。

    倘若不给他脸面,也就是不给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反对新政实施的公族和贵族之人脸面。以伊贯为首,他们这一群公卿臣子,在穆国朝堂之上,势力盘根错节,影响力国君不得不考虑。当初文公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新政才不了了之。

    事实上,今夜这场南营哗变,亦是他的人暗中安排,目的便是要向这个因为昨日大婚还沉浸在发热头脑里的不知好歹的年轻国君泼一泼冷水,让他清醒一下,好叫他知道来自自己这些人的态度和影响力。

    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庚敖竟顺了他的话,忽然便变脸,当场下令革除了这十几个军官的爵衔,又剥去上衣全部绑了,以滋扰军营,煽乱人心之罪,当众加以鞭笞,其中周季之侄,以下犯上,另多加二十重鞭,施刑完毕,又命人将这十数人押监,讯问背后指使。

    周季当时脸色难看至极,好容易等到庚敖离去,方匆匆离开。

    庚敖回宫之后,亦无片刻停歇,立刻于高寝召宰夫买、祝叔弥等人继续议事,至凌晨子时末,终于议完事,他起身出了高寝,往王寝而去。

    此刻,他的心情轻松无比,脚步更是迈的匆匆。

    白天在叔祖武伯那里,他与叔祖对弈之时,恰好刚向他阐述了自己的决心和计划,回来的今夜,南营便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犹如一个天赐良机,这正是个让他动手的绝好机会。

    延续了数百年的旧日之制,令伊贯这些公族贵族不但分去了国君手中的权力,令国君处处受到掣肘,而且,因为这些人的存在,阻碍着那些真正有能之人得以提拔重用。

    是时候改变这一切了。

    父辈的未竟之事,将要由他来完成,他也必定能够完成。

    他感到热血沸腾,身体之下,有一种急需发泄欲,望似的兴奋和冲动。

    又想到阿玄此刻就在身边,他比任何时候都急于想要见到她,和她分享来自自己的决心和喜悦。

    他的步伐迈的又大又急,风一般地往王寝去,将茅公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快入王寝时,终于被身后的茅公赶上。茅公喘着气,道:“君上留步,有事要禀……”

    “明日再说!”

    庚敖头也没回,一脚便跨入了内寝,快步往里而去,抬头看见阿玄还坐在灯火之下写着什么,边上女御春陪伴,微微一怔,继续朝她走去。

    春急忙起身。

    “如此晚了,你怎还未睡?”庚敖问。

    “君夫人在等君上回。”春代答。

    庚敖便叫她下去,自己来到阿玄面前,看了眼她的手书,连声赞好,又说她辛苦了。

    阿玄一笑,放下了笔,仰面望着他:“你那边无事了?”

    庚敖点头,顺势坐到她身畔,伸臂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凑过去朝她脸上重重亲了一口,发出响亮的“叭”的一声,随即将脸埋在她垂在颈间的蓬松秀发之中,深深地闻了一口来自她发间的馨香:“无事了。阿玄,孤告诉你,明日,孤便要做一件大事,事成之后,孤之穆国,从上至下,将焕然一新。阻力必定不小,然孤丝毫不惧。你可信孤?”

    他松开了阿玄,双目炯炯地望着她。

    阿玄和他对视了片刻,点头,嫣然一笑:“我信你。穆有国君如你,将来必胜今日。”

    庚敖继续凝视着她,呼吸慢慢变得粗重,忽将她一把抱了,疾步来到床榻之前,甚至还没来得及放下她,便将她压在了身下,两人滚在了一起。

    “玄……阿玄……”他一边亲吻她,一边含含糊糊地道,“我知你必定知我……”

    他的手掀起她尚未脱下的裙,沿着双腿,带了点迫不及待地抚了上来,要分腿时,被阿玄伸手压住了。

    “我困了。想睡了。”

    她的声音,在庚敖的耳畔轻轻软软地响了起来。

    庚敖看她。

    美人儿星眸半睁半闭,模样实是勾人,他愈发感到体内热血沸腾,欲,求更是不满,手虽停下了,脸却凑到她耳畔,低声恳求了起来:“玄……莫如此狠心,亦怜一回孤吧……好不容易昨日才娶到了你,今日一天都在想你……你让孤亲近亲近,这回很快,孤保证很快便好,好了你便睡,孤叫你睡个够……”

    阿玄拖出一道娇浊的嗯声,偏头躲过他的袭吻,脸朝里道:“卢姬回宫了,你可知道?”

    庚敖一怔,犹如一瓢冷水当头而下,抬手将她脸扳了回来,让她朝着自己。

    “你方才言何?”

    “啪”一声,阿玄一把拍开了他捉住自己面颊的那只手,又将他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掩嘴打了个呵欠:“她在阿嫂那里。睡吧,也无甚大事。她求我容她回宫,我拒了。”

    庚敖望着她,见她说完了话便不再理自己了,懒洋洋地闭上眼睛,满脸的倦容,呆了片刻,忽想起方才茅公叫住自己一事,安抚般地拍了拍她的脸,随即翻身而起,快步走出王寝。

    ……

    庚敖回宫于高寝议事之时,候在外的茅公便从赶来的寺人余口中得知卢姬之事,见庚敖出了高室,宰夫买等人也散去了,还来不及寻合适机会向他禀告,就被他抛在了身后。方才终于在王寝外追上了,却亦不得机会开口,知他片刻后应当还会传自己,故并未离开,一直在外等着。等了片刻,果然听到内寝方向传出脚步声,抬眼见是他出来了,忙迎了上去。

    “卢姬怎还在宫中?”

    庚敖劈头便问,脸色甚是凝重。

    茅公忙道:“老奴疏忽了,君上息怒,老奴亦是今夜才知这事。方才余来告老奴,言卢姬不知为何竟擅自半路折回,白日时跪于王宫侧门乞求回宫,伯伊夫人闻讯,将她接入。”

    庚敖皱眉:“叫君夫人前去看病,又是何情况?”

    “禀君上。据余所言,乃是君上离宫之后,鲁秀子来传话,称伯伊夫人体有不适,君夫人便过去了,不曾想在那里却……”

    茅公停了下来,望了眼庚敖。

    庚敖双眉越皱越紧,目光亦渐渐变得阴沉,忽然迈步,朝着后寝方向快步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