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66|第六十六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阿玄穿衣梳头。衣是玄色缘衣, 六服之一,君夫人御于国君之服, 亦是平常在宫中的燕居之服。寺人余还在王寝之外,近旁站着另个寺人, 容貌秀致, 见阿玄出了, 那人急忙上前:“伯伊夫人今夜心口犯疾, 医士药治无效, 言君夫人擅医,或能助救。伯伊夫人不欲烦扰君夫人,然心疾疼痛, 实在难忍, 无奈才打发奴来。”

    他说话时, 语气毕恭毕敬, 身体躬屈,目光却透过眼帘, 由下而上, 带着丝细细观察似地, 落在了阿玄的脸上。

    阿玄知这寺人名鲁秀子,是伯伊夫人身边之人, 微微颔首:“无妨。我去瞧瞧。”说完迈步,春随她, 寺人余亦跟上同行。

    后寝之中, 伯伊夫人正侧卧于榻, 听到传报之声,转头见阿玄入内,忙坐起身,要下榻时,又跌坐回去,被近旁的侍女扶住,她推开侍女,自己扶着床沿要再起身,阿玄已快步而入:“阿嫂体既不适,快不必动,躺下便是。”

    伯伊夫人怎肯,坚持起身,亲自迎到阿玄面前,执住阿玄的手,面露歉然之色:“你怎好亲来?我不过小疾而已,歇歇便好,你昨日方至我穆国,新婚燕尔,怎好叫你亲来此处为我看病?”

    她转向了鲁秀子,不悦叱道:“可恨这些奴人!凡事大惊小怪!竟敢不听我的阻拦,如此深夜,还去打扰你与子游!”

    鲁秀子惶惑下跪:“全怪奴自作主张!请夫人和君夫人责罚于奴!”

    伯伊夫人望了眼阿玄,见她笑而不语,神色放缓:“出去,莫再叫我见到你!”

    鲁秀子膝行后退了几步,起身匆匆而去。

    伯伊夫人看了眼阿玄身后,仿佛想了起来,自责道:“子游与你新婚燕尔,正当如胶似漆,方才你被那狗奴扰了来我此处,他想是埋怨我了。”

    阿玄道:“阿嫂莫多心,他方才不在。便是在,倘得知阿嫂体有不适,又怎会埋怨?今日事多。一早先去拜祭宗庙,随后出城拜望叔祖,回来时已是迟了,怕扰阿嫂休息,这才未来见过阿嫂,阿嫂莫怪。”

    伯伊夫人露出惊讶之色:“亦不早了,他今夜怎不在宫中?何况你与他昨夜新婚……”

    她说着,摇头:“子游于国政向来勤勉,但倘若对着如你这般新婚娇妻还放不下正事,那我这做阿嫂的便看不过眼了,我必替你说他!”

    阿玄一笑,并未接话:“阿嫂哪里不适,我且为你试诊。”

    伯伊夫人忙推拒:“只是旧疾罢了,你乃周室王姬,又贵为穆国之君夫人,怎可劳动你替我看病。”

    阿玄道:“医者毋言贵贱,何况事关阿嫂,何来劳动之说?”

    伯伊夫人这才躺了下去,将一只涂着鲜红蔻丹的手伸了过来,说一直以来口焦心悸,神乏力疲,入夜无法安眠,梦寐不安,甚是烦扰。

    阿玄为她仔细诊治了一番,说道:“以我看来,阿嫂并无侯症。”

    伯伊夫人笑道:“无侯症自是好事。只是倘若如你所言,阿嫂怎有如此症状?”

    阿玄正色道:“阿嫂有所不知,倘若长期思虑过甚,抑或心中所求不得满足,长久空虚,亦会引发阿嫂方才所言之症状,如此,仅靠药石自是无效,更需放开无谓思量,心宽,体方能安。”

    伯伊夫人微微一怔,飞快看了阿玄一眼,起先疑心她是在借机暗讽自己,见她说话之时,却又面带微笑,神态宁和,看起来又不像是有如此心机之人,便叹了口气:“倘真如你所言,我也就放心了。我一未亡之人,如今不过浑噩度日,活一日算一日罢了,何来所谓思虑过神,又怎有心中所求不得满足。”

    阿玄微笑道:“无欲是福。阿嫂能如此做想,我再助阿嫂慢慢调理,身体必能大安。”

    伯伊夫人有些无趣,态度却愈发亲热了,笑吟吟点头,转了话题:“从前我便知你,如今你嫁了子游,阿嫂甚是欢喜。阿嫂身边也无其余之人,甚是孤单,记得往后与阿嫂多多往来,若遇不解之事,尽管来寻阿嫂,阿嫂必定倾力相助。”

    阿玄向她道谢:“亦不早了,阿嫂若无事,我先告辞。”

    伯伊夫人忙留她:“子游亦不在,阿嫂这边也无人说话,你再坐坐……”

    阿玄道:“阿嫂虽无多大的症候,只既现了病情,每日还是早些歇息为好。我不敢再扰阿嫂,改日再来看望。”

    伯伊夫人便含笑道:“也好。你远道嫁来,这几日想必也是乏累,亦早些安歇。阿嫂送你。”

    阿玄请她留步,她坚持要送,阿玄便也随她了,刚起身,却听到门外隐隐传来喧哗之声,似有人要入,却被拦于外。

    伯伊夫人朝外高声问道:“何人喧哗?如此无礼!”

    她话音刚落,伴随着一阵急促脚步声,从门外竟飞奔进来一个年轻女子,一下冲到了阿玄的面前,双膝扑通跪于地上,向她叩头,口中道:“卢姬拜见君夫人,恳请君夫人可怜于我,莫赶我走!”声音发颤,垂头缩肩,不敢抬头。

    伯伊夫人仿佛一怔:“你怎闯至此处?”

    那女子不应,鲁秀子匆匆追入,见状也跪了下去:“君夫人见谅!这卢姬方才听闻君夫人在此,要见君夫人,被奴阻拦,一时没拦住,竟叫她闯入了!”

    伯伊夫人不说话了,只看向阿玄。

    “君夫人,请勿赶我出宫!”卢姬不断恳求。

    阿玄起先被这一幕吓了一跳,等听到这女子开口,微微一怔。

    庚敖在她之前,后宫中已有姬妾,卢姬是有正式名分的夫人。当初由卢国献来,文公给了次子庚敖。

    这一点阿玄早就知道。

    大婚前一夜,那晚她停留在城外,寺人余被派出城来侍奉。阿玄虽未与寺人余多说什么话,但春随后告诉她,寺人余说,国君已将卢姬送给彭国国君,她人如今正在去往彭国的路上。

    彭国在穆国西南角,地极小,不过数百里而已,如卢国一样,一直依附穆国而存。

    彭国与卢国亦是姻亲,卢姬与彭国的国君是表兄妹。卢姬从前被送至穆国前,与当时还是公子的彭国国君一直有往来,本就是旧识。此次,彭国国君忽然得知庚敖竟要将卢姬送给自己,喜出望外,当时对信使说,到时他将出国境迎卢姬。

    此次入穆嫁人,虽过程一波三折,也谈不上和庚敖心心相映,但无论嫁他的理由是什么,既无法再改变这事实了,阿玄想的,自然也是和他好好过下去。

    他从前身边有无女人,她不在意,但既娶了她,叫她心胸宽广到去接纳丈夫拥有她的同时还有别的女人,这一点,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所以,哪怕卢姬再怎么无辜,她也没法因为同情而容纳她。是以当时听到这消息的时候,阿玄虽未召寺人余到面前来再详加打听,但她确实以为,卢姬应该已被庚敖安排了去处,往后再不会回来的。

    却没有想到,卢姬居然还在王宫之中,此刻还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阿玄终于回过了神,打量了眼突然闯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子。

    她还很年轻,二十多岁,容貌甚美,此刻跪在自己面前,神色凄苦。

    阿玄便叫她起来。卢姬不肯,只反复恳求,眼中含泪:“我知君上乃是出于悦爱君夫人,恐妾日后惹君夫人不喜,这才于迎娶君夫人前,将妾送去彭国。然君上误会妾了!妾侍奉君上这些年,从无半点非分之念,如今君夫人来了,妾欢喜犹不及,又怎会惹君夫人不悦?恳请君夫人可怜我,莫赶我走!”

    阿玄见她定不肯起来,也就由她了,端详了下她片刻,转头看了眼身旁的伯伊夫人,略一沉吟,问道:“你何时回的宫?”

    她的语气甚是温和。

    卢姬看了她一眼,擦拭了下眼泪:“禀君夫人,便是今日。”

    阿玄点了点头:“方才你说君上送你去了彭国,既如此,你是如何回来的,又怎进的了宫?”

    卢姬一怔,面露微微紧张之色,视线看向伯伊夫人。

    伯伊夫人命侍人都出去,转向阿玄道:“你莫误会,并非阿嫂故意生事。乃今日子游与你出城拜望武伯,我于宫中,忽听人来报,说这卢姬竟自己中途折了回来,正跪于王宫侧门之畔,如何驱赶亦是不走,哀求放她入宫。我怕传开风闻不利,便出面将她先接了进来。”

    “子游为娶你,将卢姬送与彭国国君,原本安排也算妥当,这卢姬却悖逆子游之意,自己擅自回宫,原本我不该收留,只是非我托大,倘子游决定之前,能问我此事,我必不会赞成。她本是卢国为示好我穆国进献而来,当初又是文公做主,有夫人之名分。子游身为国君,岂可如此处置身边夫人?于礼,于法,乃至人情,皆是不妥,传扬出去,恐有损他名声,故今日我自做主,先将卢姬接了进来,暂留她于我之处。原本是想着等过些天,再寻个机会和子游说此事,不料这卢姬竟如此冒失,此刻自己闯来,惊扰到你,实是可恶!”

    她皱了皱,瞥了卢姬一眼。

    卢姬急忙低头。

    伯伊夫人双目再次落于阿玄面上,神色端凝:“不过,既叫你知道了,也是好的。这卢姬服侍了子游多年,阿嫂见她行事也算稳重,从无乱君惑主之举,虽未为子游诞下子嗣,但亦算有功。子游今日为你,行事欠妥,但你身为周室王姬,必熟知礼法,阿嫂料你不会和他一样。穆之后宫,当有后宫之秩,倘卢姬真就此被赶,往后恐人心惶惶,难以服众……”

    她加重语气:“此原本并非我能做主之事,只是子游既敬我,阿嫂便也一向将子游视为自家之人,你如今来了,亦同,难免为你考虑甚多。但话又说回来……”

    她顿了一下,面露微微笑容:“到底留她不留,全在你的一念。“

    “恳请君夫人可怜妾!妾实不愿去彭国!只要容妾留下,妾甘愿做君夫人脚前之婢!”

    卢姬又开口哀求。

    阿玄对上伯伊夫人那两道含着微笑的目光,心里早就明白了。

    原来这才是伯伊夫人今晚请自己来的真正目的,先前什么叫她看病,都不过只是开胃菜。

    她先前也略有风闻,知伯伊夫人和这卢姬从前关系并不如何,此刻却忽然如此热心助这卢姬留下,虽满口的道理,听起来亦是冠冕堂皇,但背后到底如何,也就只有她两人自己知晓了。

    阿玄起先沉默着。

    卢姬仿佛也觉察到了气氛的微妙,停下了哀肯之声。

    周围安静了下来。

    阿玄双目和伯伊夫人对望了片刻,忽道:“恐怕要让阿嫂失望了。我向来便无自己的主见,况且又是国君定下的事,我怎可悖他?”

    她看了眼还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卢姬:“阿嫂既收容了她,那便叫她暂时留在阿嫂这里,若真执意不走,我记得方才阿嫂亦说身边孤单,往后叫她与阿嫂作伴,也是好的。”

    “君上随时便回。若无别事,我先走了。”

    阿玄朝伯伊夫人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