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63|第六十三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这个婚礼, 从头至尾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直至昨夜, 阿玄剩下的最后一丝体力亦被榨干,人似处于虚脱状态, 又是下半夜才得以休息, 一睡着, 整个人宛若沉入了黑甜乡, 睡的极沉, 只是仿佛还没睡多久,迷迷糊糊之间,感到自己面颊仿佛被什么轻拍了数下。

    她想睁眼, 眼皮却黏腻了在一起, 一时怎么也睁不开。

    庚敖醒来已经有片刻功夫了, 看到她蜷在自己身边酣睡的模样, 极力忍着不去动她,忽听到王寝之外传来第一声鸣金之声, 知是寺人开始提醒时辰, 当起身了, 只是见她睡的如此香甜,不忍立刻吵醒, 当时轻轻松开她,自己蹑手蹑脚下床先穿妥了衣裳, 片刻后第二声鸣金又至, 她却依旧酣睡浑然不觉, 庚敖便凑上去轻拍她脸蛋唤她,见她睫毛颤动,一副想醒却又睁不开眼的样子,迷离娇憨,前所未见,极是可喜,唇角忍不住地上翘,索性将她连人带被拖了过来,抱她坐起,在一堆凌乱衣裳中翻找到她的亵衣,替她穿了起来。

    阿玄将醒未醒,迷迷糊糊,感到自己被人拖了出来,打了个激灵,睡意终于去了些,勉强睁开粘在一起的眼皮子,发现自己竟被连人带被地被庚敖给抱了起来,靠在他胸膛之上,和他面对着面,头歪着,一张脸压在他的肩上,他正帮她穿着亵衣。

    阿玄一时还没清醒,抬起一只玉白藕臂,揉了揉惺忪睡眼,微微仰面看向他,被衾从肩膀滑落,堆在了腰间。

    丘阳地处西北,秋寒比之洛邑要来的早,清早已带寒意,她双肩裸着在外,庚敖怕冻着她了,将中衣披在了她肩上,顺势亲了口她还带着衾底温度的暖暖的额:“五更将至,该起了。”

    他面带微笑,声音柔和,身上衣裳亦差不多齐整,起身应已有片刻功夫了。

    阿玄虽依旧惺忪,却也知今日事多,拜祭宗庙,更非儿戏,绝不能迟到,一愣,急忙从他怀里挣脱,爬了出来,不期方醒,手酥腿软,爬下他大腿时,膝被胡乱缠在腿上的被角给绊住,“哎呦”娇呼一声,人便摊手摊脚地扑在了床上。

    庚敖被她呆头呆脑的样子给逗乐了,倾身靠了过去,抬手拍了拍她那只正对自己的微微撅起的绵软圆臀,顺势再捏了一把,轻笑一声:“还是为夫帮你穿衣为好。”

    被这一摔,阿玄困意彻底没了,听他口中调侃自己,手上动作又甚是轻佻,拍开他还停留在自己臀上的手,一骨碌爬了起来,夺回自己衣裳,背对着他,匆匆穿了起来。

    庚敖哈哈一笑,知时辰紧,也不再逗弄她了,翻身下榻,开内寝之门,早已等在外的春和侍女捧着盥洗之物入内,服侍二人起身。

    阿玄洗漱完毕,梳了头,被服侍着穿上了今日祭祀所用的袆衣。袆衣层层叠叠,极其厚重,最内亦素纱衬里,外衣绣五彩之雉,与庚敖身上所着之祭服同色同纹,二人并肩同出,看起来极是般配。

    ……

    出王宫,东方才泛出微微一点鱼白之色,王宫皋门之外,火杖依旧通明,近旁停着一辆华盖之车,茅公领人候立,正张望着,远远看见庚敖牵着阿玄行出皋门拾级而下,快步迎了上去,面带笑容地向国君和新君夫人问安。

    他神色恭恭敬敬,但抬头望向阿玄之时,目中尽是笑意,这令阿玄不禁想起了些从前旧事,心里一时有些感慨,面上却未表露,亦含笑,向这位庚敖身边的亲信之人微微点了点头。

    “都预备好了?”庚敖带着阿玄前行之时,顺口问了一句。

    “是,公族大夫俱已到齐,只等君上与君夫人了。”

    庚敖微微点头,带阿玄来到那辆华盖车前,扶她登车,自己亦坐了上来,御人驱车,朝着宗庙而去。

    ……

    周之朝代,宗庙不但与朝廷并重,于礼制而言,地位更在朝廷之上,不仅祭祖,亦是举行国之重大典礼之所,因以左为尊,为体现尊祖敬宗,宗庙从王宫分离,单独建于王宫之东,与西之社稷遥相呼应。

    穆国亦是如此,只不过比之天子七庙,规制降为五庙而已。

    马车出皋门,沿宽阔跸道平稳前行,片刻便至宗庙。

    阿玄下车,抬眼望去,看到前方雄伟的庙门之外,已肃立众多身穿官服之人,分左右两列。

    左列应是庚敖之同姓公族,为首那人她再熟悉不过,便是宰夫买。右列当为外姓之公卿,以卿、大夫之衔职高低序列而下,最前那人须发花白,立于阶下,神色庄重,阿玄之前虽未见过这老者,但也能猜测的到,此人应当便是伯伊夫人之父,穆国如今的丞相伊贯了。

    见王车至,众人迎来见礼。

    国君精神奕奕,他身畔的君夫人,身着祭服,唇边含着微笑,美丽端庄,与国君看起来如此般配。

    宰夫买注视着国君和君夫人,见君夫人看到了自己,向自己颔首为礼,忙躬身还礼,心中甚感欣慰。

    右手边,伊贯拄着拐杖,在周季等人扶持下,迈着方步,朝庚敖缓步行来,到了近前,向他行完礼,轮到他身畔阿玄,却不过淡淡扫了一眼,并无多余礼节。

    他既如此,他身后的周季等人,当着国君之面,虽不敢同样托大,但向君夫人行礼之时,无不敷衍。

    庚敖双目微微眯了一下,眸中一丝阴影,却转瞬即逝,笑道:“累老丞相久侯。老丞相年迈,今日原本不必来此。”

    伊贯颤巍巍道:“今日君上与君夫人拜祭宗庙,此头等重要之事,老夫怎可不来?”

    庚敖一笑:“有劳老丞相了。”

    他说完,偏头望了眼稍落后于自己一步的阿玄,没有任何征兆,突然就朝她伸出手掌,微笑道:“步阶陡耸,汝跟上孤,小心脚下。”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如此做派,阿玄错愕,望向了他。

    他正看着自己,神色极其坦然。

    阿玄略一迟疑,在周围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终于,朝他慢慢伸出自己的一只手。

    她指尖方碰触到他掌心,他便反手一握,握住了她的手,朝她微微一笑,随即引着她,朝前方通往宗庙的台阶走去。

    ……

    宗庙亦如宫殿格局,前为堂,后为寝,堂中安放祖先之神主,寝则收纳祖先衣冠。所谓事死如生,司常领着胥人,每日供奉鲜食,定期祭祀,如同先人活着一般进行侍奉。

    国君与新婚之君夫人将来此拜祭先祖,各种预备万无一失,庙内从昨夜起,便燃点着经夜不息的兰膏巨烛,芬芳氤氲,灯火通明,司常衣冠整洁,肃立于门塾之外,带领一众胥人迎接国君夫妇的到来,肃穆礼乐声中,抬眼却见国君携一女子之手,二人穿过中庭朝这方向行来,那女子身着祭服,裙裾延伸曳地,其貌美,其端庄,几不可言表。

    司常一怔,随即迎了上去。

    直至跨入宗庙,行至神主之前,庚敖方松开阿玄的手。

    阿玄此时手心已是捂出热汗。

    时至,祭始,公族从左阶入,卿士从右阶入,庚敖带着阿玄,二人列于正中前方,向面前神主下跪。

    青烟缭绕中的两列神牌,高高在上,庄严肃穆之气,扑面而来。

    阿玄渐渐定下心神,跟随庚敖朝着神牌叩头,郑重以额叩地,礼毕,见庚敖却还不起身,忍不住微微转脸,悄悄看了他一眼。

    他两只眼睛盯着前头那两排父、祖、曾祖之牌,嘴唇微微翕动,看似是在默默祝祷,只是不知道他在祝祷何事,过了一会儿,他似是祝祷完了,朝前又恭恭敬敬地叩了几个头,这才看向她,冲她一笑,起了身,二人又转至前庙,再一番必不可少的繁琐礼节之后,终于礼毕,出宗庙时,天已大亮。

    庚敖未回王宫,径直带阿玄登上茅公预先准备的另辆四面遮挡的辎车,在前后随扈车马的伴驾之下,朝着北城门的方向行去,预备去往熊耳山。

    ……

    周天子的送亲使团抵达,昨日国君与王姬大婚,全城无人不知,知今早国君和君夫人拜于宗庙,一大早,王宫和宗庙附近的街道之上便聚来许多国民。

    随着天大亮,日头越升越高,人非但没有少去,反而越来越多,众议论纷纷,无不期待,盼望能见到国君和君夫人的面。

    这在平日前所未有,宫正亦是头回遇到,唯恐堵塞道路,甚至惊驾,不得不调来卫兵维持秩序,以阻止民众靠近,忙碌之时,忽不知道哪个高喊一声,众人看去,见宗庙方向,罗旗飘展,似有车队正在行来,群情立刻激动,纷纷涌了上去。

    宫正一边命卫兵阻挡,一边疾奔,匆匆奔至庚敖面前,将前方情况禀了一遍,道:“为免惊驾,恳请君上容我先肃清闲人,再请跸道走。”

    庚敖已听到前头隐隐传来嘈杂之声,想了下,转向阿玄:“孤之国民,欲见君夫人之面,夫人可愿见?”

    阿玄对上他的目光。

    他双眸漆亮,目光似含期待。

    她慢慢点了点头。

    庚敖顿时笑容满面,立刻转向宫正:“不必驱赶,勿令人入道便是。”

    宫正得令,转身飞快离去。

    庚敖便命人开舆门,降两侧望窗。马车在护卫前后相随之下,再次缓缓朝前行去,快出禁区时,他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脸飞快看了阿玄一眼,见她双目凝视前方,和自己中间隔了半人之距,便趁人瞧不见,一边臂膀偷偷从后伸了过去,搂住阿玄的腰肢,将她身子往自己身边拢了拢,附耳私语:“靠孤近些!莫让国人明日背后笑话孤,一夜不力,方不得君夫人之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