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62|第六十二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出于本能, 阿玄咕咚一下,便将口中酒液咽下了腹, 回过神来,急忙挣脱开了他的嘴, 红着脸摇头。

    庚敖望着她的模样, 哈哈笑了起来, 笑声里满是快意, 猛地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送至床榻压于身下,十指紧紧插入了她的两侧发间,叫她和自己面对面, 端详着身下她那张终于近在咫尺的脸。

    阿玄见他紧紧盯着自己, 眼角微微泛红, 混着酒气的灼热呼吸一阵阵地扑到她面颊之上, 不禁有些难堪,又微微发憷, 扭脸欲躲, 却被他再次舌吻住了。

    呼吸里满是甜酒和他的气息, 他的亲吻也变得越来越激烈了,沿她修长脖颈一路往下, 腾出了一只手,开始解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衣襟。

    阿玄的衣裳很快便散开了, 精致华丽的衣料沿她肩头脱落, 凌乱地堆在了腰间, 他俯在她莹润胸脯之上,吻她那朵令他过目难忘的桃花胎记,用唇齿轮换爱抚她一双娇乳,手掌亦翻开裙裾,沿着光滑柔润的玉腿探幽而上,在裙下慢慢拢捻。

    “玄……玄……”

    庚敖轻轻唤她名字,爱不释手,指一点一点地探入,诱她为自己绽放原本紧紧闭合的那朵花心。

    他的指腹渐渐湿润了,她白花花的身子在他调弄之下,无助地蜷成了滚圆的一团,乌发散乱,面庞绯红,喘息急促,鼻尖亦慢慢地渗出了细汗,却紧紧咬牙,强忍着,不肯如他所愿地发出他想听的娇吟之声。

    庚敖目光愈发幽晦了,忽然放开她,跪坐而起,一把扯下腰带,掷在了一旁,又三两下除去羁绊着他的厚重外裳,连中衣都等不及脱,撩开衣摆,露出那可怕狰狞之物,借着阿玄起先沁出的一点晶莹玉露濡研,顺势一下便顶入她的花,径之口。

    阿玄从前虽曾与他有过一次私密相交了,但时隔许久,一时怎堪承他之巨?只觉酸涩不已,还没回过神儿,又觉那钝物竟似活了过来,卡在那里竟似又胀大一圈,又惊又骇,愈发不适,吃痛时,整个人被他顶的往上,无力地闷哼了一声,下意识地抬起一双绵软玉臂,想要推开他。

    庚敖早已满头大汗,身上尚未脱去的中衣,亦被汗水紧紧地贴于他的后背。

    被她吞入的一刹那,她那张小肉嘴便紧紧地咬住了他,那种终于如愿以偿的满足之感,几令他无法把持。

    他顿时想起前次经历,急忙稍稍后退了些,闭了闭目,稳住了,方睁开眼睛,却见她双眉微蹙,被自己方才顶的歪着张脸儿,滑腻腻身子在他身下扭动,双手又推自己,附耳过去,咬牙道:“你再动,孤便不管你了,口死你时莫哭!”

    阿玄本感极是不适,冷不防听他连如此粗话都讲了出来,见他额头不住冒汗,神色看起来仿佛比自己还要痛苦,顿时僵住,脸涨得通红。

    见她不动了,庚敖长长透出一口气,将她一双玉臂拿起,攀交在自己后颈之上,吻舐她敏感的耳垂,柔声哄道:“抱紧孤,等下便快活了。”

    阿玄身子颤抖着。

    庚敖一边继续吻她,一边慢慢地动,一寸寸地扩张,随着她的蜜露渐渐丰盈,忽然猛地一个深入,伴随着她一声娇呼,两人彻底地结合在了一起。

    ……

    他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撞击的也一次比一次狠,阿玄在他身下犹如支离破碎,起先还忍着,后几近崩溃,求饶要他快些放过了她,他却恍若未闻,反而愈发兴奋,将她腰肢折起,双腿压于胸前,从床榻中间,一直顶她到了床头。

    “当初你千方百计不欲嫁孤,到底要嫁何人?”

    他突然问她,不断地顶她,凶狠无比。

    这姿势极是折磨人,阿玄被他顶的几乎要背过气去,话都说不出了,只剩呜咽摇头,乱发纷纷,受刑似的好不容易终于盼到他结束之时,可怜阿玄,雪脯之上点点都是被啃噬过后的红痕,下面更是又红又肿,小嘴久久不能闭合,眼皮子也红的好不到哪里去了。

    庚敖抱着她,压在她身上,终于长长吐出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却见她这可怜模样,急忙抱住百般安慰,见阿玄仿佛负气,扭着身子挣脱开,不让自己再碰她,伸臂将她一把抓了过来,强行搂在怀里:“孤保证,今晚不再动你了!”

    阿玄实在没力气和他再闹,不动了。

    庚敖笑了,和她并头而卧,抬手轻轻抚了抚她发红的眼皮子,和方才那凶狠的样子判若两人,望着她的目光里充满怜爱,亲了她一口,搂她脑袋,让她脸颊贴着自己的胸膛。

    阿玄蜷在他怀里,感觉到他手掌安抚似地轻轻抚摸自己的光背,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方才他要了她两次。第一次,他还算温柔,她亦能承受,没想到还没从余韵中平复下去,他竟兴致勃勃缠着她又要了起来,她抵挡不了,也就顺了他。但没想到,这第二次的经历……

    实是一言难尽。只能用恶狼来形容身边的这个男人。

    她此刻真的累极。两腿方才被他长久压于胸前,刚放下来时,酸的几乎在发抖。此刻慢慢放松下来,困意也渐渐袭来,迷迷糊糊之时,感到耳朵根又被边上的男人轻轻咬了一口,虽然不疼,睡意却顿时被赶跑了。

    阿玄嘤了一声,气恼地睁开眼睛,见庚敖笑眯眯的,那张脸凑过来道:“孤睡不着!陪孤再说说话吧。”

    阿玄白了他一眼,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没片刻,肩胛骨又酸又痒,感到他凑上来在啃咬,急忙躲闪,恨恨推开他脸:“方才你还没要够?你向我保证什么了?”

    庚敖一怔,叹了口气,将她再次搂入怀里:“睡吧,孤不动你。”

    阿玄终于得以再次安生。只是被他如此一闹,睡意一时也没了,闭着眼睛之时,忽听他又轻笑一声,似是想起了什么好笑之事,起先并不想理他,只是觉他胸膛不住抖动,仿佛在极力忍着,憋的很是难受的样子,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之心,睁开了眼睛。

    “你为何发笑?”阿玄狐疑地望着他。

    庚敖起先不肯说。

    阿玄想起他方才对待自己的那股凶狠劲,又来气了,撇了撇小嘴,表示不屑于知道,再次闭目不理他时,他却自己又凑了过来,咬着她耳朵道:“那夜在泉邑,你来寻我,后来离去之时,是否故意停下哭鼻子,好引孤来,叫孤心疼你?”

    阿玄一怔,倏地睁开眼睛,对上他漆黑的一双眼眸,当时一幕,顿时再次浮出脑海。

    那日发生的事,直至此刻,依然历历在目:就在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之时,先是跃奇迹般地回了,再是她冲动之下去追他——阿玄可以发誓,当时她做出那个决定之时,唯一的想法便是应当向他言谢,后来,她控制不住情绪哭起了鼻子,这便罢了,竟然还被他撞见了……

    阿玄想起当时他蹲下来,伸手触摸自己脸上泪水的羞耻一幕,顿时面红耳赤,斥道:“胡说!我何时要你心疼了?我怎知你会跟上我的?”

    庚敖哈哈大笑。

    “是。是。孤胡说八道自作多情,可好?”

    他口中在赔礼,双眸中分明闪动着得意的光芒。

    阿玄恼羞成怒,打开他搂着自己的臂膀,朝里滚了个身,和他隔开两个人的距离,随即拉被,蒙住了自己的头脸。

    庚敖要扯下她的被衾,阿玄紧紧压住,闷声道:“我累了,要睡了。”

    庚敖唤了她几声,见她就是不理自己,便跟着钻进她被底,抱住她凑到她耳畔哄道:“方才和你玩笑呢。那夜是孤不放心你,怕你伤心,这才跟上你的。没想到你真在哭。全是孤不好。”

    阿玄不动。

    庚敖叹了口气:“孤那夜还说,你若再拒我求婚,孤便……”

    他停了下来。

    被底捂住两人,很快变得气闷,阿玄终于忍不住,扯下被,大口呼吸了一下。

    “你便如何?”她哼了一声。

    “孤便再去求婚。无论如何,总要想个法子出来,定要娶你为我庚敖之妻。”

    他凝视着她睨睇自己的一双美眸,慢慢地道。

    阿玄咬了咬唇:“你为何定要娶我?”

    “不娶你,孤娶何人?”

    他反问一句。

    阿玄沉默了下去。

    庚敖一笑,抓住了她的两只小手,将她再次搂了回来,让她那片饱满酥胸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手掌沿她线条优美的光裸后背,慢慢地滑到腰下,最后包住她的圆臀,轻轻揉捏了几下。

    阿玄呼吸一滞。周围亦仿佛突然变得沉静了下来。

    他眸光转暗,却低头,温柔地亲了她一口,用沙哑的声音道:“孤知你累了,睡吧。明日还要早起,孤带你先拜宗庙,再去拜吾叔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