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61|第六十一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拜会、献礼、禳祭、飨宴, 鲁侯主持,众诸侯观礼, 三天之后,这一系列的繁琐礼节终于完成。

    黄昏, 王城城门大开, 街道洒水除尘, 周人集于道路两旁, 等待迎亲队伍的到来。

    吉时, 穆国迎亲仪仗缓缓出现在城门之下,旃旗飘扬,辎车被引着进入王城, 在周人的注目之下, 驶向王宫。

    辎车以驷马为驾, 通体漆黑, 舆身宽大,前梁饰以琥珀云母, 轭首镶嵌铜銮, 四驷俱为乌骓, 体格雄健,马身饰革带, 带上贯有鳞形金饰,马鞅左右各垂十二繁缨, 跑动之时, 锵锵为声, 华丽中不失庄严,正合今日如此之盛大场面。

    同一时刻,王宫之中,正宾、赞礼、摈者、执事俱已到位。阿玄已装扮完毕,在女摈的引领之下,来到王宫路寝,正式拜别周王和王后。

    周王病情比之从前有所改善,但依旧行动不便,说话口齿也是不清,此刻靠于一张矮屏之上,王后坐于他的身边。

    阿玄向他二人跪拜辞别。

    周王望着阿玄,目光里露出一丝复杂之色,似喜,又似是悔,起先一动不动,随后嘴巴微微张翕,发出一串含糊不清的声音。

    息后靠过去,倾听了片刻,听明白了。

    周王他在对即将出嫁的女儿说,到穆国后,亦不可忘她王姬身份,若穆有不利周室之举,她需以周室为先。

    息后起身,来到阿玄面前,亲手扶起她,凝视女儿如花似玉的一张面庞,道:“玄,临行之前,汝父之言,你需牢记:既成婚姻,便须敬慎重正。夫君之夫者,意为汝须爱之,夫君之君者,意为须汝敬之,既爱且敬,夫妇方能琴瑟和鸣,结发白首,你可记住了?”

    她双手紧紧握住阿玄的手,目光充满了怜爱的柔慈之色,语气却郑重异常。

    阿玄对着面前这个自己唤她为母亲的妇人,想起第一次和她见面时的情景,那时候,她病的昏昏沉沉,当听到春说自己回来了的时候,她睁开双眸,握住自己的手时的那种感觉,和此刻一模一样。

    只不过,那时母女初见。

    而如今,短暂的相聚之后,却是再次分离。

    这一去,等到下回再见,也不知是何时之事了。

    阿玄鼻头一阵发酸,眼泪忍不住盈眶了,点头道:“母后放心,女儿必牢记母后今日教训。”

    随她点头,蓄在眼眶中的泪水便夺眶而下,沾湿了她傅过一层脂粉的面庞。

    息后笑了,取帕小心为她渗去泪痕,低声道:“我知你本就聪明,亦极是懂事,只是性子倔强了些,如今你出嫁,既答应牢记母后之叮嘱,母后便就放心了,料你往后必能恪尽本分,与穆侯共事宗庙。”

    阿玄含泪点头,见跃一身弁服,朝自己走了来,急忙抬手,压了压眼角。

    跃行至近前,轻声道:“阿姊,穆国迎亲使者已到,候于皋门之外,我送阿姊登车。”

    “去吧,不可耽误良辰。”

    息后松开了阿玄,含笑催促,立在原地,目送女儿一步三回头,那抹窈窕身影,终于消失在了路寝的大门之外。

    女儿身影消失在视线里的一刻,她面上笑容消失了,目中渐渐泪光滢然。

    春向她拜别:“王后安心,婢会照顾好王姬。”

    王后转脸,拭去眼角泪痕,颔首道:“去吧。路上保重。”

    阿玄被引送至王宫皋门,双手持以红黑丝带所系的周王和王后分赠的代表了王室之尊的圭璋,在赞礼的引导之下,登上了那辆装饰的极是华美的辎车,于前后礼车的簇拥之下,在无数周人的目光之中,缓缓出了洛邑的西城之门。

    “恭迎王姬入穆——”

    此时,一直候于城门之外的万人之军在师帅指挥之下齐声呐喊,声响冲天,震彻四野,达及洛水两岸。

    车队沿着驰道开始西行,暮色渐渐浓重。

    阿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天边燃着绚丽的火烧云,云光将穆人盔甲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暖光,洛邑那道高耸的城墙,亦渐渐被抛在了身后,终于幻化成一片模糊的影子,彻底地融入了暮色。

    ……

    这支人数多达万众的迎亲队伍昼行夜息,浩浩荡荡地穿过曲、焦等国,诸国国君,无不恭送,如此,路上走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日,一众抵达西华关。

    此为穆国如今之西境,西华关亦是扼守入穆通道的重要关塞,穆国常年重兵屯守于此。庚敖已于数日前抵达,亲自迎接王姬入关。

    送亲的鲁侯和前来迎亲的庚敖相会,按照惯例,庚敖此时还是不能与王姬□□,只由他亲领着,继续一路往西,再行数日,终于抵达了国都丘阳。

    是夜,阿玄和周国送亲使团停留于丘阳城外,入住早已搭设好的巨大帷帐,次日吉时,乘载着王姬的那辆辎车和送亲使团,在无数穆人的夹道相迎之下,进入城池。

    天下诸侯相互联姻,联姻之最高等级,便是能聘娶周室王姬。就在几十年前,周室尚祲威盛容之时,诸侯倘能娶到王姬,可谓一件极其耀盛之事,如今周室虽不复往昔,但王姬依旧是众多诸侯竞争的对象,譬如今日这位,据说先前求娶之国,除穆之外,尚有晋、齐,无不是当世之大国,如今穆国折花,加上前些时日对楚之战再获胜利,可谓喜上加喜,全城穆人欢欣鼓舞,无不深感扬眉吐气。

    穆人知本国从前一向被中原众国轻看,早就憋了一口气在心,听闻今日将有盛大的送亲使团随同王姬入城,内中除了周人,还有鲁侯等人,为不叫人轻看,今日纷纷梳头洗面,换上整洁衣裳,涌上街头,但见人头攒动,却是秩序井然,丝毫不见纷乱,令鲁侯深感意外,以致于回去之后,私下里曾与近臣感慨,称穆人之齐心,他实是前所未见,有如此国民为托,难怪穆国军容威盛,天下几无可挡之国。

    穆侯庚敖,今日通天为冠,冕服加身,束辟邪蟠夔腰带,蓝田美玉为勾,本就英俊,如此着装,更衬托出身形挺拔,器宇轩昂,神采奕奕,此刻他立于前殿东西两阶之间,双目眺望前方。

    他在等着鲁侯将王姬送至此处,二人成同牢之礼。

    伴着一阵悠扬的钟鸣之声,两队摈者现身导路,随后,鲁侯引一女子,终于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庚敖眼睛一眨不眨,紧紧地盯着那个正朝自己缓缓行来的女子。

    她长发左右分梳,绾于耳后,身着庄重礼服,玄黑为底,纁红滚边,落至膝位的宽大袍袖之上,双侧以金色丝线刺绣对凤,金凤栩栩,犹如振翅欲飞,全身上下,除了玄、纁、金三种贵色,便只剩领衽露出的一片素纱中衣的纯白之色,愈显玉面如画,容颜绝色。

    世间至美至贵,再无出其右者。

    穆宫之中,今夜灯火辉煌,此间更是装饰的耀灿无比,但随她行近,衣袖拂展,满堂珠光灯火,仿佛亦随之失去了光彩,变得黯然之色。

    庚敖双目绽放精光,忽快步走下台阶,朝她迎了过去,伸手揖住她袖下的一只手,不容她有任何的躲闪,五指便顺势插入她的指间,和她手心相贴,十指紧紧地扣在了一起。

    阿玄睫毛微颤,慢慢地抬眸,看向了他。

    他目光炯炯,正微微低头,目光俯落于她,见她望来,他笑了,朝她颔首,以为迎妇之礼。

    ……

    就在方才,阿玄乘坐的那辆辎车进入丘阳,行驶于平整宽阔的街道上时,阿玄人虽坐于车中,却也看到了无数的穆人夹道欢迎自己时的那一张张的笑脸。

    她对丘阳这座城池,并不陌生,但今日再次入穆,她的身份已和从前有着天壤之别,心境更是迥然。

    从这一刻开始,不管她内心是否欣然,在这些用笑脸迎接自己的无数穆人的眼中,她便是他们国君之夫人,亦是穆国之君夫人了。

    当时她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丝茫然和忐忑。

    但此刻,当她清晰地感觉到来自于袖底之下,他正与自己十指相扣的手掌心所传来的灼人温度之时,仿佛被他感染了,那一缕原本如影随形一直伴她到了此地的茫然忐忑之情,忽然便烟消云散了。

    她定了定神,在周围道道目光投射之下,迈步跟上了他的步伐,上台阶,入西堂。

    在鲁侯的礼赞声中,新人行完同牢之礼,新妇被送入内室,庚敖留于堂,答谢众宾。

    ……

    这趟漫长的出嫁之旅,从她离开洛邑那日算起,前后竟延续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今日终于到了终点,大礼方才亦顺利完成,阿玄仿佛终于打完了一场大仗,慢慢地松了一口气。

    她身处的这间内室,堂高而内深,尽管今夜,此处已经重新装饰,室内摆设、帐幔、寝具,全部焕然一新,但她并不陌生。

    此处便是穆宫王寝,她从前来过这地方。

    想到很快,她便要以新的身份和那个男子单独相对了,一些旧事浮出脑海,她原本渐渐已松弛了下去的精神,忽又有些绷了起来。

    春让她坐于镜台前,她顺从了,任她帮自己卸去了妆容,又拆下用以固定发型的沉甸甸的镶玉金笄。

    随着金笄一根根地被抽出,长发随之散落,披拂在她双肩,镜中那张娇美的小脸,倍添几分慵色,愈发动人。

    春又取了一只玳瑁梳,为阿玄梳理着略微凌乱的长发。

    王姬发丰而美,烛火映照之下,宛若青缎,握于掌心,既柔且凉,没有人不会喜爱。

    阿玄拿过她手中梳,转头道:“你去歇歇吧,我无事了。”她脸上带着浅笑。

    春道:“我不累。”

    她改而为阿玄轻轻揉捏肩背,助她放松。

    阿玄慢慢地放松了下来,思绪渐渐怔忪,她微微歪着头,望着镜中的自己,有一下没一下地慢慢梳着长发,这时,寝门方向,传来了一阵脚步之声。

    脚步声走的矫健而迅疾,仿佛转眼便到了近前。

    阿玄蓦然回头,看见寝门之侧的那道帐幔被人掀起,一个高大人影随之转入,庚敖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来的比阿玄预想的要早,令她有些猝不及防。

    他停在了那里,两道目光却笔直投向镜前的阿玄,目光闪闪发亮。

    阿玄心跳顿时加快,肩背发僵,执梳的手,也停在了胸前。

    春看了阿玄一眼,俯到她耳畔,用只有她才能听的到的耳语道了一声:“穆侯甚是爱汝,王姬放松便是。”

    她说完起身,向庚敖行了一礼,旋即退了出去。

    ……

    内寝里静的仿佛只剩下了阿玄的心跳之声。

    春出去片刻后,她在他那种丝毫不加掩饰其间灼热的目光的逼视之下,脸庞慢慢地涨红,终于回过了神,要站起来,身子才微微一动,庚敖几步便到了她近前,伸手按在她的肩上,轻轻一压,阿玄腿一软,便又坐了回去。

    他拿走了那只被她紧紧捏着如同救命稻草的玳瑁梳,随手搁于镜前,俯视着她,柔声问道:“可饥饿?要吃什么,孤可喂你。”

    做这些,说这话时,他双眸始终落在她的脸上,不曾有半分的挪移。

    阿玄顿时羞的满面通红,急忙摇头。

    庚敖一笑,端了玉几之上预先倒了甜酒的一双玉卺,回到她的面前,和她相对跪坐。

    “共牢而食,合卺而酳,所以合体同尊卑,以亲之也。”

    他一本正经地诵,将其中一只送至她的面前。

    在他含笑的目光注视之下,阿玄硬着头皮接过,送到嘴边,却不想喝的急促了,竟呛了一口,顿时咳嗽起来,还未来得及下咽的酒液,一下喷到了他的衣襟之上,有几点仿似还沾到了他的脖颈上。

    庚敖已一口饮尽自己卺中之饮,见她被呛了,急忙拿开她手中之卺,搁于席上,轻拍她的后背为她顺气。

    阿玄终于止住了咳,见他衣襟和脖颈被自己弄脏了,又羞又窘,急忙取帕为他擦拭,还没擦两下,下巴被他托住了,轻轻勾起,一张小脸便被迫仰了起来。

    方才咳的她俏面泛红,此刻双眸若湿,唇瓣莹润,模样诱惑至极。

    庚敖紧紧地盯着她,喉结不经意地滚了一下。

    阿玄身上衣裳依旧完好,连一缕布都不曾少,但在他这种目光之下,却觉自己仿佛已被他剥光了,俏面更红,浑身不适,扭脸挣脱开他托住自己下巴的那只手,纯粹只是为了缓解情绪,说道:“方才我非故意……”

    “孤知道。”

    庚敖嗯哼了一声,端起方才她那杯没喝完的甜酒。

    “张嘴。”他说道。

    春之前曾特意叮嘱过阿玄,卺中之饮,不可剩余。

    阿玄知他要喂自己了,有些难堪,抬手想自己接过来,他避开不让她拿,又道了一声:“张嘴。”

    这回已是带着命令的口吻了。

    阿玄咬了咬唇,只好慢慢张开小嘴,却见他将那甜酒送至他自己的嘴边,仰脖一口含了进去,接着,双臂抱住了她。

    阿玄还没反应过来,张开的唇瓣已被他吻住了,泛着甜蜜气息的酒液,伴随着他探入口中的舌,漫进了她的嘴里,唇齿生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