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52|第 52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数日后, 庚敖携了今岁的纳贡, 终于抵达洛邑,照制, 他于王城之外的舍馆先行落脚,以待王命。

    穆国取得对戎狄的统治性的武功胜利,国域大扩,这消息震动诸侯,这些时日, 穆国使团人虽未到, 但一直就是诸侯议论的话题,有惧, 亦有妒。

    那日周王得到信保,知穆国的使团不日便可抵达王城,虽闻讯暗喜,但对庚敖并未亲来, 心里终究还是感到有些不快, 却没想到原来是他亲自前来朝觐,心中大为得意, 遣使出城行见面之礼, 引入王城。

    继晋颐、姜突之后, 穆侯庚敖一抵达洛邑, 便通过鲁侯正式向周王求亲, 欲求娶王姬联为婚姻, 此事人人皆知, 不仅周国的上卿大夫,就连国民每日亦在热议。只是不知事从何起,周国民间开始盛传一种说法,王姬之归来,犹如上天于周室之气运。从前她刚回之时,天降甘霖,此便是应兆。王姬倘外嫁,周国气数恐再难以为继。

    这种说法,从传出晋、齐欲借此次腊祭的机会向周王求亲的消息之始,便悄悄在民间流传开来,至腊祭前夕,传言更是甚嚣尘上,不止王城一地,也迅速蔓延到了洛邑之外的滑、甘露等城邑。

    周国民众虽不敢公然表示反对王姬外嫁,但谈及此事,无不忧心忡忡。

    庚敖抵达洛邑的次日,便是腊祭之日。白天,周王黄冠黄衣,率众多的大小诸侯郊祭于野,大祭天地万物群神。当日场面宏大,祭旗遍插四野,几遮天蔽日,盛况为数十年来之首次,祭坑内升腾而起的祭烟犹如狼烟,连远远散于城外的四野之民亦能看的清清楚楚。

    祭祀从早至晚,持续了整整一个白天,入夜,周王将于王宫设飨宴请诸侯,分食祭祀酒肉。

    白天,在众多诸侯的注目之下举行这个冗长而繁复的祭祀之礼,这种多年以来未曾有过的体验,虽令周王在当时感到亢奋无比,但随着祭祀结束,伴随而来的难免便是疲乏。

    但令周王感到精神不济的,并不仅仅只是因为白天过于亢奋,此刻,还有另一件事,正在深深地困扰着他。

    晋、齐、穆三国齐齐正式求亲,今晚的飨宴之上,他便要予以回复,但此刻,他心里却依旧还是举棋不定。

    齐本也是大国,从前周室为表王室恩被东夷,便有下嫁王姬至齐的先例,然,这回齐国虽名为求亲,也领东夷诸国一并上了今岁纳贡,然除此,实并未拿出什么真正能打动周王之心的聘礼,尤其是姜突,数次开罪过周室,周王心中厌恶至极,已将齐国排除在外,此毫无疑问,剩下晋、穆两国。

    晋是传统之强国,这几年因晋侯昏聩,虽国望有所削弱,但实力依旧不容人小觑,能和强楚抗衡的,从前也就只有晋国一家。而穆国从庚敖继任国君位以来,挟着对楚和戎狄两战的大胜之威,令中原诸侯震动不已,再不敢小觑这个从前不为人注意的西北之邦。

    能娶到王姬,已不仅仅是妫颐和庚敖两人之间哪个胜出的问题,而是国与国之间的暗中交锋了。

    妫颐除了进献厚礼之外,早早就曾向周王许诺,倘若能娶到王姬,日后一旦周室有征召之需,晋国必出兵应召。

    逢战,诸侯应周室之召出兵应援,此原本就是诸侯之责,但如今周室衰微,若真遇战,想征召诸侯出兵协同王师作战,难上加难,妫颐做出如此承诺,分量不轻。

    而庚敖昨日刚入王城,便亦向周王私下允诺,倘若王姬下嫁,穆国将为周王进一场声势浩大的献俘之礼,礼仪到时与迎亲同时举行,届时,将遍邀天下诸侯前来观礼,不但如此,穆国还会将那块从前被戎人占去,如今刚回穆国手中的瞿国故地一并进献周室。

    周王年轻之时领王师伐戎,大败而归,颜面扫地,对戎狄之败从此亦成为周王的最大耻辱,庚敖许诺以此种方式献俘献城于周王,犹如替周室一雪前耻,象征意义不言而喻,对周王的诱惑之力,可想而知。

    周王起先有些摇摆不定。

    比起穆国,周王对晋自然更有好感,何况,身边也有人不断在劝说他应许晋国,描述王姬下嫁晋国,日后将会给周王带来的种种好处。其中游说最卖力的,便是息后的弟弟成甘。

    成甘本是息国世子,奈何还没当过一天国君,国就被楚给灭了,成甘流亡至洛邑后,因长袖善舞,又处处投周王所好,虽是个亡国公子,但这些年混的却很是不错,被周王封为小宗伯,掌神鬼之礼,可称是周王的心腹之一。

    庚敖亲抵洛邑之前,周王便一直谋算应许或是不许。

    令他没想到的是,庚敖昨日亲来朝觐,又向自己私下许了如此的承诺。

    一夜之间,周王内心再次起了巨大的波动,陷入两难。

    先不论如今嫁不嫁女的这个考虑,倘若嫁的话,他要考虑晋国对周室一向的示好,又舍不得穆国许下的聘礼。昨夜他便问于息后。

    息后对庚敖赞许有加,主张将王姬下嫁穆国。

    这些年来,因王姬之事,加上息被楚灭,周王无能为力,在息后面前,周王一向自感有愧,他本就摇摆不定,息后既如此坚持,周王心中之天平,便开始向穆国倾斜了。

    然,即便如此,周王依旧顾虑重重。

    这些时日,随着众多诸侯来到洛邑,周国民间关于王姬外嫁于周室气数有损的传言传的愈发厉害了。

    周王从前专门设人刺探民言,自然也知道这些传言。

    他的顾虑,便是与此有关。

    人人都知周王笃信巫觋,但从周王的内心深处来说,他自己有时,对此也会感到迷茫。

    或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其实最早,也未必真的完全相信所谓的占卜问卦。

    但倘若他不信这些,面对日益衰落的王室和周围的虎狼诸侯,他这个天子,又能做什么?

    倘若说一开始,巫觋只是周王用于让自己获得心理平衡的法子,那么多年下来,这已成了一种习惯,融入了他的骨血,他只要还活着,哪怕明知荒唐,他也要相信下去。

    这或许,亦是他能为自己寻回尊严的一种方式:将一切的不利都归于天命。

    就如司巫所谓的王姬天命之说,他一开始,其实亦是半信半疑。

    但自阿玄归来,天便降了霖雨,周王顿时认同了这个说法。

    有如此身负天命之说的一个女儿在身边,他感到了一种迷信般的安心。

    故此亦是上回,他拒了晋穆求亲的最大考虑。

    如今,周国境内日益汹涌的“王姬外嫁不利国运”的传言,令周王不得不再次考虑起了这个问题。

    但庚敖开出的条件,于周王来说,实在太具诱惑力了,又有王后从旁劝言,尽管周王心里依旧对穆国怀有成见,但他已不可能再像前次那样,眼睛也不眨地一口拒了穆国的求亲之举。

    今晚飨礼之后,他便要做出决定了。

    他踌躇良久,最后终于还是起身,独自悄悄去往巫殿。

    ……

    巫殿位于王宫西南,周王一向舍不得修缮王宫□□,却将这里修的屋宇雄伟,殿舍华丽。

    周王信司巫,平日遇到大小为难之事,必会来此寻卜求卦,这早不是什么秘密了,但此刻,外人眼中向来凛然不可侵犯的司巫却有些心神不宁,命人将殿门关闭。

    白天,女御春来此,传息后之话,责问他是否收受成甘之贿,借占卜之机,欲在周王面前推动晋公子颐的求亲之举。

    女御春当时的语气,十分严厉。

    司巫吃惊。

    成甘于数日之前,确实悄悄来找过他,给了他一笔丰厚的贿赂,要他在周王面前为世子颐说话。

    成甘是息后兄长,周王平日对他很是宠信,封他为小宗伯,司巫亦受他辖制,他亲自来寻司巫,司巫岂敢悖逆,当时答应了下来。

    此事原本很是私密,司巫也不知,怎就会走漏风声被息后得知。

    女御春即代表了息后。息后既派她前来质问,司巫怎敢再抵赖,只得承认下来。

    女御春随后说,王后对弟弟成甘向来蛊惑周王之举,不满已久,从前因久病卧床,有所疏忽,往后必会严加督责,又斥了司巫一番,最后说,王后并无意插手巫司之事,只是倘若周室能与穆国联姻,则日后必于周室有利,此亦是王后所乐见之。

    司巫能有今日之地位,自是个聪明之人,深知息后对于周王之影响。这么多年,周王也就只在十七年前王姬一事上对她有所悖逆,只是当时息后抗他行事,过后周王也是不了了之。女御春既把话说到了如此地步,息后之心意,不言而喻,司巫怎还会为了成甘得罪王后,当场允诺。

    飨宴将于今夜举行,虽时辰未到,但隔了如此之距,身处巫殿之中,司巫也能隐隐听到宫殿方向传来的钟磬乐声。

    他知周王应当很快就会来寻自己了,定了定心神,屏退身边卜师,为保万无一失,亲手再次整理卜卦之物,此时卜师来报,王子跃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