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51|第 51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阿姊。”

    身后忽有人唤她。

    阿玄回头, 看见跃站在不远之外。

    月光将他身影投在脚下, 朦朦胧胧的一团,孤寒而清瘦。

    “深更了, 你怎还未睡?”

    跃走来,停于她的面前,阿玄微笑地看着他。

    “我睡不着,想寻阿姊说说话,到了, 又怕扰阿姊安眠, 没想阿姊也未睡。”跃轻声道。

    他个头比阿玄高了许多,看起来已经像个青年, 站在阿玄面前时,她要微微仰头地看他。

    阿玄便坐了回去,示意他也坐于自己身畔。

    “想说何话?”

    跃坐了下去,却又沉默了, 目光落于莲池水面的那轮月影, 身影仿佛凝固。

    “你怎的了?”

    阿玄抬手,帮他抚了抚衣衽, 柔声问道。

    对面前这个身体里和自己流着相同血液的少年, 从第一天他带着羞涩又欢喜的神情出现在她的面前, 唤她阿姊之时, 她心中便对他生出了一种天然的亲近之感。

    他终于从那片月影上收回目光, 慢慢转过脸。

    “可是今日出了何事?”阿玄问。

    白天, 齐世子姜突等人强行闯入了周室宗庙, 竟以举鼎赛臂力为戏。

    宗庙九鼎,为夏王大禹划分天下九州而铸,一鼎象征一州,上镌名山大川,奇珍异物,为王权至高、九州一统的象征,姜突等人竟如此轻慢,跃得卫士禀,赶去阻止,方将人驱走,过后周王问齐侯,齐侯不过假意责备姜突几句,周王亦是无可奈何。

    跃开始向阿玄讲述经过,语调平静,目光里却满是愤懑和忧伤。

    “阿姊,去岁你未回时,父王修祭坑,效仿夏商,于门前两侧活殉武士,左右各三人,令持戈跪埋于地下,以纳善辟邪、击析防害,我极力反对,父王终改埋人俑,然又能如何?我所能做不过只是如此,留几条武士之命罢了!今日眼睁睁看着宗庙受辱,却无能为力!周室之于天下诸侯,不过只是笑柄!”

    他的五指紧紧地捏成了拳。

    “阿姊……我周室,还能有中兴,真正重振天子威严的一日吗?”

    他凝视着阿玄,问道。

    阿玄沉默了片刻:“很难。”

    跃的目光黯淡了下去。

    “跃,你当还记得前次,我与你同去父王面前劝他助曹侯平乱时的那番道理吧?周王高高在上,地位不可逾越,这在当初本是好事,然便如一面钱币,有正必有反。反便是如此一级级地分封下去,周王名义下的土地日益增多,然实际可控之地,却是日益稀少。今大争之世,土地和人口,方是一国能够兴盛的基础。这基础,我周室无,不仅仅我周室无,所有从前被分封在了中原腹地的国家,一概俱无,因手中土地有限,自周立朝以来,至今数百年之久,土地早被瓜分一空,再无资源可用,既无资源,又凭何真正强大?即便国出明君称霸,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绝难持久。”

    跃喃喃地道:“我明白了。倒是从前那些毫不起眼的边远之国,譬如穆、楚,地域广阔,可向外扩张,日后才是真正无可限量?”

    阿玄道:“可以如此认定。”

    跃出神了片刻,苦笑:“阿姊,我今日原本心中极是难过,不懂为何周国颓败至此,恨自己无用,听你这一番话,倒是解脱了不少。多谢阿姊宽慰。”

    阿玄笑道:“话虽如此,你有少年志气,秉持振兴周室之心,阿姐甚是欣慰!纵然因了先天不利,我周室或许再不能恢复往昔之天子荣耀,然若有日能够自强自立,胜过今日,至少不再受从前郑国割麦之辱,那也是好事啊。汝未来天子,阿姊愿你为之努力,不做,怎知可不可能?”

    跃望着阿玄:“阿姊,你可知,我当如何去做才好?”

    阿玄沉吟了下:“阿姊不懂治国之道,只想告诉阿弟,我周室势衰,非一日之寒,想重振王室,也绝不可能一蹴而就。好在周室有一点是其余诸侯国所不可比拟的,那便是再衰微,再受人鄙视,也无人敢真正来伐。阿弟你不必急,来日方长,尽可以慢慢地做,等你有天长大,时机成熟了,如你从前所想的那样,效仿穆国,鼓励垦荒,将公田改授农者耕种,军功者奖土地归他私有,想方设法吸引商人来我周国贸易,一步一步,总有一天,阿弟你会有一番作为。”

    跃原本颓丧的神色一扫而空,目光重新变得热切,充满了光彩,他紧紧地抓住了阿玄的手:“阿姊!有你在,我心中踏实了许多!我知晓了!”

    阿玄微笑:“阿姊帮不了你什么,日后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慢慢去做。”

    跃用力点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俊秀面庞之上,再次露出烦恼之色。

    他巴巴地望着阿玄:“阿姊,你快要出嫁了吗?”

    阿玄道:“你想阿姊出嫁吗?”

    跃小声道:“我舍不得阿姐出嫁……”

    阿玄道:“阿姊如今若不想嫁人,你会帮我吗?”

    “只要阿姊不想,我必定倾尽全力帮你!”

    跃立刻道,话说出口,又迟疑了:“可是阿姊,你是女子,跃再舍不得阿姊,阿姊也是要嫁为人妇……”

    阿玄微笑:“阿弟若肯帮我,便是父王,也不能迫我。”

    跃立刻道:“我能为阿姐做何事?阿姐只管道来!”

    阿玄望着他:“跃,你老实告诉阿姊,当初那个声称阿姊归宗便可中兴王室的卦象,到底何来?”

    跃一怔,避开了阿玄的目光,支支吾吾。

    阿玄道:“是你骗了父王吧?我见你对巫卜之事并不上心,却听寺人言,当初是你劝父王再去向巫司卜卦,这才得此卦象。”

    跃面露愧色,低声道:“那时母后思你成疾,父王碍于母后,虽也派人出去寻访你的下落,只我瞧他不过敷衍居多,并未上心,恰那巫司叫我寻到了个不是,我再许他些好处,他便应允照我之意卜了那卦,父王一向信他,这才向天下诸侯广发诏令寻你归宗……”

    “那时我一心只想快些找回阿姊,也未多想别的……阿姊你莫怪我……”

    他顿了一下,“不过甚是神奇。阿姊你回来的当夜,周国竟就下了大雨……”

    阿玄出神了片刻,慢慢地道:“跃,你帮阿姊一个忙,再替父王卜上一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