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49.第 49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阿玄全身一下绷紧, 猛地弓膝, 倾尽全力顶开了庚敖。 乐文移动网

    她慌里慌张的——也不知为何会慌里慌张,总之想到若被息后发现自己和这男人如此共处一室, 她便莫名感到恐慌, 仓皇间也不知顶到了他哪里, 他闷哼了一声, 面露痛楚之色, 蜷起身体捂住下腹。

    还没等他直起身体,阿玄已连滚带爬地下了床,又推又拽, 将他扯到了东北向墙的一道落地帐幔之前,一把撩开。

    “我母亲来了!我会应付!过后我再引你出宫。”

    “你莫给我生事!”

    她压低声,恨恨地道, 语气不容置疑。

    庚敖咬紧牙关, 忍着疼痛, 看向她。

    她的神色绷的紧紧。

    他迟疑了下,终还是顺着她, 默默被她一口气给推到了墙角。

    阿玄将帐幔放下,检查见无异样,耳畔听到息后再次高声唤自己,忙应了一声, 飞快捋了捋鬓发, 光着一脚提裙小跑而出, 一眼看见地上扣着那只自己方才挣扎间落下的鞋, 忙跑了过去,正要捡起来穿,外间脚步声近,已是来不及了,忙一脚踩住鞋子,抬头,见息后和春入了。

    阿玄慢慢地站直身体,对上面带焦虑之色的息后,定了定神,脸上露出了微笑:“母亲!”

    ……

    息后对阿玄这个十七年后才辗转回到身边的女儿,心中只觉如何爱她都是不够。她知女儿回来前居于穆国,和穆国国君的关系非同寻常,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故数月前宰夫买代国君向周王求亲被拒时,担心周王之举违逆女儿心愿,命春多加留意。春回报说,王姬一切如常,拒婚之举似乎对她并无影响,息后这才松了口气,但未免也感到奇怪,出于母亲的天性,自然想知道儿心中所想,奈何阿玄是个闷嘴葫芦,回来这些时日,虽日日侍奉于前,却从不会主动在她面前提及任何与穆侯的旧事,就算息后问及,她也是含糊应对一语带过,息后无奈,渐渐也就不大再问。

    恰今日她得知穆国使团不日抵达的消息,晚上也是顺口,提了几句,待女儿离去后,细细回想,总觉她当时神色异常,一时放心不下,便和春一道来了。方才行至她的寝宫前,见服侍她的寺人和侍女都在路门之外,问了一声,得知隗龙被引入王宫,王姬为方便和他叙话,命他们等候在外。

    阿玄平常虽不愿提及那个穆侯庚敖,但除了此人,其余过往都曾告诉过息后,故息后早听也说过隗龙之名,知是他母亲救起了幼年的阿玄,他亦如阿玄兄长,多年来对她照顾有加,是以虽对他此刻现身王宫感到惊讶,但更多还是欢喜,故想亲见他一面。

    她是长辈,自无须避讳,入内来到寝殿之前,唤了声阿玄便推门而入,见外室无人。

    阿玄虽与那男子一起长大,她亦称他为阿兄,但关系再好,于内寝接待,未免也有些说不过去。

    息后迟疑了下,往内寝方向看去,却见珠帘半倾,地上滚满了水晶珠子,也不知出了何事,吃了一惊,忙高声又唤阿玄,匆匆便往里去,忽听阿玄应了一声,现身在了自己面前。

    近旁烛火耀亮,她站在那里,面带微笑,神情与平常无二。

    息后见她无事,松了口气,又看了眼四周,内室里只有她一人,不禁奇道:“你那位阿兄呢?方才寺人说,你接了他入宫。”

    阿玄笑道:“阿兄方才走了,我亲送他从小门出的宫,刚回,母后就到了。”一边说,一边借着裙裾遮挡,慢慢地用脚翻过那只鞋,套了进去。

    息后惊讶,忍不住责备道:“怎如此快便走了?为何不多留几日?上回他来,我还病着,不曾见他,这回既再来了,你本当带他见我!何况,怎能让他走小门而出?”

    小门平日只供寺人、隶人或侍女出入。

    阿玄道:“是,母后教训的是,女儿疏忽了!阿兄此行只是路过看我,因另有要事,故见了女儿的面便走了,他也不敢打扰母后。母后若有见他之意,下回他再来,女儿定带他去见母后。”

    息后目光落在了地上,未等她开口,阿玄已道:“方才女儿回来,不小心绊了一下,险些跌跤,趁手抓了把珠帘,不小心扯断,正要叫人来收拾。”

    随在后的春出去叫侍女入内,很快便打扫干净。侍女退了出去,息后命春也出去,自己牵着阿玄的手,带她坐到了床沿之上。

    女儿神色如常,说话也条理分明,但息后方才一进来,就留意到她双颊泛着不大正常的红晕,心里总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便端详着她。

    ……

    自己的内寝里,此刻就藏着一个男人,这男人还是庚敖,不过只被一道帐幔遮挡住了而已。

    他今夜如此贸然入了王宫,倘若被发现,于情于理,他完全站不住脚,是件大**份的事情。

    只要还有脑子,想来他绝不至于蠢到自己出来,是以阿玄并不担心这一点。

    她只怕万一他不小心弄出什么动静被息后发现,到时自己便不好解释了,心情实是忐忑,恨不得立刻送走息后,见她看着自己不说话,强作镇定:“母亲可还有事?也不早了,母亲身体弱,宜早些歇下,我送母亲回去吧。”

    她起身要扶息后起来,却被息后压住手背,轻轻拍了拍,示意她坐下。

    阿玄无奈,只得慢慢又坐了回去。

    息后道:“玄,你可有事瞒我?”

    阿玄心微微一跳:“母亲所指何事?”

    “你和那位穆侯庚敖,两人到底如何?”

    阿玄飞快瞥了眼屋角那道静静凝垂的帐幔:“之前不是向母亲说过吗?并无多事,何况也都是过去了……”

    “晚上你在我跟前时,我提了两句那穆侯,你便走了,我有些不放心,故来瞧瞧……”

    阿玄挽住了息后的胳膊,靠过去,将一张小脸埋在了息后的怀里。

    “母亲……我真乏了……”她含含糊糊地道。

    息后笑了,摸了摸她垂下的柔软细发:“母后话说完便走。”

    阿玄只好又坐直了身子。

    息后注视着阿玄:“玄,你如今刚回,你父王纵此刻不将你许嫁诸侯,然迟早终有一天,会择一对他有利之国将你嫁去。你常在母后面前提及不欲嫁人,然母后却深知女子之无奈,往往身不由己,何况你身为王姬,日后之归宿,只能是列国诸侯之一。与其日后听凭你父王择人,不如由母后帮你择选……”

    “如今求亲之人,连同前次的穆人,已有三位,母后俱已想过。那位穆侯庚敖,对你实是诚心。我听春言,当日他还不知你王姬身份,便已有立你为君夫人的打算。母后当时甚是惊讶,原本还有些不信。何况春又说,穆侯与你年貌也甚是相当。只是不知为何,看你却似并不喜他。故之前母后时常向你问及穆侯之事……”

    阿玄疑心这话全被庚敖听去了,心烦意乱,忙打断:“母后,下回再说吧……”

    息后道:“下回你会说再下回!你且听我说完!”

    她顿了一下:“母后原本想,难得穆侯对你诚心,倘日后你嫁去穆国,母后也能放心了,偏你就是不愿……”

    她面露无奈不解之色,叹了口气。

    阿玄心神不宁,咬住下唇,悄悄瞥了眼屋角。

    那帘帐幔依旧凝垂不动。

    “至于齐国姜突……”

    息后并未觉察她的走神,想起那日神庙之外发生的事,皱眉摇了摇头,跳了过去。

    “再有便是晋世子颐。世子颐年貌和你倒是般配,那日在神庙之外,他仪容出众,进退有度,母后甚是满意,也着人打听过,世子在晋国也颇得民望,品行一向被人称道,又得公族大夫拥戴,日后想必也能顺利继任国君之位。”

    息后将女儿娇软的身子抱入了怀里,凝视着她:“玄,世子颐对你颇是上心,数次于你父王面前表他求亲诚意,想必日后应也能善待于你。母后想,你若实在不愿嫁穆,往后嫁去晋国,也是未尝不可……”

    阿玄心烦意乱,正要开口,忽瞥见庚敖藏身之处的那道帐幔一动。

    她心口亦随之忽悠一下悬了起来,脸色微微一变,心里忽然闪过一丝不祥的预兆。

    息后听到身后起了异动之声,转头,看到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一把撩开帐幔,从后走了出来,径直到了她的面前,站定。

    她大吃一惊,猛地从床沿站了起来,正要质问,见那男子已向自己下拜,口中道:“穆国守臣庚敖,拜见王后。守臣贸然现身,若惊扰王后,请王后降罪,守臣甘受责罚!”

    阿玄全身血液于此刻齐齐翻涌,面庞倏然涨的绯红,她咬碎银牙,睁大眼睛,恨恨地盯着跪在息后面前的这个男子。

    他却连眼角风都没瞥她一下,行完标准的觐见之礼,便抬头,迎上了息后的目光,神色恭敬而肃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