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48.第 48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我之意, 帛上字字分明, 何必再问。”

    阿玄忍住气,抬头道。

    庚敖盯着她,似亦在强忍怒气:“你莫忘了, 你曾在孤面前立誓, 你竟食言?”

    阿玄实是忍不住了, 嗤笑出声:“你不提便罢,我本也不愿再说旧事,既然你先提, 我且问你, 当日你以我阿兄胁迫我起誓,骂你一声卑鄙无耻, 不算冤屈你吧?你一个男人, 你羞也不羞?竟还有脸在我面前重提?”

    庚敖神色间丝毫不见半点的羞惭,目光反而愈发阴沉:“故你当时虚与委蛇,哄的孤信了, 过后等那隗龙脱身逃走, 你得了消息,便与孤翻脸撇清干系?你倒真做的出来!”

    阿玄道:“你能做的出来, 我为何做不出来?当日那话, 倘是立誓,也是违心所立, 上天若有灵感, 当知我心, 那种违心之言,谁会当真?”

    庚敖咬牙:“孤从前倒是小看了你,你竟无赖至此!”

    阿玄冷笑:“论无赖,和你相比,我望尘莫及。”

    庚敖似是被噎了一下,不说话了,盯了她片刻,目光忽落到她的身后。

    阿玄并未留意,只缓了缓语气,又道:“你心中当也再清楚不过,我本就从无嫁你之念。我之所想,信上已一一向你道明,此刻你找来了,即便拿刀架我脖颈,我亦别无多话了。你身为一国之君,如此闯入王宫,倘若传了出去,我是无妨,恐于你身份不合。我叫寺人来带你出宫,你如何来,便如何去,望你勿为难我,更勿为难你自己。”

    阿玄说完,正要过去开门唤人,却见他大步朝自己走来,从她身旁擦肩而过,竟一把撩开珠帘,闯入了内室。

    珠帘在他身后瑟瑟抖动,他停在那尊置于珠帘旁的玉灯前,背影一动不动。

    阿玄错愕,冲他背影道:“你还不走?周室虽衰,王宫之内,却也容不得你如此……”

    庚敖猛地回头,隔着珠帘,亦能见他目光阴恻恻的,瞧着有些瘆人。

    阿玄半张着小嘴,停住了。

    他抬手指着近旁的玉灯:“此为齐翚献晋颐,晋颐为讨好,又转赠于你?”说完目光又扫了一圈内室,掠过罗帷宝帐,很快便看到那件搭在漆几之上的狐裘,神色愈发难看了,点头冷笑:“果然!”

    阿玄回过神来,亦真怒了:“我不知你在说什么!便是如此,又关你何事?你再不走,我叫人请你走!”

    她喊了一声寺人之名,转身匆匆要出,身后哗啦一声,庚敖摔帘而出,几步便追了上来,随即拽住她的手臂,将她生生拖了回来,锢在了近旁的一根殿柱之上。

    阿玄奋力挣扎,奈何气力不敌,没几下,双手手腕就被他扣住,高高举过头顶,一下摁在了柱上,她急促喘息,因这体态显得愈发挺翘的胸脯便随她呼吸上下起伏,甚是惹眼。

    他身躯靠了过来,低头,视线扫过她的胸脯。

    阿玄鼻息里立刻盈满男子的气息,又羞又怒,叱道:“你看什么?”

    庚敖慢吞吞地抬起了视线,目光改而落在她因羞怒而浮出一层淡淡红晕的面庞之上,仿佛第一次认识她似的,望着她的眉眼和小嘴,眼睛一眨不眨。

    “玄,你分明已是孤的女人了,从前说的也好好,转头却口口声声无意于孤。”他说道,脸上带着容忍之色。

    “莫非你是想让周王将你待价而沽?也是,回来不过数月,晋颐和姜突俱已成你裙下之臣,甚至为你公然于街拔剑相向。为看你一眼,各国公子竞相跑去医馆,只差踏破门槛!”

    “西鸾王姬……”

    他用一种令人听了极不舒服的语气,念了一遍周王给她的封号,点了点头。

    “是,孤知你如今和过去不同了。你是周室王姬,拿娇亦是常情。说吧,到底要孤怎样,你才肯点头?礼敬周室?可以。往后穆国不会少你父王一分纳贡!擅宠专房?亦可以!孤做的到。自你来后,孤便未再碰过别的女子了!孤可为你遣散后宫,只要你不点头,王寝绝不会再纳任何旁的女子。”

    “如此,你可放心了?”

    他几乎是从齿缝间,挤出了这一句话。

    阿玄和他对视了片刻,说:“你不必如此。我是不会嫁你的。”

    ……

    庚敖是在昨日撇下使团,独自提早抵达洛邑,悄悄入了王城的。

    洛邑的街头巷尾,几乎到处都有人在谈论王姬。

    王姬的美貌,王姬的天命所归,王姬的裙下之臣……

    数月之前,在他刚收到她的绝交书时,他就已经恨不得立刻插翅赶来,当着她的面质问清楚。

    但当时因战事之故,他隐忍了下来,此刻终于赶到了她所在的地方,耳畔充斥着关于她的这些消息,叫他如何还能忍得住?

    不过隔着座王宫而已,她不出来,那就让他去找她。

    在庚敖想来,自己在她的面前,已是做到了他的极致。

    他生出立她为君夫人的念头之时,她还只是个地位卑贱的隶女;

    他可以为了一个原本应当任他随心所欲的女子而忍住自己的欲、望,甚至不惜放下了身为国君的尊严,百般取悦于她;

    他为了她,可以去礼敬她那个他原本根本看不上眼的周王父亲;

    女子都是善妒的,他知道这一点,为了让她明白自己对她的喜爱,就在片刻之前,他甚至主动提出为她遣散后宫,往后独宠她一人。

    庚敖深觉自己为她,已是百般容忍,只差匍匐在她脚下亲吻她的足了,他想不出来自己还能做什么去讨好她,他更想不出来,她为什么心肠竟冷硬到了如斯地步,没有半分的感动,姿态摆的如此高傲?

    ……

    庚敖盯着她那张仿佛任自己宰割却又透出疏离的一张漂亮的小脸儿,呼吸渐渐变得粗重,扣住她手腕的那只手掌,不自觉地越收越紧。

    阿玄只觉痛彻入骨,腕骨似要被他捏碎了,终于吃不住疼,白着张小脸,蹙眉哼了一声。

    庚敖手掌一松,松开了她的手腕。

    阿玄揉着终于得了解脱的手腕,怒气渐渐抑制不住,见他伸手似想帮自己揉,重重一掌拍开了,抬头怒道:“你知我为何不领你情,不愿嫁你?因从头至尾,你处处在逼迫于我。之前不用说了,如今你依然如此!你想如何,我便要如何!我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