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47.第 47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这日,一队人马的身影, 渐渐地出现在了进入周国国境的驰道之上。

    这支人马自西而来, 行在最前的,是穆国的使臣。

    使臣入了周国边境的丰邑, 过关奉上符节, 自称奉国君之命前来, 一为传报对戎狄的战事, 二来参加王室的腊祭之礼。

    穆国使者,终于还是来了。

    他们在路上已经走了大半个月,再行数日,便能抵达洛邑了, 虽姗姗来迟, 但应当还是能赶得上参加即将到来的周王腊祭之礼。

    封在丰邑的邑官立刻以快马将这个消息送入了王城。

    ……

    神庙归来之后,阿玄便未再外出。但宫外的消息, 却进一步地传扬开来。

    齐世子是孟浪无礼,晋世子是不平拔剑, 而于王姬,那日发生的小小意外,则愈发增其貌美之名。

    诸侯从四面远道而来,停留于洛邑的这些时日里,可能要与曾交恶的敌国国君一堂共饮,也可利用这种平日难得的机会, 和交好或是有意结交的别国国君联络交往, 故子弟臣属多有随行, 内中亦不乏青年之辈,听闻消息,愈发向往即将到来的腊祭之日,因那日,周王祭祀天地神明之后,将于太庙举行飨礼,到时王姬可能露面,人人都想亲眼见到王姬,看她究竟美到何等程度,才会令晋齐两国世子竟为她当众起了冲突。

    没两日,又有消息传开,据说王姬精通医理,有时会亲自现身在王宫近旁的医馆之中为国民看病。

    接下来的几日,医馆几乎被人踏断了门槛。

    因息后从前卧病的缘故,医士常出入燕寝,阿玄回归周室,和这些人渐渐地相熟了起来。

    上古巫医不分,到了如今,医正慢慢地从巫的范畴里分离出来,王庭有专门的医官,但依旧归于巫司管辖,而且,医也有着严格的分类和等级的划分。

    第一种是医师,执掌医政,为王室之人看病,同时钻研药物,地位最高,相对来说,医术也最高明。

    其次,有专门的食医,执掌王的日常六食六饮六膳,百馐百酱八珍。

    再就是那些由医师所派的医者了,负责为国民治疗四时疠疾。

    息后如今身体渐渐恢复,阿玄先前日常有空,有时便会去王宫旁的医馆走动。

    医馆里的医者,地位最低,事情最多,每日要面对前来求医的络绎不绝的国民,到了周历年终,还要根据这一年的诊病情况考核,分四等,以此确定能够得到的食粮,若前来求医的病人里,有十分之四不能诊断准确,便被定为下等,所得食粮微薄,仅能果腹,故深以为苦。他们没想到,新近归来的王姬不但精通医理,而且有时还亲来医馆为国民看病,或向他们传授一些从前所不知的药理和医术,极是感激。

    这日午后,息后睡去,阿玄想起前日有个医者向自己问病,当时没有阐述清楚,此刻无事,便换了身衣裳,在春的陪伴之下出了寝宫,经由王宫的侧门去往医馆。

    最近她渐渐起了个念头,打算等再过些时日,试着向周王进言,将王宫里的医者彻底从巫司里分离出来,并在全国设立更多的医馆。

    她已和跃说过这个想法,跃表示他会支持王姊。

    ……

    医馆就在王宫侧旁,快到的时候,春的脚步忽然停了一停,伸手拦住了阿玄。

    阿玄抬眼,见医馆门前围了不少的人,那些人看起来却不是前来求医的,多都是些少年,服饰虽稍有差异,但无不华美,一看就知,应是这些时日跟随诸侯聚到了洛邑的各国公族子弟。

    那些人也不入内,只聚在医馆门前,朝里踮脚探头,仿佛在找什么人似的。

    春也听寺人说过,这两日常有各国的轻浮少年来医馆,为的就是碰运气想见到王姬的面,见状,眉头蹙了蹙,看向阿玄:“莫若回吧,免得这些人冲撞了王姬。”

    医馆门前既被那些惨绿少年给堵住了,阿玄自然不便再去,转身回宫。

    ……

    当夜,周王在王宫里设宴款待齐侯、妫颐等数位大国诸侯,跃作陪。

    阿玄从息后那里回来时,天已黑了。

    春留在息后的燕寝里,阿玄屏退侍女,独自坐于莲池的栏杆之侧,有一下没一下地往水面投着鱼食。

    水中那十数尾红鲤,被鱼食吸引,聚到了她的脚边。她低头望着。

    红鲤盘旋游动,搅乱了平静的池面,幽暗的水面泛动几圈缓缓漾开的涟漪,月影也随之破碎,四散化入了水面。

    阿玄感到有些心神不宁。

    跃这些日十分忙碌,一直伴在周王之侧酬酢诸侯。他学识渊博,应对自如,很为周王的脸面增添光彩,虽然不过才十六岁,但听闻已有好几个诸侯似乎看中了他,有意将公女嫁入王室。

    这是方才在息后跟前时,阿玄听来的消息。

    这自是好事,但随之而来的另一个消息,却让阿玄高兴不起来了。

    息后说,穆国使团也来了,正在赶往洛邑的路上,想必再过数日便能抵达了。

    周王虽不喜穆国,但穆人在取得对戎狄的大胜之后,立刻组使团正式来洛邑朝觐,至少从明面上来看,这是对周室的礼敬,自是个令周王乐见的好消息。

    但当时,阿玄乍一听到,心口却跳了一下,整个人立刻紧张了起来,以致于连息后似乎都觉察到了她的变色,看了她一眼。

    这对于她来说,绝对不会是个好消息。

    宰夫买前次被晋人殴伤,周国门人也加以轻慢,等阿玄听闻消息派人去往舍馆看望之时,他已于多日前离去了,当时阿玄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如今时间过去了几个月,事情慢慢地淡去,这月逢周朝腊祭之礼,那些有意来朝觐的国家,差不多都已到齐,当中不见穆国。

    穆国刚结束对戎狄的作战,国事必定繁多,加上庚敖继位后一向不敬周王,时间又如此的紧,穆国不来,并无丝毫可奇怪之处,何况,这也合她的心意,阿玄的一颗心,原本已经放了下去。

    没想到此刻,突然竟又传来穆人使团前来的消息。

    幸好,息后接下来又说,她听闻,使团领人依然是宰夫买,穆国国君庚敖,并未亲自来朝。

    若是宰夫买率人再入洛邑,倒也无妨,她正好可以派人为上次的事去向他陪个罪。

    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