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46.第 46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妫颐入,含笑向座上的周王行礼, 自称晋土守臣:“晋臣离国之前, 拜君父,君父卧病, 为不能亲来王宫朝觐王上遗憾不已,再三命我见了王上,定要代他向王上行守臣之礼。”

    说罢,他再向周王行礼。

    周王哈哈笑道:“不必多礼,晋侯身体如何?”

    “尚可, 只是不良于行,故此次由守臣代君父而来。”

    周王捻须点头,喟叹了一声:“今我不乐,日月其除!好在晋侯有你这般世子,亦可称老怀安慰了!”

    妫颐自谦,道谢,又含笑道:“君父人虽不能至,却命守臣带来了两件晋国之宝,请王上容守臣献上。”

    周王哦了一声。

    妫颐回头唤了一声, 只见两个寺人小心翼翼地抬了一盏人高的蟠龙玉灯入内, 点亮,蟠龙上的鳞甲游走而动, 灯光闪耀, 屋满星子。

    周室如今衰败, 甚至穷到连宫室都没法得到及时修缮, 但天下的宝物,自然见过不少。

    但这样的奇巧宝灯,连周王也是头回见到,瞧了片刻,目露感兴趣之色,见妫颐身后还有一只箱子,忍不住问:“箱内何物?”

    妫颐便打开,取出内里的一件裘衣,色白若玉,呈上供周王抚摸,这才笑道:“此灯为西域离支国之宝,名蟠龙玉灯,至于此裘,名吉光,入水不沉,入火不焦,世间罕见。”

    他说完,亲手取火烛凑向皮裘,烧了片刻,皮裘分毫未损。

    周王目露奇色,哈哈笑道:“果然少见!晋侯有心了!”他手掌摸了摸柔软的狐裘,又抬眼看向妫颐:“余虽为天子,亦不好白白取你宝物。你可是有求而来?”

    妫颐目光微微一动,立刻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此二物若能博王上一笑,君父得知,想必便也满足了。只是蒙王上厚爱,既开口垂询,守臣便也大胆直抒胸臆。不敢欺瞒王上,守臣出行之前,君父曾再三叮嘱,盼守臣此行能求得王上首肯,若将王姬下嫁,入我晋国,则守臣幸,我晋人亦幸!”

    周王微微一怔。

    这年的腊祭,天下诸侯,十之七八竟都齐聚洛邑朝觐,这样的场面,周王先前是连做梦也都没有想过的。

    这些天他虽轻飘飘的有些不分东西南北,但此刻一听到向王姬求亲之事,脑门立刻清醒了。

    他心里门清,晋国世子求娶王姬,齐王亦有意要为世子姜突求亲,然以王姬的美貌和天命之名,何愁无嫁,婚事可从长计议,周王他老人家真的不急。

    何况说真的,周王如今打心眼里,还真的舍不得就这么把阿玄给嫁出了周国。

    实是她一回来,周国便好事频频,先前的卦辞,周王不信都不行。

    周王便不动声色,抚须道:“此事原本不难……余若能得佳婿如你,也算大慰平生,只是你也知道,王姬方回归王室不久,余爱她胜过掌上之珠,实在不舍如此快便又将他出嫁……”

    他皱眉,似陷入思忖,片刻后,展眉笑道:“余考虑一番,待考虑过后,再行答复,如何?”

    妫颐自然知道,齐侯此行的目的和自己一样,是为他的儿子姜突求亲。

    那个姜突,他也见过,一纨绔而已,行事乖张荒唐,不足虑,然齐国之国力,却不能小觑,难保周王不会为了东夷之地而把王姬嫁去齐国。

    他对王姬一见钟情,当日溪边濯足少女的那抹倩影,至今还时时萦绕心头。

    齐翚此前曾对他说,只要助他上了晋国国君之位,王姬能求,自是锦上添花,若求不得,于大事也不算有大的影响。

    但妫颐却不认同。

    他实是爱慕王姬,之前因她落于庚敖之手,他鞭长莫及,实在无可奈何,如今王姬归于王室,就算她心系庚敖,他也一定倾尽全力想方设法,定要将王姬求来,成为日后晋国他的君夫人。

    他对齐翚说,当初他答应助他复国,是有两个条件。如今第一条即将实现,还剩第二。

    只要他娶到了王姬,他必履行诺言,全力助齐翚复国。

    他求亲之心,坚若磐石,故带着一双宝物来献周王探他的口风。

    妫颐是个聪明的人,周王在敷衍,他岂会看不出来?

    但据他所知,周王非但没有答应先前庚敖的求亲,如今齐侯那边,他也在含糊其辞。

    周王的盘算,妫颐自然清楚,但这也令他松了一口气。

    只要周王图利,等到他想嫁王姬的时候,他相信,无论是庚敖,还是齐侯,这世上,绝没有人会比他肯出更高的代价。

    他要得到阿玄,不惜代价。

    妫颐便含笑道:“多谢王上,守臣十分感激。”

    ……

    妫颐走后,周王端详了下面前的玉灯和狐裘,命寺人送去王姬那里。

    ……

    数日后,便是祭师择定的祭祀蚕神的良日。

    每年逢腊祭,祈祷来年丰收也是项重要内容,而其中的蚕神祭祀一项,当由王后领后妃至神庙祭坑主持。

    息后从前卧病,已接连两年没有主持祭祀了。今年阿玄归来,数月过去了,精心调治,加上心情大好,她身体渐渐康复,最近已能起身,今日的祭祀,便决定亲领后妃,带着阿玄一道,出宫前去主持。

    王后今日穿了祭祀场合须穿的祎衣,阿玄亦着王姬首服,打扮了起来。

    她内着素纱,外穿紫罗衣裳,一头乌发梳成高髻,发髻左右各插六伽玉笄,当中一枚笄首,坠下以美玉琢磨而成的指甲盖大小的圆润玉瑱,玉瑱两侧各悬一颗,悬于她的双耳之侧,玉光晶莹,和耳珰两相辉映,花容玉面,目若含光,实是绝美无双,装扮妥当出来,连息后都忍不住笑叹,说自己便是回到当年她这年纪,怕也比不上阿玄这张娇面的美好颜色。

    息后说这话的时候,望着阿玄的眼神,满是骄傲和欢喜。

    ……

    阿玄随息后出王宫,于皋门之外登车,在卤簿和扈从的陪驾之下,一路去往神庙祭场。

    祭祀的礼节一向是冗长而繁复的,最是累人,息后又虔诚,专注凝神,终于等到祭祀完毕,出祭场时,阿玄见她面露疲倦之色,便过去,扶住了她的手臂。

    息后转脸,轻轻拍了拍阿玄的手背,朝女儿微微一笑,低声道:“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