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45.第 45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这一年的周历岁首, 土气收敛,天高气清, 周国迎来了腊祭之月。

    辛勤劳作一年,如今能够得以休憩, 向上天苦求了许久的甘霖也终于如愿降洒大地,但这一年对于周国国民来说,过的并不容易,所以他们比往年更加注重腊祭之礼。

    就在忙于打扫清洁、预备精洁祭品、拣选吉日良辰准备祭祀先祖之时,国人惊奇地发现,城外那条通向王城的驰道之上, 每天都有浩荡的车队辚辚而来, 国民所熟知的曹侯, 杨伯、刘子等几个小国诸侯已早早到了, 入了王城, 这本司空见惯, 但除了这几人,今年竟不断还有新的大人物陆续抵达洛邑了。

    先是郑伯,再是晋国世子颐,继之宋公、鲁侯……最令周国国民感到吃惊的,还是最后一个抵达的诸侯,齐侯和世子姜突。

    要知道, 齐侯已经接连十数年没有参加过周国的腊祭了, 没想到今年, 他竟也带着世子亲自赶来。

    当今天下, 国力最强大者,当数边境四国和中原小霸宋。今年周国的腊祭,除了一向自立称王的楚国和穆人之外,晋、宋、齐三国竟齐齐而至!

    齐侯和世子姜突乘坐的马车出现在王城外的驰道上时,吸引了许多周人的目光。。

    晋宋齐这些大国都来了,各自依附于这几个国家的小国国君闻风而动,自也动身赶来,于是这小半个月,王城外的驰道之上,到处飞扬着马车经过时卷起的滚滚黄尘。

    诸侯抵达,不可草率擅自入城,须按爵高低先落脚于舍馆之中,周王派使者带着天子冠服和玉璧至,慰问路上辛劳,诸侯亦呈上相见之礼,择日再身穿礼服,手持玉圭,出馆舍乘坐玄车入城。

    王城之中,那条已经沉寂了多年的通往王宫皋门的跸道,再次开始热闹了起来。

    许多周国老人都说,如此盛大的情景,上一次看到的时候,还是几十年前上代周王在位之时,说到激动之处,向来有王民风范的周人,未免也变得热泪盈眶了起来。

    ……

    就在周国王城因为即将到来的腊祭而渐渐沸腾起来之时,于此同时,位于千里之外的穆国,正悄悄地完成了一个对于穆人来说起着至关重要作用的改变。

    随着乌戎和义渠联军的瓦解,西北数十戎国彻底依附于穆,穆国将大片土地纳入版图,国土面积不但剧增,西起陇西,东至华崤,绵延长达千里,而且最重要的是,它的西北后方从此稳固无忧,借着华山、崤山之险,穆国从此进东可进中原,西可退守故地,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就在昨夜,这支将戎狄打的溃不成军的由穆国虎挚锐士组成的浩荡军队,在国君庚敖的统领之下,一路行军,回到了国都。

    无数的穆国国民夹于道旁相迎,向身披甲衣,高高坐于战马之上的年轻国君行跪拜之礼,战歌四起,气氛之热烈,比之千里之外的王城,有过之而无不及。

    庚敖入国都,于王宫见群臣,随后大犒军队,对将士行完封赏,当即单独召宰夫买入宫。听到宰夫买的脚步声起,他离座,快步亲迎,请他入座。

    宰夫买额头的伤口已痊愈,但仔细看,依然留有一道疤痕。

    庚敖面露愧色:“因孤之故,累叔父受辱至此地步,实为孤之过!”

    宰夫买慌忙从座上起身,躬身道:“君上何出此言!君上亲率我穆人将士,血战戎狄,我所受的,不过区区皮肉小伤罢了!君上不怪我辱没使命,在晋人面前折了我穆人的颜面,我便感激不尽了!”

    庚敖过去,再次扶他入座,目露沉色:“叔父所受之辱,孤记住了,日后定会替你加倍讨回。”

    宰夫买道谢,二人又话了几句,庚敖忽话题一转:“孤听闻,周国此次腊祭,天下诸侯,十之七八都已齐聚洛邑,叔父如何看?”

    宰夫买人在丘阳,洛邑的消息却是时刻关注,颔首:“臣亦有所知。”

    “愿闻其详。”

    “郑伯至洛邑,是为公子缓落到了周王手中,意欲回旋,要回公子缓;宋公是为了封爵;鲁国本掌管周礼,此种场合,天下诸侯俱到,鲁侯能不去?至于晋国世子颐与齐侯……”

    他看了眼庚敖的神色,微微咳了一声。

    “若我所料没错,应是为向周王求亲之故。”

    “诸侯看似礼周,实则各有打算,暗怀鬼胎罢了。”宰夫买最后说道。

    ……

    宰夫买出后,庚敖独坐于室,凝神之时,司徒前来求见,向他禀告木兰宫的建造情况。

    数月前大军西征之前,司徒奉命选址营造新宫,当时不敢怠慢,选定东郊之地,征用工匠民夫数以万计,日以继夜加紧督造,将近况阐述一番,道:“一切进展顺利,如今已初具规模,只是……”

    他看了一眼座上那位面无表情的国君,停了一停。

    庚敖之前下令营造木兰宫时,人人都知新宫是为迎娶王姬所用。

    穆国之前的几代国君,从无营造新宫的举动,庚敖此次不但营造新宫,木兰宫还是以香木营造,造价不菲,故在此之前,丞相伊贯等人一直便有微词,批评国君不法先人,流于奢靡,耽于享乐。

    国君虽年轻,继位亦不到两年,却先击败楚人,此次又亲征戎狄,大胜而归,积威日益深重,对他大造木兰宫之事,伊贯亦不敢当他面批评,只在司徒面前数次提及,颇是痛心疾首。

    庚敖望向他。

    司徒迟疑了下,终道:“禀国君,臣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臣遵上意营造木兰宫,只是朝中有人以为过于奢靡,不符祖制……”

    庚敖眉头一扬,打断了他:“可是伊贯那些人?”

    司徒默认。

    庚敖冷冷道:“当孤不知?伊贯别宅木衣覆锦,土被朱紫,顿顿饮食,动辄案累百器,以致于口不能遍味!孤不过造一宫室罢了,论奢靡享乐,往后还需向他请教,他下回若再在你面前提及,你转孤之言,叫他直面于孤便是。”

    司徒暗暗吃惊,忙诺声应下。

    “加紧营造,不得懈怠!”

    庚敖最后起身说道。

    ……

    洛邑王城的大街小巷,这月到处可见鲜衣怒马之人,都是跟随各国国君而来的随官和扈从,已多年罕见如此盛大情景,周王在王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