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第42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周王连日苦苦求雨, 为表赤诚, 夜间甚至露宿于野,到了这个晚上,天边云层渐渐厚积, 四野狂风大作, 随着天边起了一道闪电,滚过闷雷,一滴带着凉意的水滴砸在了他的额头之上。

    他呆了一呆, 抬手摸额之际,身后已响起一道颤抖的大喊之声:“天降甘霖,佑我大周!”

    出声的是个大夫,随了周王在此露宿多夜,早已苦不堪言, 喊完激动跪地, 其余人纷纷效仿,祭坑前的巫觋们舞的愈发淋漓, 缭绕冲天的浓烈青烟之中, 久违了的雨水终于从天哗哗而降。

    周王在大雨中乘王驾回宫, 从野入城,国民门户大开, 沿途载歌载舞, 耳边充斥了“天降甘霖,佑我大周”的呼喊之声,赶回王宫, 甚至来不及更衣,立刻便命寺人徐丑将王姬唤来。

    阿玄住的殿室之外有道廊庑,廊前砌一荷花方池,池底暗径曲通洛水,因久旱,白天阿玄经过,看到池中水已枯竭。

    夜雨忽来,阿玄再睡不着觉,一直醒着,闭目听着落雨,天快亮的时候,耳畔渐渐起了流水之声,想是洛水终于因雨丰盈,于是这王宫之内的荷花池也再度盈了活水。

    春来了,说周王回宫。

    阿玄便起身,更衣完毕,被春带着,穿过那方渐渐盈水的荷池,来到了周王日常所居的小寝。

    此时天蒙蒙亮,因雨还未止,帷堂里灯火通明,阿玄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立于堂中,面白蓄须,身材发胖,一团和气的样子,若不是体穿王服,实在有些看不出来,他便是周王,自己的生身之父。

    他应该已经连日没有休息好了,眼睛下挂着疲乏的眼袋,但精神看起来却极其亢奋,颧骨上甚至染了一层看起来不大健康的红晕,从阿玄出现在他面前的那刻起,他便盯着阿玄看。

    “父王——”

    阿玄迟疑了下,终于叫了他一声,带了一丝丝不自然。

    “哈哈——”周王忽然大笑出声,双目映了灯火,闪闪发亮。

    “玄,汝名为玄?极好!今日起,汝便为我大周王姬,昭告周国,普天同庆!”

    ……

    大雨下了一夜,天明止。

    为庆王姬归宗,周王大赦天下,举国王民,沉浸在了欢欣的气氛之中,阿玄回王宫的头三天,一直都在燕寝中陪侍息后,别的地方一步也未曾去。

    第四天,周王带她出城,至南郊寰丘举行谢天祭礼。

    上天应求降下甘霖,天子自然要再次祭拜,以表谢意。

    这两天,中间陆陆续续又降下了几场雨,干涸了的洛水再次丰盈,汤汤东去,阿玄坐在周王的身边,坐着一辆华丽的六驾王车,在前后卤簿的拥簇之下出了城。

    王城之外的大片田野已经吸足丰沛雨水,农人抢最后的农时,忙着犁田播种,到处都是忙碌景象,见到王驾出城,纷纷聚来,于道旁向周王和王姬跪拜。

    看的出来,周王心情极好,看着阿玄的目光,简直是个真正的慈父。

    冗长而繁复的祭礼完毕之后,周王又叫阿玄再次登车同归。

    方才祭天之时,寰丘之外也聚集了许多自发而来同向上天表达谢意的国民,由甲兵挡在外围,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俯伏跪拜的身影。

    阿玄随周王登上了王车。

    御者驾马,王车缓启,阿玄视线无意扫过民众的方向,一定。

    她看到一个灰色身影夹杂在道旁的国民当中,和旁人一样,那人也俯伏跪拜于地,但和旁人垂首低头不同的是,他恰抬起了脸,两道目光,与阿玄撞到了一起。

    虽然中间隔了一段不算近的距离,但阿玄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她吃惊极了,一下睁大了眼睛。

    那人竟然是隗龙!

    ……

    离开丘阳之前,庚敖答应过她,立刻将隗龙释为无罪提回,并且表示要留他重用。

    他说“留他重用”的时候,表情一本正经,阿玄当时也就懒得戳破他了,因为息后卧病,她也等不及隗龙回来见面,匆匆先便动身上路了。

    她是于一个月前离开丘阳的,按照她的估计,隗龙此刻应当就在丘阳。

    这几天,息后病情稳了不少,阿玄渐渐也安顿下来,正想着隗龙。

    她想和他见上一面,问问他自己的意思。

    倘若隗龙愿意留在庚敖那边,就让他留下。

    倘他不愿意,那她就向庚敖要人。

    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隗龙此刻竟然现身于此,而且看他样子,似乎还是潜逃来寻自己的。

    难道中途又出了什么她不知道的意外?

    阿玄急忙转头,指着隗龙对周王道:“父王,那人是我从前在秭地的阿兄,请父王容我带他回宫。”

    周王循着阿玄所指,看了一眼远处的那个布衣青年,不以为意:“阿兄?你只有王弟,何来的兄?他若特意来寻你,余命寺人赐些赏物,叫他离去便是!”

    阿玄道:“从前我漂至赤葭,若非遇他母亲相救,便无今日之我。”

    周王回头又看了一眼,终于勉强道:“也罢,叫他跟来吧。”

    寺人过去吩咐了一声,隗龙从地上起身,随寺人入了随扈之列。

    一回王宫,阿玄立刻命人将隗龙带来。

    荷池之畔,隗龙望了阿玄片刻,慢慢屈膝,向她跪了下去。

    阿玄急忙上前,一把扶起了他:“阿兄,连你也和我见外了吗?”

    隗龙沉默了片刻,忽道:“好,只要阿玄往后还叫我阿兄,我便做你一辈子的阿兄。”

    他的语气坦然无比。

    阿玄此刻的心情,却是复杂无比。

    从小到大,隗龙一直默默守护于她,数次不顾安危寻她,这样的深情,他虽从未在她面前用言语表露过半分,但她并非草木,又怎可能一无所知、毫无感动?

    浠邑城外的那天,倘若不是最后功败垂成,她已随隗龙脱身而去,那么往后或许她也就会嫁给隗龙,从此隐没于世,做一对这世间虽平凡却安心的夫妇。

    但命运却一转再转,再次相逢,她成了王姬,听到这样一句话从他口里说出,阿玄除了感动、心酸,抑或也夹杂了几分愧疚。

    “阿兄……”

    阿玄唤了他一声,停住,不知该说什么。

    道谢的话,此刻也是如此苍白无力。

    隗龙仿佛觉察到了她的情绪,道:“阿玄,我向来便视你为阿妹。如今你还愿意叫我一声阿兄,我已经很是高兴了。”

    阿玄压下心中的情绪:“阿兄,我离开丘阳之前,穆侯曾许诺释你无罪,但看你方才的样子,莫非你是自己逃出来的?”

    隗龙略一迟疑:“阿玄,穆侯真要求亲娶你为妻了吗?”

    阿玄未应。

    他注视了她片刻,释然般地微微一笑:“如此便好……”

    他顿了一顿,“那日于浠邑城外,我其实便瞧了出来,你对他亦是……”

    “阿兄!”阿玄打断了他,“你怎会找我到了洛邑?他没有放你?”

    隗龙道:“之前我被人在西垂矿山里,想起那日情景,一直担心穆侯对你不利,故想方设法逃了出来,到了丘阳,知你成了王姬,穆人都在传扬穆侯欲求亲于你,我便又到了洛邑……”

    他面露后悔之色:“我起先不信,因太过匪夷所思,原来都是真的。阿玄你竟是周室王姬,穆侯也是要立你为君夫人的,这样就好。早知如此,我便不出逃了,万一因我所为对你有所不利,我便是万死也是不辞!”

    阿玄微笑道:“阿兄怎如此作想?你记挂我的安危,我感激万分,看到你平安无虞,我高兴还不及。往后你哪里也不要去了,留下可好?”

    隗龙沉默了片刻,道:“阿玄,你如今一切都好,我便也无所牵挂了。王宫非我适留之地。穆侯既赦我无罪,我便就此告别。”

    阿玄一怔:“你去哪里?”

    “秭国虽不在了,赤葭却依然还在。我母亲死前,心心念念便想归往故土。我去狄道将她遗骨收了带回赤葭,那里若是还能安居,我便落脚下来。”

    阿玄沉默片刻,点头:“既如此,我便不再强留阿兄。往后若有机会,我会回赤葭去看阿兄,还有义父和隗嫫。”

    隗龙含笑:“阿玄你要保重。往后若是有任何用的着阿兄的地方,派人去赤葭唤我一声便是。”

    阿玄眼眶泛红,强忍哽咽,点头道:“我记住了。”

    ……

    阿玄亲送隗龙出城,目送他的身影渐渐消失,久久停驻。

    王子跃陪她出城,轻声道:“阿姊,该回了。”

    阿玄转头,见他正望着自己,便微微一笑,登上了车。

    跃和她同车,路上不时看她,似是欲言又止,阿玄便问:“怎么了?”

    跃迟疑了下。

    从小到大,他就是个孤独的人,他的想法从不会告诉周王,也不会向自己的母后倾诉。

    但是看到王姊的第一眼起,他便对她生出了一种强烈的亲切之感,犹如见到了真正的亲人。

    他喜欢她和自己有几分肖似的容貌,喜欢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喜欢她说话时不疾不徐的语气,他总觉得这个在外过了十七年的王姊和别人不一样,不管他以后做出什么样惊世骇俗的举动,可能招致来怎样强烈的反对,她一定能够理解他,也能支持他。

    他更渴望自己有一天有足够强大的能力,强到能够去保护他这个美丽的王姊。

    他终于对上了阿玄的目光,说道:“阿姊,宰夫买正替那庚敖在向父王提亲,晋公子颐的使者也来求亲了。父王决定不下。”

    ……

    循礼,诸侯或使者抵达王城,不得立刻入内,须得等待周王召见,故那日阿玄入王城之时,宰夫买留在城外的舍馆里候着。

    烦扰周王许久的旱灾之困得以缓解,周王终于松了一口气,又听宫正来报,说宰夫买此行缴清了去岁欠下的纳贡,这日便命人将他引入城,于王宫面见。

    宰夫买恭敬行过拜礼,呈上束帛玉璧,先为穆国去岁未能及时纳贡之事解释了一番,说是一直忙于战事,请周王见谅,旋即禀告王姬之前与穆侯立有婚约之事,道:“穆侯本欲亲来向天子求亲,奈何西陲依旧不宁,戎人再次作乱,穆侯代天子戍边,无暇□□,故派臣下代求,盼王上允婚。”

    召见宰夫买之前,周王已经见过了晋国使者,知两国都有意求娶王姬。

    他心里其实并不是很乐意。

    经此一场及时雨,他想起从前巫卜所言的王姬“中兴周室”之卦,心里便又相信了几分,好容易才刚寻她回来,不管是庚敖还是公子颐,周王此刻都不想点头。

    何况,就算穆国这回顺道缴了欠他的纳贡,周王心里的那个疙瘩依旧还在。

    按照礼制,庚敖继任穆国国君之位,应当亲自入周国朝觐,得周王之封,如此才算名正言顺地继位。

    但他压根就没理周王,别说亲自入周,连个使者都没来过,周王未免耿耿于怀,对庚敖便极是不喜,即便他想嫁女,也丝毫没有要将王姬嫁入穆国的念头,面上却没过多表露,只含含糊糊地道:“王姬刚归宗室,王后病重,此时不宜谈婚论嫁,你可先回国,日后再议。”

    宰夫买看出周王的推脱,也知晋国求亲使者已至,昨日便与自己一同居留于城外的舍馆,今日一早,自己还在苦等天子召见,他一个后到的却比自己先得了召见,当着他的面,趾高气扬地出了舍馆登车入城,恐事有变,便又道:“王上所言无不道理,只是王姬归宗室前,曾居留鄙国,与我国君情投意合,倘若不是事出意外,王姬此刻当已被立为我穆国之君夫人,我穆国国民无不盼望天子嫁女入穆,此为无上之荣耀,望王上许婚,以慰我国民仰望周室之情。”

    周王不悦道:“此一时,彼一时,那时之事,此时如何做的了数?你不必再多说了。退下吧!”

    言已至此,宰夫买无奈,只得先出。

    此次求婚,临行之前,不但君上对他殷殷相托,更糟的是,穆国朝堂内外,连同国民都已知晓,国君很快将要迎娶王姬,虽大战在即,国君离开国都之前,却还不忘命大司徒立刻选址,不惜耗资以木兰香木营造木兰宫,为的就是迎娶王姬,却没想到自己到了这里,在周王面前碰了个软钉子。

    若辱命而归,甚至,倘若王姬被许给了别国,到时消息传来,这让君上的颜面往哪里搁?他回去又该如何交代?

    宰夫买被寺人引出王宫,心思重重,行至应门之旁,忽见前方立了一个女子,可不就是王姬?

    他方才正想着是否想个法子和王姬见上一面,探探她的口风如何,却没想到抬头就在这里遇到,看她样子,似是特意等着自己,忙赶上前去,向她见礼。

    阿玄微笑颔首:“宰夫护送我至此,一路辛苦,我甚是感激,已命人备了谢礼送往舍馆,舍人也已将宰夫所乘之马车内外检过一遍,配以良马。宰夫年事已高,回程还请多加保重,勿过于辛劳。”

    宰夫买听她关切自己,甚是感动,忙道:”多谢王姬垂怜,臣无妨。只是臣有一事,正要告知王姬……”

    他看了下左右,靠过去些,低声将方才面见周王的经过说了一遍。

    “王姬当也知,临行之前,我君上将求亲之事交托于我。如今周王不允,回去臣该如何向君上交待,王姬可否指点一二?”

    阿玄从袖中取出封起的一卷帛信,递了过去,微笑道:“宰夫回去见了君上,代我将此书转交便可。”

    宰夫买知再留下也是无用,不如回去早些禀告国君,原本正愁自己此行辱命,回去不好向国君交待,见王姬考虑妥当,早有预备,这才稍松了口气,忙双手接过藏起,感激道:“多谢王姬,臣回去了便转交君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