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40.第 40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诺。我候于外, 以恭送穆侯。”

    停了一停, 春恭谨的声音隔门再次传入, 脚步声渐渐远去,直至不闻声息,应是如她所言,等在了较远之处。

    庚敖向阿玄投来一道感激目光,随即匆匆入了与寝屋相连的浴房。

    阿玄慢慢地吁出了一口气。

    她方才便是瞥见他下头还是如锥在囊,颇不雅观,为免他尴尬,这才出言打发走了春。见他入了浴房,自己两腿依然感到有些发虚, 便慢慢地坐了下去, 等了许久, 不见他出来, 里头也听不到半点的声息,也不知他到底在做什么,终究还是放心不下,略一迟疑, 起身来到浴房门前,敲了一敲:“你快些。春在等着。”

    门里忽然伸出一只手,抓住阿玄的手臂, 将她一把拉了进去。

    阿玄猝不及防, 被他拖了进去, 打了个趔趄, 才站稳了脚。

    浴房里未燃灯火,光线昏暗,借着从门口投射而入的半扇门的灯影,阿玄看到他背靠在门边的墙上。

    他低头望着她,双眉紧皱,神色郁结。

    他的手心滚烫,阿玄感到被他握住的胳膊上的那块皮肤热烘烘的。

    她一把甩开他握着自己的那只手,蹙眉道:“你还没好?”

    庚敖闷闷地道:“我释不出,难受……”

    阿玄淡淡瞥了一眼他的腹股:“慢慢来吧,不急。”一个扭身要走,却被那人从后一把抱住,转了个身,便将她紧紧地压在了墙上。

    他握着阿玄的一只小手,引到了那正折磨着他的万恶之源。

    阿玄手心里吃入了一只钝头钝脑的东西,她并不陌生,硬的如铁,热的几乎烫着了她,她缩了缩手,被他包住手背,压了回去。

    “吾子阿玄……怎狠心至此地步……”

    阿玄的耳畔,响起他仿似极力压抑着的呢喃之声。

    阿玄眼睫颤了一颤,终还是闭上了眼睛。

    ……

    他终于释放而出,面露舒爽之色,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双臂却依旧紧紧抱着阿玄,和她交颈贴面,耳鬓厮磨,恋恋不舍,状极亲昵。

    阿玄推开了他,整理了下自己,撇下他径自而出。

    他从浴房里出来的时候,看起来已经一切如常,精神更是分外抖擞。

    阿玄双眸不去看他,早早已经立在门侧,为他打开门。

    他走了过来,停在门前,朝向阿玄,望着她的目光柔情似水,低声道:“玄,孤明早送你出城,你回周室后,安心等待,孤尽快娶你入穆。”

    ……

    庚敖去后,春很快入内。

    和春相处虽不过数日,但阿玄感觉的到,她是个很精明的妇人,也谨守进退之礼。

    庚敖走后,她半句也没问详情,只在服侍阿玄再次就寝的时候,摸到她身上亵衣似带潮意,手停了一下,看了阿玄一眼。

    阿玄感到有些羞耻。

    春却没说什么,只从衣笥里取了件干爽的新衣,服侍她换了,最后微笑道:“王姬无须有任何顾虑,往后无论何事,只要出自王姬之意,悦王姬之心,春便谨遵。”

    ……

    次日早,阿玄起身,春带着侍女服侍她梳头穿衣。

    春从王宫出来时,带着王姬之服,内有一件外出所穿的衣裳,薄若蝉翼的丝绸上印着精美繁复的花纹,金银双线交织勾绣,层层叠叠,华美至极。

    阿玄便身披华裳,足踏高底丝履,青丝绾为云鬓,双唇轻染朱丹,耳坠璀璨玉珰,在春和侍女的扶持之下,从传舍大门里缓步出来。

    姬跃正立于阼阶之下,庚敖在旁,二人叙话,看到阿玄从里而出,两人停了下来,齐齐转头望去。

    阳光照耀,风动飘袖,美人华服玉貌,光华之盛,灼灼曜目,几乎令人不敢直视。

    庚敖见过她头戴荆钗、身着布衣,天然不加雕饰的清丽容颜,也知她于人后褪去衣衫的那副玉体娇躯能令世间男子**到何等地步,但他从未见过她如此刻这般的盛容丽妆。

    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他的视线仿佛被击中了,再也无法挪开。

    也是直到这一刻,他才仿佛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生出了一种感觉:她,周室王姬,天子之女。

    姬跃看到阿玄现身,双目一亮,急忙向一早便来相送的穆侯告了声罪,转身迎了上去,亲自引阿玄,送她登上了停在阼阶之下的那辆马车。

    庚敖看着她从自己面前经过,鼻息里仿佛随风钻入一缕若有似无的香雾,再要细嗅,那缕香雾却已消散的无影无踪。

    车舆的门被关上,她的身影也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车队慢慢启动,在甲兵的护卫之下,沿着大道向城门而去。

    庚敖相送,一直送出城门数十里外,不知道回头了多少次,却再也没有看到过阿玄从马车里露面。

    他和她的中间,始终隔着一层帷幔。

    最后他立于郊野,目送那辆载着她的马车越走越远,直到彻底消失在远方驰道的尽头,心里忽然仿佛少了一块什么东西,空落落的。

    以穆今日之国力,只要他求亲在先,周室必不敢悖逆,至少,绝不敢背着他将他的女人另嫁他国,哪怕她是王姬。

    何况她还以隗龙之福祸向他发过重誓,料她回去之后,绝不敢对他生出二心。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他如今需要做的,便是尽快打一个大胜仗,平定边境,终结战事,然后将她迎回穆国,成为他的君夫人。

    ……

    令庚敖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就在数日之后,传来了一个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消息。

    隗龙死了。

    事情还要从汭水之事说起。当日庚敖从昏迷中醒来,暴怒不已,一度甚至起了杀念,但最后还是改了主意,下令将隗龙发往西垂服役。

    西垂比狄道还要偏远,已是穆国的极边之地,那里有一铁矿,发去服役的囚徒,全部都是犯下重罪的死囚,白天在监视中下矿劳作,夜晚戴上镣铐以防逃跑,若无意外,终此一生,也不可能归来。

    在矿人的眼里,那个名叫隗龙的死囚,算是其中幸运的一个。因为他被发来这里劳作了没多久,他便收到了一道加急发送而至的特赦令。

    令来自穆国国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