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39.第 39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阿玄卧床, 愈发睡不着觉了,闭目之时,忽想到明日一早春若进来,简片被她瞧见不好, 便又爬起来撩帐下地,复点了灯, 正要凑到烛火上烧了,门再次被人叩响。

    或许是春还没睡下, 恰看到她房中亮起烛火前来相询,也可能是方才的那个使女, 庚敖等不到她过去,便又来催问。

    阿玄便将简片压在那只子母奁下,定了定神,过去开门, 手停在了门框之上。

    庚敖立于门外。

    阿玄瞥了眼他位于他身后左侧那间春住的屋, 窗牖漆黑, 想必她已睡了下去。

    她怕惊动了春,手还搭在门上, 压低声问:“何事?”

    “孤等了你许久, 为何不来?”他问。

    阿玄道:“有话可明日说。不早了, 我要睡了。”

    她迅速关门,庚敖一边臂膀探入, 生生地抵住了门, 推开, 接着便抬脚跨入,带上了门。

    阿玄后退一步,微微蹙眉:“你何意?”

    庚敖站定:“你的王弟可有对你说起过?明早孤不能送你回洛邑了。非孤不送,而是……”

    “我已知晓,”阿玄打断了他,神色冷淡,“保重,胜归。”

    庚敖沉默了,灯影下的人影凝固,一动不动,望着她的一双眼眸里,渐渐仿佛流露出了浓重的失望之色。

    阿玄被他看的忽然有点心烦意乱,侧过脸去,淡淡地道:“我已将止痛方子给了太宦,施针之法也教过太医,望你平安无虞,只是万一若再病发,应当也能救急。”

    庚敖依旧沉默着。

    阿玄顿了一下,想了下,终于转回了脸,望着他正色道:“君上之疾,望你自己平日还是多加留意为好。我另留了一平日调治的方子,太宦会照方煎药,你按时服药。”

    “好,”庚敖道,“孤全都听你的,好好服药。”

    他应的如此乖巧,倒令阿玄不大习惯,看了他一眼,又道:“不早了,君上请回吧。”

    他不动。

    阿玄轻轻蹙眉:“我累了,要睡觉。”

    他还是不动,眼巴巴地望着她。

    阿玄走了过去,将门打开:“出。”

    他仿似依旧没有听到。

    阿玄回来,抬手推他胸腹:“你快走!”

    他顺她的气力,一具高大身形往后接连退了数小步,退到门边,两脚便如钉地,阿玄再也推他不动。

    阿玄恼了:“你再不走,我唤春来!”

    “她已被女梁叫走,一时半会想必回不来的。”

    他慢吞吞地道。

    阿玄一怔,这下真的恼了,奋力推他,双脚却忽然悬空,竟被他单臂一把抱了起来。

    他以脚带门,顺手将门一闩,抱着挣扎不已的阿玄回床边,将寝帐一撩,手一松,两人齐齐滚到了床上。

    阿玄发现自己竟将他压在了身下,两人脸对着脸,胸腹相贴,隔着几层衣衫似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热气,手忙脚乱要从他身上爬起来,不料衣衫下摆恰被他压在了身下,她身子失去平衡,惊呼一声,身不由己,又扑回到了他的身上。

    她软馥娇躯再次紧贴于他,庚敖喉下随之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拖出一道气息不定的尾音。

    阿玄自知这是怎么回事,不敢再乱动了,改而去抽自己那副被他压住的衣角,终于抽出,正要再爬起来,却不料后背一重,他以掌压覆住她,带着翻了个身,两人便换了方向,她在下,他压于上。

    “玄,我不日便要发兵去往狄道,若战死,你回周室做了王姬,往后可会想起我?”

    他斜睨着她,神色笑吟吟的,似在调笑于她。

    阿玄一怔,正要骂他,却听他又喃喃了一声:“罢了!你勿开口!开口必无好话……”

    他果然不给阿玄开口的机会,自言自语般地说完,双手便捧住她的脸,低头立刻亲了下去。

    他的亲吻起先很是温柔,但很快,唇舌就霸道地欺开了阿玄的嘴,缠吻住她的香舌,呼吸也渐渐变得粗重。

    他此刻想做什么,阿玄再清楚不过,心里只恨自己无用。

    这种时候,她的力气虽比不过他,但倘若真能狠的下心,一口下去咬坏他的唇舌,想必她也就能脱开他的钳制……

    心随念动,她一咬牙,两排贝齿便啮住了他正在自己口中肆虐的舌。

    他似是感觉到了她的意图,稍稍一停,但很快,非但没有退出,反而将她那段香舌缠绞的更紧,愈发用力地吸她,带着似要将她吞下肚腹的气势。

    一个闪神之间,阿玄败退了。

    而败退一旦起头,便是节节后退。

    ……

    阿玄被他亲的喘息不停,玉肌沁出了一层潮热的香汗。

    庚敖的喘息,也变得越来越粗重。

    他终于放过了她的唇瓣。

    “……想我如何待你,向我说来便是,我必应你……”

    他和她耳鬓厮磨,不断地柔声哄她,见她始终不应,便低头沿着玉颈往下继续亲吻。

    他对身下的人儿简直爱不释口,恨不得吞下去才好,她却始终咬牙闭目,任他怎么亲吻爱抚,向她表达他对她的喜爱,并无回应。

    他眸光略暗,下已昂扬自雄,涨的发痛,但他依旧忍着,身上衣衫整整齐齐,连腰带都未曾卸下。

    他开始慢慢地剥她衣衫,动作很是温柔,不疾不徐地继续爱抚她的全身。

    阿玄全身的力气在方才和他来来往往的控制和挣扎之间,慢慢地流逝殆尽。

    她终于放弃了抗拒,因心中明白,此刻无论她怎么抗拒,看起来都更像是欲拒还迎,直到最后,阿玄哀羞至极,挣脱不开,**更是闭合不拢,只能紧紧闭上眼睛,由他唇舌在那娇嫩的方寸花蕊之间调弄,渐渐体酥骨软,魂飞魄散,忽便在此时,耳畔传来一阵叩门之声,接着,春的声音响了起来:“王姬,你可还好?”

    阿玄大惊失色,花蕊猛地一缩,一股晶莹蜜液涌出,足尖刹时绷的笔直。

    她整个人立刻被一阵奇异的快感所吞噬了。

    ……

    春方才被女梁请去前堂,看过她准备的各色物件,无不妥当,待要回,女梁却又打开一只装了衣物的竹笥,说是请她瞧瞧给王姬路上所备的换洗衣物。

    春为人精明,女梁深夜忽然来将自己叫出,本就反常,看过方才那些物件之后,又留自己看衣物,更是引她生疑,她心里便记挂起王姬,再停留片刻,便匆匆回来,看见王姬房中灯火亮着,值夜使女见到她,面露惶色,便知情况不对,逼问几声,得知庚敖竟夜探王姬,心中咯噔一跳,压下心中不快,立刻过来敲门。

    阿玄终于从方才身体带给她的那阵极致快感中回过了神,手脚依旧发软,浑身是汗,见自己衣衫不整,模样狼狈,那始作俑者却依旧衣衫整齐,除了神色有些紧绷,目光深沉,看着便跟没事人似的,不禁又羞又愧,慌忙翻身爬坐起来,低头抖抖索索地掩着衣襟。

    春等了片刻,听见内里似无动静,再次发问:“王姬,一切可好?”

    阿玄含含糊糊应了一声,声音依旧发抖,轻的连自己都没听清,正要再应答,庚敖忽朝外道:“孤正与王姬亲议婚事细项,你候着。”

    他说完,便帮阿玄一件件地穿好衣裳,系妥衣带,又将她抱至梳奁案的那面铜镜之前,取梳梳理头发,再于脑后绾发。

    他的动作有些笨拙,扯地她头皮有点疼,阿玄终于渐渐定下了神,推开他,自己绾了长发,又以手掌轻轻压了压还有些滚烫的面颊,扭头看了他一眼,想了下,对门外道:“我很好,你且去吧,不必候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