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29.第 29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次日早,阿玄正准备出门诊病, 外头忽传来唤自己的声音, 出去, 见是那个大眼睛女童, 正朝这里飞快跑来。

    女童名叫阿末, 如今病已好了, 三天两头常会来阿玄的住处帮她做事,因阿玄忙忙碌碌,白天也腾不出空照看幼鹿, 见末十分喜爱小鹿,前两日就让她将小鹿抱回了家, 末的父母对阿玄极是感激, 知它是玄姑救下的鹿, 自加以善待。

    阿玄便停下脚步, 等末跑了过来, 笑问道:“小鹿这几天可好?等我有空就去看它……”忽留意到她神色惊惶,左看右看, 似是另有别事要和自己说, 微微一怔, 便俯身下去:“出何事了?可是谁又得了病?”

    阿末摇了摇头, 转头看了眼身后, 凑到阿玄耳畔, 低声说了几句话。

    阿玄大吃一惊:“是你亲耳听到的?”

    阿末点了点头:“我听到那个乌戎人提起你, 他看着不是好人, 我就悄悄躲在外面偷听。昨晚我回来,担心了一夜,怕你会被抓走,就来告诉你。”

    ……

    乌戎人世居于汭水北去数百里外的乌地一带,文公时,首领方当氏野心勃勃,四处发兵,吞并了附近十来个西戎小族,势力日渐扩大,遂以王自称,又袭扰近旁的李国,文公便领周天子之命,发兵前去征讨,方当氏大败,去王衔,归服。

    文公薨,烈公在位的几年间,方当氏趁着穆楚相持的机会,再次暗中扩展势力,数年前再次自号为王,烈公彼时无暇分神北顾,远在洛邑的周王更是有心无力,见它虽称王,却未再袭扰近旁周朝国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它去了,直到如今。

    此次庚敖北上秋狝,除联络岐、荪氏等汭水一带的西戎,也带有震慑乌戎之意。

    阿玄此刻听女童说起乌戎人,忽想起昨天的一件事。她从村中出来,于道旁遇到一行人骑马正往野利氏所在的方向而去,服色与岐人稍异,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看样子似是领队,看到自己,竟直勾勾地盯着不放,走了过去,还频频回头。

    当时她也未多留意,只觉厌恶,转身便走了。

    此刻想起,那一行应当便是乌戎人了。

    阿玄压下骤然变快的心跳,摸了摸她的头发,蹲了下去:“你还听到了什么,都告诉玄姑。”

    阿末点了点头,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阿玄听完,叮嘱她回家,不要告诉任何旁人,自己匆匆唤来了徐离,转告方才听来的消息。

    徐离亦大惊:“野利氏听了乌戎人的挑唆,合谋要刺君上?怎可能?”

    阿玄蹙眉:“那女童平常为野利氏那里送柴,昨夜因摆宴,人手不够,被留下打杂才无意偷听到的,似是要在今日大射之时行刺,详情不知,事关重大,你立刻赶回去通知君上,加以防备!”

    徐离道:“君上曾再三叮嘱,要我保护玄姑,你还是立刻随我一道离开!”

    阿玄摇头:“我一走,恐怕他们立刻会察觉,若追赶加以阻挠,恐怕连你也走不成了。你快动身,越快越好,等你走后,我也寻个借口尽快回去,有你的军士护着,也是一样。何况我于岐人有恩,他们也有求于我,即便我走不脱,想来暂时也不会为难我的。今日大射迫在眉睫,倘刺杀是真,若丝毫不加防备,出了大乱,到时我便真的再也走不了了!你务必亲自赶回去送消息!”

    徐离略一踌躇,点头应下,匆匆唤来随行,命护好阿玄,自己牵马悄悄上道,疾驰而去。

    ……

    今日秋狝大射,天公作美,一早起风和日丽,平坦的野地里,旌旗飘摆,鼓鼙声声,军士角力、相搏、投石、赛马,呼喝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至午,大射开始。

    大射场地宽五十丈,长百丈,三面甲兵,向着王座约一箭之地的终点,摆了一排装饰着鲜艳羽毛的兜鍪,以木杆高高挑起,兜鍪顶的羽毛在风中飘摆,煞是显眼。

    这一排兜鍪,便是接下来要举行的大射之礼的标靶。凡一箭射落羽毛者,将得国君嘉奖,荣耀无比。

    庚敖坐于王台正中,和两边的穆国贵族以及戎人首领一道观射,谈笑风生。

    今日受邀的那些戎人首领,除野利氏外,其余无不齐齐到来。

    野利氏未到,但派了他的族弟岐人渠列席。据岐人渠说,野利氏昨日归去之时,因醉酒不慎跌落马背,腿脚受伤,是以今日无法赶来,特派他来向国君谢罪。

    庚敖询了几句伤情,便赐岐人渠入座。

    牛角声中,众射手纷纷入场列位。司射号令声起,羽箭朝着远处的兜鍪齐飞,场面壮观,喝彩不断。

    岐人渠今日似是有些心神不宁,坐了片刻,便借口如厕告退。

    下一场的其中一个射手,照所唱名单,便出自野利氏的麾下,很快就要出场。

    庚敖瞥他一眼,笑道:“速去速回。若错过,岂不可惜?”

    岐人渠目光有些闪躲,口中笑道:“自然。去去就回。”一边弯腰,一边退了出去。

    庚敖看了眼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收回目光,视线改而投向不远处那一列正朝王台行来,要向自己行参拜之礼的射手。

    其中一人岐人打扮,肩背弓,腰佩箭囊,正是野利氏送来的勇士。

    参拜毕,一列人分别站定位置,面向标靶,开始挽弓搭箭。

    风有些大,头顶阳光亦略微刺目。庚敖眯了眯眼,视线的尽头,忽现出一骑快马,正朝王台方向疾驰而来。

    外围的侍卫发现,急忙前来阻挡,但那人却丝毫没有减缓马势,以刀柄拨开侍卫,疯了似的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这意外立刻引发了骚动。

    虽然已经有人认了出来,此人便是百夫长徐离,但他这样如同疯虎地往王台驾马而去,侍卫又岂会放行?转眼之间,数排甲卫手执长戈,拦在马前,挡住了徐离的去路。

    庚敖眉头微蹙,出于一种多年潜移默化而来的职业军人的习惯,右手反射性地搭在了腰间的剑柄之上,五指收紧。

    “君上!有刺客!”

    徐离被几十柄迎面而来的长戈一起挑下了马背,落马之前,一道嘶声力竭般的呐喊之声随风远远送来。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十丈之外那个原本正瞄准前方兜鍪的岐人猛地转身,调转弓箭方向,电光火石之间,那支已蓄满了他全部精力的箭矢便脱弦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王台正中的庚敖笔直飞射而来。

    锋利箭簇穿破了气流,发出嗜血的咻咻之声,令人为之胆寒。

    王台上的所有人,包括穆国公族和近旁的戎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一时竟无人能够有所反应。

    那支箭簇,犹如一条被无形暗力拉直的毒蛇,带着锯齿,眨眼之间,飞射到了庚敖的面前,距离他的咽喉不过不过数尺之遥。

    庚敖双目盯着箭簇,一双瞳睛之中,已经映出了带着死亡的浓浓气息。

    他眨了一下眼睛,手臂一动,一道白光,剑已出鞘。

    “叮——”

    一声带着清脆袅袅余音的金铁交鸣之声。

    当王台上的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枚坚硬而冰冷的箭簇已被宝剑削断,余势不减,斜斜擦过坐于庚敖近旁的周季的头顶。

    周季眼睛一闭,头一缩,耳畔噗的一声,慢慢回头,看到那枚断簇深深地钉入了他身后的一杆旗杆之上。

    周季脸色惨白,牙关瑟瑟发抖,突然清醒了过来,猛地站了起来,手指戳着那个正要逃跑的岐人射手,直脖用颤抖的声音大声嘶吼:“护君上——抓刺客——”

    场面顿时大乱,甲卫蜂拥而来,一半围住王台上的庚敖,一半扑向岐人。

    “君上!你还好吧?”

    周季转向庚敖,扑到他脚下,紧紧抓住他腿不放。

    唰的一声,庚敖归剑入鞘,从周季两只死死抱着自己的胳膊里拔出腿,看向远处方才徐离纵马而来的方向,眉头深深皱起,纵身跃下王台,拨开层层甲卫,朝着徐离飞奔而去,到了近前,见徐离还被卫士以长戈压制在地,狼狈不堪,上去命松开,提起他衣领,厉声问道:“她如何了?孤不是命你护她吗,你竟敢独回?”

    ……

    日影渐移,野利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在屋内不停地来回走动,心绪不宁。

    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近旁的那个乌戎人费颌。

    费颌是乌戎方当氏的近臣,此刻盘膝坐于一张毛皮茵席之上,神色自若,侃侃而谈。

    “……不必担心!今日穆人大射,我安排的死士,精于弓箭,百发百中,又身藏喂毒弓矢,只要能以你麾下勇士之名入场,等到大射之时,以十丈之距,向庚敖突发弓矢,庚敖必丧命无疑!庚敖一旦死,穆国无正统继位之人,被封于别地的公子庆、公子服虞等人必定起而争夺国君之位,到时穆国内乱,自相残杀,旁再有楚人牵制,你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将汭水千里之地收入囊中,机会千载难逢!”

    他起身,走到窗牖之侧,探头看了眼太阳的位置,回头笑道:“倘若我没猜错,庚敖此刻应当已死于非命!你等着好消息便是!”

    野利氏眼皮子跳了一跳,哼了一声:“我收汭水之地,你乌戎人费尽心机,莫非只是甘心助我成事?”

    费颌哈哈笑道:“汭水之地,乃是你岐人世居之所,你尽管放心!我乌戎对汭水之地,丝毫无觊觎之心,更不敢与你岐人相争,此次之所以来此,一是受楚人之托,二也是为报当年之辱,此外绝无他心!”

    野利氏冷冷道:“既如此,为何羁扣我儿,不放他归来?”

    费颌笑道:“首领误会了!并非我王羁扣,而是他在我王身边被奉为上宾,美人佳酿,一时不想回来罢了。等事后,我王必定催促他尽快归家,免得首领担心。”

    忽此刻,门外一阵急促脚步声,一个岐人奔入,野利氏急忙迎了上去,听完回报,呆了一呆,脸色大变,旋即露出怒容,猛地一拍案几,怒道:“费颌,你也听到了!你们用卑鄙伎俩捉了我儿,逼我反穆,如今射杀不成,他若领兵前来,如何是好?”

    费颌也是愣住了,但很快回过神,压下心底失望,站起身:“刺杀既不成,你岐人和我乌戎齐心协力,共同应对穆人便是!他此次秋狝,总计不过万人,你岐人中,骁勇善战者便有数万,有何惧哉?你不必担心,我这就遣人禀告我王,火速派军前来应援。到时你我两方夹击,必能全歼穆人!”

    野利氏脸颊肌肉不住跳动,在屋内走来走去,脚步沉重无比。

    费颌见他到了此刻,竟似还在犹豫不决,冷笑道:“野利氏,事已至此,莫非你还心存侥幸?就算你想向穆人示好,恐怕庚敖也不会饶你了。秭国便是前车之鉴!秭人不过协从了楚国,他灭秭之后,便杀秭王一族。你莫忘了,今日刺客,可是以你麾下之名而入的!你若束手就擒,到时我王便是送回你的儿子,恐怕他也只能引颈就戮,不如留在我王身边为好!”

    野利氏脸色铁青,半晌,咬牙切齿道:“我一向视你为宾,你却如此害我!罢了,事已至此,我还能有退路?只是你回去转告方当氏,若我岐地被穆所灭,你乌戎迟早也难逃同运!”

    费颌松了一口气,笑道:“怎如此说话?你我皆为戎,亲如兄弟,长久却饱受穆人欺凌,如今不过一道奋起抗争罢了!你放心,只要你有所求,我王必应!”

    他忽然想起昨天道上所遇的那个美人,容光玉曜,绝色无匹,一时心猿意马,压低声道:“你若让出那个穆女,我王必定不惜千金易之!”

    野利氏冷冷道:“她是我请来的,救我无数民众,我岂会将她交给你?”

    费颌面露讪讪之色,打了个哈哈:“随口罢了,不必当真!”

    ……

    徐离走后,阿玄依旧若无其事,估摸他差不多应该已经出了岐人地界,回来简单收拾了下行装,唤齐徐离手下和与自己一道的军医,将情况简单说了一遍,正商议先后悄悄离开,外面传来一阵纷乱脚步之声,出去,见四周来了许多岐人,将屋子团团围住,其中一个阿玄认得的岐人上前一步,恭敬地道:“因出了些意外,首领命我来此,保护玄姑平安,请玄姑留步,暂时哪里也不要去。”

    阿玄冷笑:“我好意应野利氏之求,来此为你岐人治病去疾,你们这是何意?若我没记错,你儿子的病,便是我治好的!”

    岐人面露愧色,目光避看阿玄,只道:“玄姑息怒,我也实在不想为难你们。”

    那七八穆人军士大怒,齐齐抽刀挡在阿玄面前:“玄姑勿怕,我等便是舍命,也定杀出一条路,送你回去!”

    自己这边只有这几个人,对方却数之不尽,既强行要留下自己,军士纵然再勇猛,让他们带着自己硬闯,恐怕非但无果,反而要遭损伤。

    阿玄低声道:“我于岐人有恩,他们也有求于我,暂时应该不会为难我的。他们人数远远众于你们,不必做无谓牺牲,不如静观其变。”

    军士看向徐离留下的伍长,伍长略一沉吟:“既如此,玄姑请入屋内,我等在外守着。只要还有一口气在,绝不允他们动你一跟汗毛!”

    阿玄甚是感动,含笑向众人道谢,看了一眼对面的那些岐人,入内,闭上了门。

    伍长便领着手下在阿玄门外列成一队,严阵以待。

    这些年来,汭水一带少有征战,大多数的岐人,本就不愿和穆人再起冲突,何况这些人里,不少都受过阿玄之惠,见这些穆人军士不再硬闯,便慢慢后退,留下一部分人看着,其余散去。

    附近村民被惊动,此刻三三两两地出来,远远地看着,面带惊疑之色。

    ……

    阿玄就这样被软禁了两天,也不知那日刺杀如何,如今外面情况又到底如何,心里焦急万分,熬到第三天,按捺不住,向看守的一个岐人打听。

    那人不过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年纪,对着阿玄这张颠倒众生的脸,毫无抵抗之力,没片刻就把自己知道的全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两天之前,穆国国君亲领军队过汭水而来,野利氏急召三万岐兵借地势对抗,穆人起初攻势受挫。据说庚敖震怒,就在昨夜,亲领一队精兵突袭,岐人不敌,连夜后退,今日穆人逼进,岐人死守险隘不出。

    又据说,庚敖已发符节,召大军疾速前来,野利氏也正在动员兵力,准备全力对抗。

    阿玄听完,正沉吟间,忽然远处冲来十数匹快马,马上一色岐人装扮,转眼到了近前,一人高声喝道:“奉首领的命,带穆女前去问话!”

    伍长立刻叫阿玄入内闭门,自己领着军士挡在门口。

    那些负责看守的岐人并未接到命令,忽听要人,行迹可疑,仔细一看,喊道:“你们是乌戎人!为何冒充我岐人?”

    乌戎人见被认出,抽刀将阻拦的岐人砍伤,马阵便冲了上来,竟强行要带人走。

    伍长领着军士奋勇抵挡。

    阿玄人在屋内,听到外面搏杀之声不断,跑到窗牖之侧,通过缝隙看出去。

    伍长带着军士以少敌多,都已受伤,却还守在门外,竟连半步也未后退。

    阿玄心惊肉跳,转身正要找件防身之物,听到外面又起了一阵嚣声,似再来了一拨人,急忙再次贴着窗缝看了出去。

    这回是野利氏带着人来了,他神色狰狞,铁塔似的站在那里,目光扫过那些作岐人装扮的乌戎人,喝令拿下。

    他身后的武士便一拥而上,一阵搏杀,乌戎人逃了几个,剩余全被捆了起来。

    野利氏拔出一把尖刀,上前踩住一个乌戎人的胳膊,一刀下去,将那只手掌钉在了地上,怒道:“费颌去哪了?”

    乌戎人发出惨痛嚎叫:“他片刻前刚走,命我等来劫这穆女!”

    野利氏一脚踢开地上的乌戎人,看了阿玄屋子方向一眼,迟疑了下,终还是命手下看好,转身要走。

    “首领请留步!”

    忽此刻,屋内传出一道清柔的女子声音。

    野利氏停下脚步,转头,“咿呀”一声,那扇原本紧闭的门打开了,阿玄现身在门柣之内,脸色有点苍白,但神情却很平静。

    对上野利氏的两道目光之时,她甚至朝他微微笑了一下。

    “我想和首领说几句话,不知可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