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28.第 28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四唇贴合, 来自他的灼热呼吸瞬间盈满阿玄的面庞, 阿玄唇瓣被他舔过, 尚未来得及闭合齿关,他的舌便直欺而入,吸住了她躲闪的香舌, 紧紧地缠在了一块儿。

    起初阿玄一直睁大眼睛,一动不动, 渐渐感到呼吸困难,又被他吸痛了唇舌, 便推他, 想挣脱出来, 挣扎间,整个人反被他抱了起来,送到床上。

    犹如涸泽逢霖, 鱼儿似的阿玄终于得以畅快呼吸, 一下张开了小嘴,谁知还没喘完一口长气, 听到身下床脚发出轻微的“咯吱”一声, 那团黑影又跟着压了下来。

    他再次吻住她,似乎很是陶醉。

    阿玄摇头,推他的脸,躲他的嘴。

    屋里没亮灯, 黑乎乎的, 他却准确地摁住了阿玄两只玉腕, 在她耳畔喘息道:“你欲孤亲你,还是侍寝?”

    阿玄立刻止了挣扎,闷闷地呜了一声:“你咬痛我了……”

    他一顿,改而啄了口她软嫩的耳垂,柔声道:“叫你再躲着我!”

    阿玄一时忘了以尊称呼他,他也忘了以孤王自称,二人都是浑然未觉。

    但他这仿似抱怨的一声,却令阿玄顿时起了足足半边身子的鸡皮疙瘩,咬了咬唇,却真的不敢再挣扎了。

    他似乎满意了,又开始亲她,但这回的亲吻,力道变得温柔许多。

    昏暗之中,阿玄被他用双手捧住脸,从嘴角亲到面颊,再到她的耳垂,又亲回来,最后以舌撬开她的齿,和她湿滑香舌再次绞在了一起。

    既然躲不过了,阿玄原本也只抱着应付之心,盼他快些亲完便是,谁知他仿佛食髓知味,没完没了,阿玄半张脸都湿乎乎的,被他亲的渐渐神思散漫,闭上了眼睛,晕晕乎乎的时候,忽然感到胸口一热,一只掌心滚烫的手移了过来,隔着衣裳捉乳,捏了一捏。

    阿玄一下清醒,睁开眼睛:“方才你说只亲的!”

    阿玄这话一出口,立刻就回过了神,自己是有多蠢,竟会相信男人嘴里吐出来的话。

    果然,他仿佛根本没有听到,继续,接着那手又来到了下面,挑开衣衫,贴着她柔滑的大腿肌肤,慢慢打着旋地抚摸。

    上回在王宫里,只是叫她侥幸逃过了。

    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但今晚,在这里,阿玄打心眼里抗拒这种事,更遑论配合了。

    她两腿死死夹紧,不让他手掌插,入,又埋脸在他脖颈之侧,低声道:“我一早起便替人看病,忙的连喝口水都来不及,实在很是乏累了……”

    庚敖手一顿,仿佛迟疑了下。

    忽然此刻,屋子角落的那个草窝里传出细弱的呦呦之声,接着,窸窸窣窣响动不断。

    阿玄松了口气,急忙抽出他那只还插在自己腿间的手,推他:“想是它腿痛了,我去瞧瞧!”

    庚敖被她推开了,懒洋洋地仰在床上,看着她点灯,走过去停在那只草窝前,折腾了半晌,迟迟就是不见她回来,渐渐不耐烦,道:“瞧好了没?方才不是央告乏吗?”

    阿玄:“君上今夜不回吗……”

    庚敖:“孤就留在此处了!”

    阿玄不语,继续在草窝前蹲着,一根一根地撸顺幼鹿脖颈上的杂毛。

    “回来睡了!”

    身后那个声音蓦地拔高。

    阿玄最后摸了摸小鹿的耳朵,过去洗了手,回到床边,身子离床沿还有几步远,庚敖探身过来,一把抓住她,阿玄被他拖了过去,两人一起又滚到了床上。

    庚敖一手搂她,另手挥灭烛火,将阿玄结结实实地抱住。

    他英挺的鼻尖轻轻蹭了蹭她温凉如玉的鼻头,两人呼吸相渡,一种犹如亲昵的陌生气息,便慢慢地弥漫在了两张面庞的中间。

    阿玄感到有些不适,闭住呼吸,脑袋下意识地往后靠了靠,想分开些和他的距离。但是后脑勺被他手掌压住了,很快他的嘴又找了上来,和她的唇再次贴在了一起。

    却不想此刻,角落里的那阵窸窸窣窣声又响了起来。

    庚敖一顿。

    片刻之后,那声音非但没停,反而更加响了。

    幼鹿似想从草窝里爬出来,大约触到伤处,又呦了几声。

    阿玄忙脱开他的唇,道:“我再去瞧瞧——”

    她奋力从他怀里钻出来,刚爬起半个身子,被他一巴掌给按了回去。

    他下榻,点灯。

    阿玄见他黑着脸,径直走了过去,将那只半边身子挂在外的幼鹿提溜进窝,连鹿带窝,端起来就往外去,忙坐了起来:“前些日夜里外头有黄鼬跑过,不好放它在外!”

    她下床追了上去,从他手里端回草窝。

    庚敖望了一眼幼鹿,神色愈发不快:“他送来的东西,你就这般宝贝?孤动都能动它一下?”

    阿玄起先一怔,随后才明白他口里的那个“他”的所指,蹙了蹙眉:“君上此话何意?”

    庚敖哼了一声:“孤本不欲于背后论人是非,奈何你识人不清,愚蠢至极,索性提醒你一句,何来如此巧,恰就让他捡了只腿折的幼鹿送来请你医治?此血气相争之世,又何来如此多的谦谦君子?此人分明心机深沉。不过是他觊觎你的几分色相,为博你怜惜,刻意为之罢了!这鹿腿如何断的,还尤未可知。”

    阿玄盯了他片刻,淡淡地道:“旁人如何,我无深交,不敢论断,是否君子,与我更是无干。倒是愚蠢如我,多谢君上教训,我当好生领会。只这幼鹿,既已到了我手,我便要好生照看。它虽扰了君上淫乐之兴,但还请君上勿和一头牲畜一般见识。”

    庚敖神色一滞,也不知是因她话中所指的“淫乐之兴”还是别的。

    片刻后,终于扬了扬眉,目露阴沉之色:“你言孤与牲畜一般见识?”

    阿玄道:“怎敢,此君上之言,非我原话。”

    庚敖似是恼了,在她边上来回走了几步,忽停下,点头冷笑:“孤知你对孤从前误杀白鹿之事至今耿耿于怀!只是孤难道未曾与你言,当时并不知晓那畜生为怀胎母鹿吗?何以事过境迁如此之久,你依旧对孤记恨在心?”

    阿玄叹了口气:“从前之事便不必提了,且我又何敢对君上记恨?不期君上今夜幸临,我也不欲开罪君上,方才若有失言之处,请君上海涵。”

    她说话时,怀里的那只幼鹿一直睁大圆眼仰脖望她,此刻又将头颅靠来,在她胸前蹭了数下,发出几声幼弱的叫唤之声,似在应和着她。

    阿玄抚了抚它的头顶,抱它转身,送回到原先那个角落。

    庚敖盯着她的背影,神色为之气结。

    “玄姑——”

    外头忽传入一声焦急呼唤。

    阿玄辨出是白天曾去过的一户村民,家中病童情况不稳,当时便叮嘱过,若有异样,随时可来唤她,急忙应了一声,穿好衣裳,理了理头发,取医囊,临走前,看向还定在自己身旁一动不动的庚敖,一双美眸露出歉色,朝他微微一笑:“实是病情紧急,我不得不先去了。君上若还留,请自便。”

    她出门而去。

    ……

    阿玄在病童家中一直耽搁到五更,见那孩子病情渐渐稳定,睡了过去,才收拾东西离开。

    待她被感激不已的病童父母送回来后,天也微微起白。

    果然如她所料,庚敖早已走的不见了人影。

    阿玄筋疲力尽,一头倒在枕上,闭目便睡了过去。

    接下来她既没再遇那位晋公子,也没见庚敖再露面,转眼七八天又过去了,附近几个村落的病况渐渐好转,据百夫长之言,此次秋狝也快将近尾声了,最后一日,按惯例将举行一场大射之会,当日,所有参与秋狝的穆国贵族和得到邀请的附近戎人首领以及麾下勇士,都将齐聚一堂,除了进行角力、相搏、窬高、赛马等竞技,最后还有一场大射之礼,将祭择士,场面极其壮大。

    和这名叫徐离的百夫长渐渐熟悉,阿玄也知他在军中以武功而著称,只是出身低微。

    文公在世的最后几年间,穆国便拟打破承袭数百年的世袭爵位制,尤其在军中,实行军功升爵制,但推行却遇到了极大阻碍。到烈公时,因烈公性格中庸柔弱,遇到来自公族和卿大夫的阻力,往往摇摆不定,改制一直无所进展。烈公薨,庚敖接继国君位,在与楚国一战后,着手的重要事情,就是重推改制。

    年轻的新国君手段雷厉风行,不惧压力,改制如今正有条不紊地进行,一旦推行,徐离将极有可能会是首批得以晋升的军官。

    听他此刻言下之意,似是对停留于此未能回去参与大射,感到颇为遗憾。

    阿玄笑道:“百夫长可自去,我这里无妨。”

    那日深夜,国君突从天而至,入玄姑屋,起先静悄悄无多大声响,百夫长以为宠幸,自然不敢靠近,与国君同行而来的那些随扈一道,远远站在屋外十数丈外守着,不想没片刻,便隐隐听到屋里似传出两人的争执之声,再片刻,有村人请玄姑急诊,便见她撇下国君独自走了,国君随后出,似面带悻悻之色,却也未说别的,只命他好生护好玄姑,不得出任何差池。

    庚敖亲自领军作战,骁冠于军,如今又大力推行新制,百夫长对他极是崇敬。这玄姑虽分位不明,但于国君来说,显然不是一般女人,他又岂敢懈怠半分?立刻摇头,恭敬地道:“岂敢,我奉命护玄姑来,自也要送玄姑同回。”

    阿玄含笑道:“百夫长费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