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26.第 26 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庚敖去往阿玄住的那顶小帐, 脚步不自觉地放缓,越来越慢, 到了帐门前, 站了一站, 方抬手掀帘,视线往里一扫, 一停。

    帐内飘着一股清苦却又芳香的草药气息,阿玄向着一侧屈着双腿坐于地毡,一只手里还捏着簇枯萎的白薇,人却趴在面前的矮几上,已是睡了过去。几案和她脚边的地上,到处都是白天晒后收进来的各种草药, 有的已经整整齐齐地捆扎起来, 有的还零散混杂在一起,等着分拣。

    她看起来似乎很是疲倦,这样趴着,睡的也是很沉,庚敖在帐门口站了片刻,她分毫也没有觉察。

    凉风从他身后随掀开的帐帘涌入,帐内那盏烛火摇晃了起来, 她仿佛有所感应, 闭着的一双长长的睫毛颤了一颤, 似是想睁开眼睛, 但终究还是抵不住那缠缠绵绵捆住了她的困意, 睫毛如蝴蝶翅膀,微微动了动,又停在了花瓣上,睡了过去。

    庚敖心跳忽然有点加快。

    他跨了进来,放下帘子,小心地穿过地上堆着的白荑、茱萸、黄岑、葫……慢慢来到了她的侧旁。

    起先他俯视着她,渐渐地,他弯腰下去,最后蹲在了她的面前,视线投在她的脸庞之上,从她的额来到眉毛,鼻子,最后停在了她的嘴唇之上。

    她的唇若樱桃娇艳,此刻因为面庞侧压在胳膊肘上的缘故,唇瓣便微微翘起,仿佛一朵内里饱含鲜甜花蜜只等蜂蝶前来啜吸的半绽半闭的花骨朵,诱人极了。

    庚敖双目一眨不眨地盯着看了片刻,脑海里浮现出那日她一双玉臂主动攀住自己肩膀,香唇贴靠,伸出一团柔软舌尖舔吻他的一幕。

    那种感觉丝滑入肉,令他毛发皆竖。

    他的口中慢慢地溢出了津液,喉咙却变得干燥无比,忽然感到有点后悔,当时怎就拒绝了她的主动讨好……

    倘若那会儿他半推半就地顺从了她,她早就已经彻底属于他所有了。

    他是国君,只要他想,要了就是,又何须在她面前缩手缩脚?

    庚敖心里又跳出这般念头,心跳再次加快,浑身血液立刻勃勃而动,情不自禁抬起手,朝她慢慢地伸了过来。

    ……

    阿玄这些日忙碌不已,晚上独坐帐中整理白天请隶人晾晒过的草药,感到一阵浓浓困意袭来,撑不住趴在案上便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感到面颊上似有蚂蚁爬过,肌肤微微发痒。

    庚敖手指停在她的面颊上,将那绺沾她面的发丝轻轻捋开,指尖抵不住柔嫩肌肤带来的诱惑,顺着面颊继续移到了她的唇上。

    她的唇瓣又软又绵,让他情不自禁想起他曾抚过的她的胸脯……

    他指腹发痒,忍不住又试着,轻轻往下压了压,忽见她眉尖蹙了蹙,眼皮动了一下,似是要醒来了,一惊,倏地收回了手。

    ……

    阿玄醒来,感到眼皮还是酸涩,抬手揉了揉,星眸半睁半闭之间,影影绰绰看到侧旁仿佛有坨硕大的黑影,吃了一惊,睡意一散而光,猛地坐直身体,才看到庚敖不知何时来了,竟就蹲在自己的脚旁,手里捏着一簇白薇,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她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他。

    他将手中那簇半枯的药草随意似的凑到鼻端,闻了闻,随即“噗”的一声,掷在了她的面前。

    白薇四散,七零八落散了一案,一枝还掉到了她的裙面之上。

    接着他便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负后,柱子似的居高临下看着她:“孤来,有话要问。”

    阿玄默默将白薇快速理好,拂了拂裙裾,从地毡上起身,往后几步站定:“君上请说。”

    “孤何曾允你随意离开营地?你怎认得那些岐人?”

    他的语气带着一丝不悦。

    阿玄便将那日无意偶遇那几个送柴孩童的经过讲了一遍,见他神色似缓了下来,略一迟疑,微微抬起面庞,对上了他的视线:“君上来的正好,我正想寻太宦说事。”

    “何事?”

    “据我医治的女童言,她家中有一阿弟,病更甚,村中亦有不少同样患病的孩童,病重者甚至不能移动,恰这些日军中病患已解,剩下之人,军医可治,我无多事,想入村一趟,能帮几分是几分,请君上准许。”

    庚敖望着她,半晌,淡淡地道:“方才岐人首领来见孤,说的便是此事。你既也有意,明早去吧,孤派人随你同行。”

    阿玄讶道:“岐人来了?既夜半至,想必有险急,君上既准,我此刻便动身。”说着匆匆收拾起医囊和药草。

    庚敖眉头皱了起来:“方才见你趴着便睡了过去。明早再动身,不过耽搁半夜功夫,怎就等不及了?”

    阿玄道:“人命关天。从前我在赤葭,半夜出诊是常有的事,我无妨。”一边说着,手中忙碌丝毫没有停下。

    庚敖盯着她,见她始终背对自己忙着收拾物件,连头也没回一下,顿了一顿,转身拂袖而去。

    片刻后,那野利氏被告知,玄姑这就和他同去,大喜,等在一旁。

    阿玄收拾好一应要带的药囊和随身换洗衣物,出来,茅公已在等着了。

    茅公命千夫长精选得力之人护阿玄同行,又点了两个军医协阿玄做事,再对野利氏道:“玄姑仁心,愿助你族民,你当好生照应,不能有半分闪失!”

    野利氏极是感激,拳头将胸脯拍的嘣嘣的响:“放心便是,我接玄姑走,必也亲自送她回!”

    茅公点了点头,看向阿玄,叮嘱她自己小心。

    阿玄向他道谢,登车而去。

    ……

    病患村落距宿地有数十里的路。

    这世上有太多的事情,阿玄自知无力。

    就连自己的命运,她都无法掌控的住,何况旁事?

    倘若难以接受,那么就学会去忽视——但即便这样,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前提下,阿玄还是愿意尽心尽力。

    她带着两个军医赶到岐人的几个村落里,连一口气都来不及喘,立刻投入了紧张的救治,一转眼过去了几天,这日正忙碌着,茅公身边的寺人余来到了村里。

    阿玄迎他。

    寺人余到她面前,笑着和她问了声好,阿玄见路边停了一辆车,上面放了好几只大箱子,便问。

    寺人余忙叫人打开箱子,阿玄走过去,看见里面满满全是各种药材,翻了翻,居然还全是自己用得上的,有些惊讶,抬起了头。

    寺人余道:“君上派我到最近的浠邑收来了这些药材,连夜火速送至此处,玄姑瞧瞧,是否都能用得上?若还缺哪一味,只管道来,我再去寻。”

    患病孩童太多,阿玄正苦于手头现成药材有限,虽村民都已纷纷照她所讲,每日入山采摘需要的药材,但数量依然短缺,忽见送来了这么多,且都是能用得上的,犹如遇到雪中送炭,心里不禁欢喜起来,喜笑颜开:“劳烦你了,瞧着应当够用些天了。”

    她本就貌美无比,这欢喜一笑,便如娇花绽放,寺人余都瞧的心漏跳了一个拍子,反应了过来,忙道:“能用的上就好,我帮玄姑送进去。”说罢不敢再看了,忙指挥人将几只大箱子都抬进了阿玄住的屋里。

    阿玄向他道谢,他慌的不住摆手,连称不敢受,阿玄一笑,也不再客气,送寺人余出了门后,回来捡点药材,分给军医,忙碌了一阵,又赶往附近数里外的另个村落,千夫长自然寸步不离地跟着,行在路上之时,忽见前方那条崎岖小路之旁停了一匹马,马背上坐了一人,认出是那位晋公子颐。

    阿玄一怔,停下了脚步。

    妫颐看到阿玄现身,从马背翻身而下,朝她快步走来,停在了她的面前。

    阿玄知他应是来寻自己的,便向他问了声好。

    妫颐回了一礼,道:“我听闻岐人数个村落有孩童患病,你不辞劳苦来此,为他们祛病消疾,我很是钦佩,恰今日狩猎路过附近,便过来瞧一瞧,若是有何需要,尽管道来,我虽不材,却必定全力相助。”

    他主动提出帮忙,令阿玄感到有点意外,但也听了出来,他语气里颇多真诚,并不似在敷衍,含笑道:“多谢公子一片善意,若有需要,我便告知公子。”

    妫颐颔首,注视着她,一时未再开口。

    阿玄心里记挂着邻村的病童,站了片刻,见他似乎也无别的话了,便道:“公子可还有别事?若无,我先去了。”

    妫颐仿佛如梦初醒,示意阿玄稍等,转身从一个随扈那里抱来一物,送到阿玄面前。

    一只幼鹿,看起来不过才一两个月大的样子,一条前腿骨头仿佛断了,被妫颐抱在臂里,身子缩成一团,似在微微颤抖。

    阿玄啊了一声。

    “今早无意在野地遇到,似是失了母鹿,我见它可怜,若弃之不管,想必也活不了多久,便想到了你,顺道送来,不知你能否替它治伤?”

    阿玄见这幼鹿用湿漉漉的一双乞怜之眼望着自己,立刻想到自己从前救活的那头小白鹿,心里顿时涌出怜惜之情,急忙接了过来:“我会替它治伤。”

    妫颐似乎松了一口气,笑道:“如此我便放心了。多谢。”

    阿玄道:“该我谢你才是,救了它一命。公子放心,我会治好它。我先去了。”

    她朝他含笑点了点头,抱着幼鹿匆匆离去,身后的千户长向妫颐见了个礼,也跟了上去。

    妫颐站在原地,面带微笑,望着阿玄背影,直到消失在了视线里,方转身上马而去。

    ……

    寺人余送完药材从岐人村落里归来,天已黑了,气来没来得及喘上一口,就被庚敖给召了过去,问他送药详情。

    他平常难得有机会在国君面前开口说话,此番得了这种机会,岂敢松懈,一五一十,将当时情况说了一遍。

    庚敖问:可说了是孤派你送去的?

    寺人余道:说了。

    庚敖问:她见到药材,是何反应?

    寺人余道:玄姑极是欢喜。

    庚敖唇角微微往上一勾:有说什么?

    寺人余道:说应该够用些天了。

    庚敖问:就此一句?

    寺人余道:玄姑说劳烦我,还向我言谢,我岂敢受?玄姑便亲自送我出来。

    庚敖蹙了蹙眉:再无别话?

    寺人余眨巴了下眼睛,摇了摇头:无。

    庚敖脸色便沉了下来,冷冷道:出。

    寺人余此番辛苦做事,也不知自己哪里做的不是,似开罪了国君,见他不喜,退了出去,夜深,等到茅公从王幄里回来,急忙迎上去给他端茶洗脚,哭丧着脸诉了一番,忐忑道:“也不知我哪里做的不是,君上似对我甚是不喜。太宦方才在旁,君上可有责我不是?”

    茅公对这蠢儿摇头,笑叱:“你是何东西,也值君上为你不喜?这几日做事辛劳,早些去睡罢,过几日我替你到君上那里请个赏赐。”

    寺人余这才松了一口气,忙殷勤为茅公擦干脚,扶他起来,又去铺床,口中碎碎念道:“昨日下了场雨,天眨眼就转凉,太宦被衾可感薄凉?若薄了,我这就替太宦加衾……”

    茅公道了声不必,捶捶酸痛的后腰,过去正要躺下,忽听帐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此处为王幄中心地带,便是守卫,行路也极谨慎,似这种大步橐橐的迈步之声,入耳就能辨出是何人所发。

    茅公出帐,月色之下,果然看见庚敖出了王幄,背影正往营外而去,忙追上去:“夜深,君上何往?”

    庚敖停了一停:“孤觉帐内闷热,又无睡意,出来走走。”

    茅公忙道:“君上稍等,待老奴更衣随伺。”

    庚敖道:“孤骑马,你腿脚如何跟得上?你且睡,孤自带随扈。”说完撇下老寺人,头也不回地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