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23.第二十三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近旁停着庚敖那匹名为赤翼的坐骑, 月光之下,赤翼毛色如火油, 轻轻甩动马尾, 状极适逸。

    他带阿玄到了赤翼近旁, 从后托她腰身,轻而易举将她送上了马背。

    阿玄悄悄回头看了一眼。

    身后恰有大风掠过, 那片草丛被风压的半倾,隗龙此刻正匿身在那暗影之中……忽然视线被一宽厚胸膛挡住。

    庚敖亦翻身上了马背,坐她身后,一臂从她腰侧伸来,将她晃动的身子在怀里固了固,顺势搂住, 另手挽住马缰。

    夜风在耳畔剌剌啸过, 阿玄此刻的心情,除了沮丧,更多的还是担心。

    倘若她能预先知道身后这人会如此快地找了过来,方才隗龙毫无预兆地再次现身在她面前时,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因情绪失控而在他面前落泪哭泣的。

    虽然她当时并未对他诉半句苦,但今夜自己独行于荒野驰道之上,恰被他遇到了。

    从小一起长大, 她了解隗龙, 今晚之事, 哪怕她告诉他, 这是她自己心甘乐意的选择, 他想必也却不会如此作想。

    他必认定她如今身处水深火热,绝不会就此丢下她轻易离开。

    她固然希望能脱离身后这男人的掌控,但却不是让隗龙以置身于危险为代价。

    她心神不宁,面上却不敢表露半分,心里更只盼着能快些离开这里,被庚敖抱住腰身也未有丝毫的挣扎,顺他力道背靠于他的胸膛上。

    庚敖对她的柔顺似乎感到颇为满意,又微微收了收臂膀,让她在马背上坐的更稳当些,随后向远处分散开来的扈从传了一声哨,十数人很快聚拢回来,

    正要上路,对面驰道上忽匆匆赶上来一人,气喘吁吁,似有事要禀,庚敖身后一个扈从便迎了上去,那人不知说了什么,阿玄只看到他指沟渠方向。

    阿玄顿时紧张起来。

    果然,扈从回来,看了眼马上的阿玄,略一迟疑,道:“君上,此处应还另匿有一人,恐是细作。”

    阿玄手心里顿时沁出一层冷汗。

    她哪里知道,她上路后,茅公思忖,倘君上一时消不了气,与其再去他跟前火上浇油,不如自己暗中派人先跟着阿玄,既是防她真的走脱了,也为保护。这人便奉命一直远远跟着阿玄,方才隗龙现身于阿玄面前,自然落他眼中,因今夜月光甚好,他怕被察觉,故先隐匿在了道旁,不期君上随后纵马而过,便匆匆追赶上来,恐那男子是细作,不敢隐瞒,禀了自己方才所见。

    “搜。”他的声音响了起来。

    扈从纷纷下马,朝着那道沟渠走去。

    阿玄看见隗龙从那簇草丛后慢慢地直起了身。

    月光投在他高大的身影上,他神色凝重,身影一动不动。

    阿玄一颗心狂跳,慢慢地转头,看向身后的庚敖。

    他的视线越过她的头顶,投向对面的隗龙,脸庞坚硬的如同岩石,也未发一声,但阿玄却清楚地感觉,他搂在自己腰间的那条臂膀蓦地收紧了,箍痛了她的肋骨,几乎令她无法顺畅呼吸。

    “是我一路跟至此,她全不知情,和她无半分关系。”隗龙一字一字地道。

    庚敖一动不动,视线一直落到对面这个胆敢直视自己的年轻男子的脸上,看了良久。

    阿玄已经快要透不出气了。

    “杀。”

    短促一字,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

    整齐的刀出鞘声,随扈拔刀,立刻朝隗龙围了上去。

    阿玄大惊失色,紧紧抓住他的胳膊:“他非细作!是我从前在赤葭的阿兄!如我家人!此前分散,他来找我,绝无他意,遇在此处,也全属巧合!”

    庚敖却仿佛未曾入耳,双目依旧盯着隗龙。

    “杀。”

    他重复一遍。

    阿玄绝望了,向隗龙喊:“阿兄你快跑,我无事的!”

    隗龙从小奔走于山林野地,肢体异常灵敏,力大无穷,他小时候,楚国一个精于剑术的铸剑师为避祸,隐居赤葭数年,见隗龙资质上佳,又喜他秉性纯良,曾教授他数年剑术。

    此刻他面前虽围有十数人,但倘他只求脱身逃走,虽机会不大,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隗龙身影却一动不动,直视着庚敖投来的目光,缓缓道:“我并非细作。倘若你待阿玄好,她在你身边快活,我便也就放心离去,但你却待她不好,阿玄在你身边不快活。我要带她走。”

    阿玄呆住了。

    庚敖仿佛也一怔,盯了隗龙片刻,忽冷笑:“你有何资格,敢在孤面前说出此话?”

    隗龙道:“阿玄唤我阿兄,我便要竭我所能护她喜乐。方才阿玄嘱我以自保为重,我恐牵累于她,故未现身。你虽是穆国国君,我却不惧你。若我能打败你,你须让阿玄随我走。”

    阿玄清楚地感觉到身后那男子的身体紧紧地绷了起来,但是他的声音却更加冷漠了:“若你不能呢?”

    “可杀我,我愿以命恳请君上善待阿玄,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子,至少,你不该驱她一人如今夜这般独走夜路!”

    阿玄喉咙似被什么哽住了,凝视着那个站在地上,衣衫褴褛,肩背却挺的笔直的阿兄。

    她极力逼回眼中已涌出的一股热意,向着隗龙笑道:“阿兄,你误会了!君上宠我,今夜只是我自己起了小性,这才负气出走,非他逼迫于我。你也瞧见了,他不是亲自来找我了吗?”

    “玄如今过的很好,阿兄放心便是,往后不必再牵挂于我。”

    她转向身后那个男人,双臂慢慢地抱紧了他的腰身,将脸贴到他的胸膛上,用只有他才听得到的声音低低地道:“我将他视为兄长,他亦视我为家人,除此无半点私情,若诳语,天殛。你放了他,求你。”

    庚敖一语未发。

    耳畔只剩呼呼的风声,阿玄闭上眼睛,只紧紧地抱着他不放,半晌,终于觉他身体动了一动。

    “以汝之卑贱,何来资格与孤争夺美人?只是孤却尚汝胆色,今次便不杀汝,留汝性命,好自为之!”

    庚敖抬臂,示意随扈收刀,随即调转马头,纵马疾驰而去。

    ……

    赤翼神骏,背上虽多了一人,却犹如无物,风驰电掣间,几十里的路,没半柱□□夫便回了。

    这一路,他一句话也不曾开口。

    此时已是深夜,整个营房静悄无声,茅公正翘首等待,见阿玄被带了回来,二人同乘而归,忙迎上去。

    庚敖翻身下马,将阿玄也抱下,随即松开了臂膀。

    方才那一路,赤翼速度几乎可用狂奔形容,阿玄被颠的本就头晕眼花,此刻腿脚发软,脚底才落地,骤然就失倚仗,腿一软,差点摔倒,幸好茅公眼疾手快,上来扶了一把,她才站住了脚。

    “幸而君上大量,不计较你的冒犯,可向君上请过罪了?”

    阿玄尚未开口,一旁庚敖已冷冷道:“不早了,茅公去歇了吧。”说完便丢下两人,自己转身,迈步朝王幄大步走去。

    茅公朝他背影应了声是,向阿玄做个手势,阿玄到他面前。

    “又出何事惹怒君上?”茅公低声问。

    他派人尾随阿玄一事,并未告知庚敖,后见他自己忽然出去,猜到应是过了气头心生悔意,原本松了一口气。没想到此刻人回来了,却又带着怒气。

    阿玄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沉默。

    茅公打量了她一眼,摇了摇头:“罢了,无事回来就好。你平日也非妄人,今日想必一时糊涂,余话便不多说了。去吧。”

    阿玄向他低低道了句谢,转身朝那顶王幄走去,到了那扇闭合的门外,长长呼吸了一口气,终于伸手推开,跨入。

    庚敖并未宽衣上床,而是端坐于案后,手执简牍,她进来,带入的风压的烛火晃了一晃,他视线连半分也未抬,仿佛全神贯注于手中的简牍,半点不曾留意到她的入内。

    阿玄如从前做过的那样,跪坐在案尾侍读,片刻,见灯芯枯卷,烛火变暗,便取灯勺轻轻挑了挑,烛火复明。

    庚敖瞥了她一眼:“岂不是宁死于道,亦不愿随孤吗?”

    灯火投在他的面庞上,他神色淡然。

    阿玄避而不答,只放下灯勺,垂眸低声道:“多谢君上,放过我的阿兄。”

    庚敖路上隐忍了许久的怒气似被她这一句话忽的给引爆了出来,将手中简牍重重拍在了案面之上,“啪”的一声,烛火跳了一跳。

    “你夜行于道,他竟就半道与你相遇,世上竟有如此巧合之事?你还口口声声称他为兄,当孤可欺乎?”

    阿玄抬眼道:“他久无我的消息,前来寻我,又一路跟随至此,此确是实情。但今夜遇于道却是巧合。我之所言,句句是真。何况今夜我之出走,本就出自君上之命,何来预谋可能?”

    庚敖眯了眯眼:“你与那人,真无半点私情?”

    阿玄道:“半点也无。”

    “孤从不信天殛,若真无半点私情,示孤。”

    他盯着她那双依稀还带一缕风干泪痕的美眸,一字一字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