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21.第二十一章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这一夜于阿玄犹如梦魇。

    庚敖突发头疾, 茅公当时闻声入内,迅速灭火后立刻屏退寺人, 命阿玄再为庚敖止痛, 随后等他渐渐昏睡, 阿玄已是筋疲力尽,回答了茅公询问的关于自己容貌变化的原因, 便提出要去歇息。

    看的出来,这老寺人其实并不放心让她离去,本意应该是想令她继续在旁守着庚敖,但也未强留,让她先退下了。

    阿玄回到起先那处宫室,擦了个身, 洗去那男人留她身上的气味痕迹之后, 拖着两条发虚的腿,上榻倒头便睡了过去。

    大约是太过疲乏,她这一觉睡的沉沉,倒没再做什么噩梦。醒来睁开眼睛,只觉光线刺目,揉了揉眼看向窗外,才见日上三竿, 这一觉竟睡到了近午时分。

    她爬坐起来, 还发着呆, 忽听门口方向传来脚步声, 循声望去, 见一个女御走了进来,身后跟了几个捧着盥洗用具的宫人。

    王宫里的女御,也有受国君宠幸的,但通常日常只负责管理女奴,安排嫔妃侍寝、或在祭祀等活动时协助世妇做事。

    这女御四十多岁,虽进来就面带微笑,但看起来似乎地位不低,到了阿玄面前,自称名叫女梁,茅公派她来服侍。

    阿玄感到有点不及防备,但也没说什么,起身要寻自己昨晚脱下的衣裳,却找不到了。

    女梁笑道:“衣裳已被我命人拿去浆洗,可换新衣。”说完便有宫人捧着衣裳上前。

    阿玄昨夜被召入王宫之时,事出突然,并未携多余衣物,身上穿的早被汗水浸透,听了便也没说什么,只笑了笑。

    女梁亲手服侍她穿衣。内白缯,外绛色深衣,纤腰一握。

    宫人来为阿玄梳头,插一面玉蓖。女梁端详了她,赞道:“玄鬓如云,美容貌,妆成引众女嫉。”又命人送食。

    阿玄心里没底,便问她自己何时可出宫。

    女梁看了她一眼,道:“太宦只命我服侍玄,其余并不知悉。”

    先前住在传舍里,阿玄外出虽也有人随着,但无论如何,比身处王宫要来的自由。

    何况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阿玄想起来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只是心里也明白,如今以自己的身份,连性命都不能自主,何况是这具身体的自由?既然暂时出不了王宫,也就只能暂时先住下来。

    坦白说,如今她心里最抵触的,便是被庚敖再唤去侍寝。

    好在一连数天过去,非但再没有侍寝之召,连那人的面都未曾在她面前露过。

    阿玄原本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慢慢开始放松了下来。

    或许,那天晚上的那件事,只是个意外而已,她心想道。

    ……

    高室,庚敖阅简牍,渐渐全神贯注之时,寺人入内禀报,宰夫买前来求见。

    宰夫买是穆国公族,掌朝治之法,论辈分,庚敖唤他叔父,听他来了,便落笔,让寺人传他入。

    宰夫买入内,向庚敖行臣礼后,开口便问:“君夫人之事,君上可有定夺了?”

    庚敖不语。

    宰夫买又道:“君上若迟迟不立君夫人,则王宫无人掌妇法,社稷亦无以稳固。”

    庚敖微微皱眉:“先烈公之孝,除未及满月,叔父何必如此催促于孤?”

    宰夫买道:“君上!非买一味催促,乃为我大穆社稷!君上当早立夫人,此并非买一人之愿,凡我穆国卿大夫,无人不与我同愿!”

    庚敖父君一脉,只得先烈公和庚敖两子,先烈公无留子嗣,庚敖一出孝期,宰夫买催促他立君夫人,也算不得无理取闹。

    庚敖眉微扬:“叔父所言有理。只是孤问于叔父,孤当立何女为君夫人?”

    宰夫买迟疑。

    庚敖道:“卿大夫或主伊贯之女,或主晋公女。以叔父看来,孤当娶何人为妥?”

    宰夫买终于道:“两家各有利弊。若联姻晋公女,我穆国助公子颐固位,日后可得一盟邻,共慑楚人。若立伊贯之女为君夫人,则有助我穆国安定,君上也如虎添翼。”

    庚敖微微一笑:“叔父所言极是,故孤权衡不定,迟迟未做决定。”

    宰夫买急道:“买听闻,君上数日前曾去牛耳山探望叔祖,叔祖何意?”

    庚敖道:“叔祖命孤自行定夺。”

    宰夫买一愣:“这……”

    娶哪个女人当夫人,于庚敖而言,并非他个人之事,宰夫买急,他也不是不能理解。

    他手指于案面下意识地轻叩了数下,沉吟片刻,展眉道:“孤邀晋公子一道秋狝,不日出行,待归来,再做定夺,如何?”

    庚敖虽年轻,但比起从前烈公,宽仁有余而魄力不足,从深心来说,宰夫买对公子敖更是敬服。见他答应游猎归来便定夺此事,自然不再催逼,诺声退下。

    宰夫买离去后,茅公入内,向他禀告秋狝的预备之事。

    庚敖一边听,一边继续阅着案上简牍。

    茅公禀完,又道:“秭女玄,老奴已派人去往秭地探查,如今如何安置,老奴定夺不下,来问君上之意。”

    庚敖握笔的手微微一顿,驱散脑海里骤然浮现出的那夜的种种,淡淡地道:“你看着办便是了。”

    茅公道:“如此老奴便直言了。那晚后,无人不知君上幸了秭女。秭女既成君上之人,于从前便不同了,老奴以为,也当叫她熟知王宫礼仪,故这几日遣了女梁到她那里详加教导。以老奴之见,若秭地消息回来确信,则往后不必再送她出宫了,就留她在君上身边,长久侍奉为宜。此次田猎,来去至少大半个月,老奴先安排她同行,君上以为如何?”

    庚敖未应声,继续走笔。老寺人在旁静候片刻,躬身道:“如此老奴便去安排了。”

    ……

    阿玄很快就知道了,那晚上的事,原来还是自己想错了,并不只是个意外。

    因为很快,就又有了后续。

    女梁来她这里,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服侍她,而且,她似乎还肩负了教导她王宫规范的职责。

    她向阿玄解说王宫之妇应当具备的德行、言辞和仪态。大到祭祀之礼,小到如何协助日后的君夫人进献盛有黍稷的玉敦这类细节,当然更多的,还是教导她应当如何侍奉庚敖——这座王宫里的所有女人的唯一男主人。

    女梁向阿玄教授这些内容的时候,态度虽然依旧恭谨,但神情却异常的严肃,阿玄甚至有些不敢在她面前露出懈怠。在她教导下过了几日,这天实在忍不住了,又发问:“能否代我问话太宦,我到底何时可出宫?”

    女梁仿佛对她依旧还抱有出宫的念头感到十分惊讶,道:“你怎还作如此想?不管你从前身份为何,君上既幸,你便与从前不同,否则我何以被派来教导你这许多事情?”

    阿玄苦笑。

    女梁看了她一眼。

    她从前是庚敖母亲,文公君夫人跟前的女御,在王宫中地位很高,连如今还住在后寝的伯伊夫人,见了她也不敢随意颐指气使。

    她知这个名玄的女子侍寝过庚敖,侍寝之夜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连她都听说了些细节,据说她骑于君上之上诸如此类,这令她未免感到匪夷所思,直到见了人,惊于她的美貌,才有些相信,或许那些传言并非全是无稽之谈。

    至少,君上想必对她确实是钟爱的,否则茅公绝不会让她来亲自教导这些事情,这一点确信无疑。这几日处下来,自己教导她的礼仪规范,她虽然很是聪敏,一遍便记住,考问无碍,但以女梁的眼力,怎会看不出这她心思似不在王宫,于自己教导的那些礼仪,也不过是在应付而已,并未走心。

    女梁正色道:“玄,我知你来历,你从前乃秭人,秭亡,你以隶女之身随伺君上。不管你从先有何过往,心怀何念,到了此处,从今往后,你不可再首鼠两端。以你美貌,若再用心,不难宠于国君……”

    她视线往阿玄小腹扫了一眼。

    “日后恭谨侍奉君夫人,再早些为君上诞育子嗣,则得封夫人,也非不能企望之事。”

    阿玄唯有再苦笑。

    女梁说的这些,字字句句,无不在理,她何尝不明白。

    只是莫说夫人,便是君夫人,那又如何?

    不是想要的,心便无法安定的下来。

    ……

    第二天,阿玄被告知,国君不日出行秋狝,命她随行。

    秋狝是每个诸侯国每年必定会举行的一场出动战车和军队的盛大军演活动。便是因为去年穆国秋狝,阿玄才会阴差阳错地和庚敖碰面,继而有了如今这样牵扯不清的关系。

    看着女梁为她收拾预备出行的随身之物时,她心中微微感慨。

    到了那日,阿玄登上一辆轺车,夹杂在浩浩荡荡的随驾车乘之中,出城往北而去。

    一场为时将持续至少半月的传统秋狝围猎,将在国都北去的汭水穆野之上进行。

    汭水北向,便是岐、荪氏等西戎族国的聚居之地。这些西戎之国,原本在文公时已附庸于穆,每年进贡,文公薨、烈公在位的数年间,在乌戎的怂恿之下,曾企图蠢蠢欲动,后被镇压。

    去年庚敖的军事重心在于西南楚人,在取得对楚的阶段胜利后,如今便将目光重新投向了西北方向的这些西戎族国。

    此次秋狝,既是练兵,也在向这些西戎族国施以军事压力。

    这便是他将今年的秋狝之地选在此处的原因。

    阿玄随这支如同军队的大队车马出丘阳城往北,路上行了一天,至晚,随王驾驻扎过夜。

    沿着驰道,幕人在两边平缓的野地上,支起一个一个的帷幄。

    正中那个最高大的,便是庚敖的王幄。

    天黑,野地里燃起了点点篝火,阿玄被召入王幄。

    虽然距离那夜过去已经好些天了,但一想到要再次和他面对面,阿玄依然感到很不自在,浑身如有针刺。

    好在进去后,并没看到庚敖在里,茅公很快过来,说国君正与晋公子及同行的公族大夫们宴乐,叫阿玄在此等着。

    又叮嘱今夜起,以及之后的一路,入夜都由她来王幄服侍国君起居。

    这次秋狝属国君正式出行,扈从无数,所携日用器具也面面俱到,路上光是载各种用具的大车就有数十辆之多。茅公将各种需要阿玄知道的事项一一叮嘱完毕方出去,最后留下阿玄一人。

    王幄高大,空间轩敞,由许多根青铜支架巧妙搭嵌而成,形状如同一座屋子,上覆以帛衣,下铺地毡,有门,阿玄方才一路过来,野地里夜风颇大,但入内却感觉不到半点支架摇晃,抓地十分牢固。

    王幄内以一张雕漆屏风分隔内外,内为浴,外作卧,明烛照耀之下,锦绣被堂,金玉珍玮,倘若不是耳畔还能听到帐外随了夜风飘来的隐隐的夜饮作乐之声,置身于内,便和平常身处屋宇并无什么大的区别。

    阿玄直觉地抵触面前的那张漆木大床,离的远远,在幄门附近放着的一张靠几边慢慢坐了下来,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渐渐地,帐外远处不时传来的笑声和喝彩声渐渐稀落,又彻底地从耳畔消失了。

    应是亥时初,她忽然听到有脚步声朝着幄门方向而来。

    和那个男人其实并不算熟悉,但她却立刻就感觉了出来,这脚步声应就是庚敖所发。

    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阿玄身体里的那根弦也绷的越来越紧。她从地上一下站了起来。就在她站起来的那一刻,幄门被一只手推开,伴着一阵突然涌入的夜风,一个男人跨了进来。

    烛火随涌入的夜风忽然摇曳,明灭不定的一团光晕里,阿玄看到身着田猎皮弁的庚敖出现了自己的面前。

    她站在那里,身体微微发僵,那男人却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只看了她一眼,将幄门一关,便从她面前走了过去,随后转入那扇屏风之后。

    屏风后发出一阵窸窸窣窣仿似脱衣服的声音,接着哗啦一下水声起,他应是跨入浴桶沐浴了。

    阿玄站着不动。屏风后也没有传她过去的声音。片刻后,又一阵水声,他似乎出来了。

    “取衣物!”他的声音响了起来。

    阿玄拿了衣裳,转入屏风后,看见他就站在浴桶之侧,未着寸缕。

    阿玄垂目,将他的衣物递了过去。

    他没接,道:“你来替孤穿。”声音听起来,甚是柔和。

    阿玄面无表情,过去将衣裳套在他身上,结着衣带时,他的一只手忽然伸了过来,轻轻抚了一下她的头发,手指又落到了她的一侧面颊上。

    阿玄偏了偏头,他手摸空,一怔,随即低头凑到她耳畔,几乎像是耳语般地道:“孤知你上回被孤吓到了,今晚孤滴酒未沾,莫怕。”

    阿玄依旧无甚表情,替他结好衣带,再次避开他的手,低头去收拾他方才丢在地上的衣物,刚蹲下,后腰被伸过来的一双手抱住了。

    庚敖俯身下来,在她耳畔低低地咬了一句“莫管这些了”,一把抱起她便转出屏风,将她放在床上。

    阿玄仰于锦衾上,见他微微俯身下来,凝视着自己。

    慢慢地,他的视线落到她的唇上,看了片刻,脸越压越低,似是想亲她的嘴。

    阿玄扭脸,避开了他的嘴。

    他随她转脸方向,再次追了上去。

    阿玄推开他追逐自己的头,避开他的唇,一下坐了起来。

    “君上可是要我侍寝?我脱衣便是。”

    她低头开始解衣。

    庚敖望着她,面上原本带着的那种柔色慢慢地消失,眉头皱了起来。

    “女梁未曾教过你该当如何侍寝?”声音不悦。

    阿玄头也未抬:“教过。只是我天生愚钝,再来十个女梁,也是教不会我。”

    阿玄很快便脱去了上半身的衣裳,露出如新剥嫩菱的裸身,袒于他的面前,双眸更是直视着他,无半点躲闪,更不见羞涩。

    庚敖视线扫过她身子,神色渐渐变得冰冷,忽道:“滚。”

    阿玄又穿回了衣裳,系妥衣带,爬下床后,朝他行了一礼,转身便往幄门而去,手刚碰到幄门,身后庚敖忽然几步追了上来,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拖曳回床上,双手压住她脸,低头就亲了上来。

    阿玄并未挣扎,只死死地咬紧牙关,就是不肯松口,他始终撬不开她牙关欺入,两人纠缠了片刻,庚敖唇舌间忽然尝到了一丝甜腥的味道。

    他一顿,终于松开了阿玄的嘴。

    一缕血痕,顺着她的唇边,慢慢地淌化。

    “君上要我这肉身,拿了便是,何必定要这么做?”阿玄也未擦唇上方才磕碰破而流出的血,依然仰在枕上,微微笑道。

    庚敖视线落在她染了血的唇上,目中渐渐现出恼意。

    “你不过一个隶女,何以三番四次,总是不肯顺从于孤?”他一字一字地问。

    阿玄凝视着他:“君上可容我说我所想?”

    他神色阴沉,一语不发。

    “君上未言不,那我便当君上许我说我所想了。”

    阿玄抬手,以手背擦了擦唇上的血,从枕上坐了起来。

    “我不过一俘隶,君上看中我,我本当感恩戴德,然,当初太宦命我同行,本是要我医治君上头疾,并非要我侍寝,我自问也尽心尽力,并非全然无功,如今君上却忽要我侍寝,此绝非我所愿。只是我连性命都捏于君上之上,何况意志?故虽不愿,但也不敢忤逆君上。君上要我侍寝,我侍寝便是,何必定要如方才那般?”

    庚敖道:“你的那些族人,如今正在狄道服役,莫非比起锦衣玉食,你倒宁愿去狄道与他们一道戍边?”

    阿玄道:“锦衣玉食谁人不爱?然这般易换,非我本心。”

    庚敖盯了她片刻,忽冷笑:“你既如此作想,孤何不称你心愿?”

    他腾的站了起来,大步走到幄门边,一把拉开道:“这就上路去狄道,不许停留片刻!”

    夜风再次从门外涌入,拂卷着他的衣袂,灯火摇曳,他投在幄壁上的黑色影子来回晃动。

    阿玄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冷漠,不似信口所言,急忙从床上爬了下来,匆匆从他面前走过。

    他刚回不久,茅公此刻尚未离开,还在近旁巡查夜间岗哨,忽见阿玄从王幄里出来了,急忙过来询问。

    阿玄道:“君上命我回狄道,连夜动身,烦请太宦今夜可否先安排车送我回都,等到了丘阳,我再动身去往狄道。”

    茅公一怔,忙叫她停步,转身急匆匆要入内,却见庚敖一步便跨了出来,冷冷地道:“孤何时说过以车送她上路?当初她如何从秭地去往狄道,此刻便也如何从此地去往狄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