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16.交易(捉虫)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阿玄在原地望着。

    齐人将珏递到那个看似家主的白衣男子手上,男子接过,翻看了片刻,朝她走了过来。

    他二十七八的年纪,姿容清俊,双目却炯炯有神,眼锋中透着干练。

    “此珏为汝所有?”

    他面带微笑地发问,望着阿玄,双目一眨不眨。

    阿玄点头:“是。”

    男子道:“是块好玉,我有意收下。只是……”

    他仿佛迟疑了。

    “何事,请讲无妨。”

    男子注视着阿玄:“此玉,确为汝所有?”他重复了一遍最初的问话,随即解释:“非我多疑,我既收下,自要清楚来历。”

    阿玄道:“放心,确为我所有……”她略一迟疑,又道:“实不相瞒,此珏是我小时随身之物,若非不得已,我本也不愿出手。”

    男子双目微微一闪:“有你这话,我便放心了。我收下,价钱几何?”

    阿玄道:“我见你是个爽快人,我也实说,我诚意出手,你若也诚心要,照你的估算,出个价便是。”

    男子道:“这玉虽失双,但质地绝美,并非俗物。你虽急于脱手,我却不能借机打压,我愿以一千圜钱易之,如何?”

    穆国流通圜钱。阿玄本只计划换上几百圜钱,没想到能易至千钱,自然欢喜,忙向他道谢。

    一旁的商队头领笑道:“你今日运气好,遇上了我家主人。主人行商,向来讲求诚信仁义,你可知他为何人?”

    阿玄看了一眼那男子。

    “我家主人,便是人称夜邑君的……”

    “某齐翚,一商人罢了。”

    男子打断了商队头领的话。

    齐国巨贾齐翚之名,天下几无人不知,阿玄也听说过,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此人又如此年轻,未免惊讶,轻轻啊了一声,心里方才的那丝疑虑,也彻底打消了。

    难怪对方看中这玉,便愿出一千圜钱。

    齐翚仗义疏财,与巨贾之名一同被人并称。

    齐翚面上却并无半点得色,只笑道:“如此便定了!”命商队头领点出一千圜钱。

    穆国里流通圜钱,以青铜铸,质地厚重,这数目的圜钱,重达几十斤。

    齐翚看了眼阿玄:“你落脚于何处?我着人送你回去,免得万一路上闪失。”

    阿玄正愁自己怎么扛这堆钱回去,十分感激,道:“我暂落脚于传舍。多谢相助。”

    齐翚扬了扬眉:“如此巧,我恰也住传舍,正好一道回去。”

    ……

    齐翚回到传舍,收起玉珏,立刻派人出去探听消息。

    他的耳目随同他的商队遍布各国,不过数日之后,洛邑李鳅便将消息递了回来。

    十七年前,息王后生了一个王姬。在王姬出生前的几个月,西戎进犯瞿国,瞿伯向周天子求助。

    周天子那时登位不久,依然怀着要在诸侯面前重树王室威严的雄心,于是一番号令,召集到了数**队,连同王师一道,由周天子亲自带着联军前去御敌。未料应召而来的各**队临战相互推诿,战事结果一败涂地,天子颜面扫地,回朝途中,天相日食,接着洛邑一带又发生地震,洛水改道,国于是流言四起,非议不断。

    周王惶恐不安,向王宫里的一个巫司占筮。巫司说,卦象所兆,是新生王姬给周室招致了不祥。周王迟疑着是否要以王姬献祭。息王后闻讯,安排亲信带着还在襁褓里的王姬逃出洛邑,去往南方外祖所在的息国请求收容。

    亲信带着王姬南下,渡过汉水,方知楚国趁着周王与西戎战时攻下了觊觎已久的息国,息国灭。当时周王派来的人追赶而至,亲信又逃至嘉水之畔,眼见四面荒野,身后追兵又至,走投无路之时,江边恰漂来一段中空浮木,便下跪拜天祝祷,将息后留的一面玉珏贴身藏于小王姬衣内,放她入浮木,随水漂流而下,从此再不知下落。

    十七年过去了,但息后始终放不下自己所生的那个王姬,每每提及,哭泣不已,周王也心生悔意,便再命宫中巫司占筮王姬生死。

    十七年过去,宫中巫司早已易人,如今的巫司深得周王信任,起卦称,王姬似生又非生,似死又非死,生死难以定断,但当年那一场占筮却有误。

    日食地震,并非王姬所致。相反,王姬归,或许能为周室带来中兴之相。

    周王如获至宝,当时便向天下诸侯广发朝书,命助力王室,寻找王姬。

    ……

    齐翚问:“除此,周王宫中可探听到另外消息?”

    李鳅道:“周王下诏已小半年,陆续有不少称是持珏的女子被送去,然,均被证,并非王姬。”

    “何以得证?”

    “除玉珏不符,寺人称,王姬身上似有天生胎记,极易辨认。”

    “是何胎记?”

    李鳅摇头:“详细不得而知,只有王后燕寝女御才知。”

    齐翚命李鳅退出,沉吟。

    李鳅之前,他已打听到,这持珏少女来自秭国,身份是俘隶,因通医道,被穆侯身边的老寺人茅公相中带至丘阳,只不知何故,尚未入宫为奴,暂被安置在传舍的偏僻院落里。

    倘若她在西市的话并无虚假,玉珏确是她小时之物,凭她所持的这玉珏,应该就能断定,她有可能就是周王当年的那个王姬。

    这少女不知为何,面容皮肤似是受损以致糙黄貌陋,但衣领掩盖下的脖颈肌肤却隐见玉雪之色,眸光美而灵动,许是因为面容衬托的缘故,令他更是印象深刻。她年龄符合,又来自秭国,地理正位于嘉水下游。

    他此刻自然无法验知这少女身上是否带有胎记,但凡此种种,结合起来,这可能性极大。

    多年经商的经验告诉他,只要有大利,一旦机会出现,哪怕没有十成十的把握,只要蚀不伤根基,便可图。

    齐翚独自在屋内踱步良久,终于下了决心。

    或许,这就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机会,他绝不可错过。

    ……

    次日,庚敖服皮弁外出,傍晚从丘阳城北的熊耳山归来,王驾远远路过传舍。

    庚敖转头望了一眼,纵马疾驰而过,入王宫,留于宫中的茅公来禀,齐翚请求面君。

    庚敖略感意外:“孤先拒他复国之求,再拒他进宝,他怎又来。可知何事?”

    茅公道:“未曾言,只求见君上。”

    庚敖略一沉吟,命传他入偏殿,随后更衣,至芷殿。

    ……

    齐翚家族本是息国贵族,十七年前,息被楚灭,从此他的父亲便为复国而四处奔走。

    死了的息侯,本还是周王岳父,周王自然也想为息国主持公义,奈何与西戎一战,大伤颜面,天子发声,楚国置若罔闻,周王根本就组建不出能够痛打楚国一顿的王师,只能忍气吞声无可奈何。齐翚父亲后又联络各国诸侯,希冀能得到诸侯帮助得以复国,奈何楚国国力强大,重贿之下,虽勉强拉到几个支持的国家,却也不过以口头谴责为主,最后不了了之。

    齐翚父亲死后,他便继承父亲遗志,为息国复国大业继续奔走。齐侯虽待他如上宾,甚至邀他入朝为官,但齐侯却不肯为了一个和自己八竿子打不到的息国和楚国翻脸,恰穆国渐渐崛起,齐翚便将目光投向与楚国不和的穆国,希冀能借穆国之力得以复国。他先是通过穆国大夫向庚敖进言,许以重利,但庚敖似乎兴趣不大。齐翚并未放弃,这才有了之前于天水城内的献宝一面。

    此刻他衣冠整齐,正静静等候于芷殿,听到身后一阵脚步声近,转头见庚敖至,以外臣身份向他施礼。

    庚敖面带微笑:“孤与你也不算初见。汝夜邑君之名,天下何人不知?不必多礼,请坐。”

    齐翚谢坐,庚敖径直问事。

    齐翚和面前这年轻君主打过数回交道,知他行事果决,自己亦不绕弯,道:“东夷产鱼胶,我与东夷族有交往,可得上好鱼胶。我愿以十车鱼胶进献君上。”

    在冷兵器的时代,弓箭是战场上重要的远距杀伤武器。当世任何诸侯,但凡想要称霸,军备库内必定少不了弓箭。制弓六材,“干、角、筋、胶、丝、漆”,以胶最为关键,它决定了整张弓的韧性和使用寿命。不但如此,上好的胶,也不似其余五种材料随处可得,“胶”的最佳炼制原料便是黄鱼胶,而要获得足够的黄鱼胶,就必须进行大量的捕鱼。

    齐国出良弓和神射手,便是借了地利之便,为垄断,更是严格限制鱼胶外流。

    换句话说,鱼胶是一种重要的战略物资。

    庚敖笑道:“十车鱼胶,可造千把良弓,孤确实心动,然不知你所图为何?若依旧是息国之事,莫说十车,便是百车,孤也只能割爱。”

    齐翚亦笑:“既已被君上拒,齐翚再厚颜十倍,也不敢再在君上面前重提旧事了。此次这十车鱼胶,不过是想向君上要一个人罢了。”

    庚敖笑道:“何人,竟值你以十车鱼胶换取?”

    齐翚道:“便是如今被安置在传舍里的那个名为阿玄的秭女。”

    庚敖目光微微一动,面上却依旧漫不经心:“不过一个俘隶罢了,不知你看上她哪一点,愿以十车鱼胶换去?”

    齐翚道:“实不相瞒,我有一友人,父母早年路过荆楚之地,不慎走失幼妹,至今念念不忘,其妻更是思女成疾,日日泪面。因我走南行北,友人便托我多加留意,代他寻访幼妹。我既应允,便不敢怠慢,这些年来一直随路寻访,奈何始终没有消息。也是巧了,此次我入丘阳,蒙许可亦落脚于传舍,前日无意间遇见那秭女,见她容貌竟与我那友人之母十分肖似,我震惊莫名,随后打听,方知她来自秭国,正合当年走失之荆楚,如此巧合,我疑心她便是友人当年走失之妹。知这秭女乃太宦茅公带回丘阳,故贸然前来求见,愿以十车鱼胶换这秭女。倘若真是我那友人之女,则我也算不负友人之托,心中大慰!”

    庚敖微笑:“莫说一个俘隶,便是十个,百个,你既在孤面前开口,孤原本自当送你,奈何她却不便。”

    齐翚一怔:“君上可否告知缘由?”

    庚敖道:“亦不便相告。”

    齐翚心中惊讶不已。

    据他所知,那老寺人茅公因在路上犯病,才将她一路带至丘阳,安置在传舍偏僻角落之后,也不见如何看重她。既如此,十车鱼胶,这穆侯何以竟不肯松口?

    他显然应当还不知这名为阿玄的女子的身份秘密。

    他立刻道:“再加百车鱼胶,足够君上造万柄良弓,如何?”

    “孤说了,不便。”庚敖眼睛都未眨一下。

    齐翚迟疑着时,庚敖笑道:“夜邑君可还有事?若无,孤却有事在身。”

    齐翚知此刻这场会话再无继续下去的可能,只能再另想办法,压下心中沮丧,起身告退。

    齐翚一走,庚敖面上笑意顿时消失。

    ……

    阿玄以玉珏换钱后,当日去集市采购粗布和价格不菲的丝绵,回到传舍,埋头便做起冬衣。

    她打算给隗龙和他母亲各做一件,忙碌了一天,次日傍晚,听到门外有人唤,开门,见舍人领了一个面生的寺人来了,说是奉太宦之命,召她入王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