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13.朱砂桃花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茅公在阿玄这边传话完毕,回了庚敖的居屋,见他换了白色中衣,却手执一卷,依旧坐于灯火之前,目光落于简牍之上,神色凝然,也不敢再贸然提那秭女了,只走过去,将烛火挑了挑。

    庚敖抬眼道:“我稍息便就寝,你去歇了吧。”

    这时,舍人领了一隶人亲送夜间小食而至,正候于门外。

    茅公道:“老奴先服侍君上用餐。”过去开了门,接入食物。

    出行在外不比王宫,饮食更是不敢松懈。按照惯例,茅公先取小份各吃一口,再转呈到了庚敖的面前。

    庚敖似乎胃口不佳,吃几口便放下了。

    茅公便命隶人将食托收了去。

    那隶人低头躬身,来到庚敖面前,收了置于案上的食托,再次躬身要退出时,一只手忽然伸到托盘底部,摸出一柄预先藏在托盘凹底下的利刃,寒光一闪,人便朝对面距离不过数尺的庚敖扑了过去。

    这变故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没有半分的征兆,利刃划破了庚敖领口衣襟,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已抓起案头一卷简牍,以牍为盾,生生地抵住了欺来的匕尖。

    此刻距离他的咽喉,不过数寸之距。

    “哗啦”一声,竹片碎裂,四下飞散。

    那隶人见攻势被阻,一怔,随即再次扑上,庚敖却不再给他第二次机会了,仰面往后倒去,同时抬起一腿,一脚重重踹了出去,正中隶人胸口,随了骨裂的轻微“喀拉”一声,隶人身躯如断线风筝般地飞了出去,“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茅公高呼“刺客”,很快,布在外的护卫涌入,立刻将那隶人控住。

    庚敖从地上一跃而起,拔出佩剑,面带怒容,大步来到刺客面前,以剑尖指他咽喉,咬牙一字一字道:“汝为何人所派?竟敢刺孤?”

    他方才踹出去的那一脚,力道惊人,这刺客此刻蜷在地上,呼吸急促,嘴角不断地往外溢出血泡,身体抽搐,显然极是痛苦。

    ……

    阿玄本已经睡了下去,忽然听到那边出了事传唤自己,急忙穿了衣裳匆匆赶去,入内,被看到的一幕吓了一跳。

    庚敖神色阴森无比,指着地上一个脸色发青,身着隶人服色的男子,冷冷道:“你且救他性命,我有话要问。”

    阿玄不敢多问,到了地上那隶人的面前,让人将他身体展平,探摸他胸骨。

    胸骨断了五根,其中两根应该倒插入肺,致命伤。

    她摇了摇头:“活不了了。”

    庚敖眯了眯眼:“他还没死!孤让你救,你就救!”语气不容辩驳。

    阿玄盯了他一眼,想了下,命人压住这刺客的手脚,取银针入穴,片刻后,那人渐渐停了抽搐,面上的痛苦之色也缓了些。

    阿玄又叫人将刺客牙关撬开,将他口中淤血清除,随后站起身,道:“我救不了,能做的只是替他暂时止痛。趁还有最后一口气在,你问便是。”

    她转身要走,地上那刺客却仿佛缓过了神,睁开眼睛,伸手竟一把抓住了阿玄的脚。

    阿玄猝不及防,惊叫一声,人便摔在了地上。那刺客抱住她,在地上滚了两圈,伸手一把够到方才脱手飞了出去的那把匕首,抵在了阿玄的脖颈上,嘶哑着声道:“放我走!否则我便和她一道死,死的也不屈,算是有人作陪!”

    庚敖肩膀微微一动,似要上前,又没动,目光盯着被制住了的阿玄。

    刺客见他不应,一旁的护卫已提刀而上,手往下一沉,匕尖便刺入了阿玄的皮肤下,殷红的血冒了出来,染了一片衣襟。

    阿玄痛的差点晕厥过去,脸色发白,双目紧闭,死死咬着牙关。

    庚敖双眸寒光微微一动,抬手阻止了护卫,盯着地上那刺客,迈步朝他缓缓走了过来。

    “她不过一个俘隶而已,死活于孤何干?”他冷冷地道,“你若想活,不如说出是受何人指使,孤便饶你一死。”

    刺客望着庚敖,神色间夹杂着犹疑和绝望,呼吸越发急促,眼见他越走越近,嘶声道:“你站住!”

    “好,孤站住了,你说便是。”

    庚敖微微一笑,话音未落,飞起一脚踢了过来,正中刺客手腕,他手中匕首被踢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叮的一声,掉落在地。

    庚敖上前一步,便将阿玄从那刺客手中抱起,早有护卫一拥而上,将刺客牢牢地摁在了地上。

    刺客张嘴,急促地呼吸,如同一条失了水的鱼。

    血又从他口中鼻腔中迅速地涌了出来。

    茅公急忙逼问,那刺客却说说不出话了,剧烈地咳嗽起来,眼睛慢慢翻白,一动不动了。

    茅公伸手探他鼻息,抬头道:“刺客已死。”

    庚敖阴沉着脸,冷冷地道:“拖出去吧。”抱着阿玄将她放在了自己的榻上,伸手解开了她的一片衣襟。

    方才那一刀,就割在她锁骨下方数寸的胸口之上,划了道寸许长的伤口,血珠子还在不停地往外冒,染在一片玉白无暇的肌肤之上,触目惊心。

    庚敖迅速取了块干净的帕子,压在伤口上止血,视线无意往下,不自觉地一停。

    就在她这侧的胸乳之上,衣襟半遮半掩下,他隐隐仿佛瞥到生了一朵形状宛若桃花的小小的朱砂痣。

    位置,似乎恰好就在……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阿玄一双睫毛微微抖了一下,忽地睁开眼睛,推开了他的手,自己压住伤口,随即掩上了衣襟。

    “只是一点皮肉伤,不重,我自己能处置。”

    她的唇色惨白,声音也微微发抖,但语气很是坚定。

    庚敖一怔,见她始终垂着双眸没看自己,唇微微动了动,仿佛想说什么,终还是没有说,只皱了皱眉,转身快步而去。

    ……

    庚敖去了后,阿玄忍着痛,自己处置好伤口,便扶着墙慢慢回了屋。

    她因了疼痛,这夜没睡好,整个馆舍里,也是一夜无人能眠。

    去年烈公遇刺身亡,如今新继任国君的庚敖竟再次遇刺,而且,还是在穆国的过境之内!

    当夜,枼城令去而复返,将连同舍人在内的全部馆人都拘押了,连夜审讯。

    阿玄自然不知道审讯结果,只是想来,应当也没审出什么名堂,次日早上路,庚敖神色冷漠,目光只在掠过阿玄时,在她身上停了一停,随即转身,登车而去。

    显然,因为这场刺杀,庚敖一行人加快了赶路的速度,但对阿玄并无什么影响。

    甚至称的上是因祸得福,挨这飞来横祸般的一刀,倒换来了接下来数日路上的舒坦。

    她独占一车,身下垫了软软的茵褥,因天气热,车舆内竟还有冰盒供她纳凉。茅公给了她金疮药,叮嘱她好生养伤,若有任何需要,知照他一声便可。

    阿玄颇有自知之明。其实这么一点伤,确实不算严重,换来这样的待遇,已是那位穆侯的格外开恩了,她还能有什么别的要求?

    如此白天坐车,入夜随大队宿息,行了七八日,这天到了穆国的国都丘阳。

    庚敖一入国都,立刻被闻讯赶到城门迎接的大队人马迎入王宫。

    阿玄却没有随他一同入王宫,而是被茅公安排住在了距离王宫不远的传舍内,居于一间偏僻的位于西北角的屋子,一墙围出一个小小院落。

    茅公对她说,往后她就住这里,可出传舍,但不允许离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