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12.本章补完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月光如银瓶泄水而下,芦苇丛边的水面泛着涟漪的波光,她正背对着他,矮身于这片波光的的中央,只剩一段颈背还露在水面之上。

    柔美的颈项线条,抹了层凝蜜似的雪白后背,**地泛着水光。

    庚敖的视线,定了一定。

    阿玄未敢回头,却听到他脚步继续踏草而来,仓皇又往前下了两步,本已安静的水面便裹着那片月光再次荡起了一圈一圈的银色涟漪,那涟漪便盖住了惊鸿一瞥的那爿雪背,只剩一段脖颈还露在水外。

    庚敖脚步停住了。

    “你出来许久了,意欲为何?”

    其实方才她从他脚边爬起来蹑手蹑脚地出去时,他便已经醒了。许久不见她回来,又感到帐内闷热,便也出来了。

    他环顾四周。

    视线的尽头,荒野无垠,黑夜漫漫。

    “莫非你想伺机逃走?孤提醒你,你一个人,还是打消这主意为好!”

    粼粼水面就在她下巴齐平处轻轻荡漾着,阿玄感到自己整个人仿佛都要随了水波漂浮起来,微微的头晕目眩。知自己方才举止仓皇,恐再惹出他更多疑心,极力镇定道:“君上误会了,只是方才闷热难当,出来透一口气而已,不期扰到君上,恳请移步,好容我一个方便。”

    庚敖盯着她那只一动不动的后脑勺。

    直觉令他怀疑,她仿佛有事欺瞒于他。

    这令他感到不悦,忽想逼她问个清楚,却碍于身份,这念头很快又打消了下去。

    他压下心里涌出的怪异之感,哼了一声,转身而去。

    脚步声踏草而去,终于彻底消失在了耳畔。

    阿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岸边,空空荡荡,已经没有人了。

    她涉水上岸,坐在石边,手里捏着那张片刻前从她脸上揭落而下的旧日面皮,止不住感到一阵心烦意乱。

    她已数年没见过自己原本的那张脸了,更不愿别人见到,尤其是在此刻这样的状况之下。

    她盯着手里的那张旧面。

    月光之下,它薄若蝉翼,却柔韧异常,整张完整,没有半点的毁损,如她面容轮廓的第二层肌肤。

    阿玄并不知道义父当年是如何为自己造出这样一张假面的。他从没教过她这神秘的巫术。他曾说过,这种能力半为天赐,即便得到巫灵认可,对于人来说,拥有它也不一定是件幸事,因作为代价,被授者须以终身牺牲于巫灵,否则必遭反噬。

    阿玄出神了良久,将它展平,试着小心地贴回在面庞之上。

    令她欣喜的事情发生了。这层假面碰触到她面庞肌肤,便如有了吸力,竟轻轻附了上去,只要不去揭它,贴合如同从前。

    阿玄试了几回,均是如此,又惊又喜。心中对义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她耽搁的有些久了,再不回去,恐要惹他不快。

    ……

    幕帐门帘的缝隙里,隐隐透出烛火的光。

    阿玄停住脚步,再次以双掌轻压两侧面庞,确定它完全服帖了,方长长呼吸了一口气,掀帘而入。

    庚敖背对着门帘侧卧,一动不动,仿佛已经睡着了。

    阿玄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正要熄灭烛火,看到他身体动了动,睁眼,转过头,看向自己。

    虽然能够确定,那层假面贴合自己的脸,犹如再生肌肤,何况此刻烛火昏暗,绝不至于叫他能瞧出什么端倪,但见他两道目光投来,心里依然不可避免地忐忑,却不露痕迹地微微转脸,尽量隐没在烛火里,轻声道:“扰了君上安眠,为我之过。”

    庚敖视线从她笼在暗影的面容上往下,停在自她外衣下露出一截的湿透了的裙裾上,单掌按地而起,穿上鞋履,掀帘便去了。

    一阵风钻入,掠的烛火摇曳,帐内只剩她一人了。

    阿玄一怔,心里并不确定他忽然出去,到底是余怒未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等了片刻,始终没见他回来,掀开帐门往外看了一眼,确定他一时应该不会回来了,忙借机换掉身上湿透了的衣裳。

    他很迟才回来,径直灭了烛火便躺了下去。

    阿玄依旧蜷在他的脚边,半睡半醒,直至天亮。

    ……

    次日东方微白,一众起身继续上路,一路无话,深夜入了枼城馆。

    随着国都愈近,沿途城池的规模也变得大了起来。

    枼城人口达十万,是个不小的城池,但因了一贯实行的严格宵禁,整座城内黑漆漆的,街头只有夜巡士兵列队而过的身影。

    舍馆的一间屋内,透出昏黄灯火。

    茅公正在浴房里为庚敖搓捏着后背,消除白天赶路的疲乏。

    庚敖闭目趴在榻上,身未着衣,后腰处只松松覆了一块浴巾,露在外的身躯修长而劲拔。此刻人虽安静俯卧,起伏的躯体线条却充满了呼之欲出般的力量。

    路上虽多了阿玄,但君上沐浴这种事,仍由茅公亲自动手,他通穴位揉捏之法,一通下来,疲乏尽消。

    平常这种时候,庚敖通常不会想什么,只要放松身体,排空脑袋便是了。

    但此刻不知为何,亦或是许久没碰女人了,老寺人那双在他后背推捏挪移着的手,竟也让他慢慢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闭着眼睛,眼前浮现出昨夜宿于野地时无意撞见的惊鸿一瞥。

    月光之下,她袒露在外的那片后背,竟好看的到了令他定睛的地步。

    他感到有些惊讶、亦是微微的好奇。

    没有想到,平日被衣裳裹住的那具身体下竟藏了一副玲珑皮肉。

    他微微地走了神。

    “君上……”

    老寺人轻唤他翻身,未听他应,以为睡着了,便停手看了过去。

    庚敖回过神,翻了个身。

    老寺人瞥了眼他腰下,仿佛若有所悟,俯身到他耳畔低语:“君上,今夜可要舍人唤个女侍过来?”

    庚敖依旧闭着双目。

    “不必了。”他嘴唇微翕,淡淡地应了一声。

    老寺人略一踌躇,又道:“或者,老奴唤阿玄来伺候?”

    ……

    阿玄一手举着烛台,俯身对着屋里那面打磨的晶亮的铜镜,凑上去察看自己的脸,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小的地方。

    从昨晚的意外惊吓开始,这个白天,她一直处于紧张之中,唯恐被人看出脸上的异样,更担心它突然滑落,时不时要伸手摸一下,以确定它还好好地附在自己的脸上。

    终于等到天黑入城落脚在馆舍了,趁着茅公此刻正在服侍庚敖沐浴,阿玄仔细地检查。

    或许因为它曾附在自己脸上一同生长了数年,如今即便剥落下来了,除了贴合的边缘有道非常淡的痕迹之外,整张脸看起来极其自然,和从前并无什么区别。

    这点遗憾,问题应该不大。除非如她此刻,用这么近的距离进行仔细观察,否则绝不至于发现。

    阿玄对镜,又做了几个表情,也看不出什么大问题。

    她终于安心了不少。

    往后只要多加注意些,应该不至于出问题。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不疾不徐,不轻也不重。

    “太宦!”

    阿玄立刻放下烛台,转过身迎了上去。“可是君上沐浴完毕,要我过去服侍了?”

    她匆匆要出去。

    茅公拦住了她。

    “阿玄,”他望着她,语气温和,“君上那里,往后不必你近身服侍了。正好,你白日精神瞧着也有些不济,我吩咐舍人给你拨间空屋,你去歇了吧。”

    阿玄一怔,面带疑惑:“太宦是说,往后君上身边,都不需我服侍了吗?”

    茅公颔首,神色如常,心中其实也是不解。

    ……

    君上是先文公的次子。

    四年前,他还是公子时,年满二十。按照周礼,男子二十岁冠而列丈夫,可议婚姻,恰此时,先文公薨,他为君父守制三年。

    去年守制满,先烈公再提公子敖的婚事,本已拟定联姻女方,正是晋国国君之女,对方亦有意嫁女入穆,不想还没议完亲,烈公在去往朝觐周王的途中,不幸竟遇刺身亡,临死传位于公子敖。

    公子敖成为穆国新君,但婚事也再次被耽搁了,守制一年,算时日,至今也差不多了。

    贵族于丧制,尤其禁止“作乐”这一条上,少不了阳奉阴违,但君上对先烈公却十分敬重。

    茅公对他的这些近身之事,再清楚不过。知他久未亲近女色,方才既起了异动,想着守制也差不多了,便提了那么一句。

    也是他老糊涂了,被拒,想到这秭女就近在眼前,更便宜些,顺口又提了她。

    只是他实在不知,如何这就惹恼君上至此地步。

    方才那句话一出口,见他立时睁眼翻身而起,面露不快,吩咐往后不必让这秭女服侍他了。

    茅公目光掠过阿玄的一张脸。

    这么一个通医术,又能干细心的女子,生了如此一张难入人眼的脸,未免遗憾了。

    若她容貌稍微再好些,至少能入君上的眼,日后不定能做个侍妾,想必她也会加倍尽心服侍君上,如此,万一君上再有个急症病发,也不至于像前回那样险些出了大事。

    ……

    “太宦可是说,能放我回去了?”阿玄依然不敢这么好的事会掉到自己的头上。

    果然,茅公摇头:“并非让你回去,只是君上那里,往后暂时无须你再近身服侍罢了,你还得随我同行。”

    阿玄感到淡淡失望。转念一想,虽然依旧没法回去找隗龙,但不必再伺候那位穆国国君,于她正是求之不得,尤其是在发生了昨夜一幕之后。

    她微笑道:“我明白了,多谢太宦传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