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10.一念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因秭人生变一事的耽搁,庚敖那日离开天水城上路后也未行出去很远,此刻还停在天水往西百余里外的泷城之内。

    阿玄在次日晚,赶到了泷城。

    轺车上路轻便,颠簸的却十分厉害,接连颠簸了一天一夜,下车双脚刚踩在地上时,差点没站稳,顾不上疲乏,立刻入了泷城馆。

    庚敖今夜就宿在此处。

    她被舍人带到庚敖的住所。

    此刻已经很晚了,泷城馆内黑漆漆的,只有前头的那片门窗里还透出灯火的影子。舍人命她原地等候,自己入内通报,片刻后,阿玄看到一个人影随舍人慢慢晃了出来,认出是茅公,忙迎上去几步,向他行礼。

    茅公停下脚步,道:“君上尚在批阅报书,你且等等。”

    阿玄道:“多谢太宦传话,我等着便是。”

    茅公也无其余多话,只看了她一眼,便转身入内。

    舍人也走了,庭院里只剩下阿玄一人。她立在阶下,等了许久,站的腿脚都发酸了,终于看到前方的那扇窗上仿佛有人影晃了一下。

    阿玄睁大眼睛等着。门内果然出来了一个隶人,通报她可入内了。

    阿玄打起精神,理了理鬓发和衣裳,快步登上台阶,被带到了那间亮着灯火的屋子里,有一玄衣男子正坐于一张髹漆案后,案上堆放简牍,他右手握一笔,正悬腕在面前一张摊开的简牍上飞书,目光凝然。

    正是穆侯庚敖。

    阿玄向他行蓌拜之礼。

    庚敖并未立刻叫她起身,只抬眼,视线从她低俯下去的面容上掠过,写完了一列字,才搁笔道:“成足传书,说你要面见孤,何事?”

    语气淡淡,声平无波。

    阿玄在轺车上颠簸了一天一夜,方才又在庭院里等了良久,两腿本就发酸,此刻行这蓌拜之礼,双膝弯曲,半蹲半跪,未得到他回应,自己也不能站直身体,保持这姿势,比直接下跪还要吃力许多,勉强撑了片刻,双膝便控制不住微微地打起了颤,终于听他回应了,方慢慢地站直身体,抬眼对上了他投向自己的视线。

    灯火微微跳跃,他的一张面容也和他的声音一样,肃然若石,没有半点多余的表情。

    阿玄定了定神,道:“多谢君上允我面见机会,不胜感激。数日前的深夜,宿地起了变乱,君上要杀那些伤了穆**士的暴动之人,我绝不敢多话。我来求见君上,是恳请君上明辨是非,勿迁怒于无辜之人。”

    庚敖双眸落于阿玄脸上,瞧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神色如雪逢春,坚色瞬间消融,目光却隐隐透出刀锋般的锐利之色。

    “你言下之意,孤是非不辨,暴虐无道?”

    “我虽非穆人,从前对君上所知不多,从去岁君上于边境秋狝偶遇以来,算上今夜,总共也不过得见君上三次,但却知道,君上绝非昏暴之人,非但如此,君上心性坚定,意志宛若磐石,不可夺,更不是以暴虐取乐之人。便是认定君上是这样的人,我才斗胆,敢恳请成足将军代我求见君上,言我所想。”

    庚敖似笑非笑:“如你所言,你与孤总共不过寥寥数回碰面而已,你何以就敢对孤下这般的论断?以为奉承几句,孤便会改了主意?”

    阿玄摇头。

    “我知君上心性坚定,是因为前两回见到君上,君上恰都处于病痛之中,身体僵屈,触之如岩。我自小随义父行医,深知人体若僵屈到了如此地步,则疼痛几已达人体所能承受之极限了,以刀绞肉为譬也不为过。我见多了略有病痛便呻,吟呼号之人,君上承受这般痛楚,意识却始终清晰,更未听君上发出过半句苦痛□□,凭此断定心性坚忍,远超常人,应当无错。”

    或许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自己做这样的描述,又或许,是想起当时自己在她面前的狼狈模样,庚敖面上露出一丝浅浅的不自在的神色。

    “我知君上非以暴虐取乐之人,则来自去年秋狝之时,君上所猎的那头白鹿。”

    她想起那头白鹿,心里一阵发堵,很快压下情绪,继续道:“我记得君上当时也曾向我解释,君上猎它之时,并不知它是怀有身孕的母鹿。对畜如此,何况是人,故我也敢断言,君上绝非以暴虐取乐之人……”

    庚敖动了动肩膀,微咳一声,打断了她的话:“不必说这些了!孤知你来意,只是孤告诉你,秭人以俘隶之身,竟敢暴动伤我穆人军士,罪不可赦,你多说也是无用!”

    阿玄急道:“君上请再听我一言,那夜暴动来的实在突然,当时人人惊恐,乱作了一团。成足将军最清楚不过了,那夜参与暴动冲入军士宿地之人,多来自历地,和旁的秭人并无干系,不但如此,许多妇孺还遭了池鱼之殃,死伤也不在少数。君上如今却要将全部秭人青壮一概坑杀,实在不合情理!”

    庚敖冷冷哼了一声:“你怎知其余秭人都是无辜之辈?据孤所知,这些人中的不少,都是在逃跑途中被抓回的,不少还有反抗。”

    阿玄跪了下去,双膝着地。

    “君上,我从小生活于与穆接壤的赤葭,我所知的那些赤葭人,从前只是普通的田夫和樵猎,一年到头艰辛维生,倘能遇到一个丰穰之年,于乡民来说就是上天垂怜,无不起社祭神,感恩戴德。前夜事发之时,乱作一团,即便出逃,那也是出于恐惧,对君上您这个征服者的恐惧,对发迁狄道后的种种未知的恐惧。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即便有罪,也罪不至于坑杀。”

    庚敖注视着她。

    “君上,容我大胆揣测,君上之所以下令将全部秭人青壮坑杀,一为平愤,二为震慑,其三,或许也是为了免除日后类似的麻烦。只是君上……”

    阿玄慢慢抬起眼睛,对上了他的视线。

    “恩威并施,方是治人之道。那夜我亲眼所见,无数秭人彻夜不眠,焦心等待来自君上的裁决,心中唯一所盼,不过是君上能留他们一条性命。次日绝早,君上坑杀之令带到,四野哭声不绝,人人悲恸难当。”

    “苍苍烝民,谁无父母,谁无兄弟?坑杀容易,只是坑杀过后,君上留下的秭人,从此往后只会愈发怀念故土旧王,无论男女老幼,无人不视君上为敌。君上何不将这迁发路上的所有秭人全部一并坑杀,以绝后患?”

    庚敖两道剑眉微蹙,神色仿佛有些不悦。

    “君上杀参与暴动的秭人,此是立威,毫无可指责之处;赦罪不至死之人,此是施恩。君上并非暴虐之人,何不施这恩德?于君上不过一句话,于万千秭人,却是生死大事,无人不对君上感恩戴德。”

    阿玄说完,低头下去,屏息等着来自座上那男人的反应。

    庚敖盯了她半晌,忽冷冷地道:“你说的好听,却以为孤不知,你此时此刻,恐怕正在腹诽于孤吧?”

    阿玄一怔,抬起了头。

    “不知君上此言何意?我实在不解。”

    庚敖道:“便如你方才所言,从前你们这些秭人,守着故土家园度日,如今国灭家亡,又被发往狄道,秭人岂不怨怪于孤?”

    阿玄沉吟。

    庚敖冷笑:“无言可对?孤既灭了秭国,自然也不惧秭人之怨。只是,我也告诉你,你们秭人,与其怨责于孤,倒不如怨秭国之王,竟背叛于孤,妄想分楚人一杯羹,有此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阿玄道:“君上,秭王即便没有参与此次穆楚之战,依旧如从前立于中间之地,日后君上难道一直会容秭国安卧于侧?”

    庚敖一怔,随即挑了挑眉:“你此言何意?”

    “穆人先祖,最早不过偏居西北一隅,为周王牧马御边,连爵位都不曾获封,而今竟能与楚人一战,君上所图,恐怕远不止西北之地,而是要承先祖之志,将穆国之力东向渗入中原吧?远交近攻,穆楚地域相连,世代交恶,秭国恰又处于穆楚之中,君上岂能容秭王长久左右逢源?即便秭王不投楚人,日后秭国之地,也必落入君上之手。周王无力维持公义,天下再无正义之战。确如君上所言,要怪,只怪秭国羸弱不能自保,便如林中猛虎追肉,弱肉强食,无可避免,今日即便没有你穆侯,日后迟早也必有他人来攻。蝼蚁烝民,卑贱如泥,唯一所盼,不过就是强者能秉持最后的一点人道公义。”

    阿玄眼眶微微湿润,极力忍住了。

    “故我今夜斗胆前来,恳请君上酌情处置暴动之事。”

    她说完,向座上的男子深深叩头下去,以额触地。

    座上一直沉默,良久,阿玄听到他平静的声音传来:“出去吧。”

    阿玄默默起身,退了出去,行到门槛前时,身后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就不问,孤最后如何决定?”

    阿玄抬眼,见他端坐,目光笔直望着自己,便恭敬地道:“无论是坑杀,或网开一面,我料君上必有自己的斟酌。我为秭人所能传达的话,都已说了,一切都在君上的一念之间。”

    她向他再次行了一礼,正要转身出去,身后传来脚步声,老寺人茅公进来了。

    方才他应该一直在门外听着。只见他笑吟吟地站定,向庚敖弯腰道:“君上,这秭女想留下服侍君上,君上意下如何?”

    阿玄一愣,转头呆呆望着老寺人。

    老寺人面上却丝毫不见异色,依旧望着庚敖笑道:“老奴前几日于天水城时,也略略打听过,这秭女名玄,从前在赤葭,名声也算不错,我见她手脚也勤,不似滑头油脑之人,觉着留下也是可以的,君上以为如何?”

    “想留,她自己没嘴?”

    庚敖低头,已在翻着一幅简牍,简片相撞,发出轻微的悦耳哗啦之声。

    他的语调显得漫不经心。

    茅公看向阿玄,朝她丢了个眼色。阿玄终于回过了神儿,心里苦笑。

    老寺人突然这样说话了,如此情境之下,她怎么可能再拒绝?只好顺着老寺人的口风,低声道:“确实我有此意。”

    庚敖抬眼,瞥了她一下,对茅公道:“你看着办吧。”语气淡淡。

    茅公露出喜色,道:“老奴明了。不早了,君上也早些歇下,老奴先带她下去安置。”

    ……

    阿玄跟着老寺人退了出来,心情有些郁闷,到了个稍远的角落,正要开口问,茅公已摆手道:“不必多说了,前回你已惹怒君上,这回算你还聪明。你留下,往后随我服侍君上!”

    头顶悬着的灯笼皮里漾出一片昏光,照着老寺人两道生的杂乱的花白浓眉,眼睛被眉毛投下的影子所掩盖,面容顿显严厉。

    阿玄知他还是没改之前的想法,无可奈何,只得应是。

    茅公点了点头,语气又变得温和了。

    “我其实也是为了你好,”他说道,“方才你和君上说的那些,我都听到了。君上既留下你,想必就会考虑你的所求。你等着就是了。”

    和隗龙以及那些罪不至死却等着要被活埋的秭人的命运相比,自己往后的去留,此刻已经微不足道了。

    阿玄一凛,恭敬地道:“我明白了。多谢太宦!”

    老寺人嗯了一声:“明日起便随我服侍君上吧,须用心。”

    阿玄应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