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8.回营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这夜,阿玄睡在传舍内。

    这是自从踏上北迁之旅后的这几个月中,她睡过的最为舒适的地方了。身下不再是潮湿坚硬的地面,也没有蚊虫滋扰耳畔,但她却辗转难眠,闭着眼睛醒到了天亮。

    她起身后,便留意到庚敖一行人似乎是要动身离开了,便站在庭前的一条通道侧等候。果然,没片刻,茅公来了,命随行的传舍隶人递来一套女子衣物,吩咐道:“你且换上衣裳,头脸收拾整齐,到大门外候着,稍后随我上路。”

    阿玄看了眼隶人手中的女子衣物:“可否告知要带我去往何处?”

    茅公吩咐完本已转身要走了,听她在身后发问,似乎略感惊讶,停下脚步,回过头,一双花白眉毛动了动。

    “叫你同行,你遵照便是,何来的疑问?”瞥了她一眼,终还是道:“回往国都路途尚有半月,我精力有些不济了,君上身边还少个服侍的人。”

    穆国君出行在外,身边怎可能缺她这么一个服侍的人,茅公话虽这么说,但言下之意,阿玄自然明白,必是怕他万一又发头疼之症,便道:“我能服侍君上,本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只是北迁秭人里,有一年迈老媪需我照应,她虽非我生母,待我之情分却丝毫不逊生母,她年迈体弱,身旁更无别人可以依靠,此刻若我弃她于不顾,实在于心不忍……”

    “这好办,”茅公打断了她的话,“我吩咐人,代你好生照应她便是。”

    阿玄之前曾请求成足,等到了狄道后免她婚配,容她继续充当军医。成足当时也答应了她。

    阿玄有一种感觉,隗龙应当没有死。既然得到了成足的应允,阿玄原本计划,等到了狄道,一边当军医照顾隗嫫,一边等着隗龙。

    倘若隗龙真的还没死,他迟早一定会来狄道找她们的。

    退一步说,即便如今没有隗嫫需她照顾,从她本心来讲,她也实在不愿被带去穆宫。

    那种地方,比起苦寒狄道,或许更加吃人不吐骨头。

    她迟疑着,既不应是,也未摇头。

    茅公何等的眼力,眉头一皱,命身旁的隶人退下,语气变得不快了:“你莫不识好歹!若不是看在你有一技之长,怎能有此好事落你头上?怎的,比起服侍君上,你倒更愿发往狄道充边?”

    阿玄抬头,对上老寺人投向自己的两道审视目光,恭谨地道:“怎会作如此想?只是有一事,我不敢瞒。太宦您方才亦说了,全是因我之技,我才得以被择选服侍君上。但不相瞒,我于医道其实不过粗通皮毛而已,平日也以医治疔疮体热居多,昨夜实属侥幸,且真正有所助力的,非我医技,乃我所用之药。药是我义父生前所传,有止痛安神的奇效。我可将方子连同剩余之药一并献上……”

    “昨夜那药的方子,你自然是要献上的,除此,你人也要同行!”

    老寺人斩钉截铁。

    “不必多说了,这就去换衣裳,等着上路!”

    话都说到了这地步,阿玄心知再无转圜余地,更不可能抗命,无可奈何,只好道:“既如此,我听太宦安排就是了。只是恳求太宦,务必叫人好生替我照料隗嫫……”

    “谁准你随孤同行?”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阿玄回头,看见庚敖从身后走道的那个拐角处现身,旋即停住了脚步,两道目光淡淡地投向自己。

    他长身鹤立,精神奕奕,无半点昨夜曾发病的迹象,盯了她片刻,目光转向老寺人。

    “孤何时说过,要你将她留孤身边?”

    他问,语气平静,喜怒莫辨。

    茅公忙到他近前,低声道:“确实是老奴自作主张了。因回去丘阳,路上还有些日子,老奴见这秭女手脚还算利索,便想着让她同行,一路也好替老奴搭把手……”

    “不必了,孤的身边,不缺她。”

    庚敖未再看阿玄一眼,迈步从她身边越过,行出去了十来步路,忽又停住,转头道:“吩咐成足一声,至狄道后,她有任何诉求,一概满足便是。”说完大步而去,再未回头。

    阿玄低头不语。一旁茅公目送庚敖身影消失,方来到阿玄身旁,盯了她一眼,神色里交织着不快和无奈:“罢了,君上既发话,你回去便是了。将昨夜那药和方子留下。”

    阿玄松了口气,点头应允。

    “我实是不解,以你俘隶之身,有今日这样的机会,只要好生服侍君上,日后不定另有造化,你竟……”

    茅公摇了摇头,拂袖而去。

    ……

    阿玄回了秭人宿地,隗嫫见她一夜不归,正在担心着,此刻她终于回了,十分欢喜不提。

    当日,这支北迁的队伍便被驱策着继续上路了,再这样走个十来日,便是此行的目的地狄道。

    昨日的短暂整休,并没有加快行进的速度。或许是在路上走的太久,到了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已到了疲乏的临界,庞大的队伍拖拖拉拉,这个白天竟只行了统共三四十里的路,比平常还要慢上许多。成足考虑到狄道的换防期限快要到了,便抽了一半军士疾行,以先期抵达,剩一半由自己领着继续监押秭人上路。

    当夜,秭人和剩下的军士,宿在了一片旷野里。

    阿玄支起毡帐过夜。

    天气越发炎热,旷野里虫蛇遍地,尤其是毒蚊,更是疯狂袭人,今晚来求入帐过夜的人横七竖八躺满了一地,连个多余的落脚之处都没有。阿玄将自己睡觉的地方让给一个已有七八个月身孕的妇人,自己靠坐在帐外的地上过夜。

    月渐上中天。阿玄用衣服将头脸蒙住,以避开蚊虫的叮咬,渐渐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困意一下消散。阿玄猛地睁开眼睛,扯下衣裳,看到一个黑色身影半蹲半跪在自己的面前。

    她吓了一跳,坐直身体,那人轻轻“嘘”了一声。

    “阿玄,是我!”

    阿玄立刻就认出了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阿兄!”

    她惊喜万分,脱口而出,随即捂住了嘴,看了下四周。

    野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许多的秭人。远处,有负责看守的守夜穆人士兵手执长戈,三三两两地来回走动着。

    隗龙注视着阿玄,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闪动着欢喜的光芒。

    “阿玄,我母亲应还和你一起吧?我……”

    阿玄示意他噤声,领他悄悄来到近旁一处避开瞭夜士兵视线的角落。

    “阿兄放心,阿姆还好,正在帐里睡着。你怎突然到了这里?”

    隗龙吁出一口气,便低声将自己此前的经历向阿玄说了一遍。

    他被秭王强行征去参与那场对穆战争,战败随众被俘,随后被押往北方修筑抵御北狄的长城,因为记挂隗嫫和阿玄,想方设法于半道逃脱了出来,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赤葭,却发现家园不复存在,听闻有数万秭人被迁往狄道,便又追了上来,数日前追上了队伍,趁夜潜入,随后四处打听阿玄的消息,终于在今天得知了她的下落。

    “阿玄,我在路上,无时不刻都在担心你和阿母,此刻终于找到了你,我……”

    隗龙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声音微微哽咽。

    “幸而有你一路扶持,否则阿母必定早就已经没了。你的大恩大德,叫我如何回报才好……”

    “阿兄何处此言?”阿玄道,“阿姆如我亲母,你不在,我若还不看顾她,谁来看顾?”

    “阿玄,”隗龙情不自禁,抬手紧紧地握住她两边肩膀,“我再也不和你们分开了。等我寻机会,我带你和阿母逃走,我们寻个清静的地方,我能养活你和阿母!”

    “傻阿兄,这天下,哪里又有什么真正清静的地方?”阿玄微笑道,“好在那个穆人将军已经答应了,等到了狄道,许我继续行医,不会勉强我婚配,到了那里,再慢慢想以后的事吧。只是阿兄你……”

    她忽然留意到隗龙一侧面颊上竟似活生生地少了一小块皮肉,有些吃惊。

    “阿兄,你的脸怎的了……”

    她忽然明白了。

    为了防止战争中俘获的被用以劳役的他国士兵逃走,战胜的一方,往往会他们的脸上打了用以辨认的烙印。

    隗龙摸了摸脸,不以为意:“无妨。我怕被人认出,索性挖去了一小块皮肉,早已好了。”

    借着月光,阿玄又见他赤着一只脚,另脚上的那只草屐也破的露出了脚趾,想他死里逃生餐风宿露一路终于追到此处的艰难,心中感到微微酸楚。

    “阿兄,白天你若混在队伍里同行,小心不要惹人注意。”

    隗龙点头:“我知道,我会小心。”

    就在此时,阿玄听到毡帐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喧哗的声音,仿佛有人高声在唤着自己,声音听起来带着焦急,和隗龙对视一眼,忙道:“阿兄你自己小心,我去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