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锦衾灿兮 4.变故

时间:2021-04-19作者:蓬莱客

    www..,最快更新锦衾灿兮 !

    </strong>冬天过去,次年春又来了,阿玄再次入林,经过鹿冢前时,看到去年秋天她埋下的那个土包已经长满了萋萋芳草,她在鹿冢前驻足了片刻,除去冢包上的野草,回到赤葭,隗嫫正在村口翘首等待,看到阿玄和儿子的身影,匆匆迎了上来,告诉她一个消息。

    国君来拜望僰父了。

    阿玄听了,颇为惊讶。

    荆楚一带的民众畏惧鬼神,崇尚巫觋,国君也不例外。

    僰父是个很有名望的巫,秭王知道他,从前曾数次遣人来此,请他入宫掌管巫司,但均被僰父拒绝。秭王虽不悦,但忌惮于他,并不敢勉强。

    秭国不算大,但从国都来到这里,坐马车也要三两日,也不知道秭王到底何求,今日竟不辞劳苦亲自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来拜望僰父。

    阿玄便匆匆赶回家。

    她和僰父住的庐舍距离村人的房子有些远,位于山脚之下,阿玄赶到,见庐舍外的空地上停了几辆马车,其中一辆朱盖四驷,装饰华丽,应该就是秭王的座车,车下站着骖乘和官员,村民不敢靠近,远远在旁围观。

    阿玄知秭王此刻应在舍内和僰父会面,不敢贸然进去,和村民一样停在路边观望,片刻后,一个翠衣鲜冠的肥胖男子从庐舍里走了出来,他的面色阴沉,显得很是不快,登上了马车,车轮辚辚,卷起了一堆黄尘,很快便消失在视线里。

    村民知这服饰华丽的肥胖男子便是国君,方才他一出来,便悉数跪拜于道边不敢抬头。等一行马车离去了,方接二连三站了起来。

    一生或许也就只有这一次的机会才得以见到国君容颜,村民有些激动,又感到好奇。但平日对僰父敬畏有加,此刻也不敢贸然进去问询,看到阿玄回了,于是向她打听。

    阿玄自不知内情,在村民的注视之下跨入了家门,放下药篓,来到僰父日常居住的北面玄屋,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屋里光线昏暗,僰父闭目盘膝坐于一张蒲席之上,面前的地上,撒了一副刚烧过的龟壳。

    阿玄到他身畔,跪坐了下去。

    僰父睁眼道:“秭王向我问卦,我便烧了一卦,你看主凶主吉?”

    阿玄低头,看着龟壳:“问何事?”

    “战。”

    ……

    龟甲背隆如天,腹平如地,正合天圆地方之说,龟也就被认为是天命灵物,殷商人起,便以炭火烧烤龟壳,用龟裂的纹路来预知吉凶兴衰。

    阿玄只向僰父学医,但时日久了,耳濡目染,她慢慢也学了点占筮皮毛。

    “如何?”

    僰父微笑问她。

    阿玄仿佛知道了,片刻前秭王出来时为何面带不快。

    “我言战凶。”

    僰父说道。

    ……

    穆国那位去年继位的年轻的穆侯,认定王兄的遇刺身亡和楚人的谋划有关,而楚人对穆这个近邻之国的日渐崛起,也感到了莫大的威胁,连境之国积累多年的矛盾,终到了爆发之时,最好的解决方式,便是一场战争。

    穆楚开战,夹在中间的秭王原本依旧可以保持他的中立,但楚王要借秭国的地利,于是遣使说秭王同战,允诺以三座城池、一车珠宝为谢。

    珠宝倒在其次,那三座城池,对于秭王来说却是一份极大的诱惑,一旦获得,秭国将国力大增,从西南诸小国中脱颖而出。

    秭王心动,再三考量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将宝押在楚国身上。

    穆国这个从西北的边塞苦寒之地脱化而出的邻国,它虽然也很可怕,如同一头盘踞在秭国头顶的虎狼,但在秭王看来,当世能与强大楚国相争的,只有晋国了。

    所以这一战,他押楚人胜出,做了这个决定。

    但他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身边那些巫司占出吉卦之后,他又想到了从前只听闻过名声的赤葭巫僰父,便不辞劳苦地赶了过来,恭敬地请他再为自己的这次出战卜上一卦。

    僰父以龟壳卜卦,言凶。

    秭王大为扫兴,心中不快,拂袖而去。

    ……

    “义父,卦象既然兆凶,国君可会改变主意?”阿玄问。

    僰父缓缓摇头:“他心中贪利,来此不过是为求个心安罢了,又岂会因我一卦而止?”

    阿玄沉默了片刻。

    “义父,卦象是否真的能够预兆世事,断人吉凶?”她终于问。

    僰父一双因了年月沉积而变得浑浊的双目里,目光微微一动,看向她:“你说呢?”

    阿玄摇头:“玄愚钝,实在不知。”

    僰父叹了一口气:“阿玄,以你之慧,又岂不知天地玄妙,焉能凭一龟壳而妄断未知之吉凶福祸?战即是凶,凶便是战。秭王为利所驱,如跳虎笼,我秭人从今往后,将再不复有安乐了。”说完缓缓闭目,良久不再发声。

    阿玄怔怔地望着面前的这个老人。

    “阿玄。”他忽然又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到她的脸上。

    “你的容颜还是打算这样一直保持下去?倘若你想恢复原本的容貌,义父此刻便可为你解蛊。”

    三年前为了避开选美,僰父以一种神秘的蛊术封住了她原本姣好的容颜。一夜之间,一层皮壳附生在了她原本的肌肤之上,宛若天生,她失了美貌,面容变得晦暗而粗糙。

    阿玄摸了摸自己的面庞,指尖感觉到了来自于皮肤的微微糙感。

    “是的,我还不想恢复。”

    她说道。

    她说的是真心之言。

    太过出众的一张皮囊,于她来说,未必就是件幸事,她其实早已经习惯戴着这样的一张面具。

    这张面具,给了她能将自己隐藏起来的安全感。她需要这种安全感。

    僰父注视着她:“但是我就快要死了,等我死后,我施在你身上的蛊术,于半年之内也就会随我之死而得以自解。”

    阿玄吃了一惊:“义父!”

    僰父微微一笑:“无论上天赐你何等容貌,都是你的命定,福祸自有定数,你也不必过于执念。至于我的将死,你更不必悲伤。我已经活的够久了,也该去我该去的地方了。”

    “义父……”

    阿玄胸中涌出一阵酸楚,紧紧地抓住僰父那双枯槁的手。

    这一年多来,她其实也看了出来,僰父的精力,一日比一日变的衰弱了,她心中无时不刻不是暗暗担忧。

    “我走之前,有一样东西要交还给你。”

    僰父起身,取来一只匣子,打开,里面是半块玉珏。

    玉珏色润,雕有对龙凤,从中剖成了两半,这是其中的一半。

    “你当早也听说过,你是随水漂到此处,被隗龙之母从水边抱到我面前的。义父不知你的身世如何,更不知你的父母何以将你抛弃,只在你的随身之物中见到了这半枚玉珏,应当是你家人放置在你身边的。你收起来吧。”

    僰父微笑着道。

    阿玄定定地望着僰父,眼中渐渐有泪光闪烁。

    “义父……”

    她声音哽咽,才唤一声,便喉头堵塞,再也说不出话了。

    “当日你被抱到义父面前时,已是奄奄一息,本以为救不活你,不想你的求生之念竟远超义父所想,最后还是活转了过来。”

    “玄,记住,上天既垂怜于你,历大难而不死,则必有后用。”

    僰父说完,闭目如同养神,不再开口说话。

    阿玄在他的身畔陪了一夜。天将亮时,僰父去世。

    ……

    僰父虽叫她不必为他的离世而难过,但他的去世,对于阿玄来说,却是失去了长者和亲人。

    至于她的生身父母到底是什么人,阿玄知道,她这一辈子,应该也是不会想去探寻,更不会有任何想要再回到他们身边的念头。

    就在她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还没恢复过来的时候,便如僰父曾预言的那样,秭人遭到了一场灭顶灾难。

    秭王终究还是没能抵住来自楚王开出的诱惑,加入了楚国的阵营,让出通道迎楚军入境,和穆国战于南郑。但是没有想到,他们错误地估计了穆国的作战能力。

    是役楚军大败,被迫后退,在穆**队的追击之下,一个月内接连失去了五座城池,眼看就要逼近楚国国都丹阳,楚王一面抵御,一面火速派了使者赶往洛邑向周王请求援助,请周王出面干涉。

    周王下诏,命穆侯结束战事,穆侯却继续又攻下了两座新的城池,一直打到距离楚国都城丹阳不过数百里的南陵,方作罢,随后才向周王禀告,称此战是为王兄复仇。

    楚王唯恐都城丹阳也将不保,好在国境辽阔,被迫迁都郢,这一场穆楚之战,才终于算是告一段落。

    楚国可以用迁都的方法来避开穆人的锋芒,但秭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不过数天,整个秭地便被穆**队攻下。秭王和王室全部被杀。西南存在了数百年的秭国,就此灭亡,并入穆国。

    不幸中的万幸,穆**队占下秭国后,除了杀掉秭王和一干王室成员,并未屠民。但是,穆侯一声令下,发迁将近两万的秭民北上,迁居到人烟稀少的狄道,戍边屯田。

    阿玄,就是这两万北迁之人中的一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