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真的不能修炼 第一百二十二章 白白的一指

时间:2018-07-07作者:闲来五聊

    血锈剑在吸食了大量的血液后光芒大作,镇剑一舞,灵器的品质直逼玄阶上品的灵器。

    程爽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整个人摔坐在地上,双手和臀部沾满了地上殷红的血液,打了个滚,满身污血恐惧的向外爬着。

    不要了,不要了!

    什么天山水泉的宝物,什么深仇大恨!

    程家帮已经完了!

    一天之内几十号人被自己雇来的杀手屠戮干净,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了!

    现在锈剑这家伙疯了,等杀了那一老一少后,自己的性命能否得以保全还是个问题。

    “血意狂涌,嗜杀!”

    锈剑的身上裹住全身的黑布突然解开,鼓动着空气膨胀起来。

    黑布下,一片片干瘪得骨瘦如柴的身躯暴露在外。

    浮肿,化脓,血包……

    全身上下居然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

    干裂的皮肤炸开,乌红色血浆渗透着缓缓流出,很快便覆盖了全身,使得锈剑完全变成了一具血人。

    血光染红了附近数十米的道路,剑指咽喉,狂躁的杀气由虚化实,凝聚成一股粘稠屏障,阻碍着常青几人的退路。

    “唰!”

    剑至!

    常青推开了陈老的轮椅,一人一猫面对着直指而来的剑意。

    可即使如此,风凛的剑气所剩下的余波也不是好对付的。

    陈院长单手结印,自身四周的空气突然固化,组成了一道道坚固的壁垒,这才看看抵挡住锈剑这一招中的余威。

    来了!

    白白的猫须被抖冽的飓风吹得一颤一颤。

    后脚踩在常青的肩膀上,前脚抬起,果然如它所言,伸出了猫爪的一指,迎向了长剑。

    “手下留人!——!”远处,一声急切的吼声传来,可是却已经为时太晚。

    白白亮出了爪子,小巧玲珑的猫爪点向了势如破竹的一剑。

    “哐呛!”

    剑断!

    威力足与上品灵器媲美的血锈剑撞上了白白的猫爪,宛如一柄塑料玩具撞进了搅拌机中。

    前一时间还是威力大盛的长剑一节一节的折断在众人的眼前,脆弱的不成样子。

    从剑锋到剑从,血锈剑全然摧毁,锈剑手握着剑柄停留在了白白的爪前一动不动,仿佛化作了一尊石像,呆滞不前。

    “手下留情!——!”

    又是一个男人从天而降,快步冲到了战斗中心之处,却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血流成河,二十几个人身体流出的血液仿佛汇聚成了一桶染料,染红了正条土路。

    凝重的血腥味,配合着压抑的氛围以及可怖的杀意,整片树林成了阴森恐怖的死亡丛林,就连空中的鸟雀都不敢瞩目停留一刻之久。

    常青注意到了来人,一身官制的衣袍,浓眉大眼的高大壮汉,纵使是见到了眼前这一幕,也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显然是有所阅历之人。

    “启……启叔叔!?”

    “启叔叔!救命,救命!救……救……快杀了他们,他们……”

    攀爬在地上抽搐着的程爽见到了来人,仿佛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死命的拉扯住他的衣袍。

    浑身上下沾满了污血,手上,脸上,衣服上,哭闹中,看起来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程爽……?”启城主一怔,没想到见到的程爽,居然会是这幅鬼样,那难不成地上所留的血迹都是……

    震惊的望向了正中间挤压着眉头一筹不展的常青。

    刀剑相向,城备军一营二营三营的将士终于赶到。

    闻见从里面传来恶臭的尸味和浓重的血腥气息,一个个靠着树旁呕吐了起来,一时间场面极其宏伟。

    “打了一个又一个,打了一个又一个?没完没了了吗?”白白学着人插了插腰,地阶灵兽的威压不加掩饰的暴露在外。

    刚刚赶来的军兵还没来得及抽出手中的武器,全都被白白肆意外放的威压震慑得动弹不得。

    启城主也没好上太多,趔趄的后退了几步终于还是没有抗住威压,直接跪在了地上全身一动不动。

    惊慌失措中启城主生怕自己没说清楚,被常青宰了可就坏了,急急忙忙的喊道。

    “大……大人!常……大人!我乃……乌亓……城……城的城主……还请……请大人手下……留情!”

    启城主艰难的张着嘴,断断续续的,足足用了一分钟的时间才把话说完。

    乌亓城的城主?

    常青也被这什么的程家帮搞烦了,没完没了的在找自己麻烦,所以对白白释放威压的举动并没有阻止。

    但在听到是城主以后,对白白示意了一个眼神,威压这才解开。

    众人惊惧,惶恐的喘着粗气,适才谁都看见了,就连城主大人都被威压震慑得直不起身来,眼前这个青年到底是何许人也?

    “呼,呼!——!”

    启城主赶紧喘了两口粗气,弓着身谦逊的走到了常青旁边,“不知常大人来此,乌亓城有失远迎,还望大人恕罪!”

    常青抿了抿嘴冷哼了一声,“远迎就不用了,下回来的时候别派人来杀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见常青意有所指,启城主脸上汗颜,“都是小辈不懂事,还望大人恕罪,我这就惩罚他们!”

    扳过脸来,启城主对着军中大喊一声,“武衙卫程中何在?”

    程爽他爹从一来见到儿子的惨状就大呼不妙,如今见城主招呼,赶紧站了出来。

    “收押罪人程爽,关入军方大牢,择日听候审问!”

    “是!”

    程爽还是那副傻傻呆呆的模样,更是见启城主在青年面前唯唯诺诺的姿态,整个人看傻了眼。

    “爹,爹……呜……唔——”

    程中赶紧捂住儿子的嘴,拖拽着就向外走。

    这个傻儿子,还没看出来启城主是在救他吗?这一地的人血,再留在这儿,恐怕是要凶多吉少啊!

    常青全程看在眼里一言不发,这群人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杀人狂魔了,他也懒得解释。

    好好的心情全被毁了,推回来陈院长的轮椅,对着启城主的阿谀奉承理都不理,径自的穿过重重包围的军营,向着天幽城的方向走去。

    这破地方,真是再也不想来了……

    ……

    ……

    远远的,看着常青离去的方向,启城主终于松懈了下来。

    地阶修炼者,果然恐怖如斯……

    自己一个小小的黄阶城,估计还不够人家一个手指头玩的,不理自己也好,谁知道遇上了这种人到底是福是祸,万一没服侍好,说不准转天起来整个城都被人端了。

    “启城主启城主!那边刚刚发现了乌亓城通缉已久的刺客锈剑!”

    “什么?在哪儿?”启城主大惊。

    “就在刚刚那人走的地方……初步检测,全身经脉尽断,昏迷不醒已经是个废人了!”

    启城主一怔,看了看常青的背影,又看了看身后被捕的锈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