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真的不能修炼 第八十五章 时灵时不灵的治疗术

时间:2018-07-07作者:闲来五聊

    半晌,在李教授不停歇的解释下误会解开,扫了一眼跟在教授身后的儿子,衣冠端正,貌形儒生,同样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端得长在他的身上,便如此好看。

    只可惜了一双本该勾人心神的眼睛,此时空洞无神,呆滞的望着一个方向,在李教授的一阵拉拽下这才勉强转向,看着常青仿佛在看一团空气一般。

    想起那日,雨烟的姑妈想要介绍的对象可就是他吧,也难怪会被江壮称作傻子,现在看起来果真在智力上有些问题。

    “他可会说话?”常青问道。

    李教授摇了摇头没有一丝顾虑,求医多年得出的结论,在医师面前说不得谎,“不会说话,倒是能嗯嗯啊啊的做些发声。”

    “是自小便如此的吗?”

    李教授点了点头,“从一出生就与常人不同,看起来傻愣愣的,也不哭不闹。”

    眯了眯眼,常青心里有数了,“不会说话,没有学习能力,但是从行为上来看存在人的本能反应?”

    “什……什么意思?”

    “嗯……就是说他能走能跳,能坐能躺,饿了知道流口水,困了懂得打哈欠,但是吃饭需喂,睡觉要哄,身体只是有着最基础的生理反应,而不能进步,说得可是没错?”常青见李教授没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举了几个简单的例子表明道。

    “神了!”李教授眼珠子瞪得圆滚滚的,整个人牢牢的抓紧常青,仿佛是拽住救命稻草一般不愿松开,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态,咽了口唾沫道,“常……常院长,您怎么什么都知道,那这病您曾见过吗?是不是还有的医?”

    治病……

    常青知道李教授是那天看了自己给小悠治病才找上门来的,但说实话他对自己治病的手段也没个分寸。

    瞥了一眼整整齐齐摆放在一边的成堆礼品,常青眉头一皱。

    “常院长,这只是零头,若是您能治好小儿的病,还有……还……”李教授咬紧牙关,激动道,“我家里面这些个奇珍异玩数不胜数,您要是喜欢的话下回可以全给您带来。”

    其实李教授的家里哪儿还有什么东西,身为勾陈学院的教授,家中一贫如洗的除了他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这么多年求神拜佛的寻医,早已经花了个一干二净,但当然不能让常青知道,否则知道自己没钱人家凭什么给你治病,莫说打肿脸充胖子了,就是把脸打残疾了他也只能忍着。

    而事实上常青可没这个意思,钱对他来说只是个数字,勾陈学院每年院长的俸禄,金融一条街上每年的盈利收入,赵家丹药铺的分红财产,再加上楠楠时不时给自己送来的春满园收支账目。

    别说自己,就算钱昕钱芸长大后成了两个纨绔的败家女,恐怕这些钱也够她们挥霍一辈子,所以虽然李教授送来的东西不错,可还真没被他放在眼里。

    “我不是这个意思,”常青摆了摆手,“我是想说你先把这些东西收回去吧,我这里不是很需要。”

    “啊?”

    李教授找了张嘴有些惊讶,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常院长可是看不上这些?没事儿,只要能治好小儿的病,您喜欢什么尽管说,我……”

    常青被李教授的执着气笑了,都已经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没眼力见,自己看起来就这么像是贪财的人吗?

    “这样吧,我给你解释一下。”常青顿了一下,想了许久说道,“关于治病,我想说我没有十全的把握,如果治不好,那我收你东西岂不是不合规矩了?而但凡是我能治的病,我治起来都不费吹灰之力,这举手之劳还要收礼的行为,我可是没脸去做。”

    “那……那……”李教授还想再说什么有被常青阻止了下。

    摆了摆手示意其莫要再说,随后把注意力放在了李教授的儿子身上。

    其实常青和李教授说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那日在春满园里发生的事情到现在还是记忆尤深。

    想千军万马臣服于己,也才不过消耗了言灵水晶五分之一的能量,而对自己释放言灵,居然让剩余的水晶被榨干得分毫不剩。而其中,对于自己的治病能力常青也尚存犹疑。

    常青的头脑中先是被灌输了大量的医术和药理知识,但不知为何许多都是残缺版本,经过常青的仔细琢磨才发现,那日他似乎救人心切对法则大喊了一声,“不要理论知识,来些实用的东西。”于是乎医术的灌输被停止了,随后他的身体被改造成了触碰得医这种简单无脑的救人方式。

    但要是说事情真就这么简单,常青也不会说自己没把握了。

    从他长期以来实验得出的结论来看,他用手触摸治病的能力时灵时不灵,简直匪夷所思。

    譬如上一次钱芸疯跑着玩耍的时候摔了一跤,心疼的常青当即开启了自己的医疗模式,用大手按在了她的小脑袋上,结果把人都按哭了钱芸头上肿起的大包也没消去。

    反倒是钱昕抱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大黄狗跑到常青面前,常青随手一碰便让狗活了回来,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因为这个事情,常青和妹妹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关系差点又闹僵了,说爹爹偏心,自己还不如姐姐抱来的一只狗狗,更是联合起了张大娘对着常青好一通数落,说当爹的怎么能对女儿偏心呢?

    天地良心,常青什么时候偏心了,分明是自己的治疗手段出了故障不是?

    说了半天,到底治的好治不好还是要试的,常青切换成治疗模式把手轻轻的往李教授的儿子身上一碰,随后眨了眨眼,左右围着圈的观察了起来。

    见常青围着儿子转了几圈,李教授又焦虑了起来,“常院长……要不您和我说句实话吧,小儿这病情到底有没有办法?”

    “嗯……应该有。”

    “真的吗,那是有什么办法,您说给我听听,不管是什么药方,百年仙草还是千年灵果,我一定拼尽全力去给您寻回来!”李教授语气里很是激动。

    “倒也不用那么麻烦……”

    “不用那么麻烦,那更好了,您是要用什么药引?还是准备开炉炼丹,给小儿专门炼一枚丹药?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银针祛病吧,那就更好了!”李教授话痨起来真的是能把常青烦死。

    “不用不用,那些都不用。”常青不理会李教授,专心观察着他儿子的表情神态。

    “都不用……那您是?!”

    常青终于在李教授儿子的神态上看到了一丝丝的变化,嘴角上扬对着李教授招了招手,“你过来瞧瞧,看看你儿子是不是好了。”

    “好,您说什么我这就去办……”

    “等等……你说什么?”

    李教授大惊失色,扭过头来,正看见儿子转过头来疑惑的在盯着自己看,虽然脸上仍旧迷茫,但这迷茫的好啊!因为……因为这个表情可不是他傻儿子原先能做出来的!

    难道说这病……

    “收工,看看你儿子吧,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好了。”常青得意的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