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真的不能修炼 第八十四章 李教授的难言之隐

时间:2018-07-07作者:闲来五聊

    乱局终于结束了。

    只见学生群后,李教授神色讶异。

    “你们的常院长呢?”李教授从常青给小悠进行治疗之时就一直在盯着两人观察,直到小悠生龙活虎的站起身后,眼中流露出了异常的喜悦。

    “姐夫?姐夫他刚刚还好好的,突然拍了下脑袋大喊一声‘不好’就走了,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绘晴答道。

    “走了?走了……居然走了!”李教授愣了一下,神情哀叹,像是错过了什么。

    绘晴十分不解,“李教授找姐夫有事?那不如改日去学院找他不就好了?”

    “也只能如此了。”李教授张了张口,像是有何难言之隐,最终还是没有当众说出,转过身来落寞的向着学院老师们的包房走去。

    这边常青匆匆和绘雪说了声“等他一下”,便在绘雪疑惑的眼神中消失不见,一个转身冲回了家中。

    踮着脚尖蹑手蹑脚的推开姐妹两人的卧室,夜深人静,一床清凉的被单被踹开,看起来已经是睡下了。

    常青深深的叹了口气,来迟了,果然自己不是一个好父亲,连和孩子的约定都不能遵守,也不怪钱芸会一直怕自己。

    轻走两步,常青刚想要给两人盖上被子,突然发现宽敞的大床上只躺着钱芸一个人,此时两手抓着被单,一只脚丫子顶着墙根,小嘴一呼一吸睡得很是安稳。

    钱昕呢?

    常青愣了一下,突然听见身后有极其细微的响动,猛地回过头来,只见到一个睡眼惺忪的娃娃抱着一本功法书,困意扰人的揉了揉眼睛。

    “爹爹,你回来了……”

    “你怎么还不睡啊?”常青板着脸故作生气的样子蹲下身来。

    钱昕抽了抽鼻子,看起来有些感冒,扯着童音委屈道,“不是爹爹让我们等你的吗?妹妹困了就先睡了,我等大娘睡下了后,偷偷跑出来在外面等爹爹回来。”

    常青眼眶一红,听着钱昕奶声奶气的语调,平静中没有任何责怪自己的意思,反而岁自己的自责更深了,一把抱起钱昕轻轻的放在床上,“好了,是爹爹的错,爹爹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不会了!”

    常青轻手轻脚的给钱昕和钱芸两人掖好了被子,静静地看着两人,见钱昕依旧睁着眼睛望着自己,“怎么了?刚刚不还是哈欠连篇?睡不着吗?”

    钱昕摇了摇头,“爹爹……我还没脱衣服呢,你就把我抱到床上去了,穿着外衣我睡不着……”

    “啪!——!”

    常青一巴掌拍在了额头,自己这个当爹的……可真是什么都不懂呢。

    ……

    ……

    转眼又过了些日子,常青自觉这个爹当得有些太不负责任,再加上学院招生的事也告一段落,索性做了甩手掌柜,回到家里陪陪女儿们,还时不时的和绘雪外出约会,小日子过得还算是十分惬意。

    而那天春满园发生的意外也有了结局,听人说小悠几人被衙门抓回去后未过多久,便被黄旭派人领了回去,在得知到这个消息以后,常青没有任何举动。

    除开那个男妓嚣张跋扈的性格外也无非是个可怜人,否则也不会小小年纪就莫名其妙成了妖人,据白白介绍,妖人原先的性别为女,只是被一些有着特殊癖好的男人改造成了那副德行,性格乖僻难处也是有道理的,再加上绘雪实质上没受到任何伤害,常青也就再没提起此事。

    然而常青在家里逗逗女儿,约约会,可是把一个人给哭坏了,那就是李教授。

    李教授德高望重,在学院里的地位丝毫不比院长低上多少,可奈何有个傻儿子,一生的积蓄都用在了为儿子治病的事上,那日在春满园见识了常青的能耐以后眼睛都看绿了,直等着哪一天常青来上班找他帮忙。

    但可曾想的是,常青这家伙一翘班就是大半个月,别说是在学院碰上他了,李教授就是想登门拜访都毫无办法。

    这常青一走,公务就全落到了老先生崇院长的头上,这家伙怎么会是办公的料,索性学着常青做甩手掌柜扔到了李教授身上。一边上课,一边处理学院公务,还要一边担心儿子,想抽空去常青家里拜访,却一丝时间都挤不出来,李教授一月之间白了头,整个人都快压抑得疯了。

    这不,好不容易抽出一天的时间把所有事情推开,携着大把的礼物领着儿子跑来了常青的家来,想要问问儿子的病事可还有治。

    正值午后,院子里阳光洒满,一个小女孩儿舞着树枝,很不情愿的在男人的监督下,比划着一招一式。而在另一边,一个长相完全一样的小女孩儿文静的坐在一支秋千上,微风轻轻的晃动枝条,拂动着女孩儿手上的功法书,营造出一卷美好的氛围。

    “小青啊,外面有人找你。”张大娘熟练的叫道,从一年前那场大战结束后,来登门拜访送礼的达官贵人不计其数,使得张大娘都有些习惯了。

    “李教授?”常青见到来人一怔,随后让白白继续督促妹妹练武,自己起身迎着来人走进门内。

    白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趴在地上,懒洋洋的睡着,而钱芸一瞧爹爹走了,兴奋的拍着手在院子里飞奔,她是喜欢耍剑,可不喜欢被爹爹逼着一招一式有套路的练剑,没了常青看着自己开心的像是自由的小鸟。

    只可惜“小鸟”刚飞过姐姐的身边,就被钱昕一个眼神吓得紧急降落,鼓着脸埋怨了姐姐一句,又一个人“呼啦呼啦”的疯玩去了。

    “常院长好啊,可真是许久不见了。”李教授握着常青的手,老泪纵横,常青不在的日子可真是苦了他了。

    常青没看懂李教授的来意,只能跟着他“嗯嗯啊啊”的挠着头,满脸都是一副你到底干什么来的表情。

    “常院长,我这趟来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院长大人能够答应,这……还有这……”李教授一边说着一边把准备好的礼品塞进常青的手中,“老夫这一辈子没什么积蓄,就只有这些东西了,院长大人您可别笑话老夫。”

    “等……等等……”

    常青哪里是玄阶二层李教授的对手,转眼间手里便莫名其妙的捧上了一大包东西,两个人干瞪着眼,谁都没懂对方的意思。

    看着怀里的东西,绿灵晶,百草种,仙韵花,龙涎香,摄魂果……各式各样的稀有宝物塞满了全身,常青完全傻眼了。

    这家伙要干嘛?送礼也没见过这么大方的,这是要买通自己起兵造反了的意思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