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真的不能修炼 第三百三十三章 昕昕长大了

时间:2018-09-28作者:闲来五聊

    “放心吧,爹爹还在,芸芸也会回来的。”

    常青不知道是在对女儿发誓,还是在对自己发誓。

    房间内,一大一小两个人影交织着相拥在一起,屋外的阳光徐徐洒下,静默的观察着屋内的一对父女。

    “嘻嘻嘻~”

    许久,钱昕抽了抽鼻子,由着常青抱了一会儿后,从怀里钻了出来,“随随便便把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子抱入怀中,爹爹可不要对昕昕动了邪念哦!”

    “......”

    钱昕眼眶里还是泪光莹莹,嘴里却是在打趣着常青,“好了,昕昕就是想发泄一下罢了,谁说心智成熟的人就不能哭了?”

    说着钱昕又把常青喝剩下的药汤端了起来,重新递给常青,“还有爹爹醒了就好,妹妹的事情我不担心。”

    “天灵猫虽然是极为自负的一族,但从那天在城外的表现来看,它们也不是嗜杀的一族,对于无辜之人不会随便伤及性命。”

    常青点了点头,但又觉得不对,“可煤球的娘亲觉得是我偷走了她的孩子,芸芸是我的女儿,又和煤球有着契约关系......”

    钱昕两手撑在床沿,一屁股坐在了床边,一边晃荡着小腿,一边埋汰着常青,“爹爹可真够笨的,知道了芸芸和煤球有契约的话,它们就更不能怎么样了啊!”

    “对啊!”

    常青恍然大悟,通常人兽之间的主仆契约为从属关系,仆人一方死亡无事,但主人死亡便会因为契约联络,导致仆人一方也跟着死去。

    那只大天灵猫化身的女人,在城外见到了芸芸后,分明可以像杀死自己一般捏死芸芸,但是她没有,只是发了疯一般不停的在质问着芸芸。

    她把芸芸的平等契约误以为是主仆契约了!所以根本不敢对芸芸做什么。

    可也不对?

    常青仔细一想,“兽灵使者的神体虽然少见,但像异人城这样的玄阶城中就有古籍记载,天灵山身为灵兽之地,不可能没有这方面的书籍,一旦发现芸芸和煤球之间不是主仆契约而是平等契约的话......”

    “放心吧爹爹,你还是对兽灵使者的神体知道的太少了。”

    刚刚还是常青在安慰钱昕,转眼间钱昕已经在安慰他了,果然通识灵体的智商远超常人,如她所言,刚刚的哭只是在发泄情绪罢了,而不是真的在为他们担心。

    “通识灵体虽然可以签订无数和宠兽,但因为签订的是平等契约,所以契约签订之前是需要双方相互认可的,也就是芸芸并没有逼迫煤球。”

    “再加上通识灵体的拥有者有着与生俱来的兽类亲和力,不管是没有灵智的家猫家狗,还是寻常魔兽以至于更高阶的灵兽,一见到她就会从心底莫名生出好感来,这几个月的接触下,煤球和昕昕早就不同以往,已经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了,不然芸芸也不会把煤球带出城去。”

    “天灵山上谁要是胆敢对芸芸不利的话,估计煤球会第一个不同意。”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常青的神情还有有些担忧。

    “把心放宽了吧爹爹,最后的最后,就算事情真到了不可处理的地步,爹爹别忘了咱们还有最后一张底牌啊,”

    “底牌?你是说......”

    “——白白姐姐!”

    常青微微一怔。

    “嘿嘿,”钱昕眨了眨眼,“白白姐姐没走之前的时候,芸芸还小记性不好,但是我可不一样,洁如雪,净如百合的雪猫,又是天灵山一族,那肯定就是天灵猫的族长一脉喽,有公主殿下保护,芸芸怎么可能会有事。”

    常青傻笑着摇了摇头,忍不住用手摸了摸钱昕的头,直到把她头上的发饰弄乱了才肯罢休。

    “爹爹!再乱摸昕昕可要叫人了,就说你虐待儿童!”钱昕鼓了鼓嘴,老大不满的样子,但是身子却没有躲开。

    “谁叫你刚刚哭得这么伤心的,害得爹爹也跟着你瞎担心,所有事情的处理,你不是已经都想全了吗?”

    钱昕笑眼凝望着常青,是啊,所有的事情她都想好了,只不过一切的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爹爹的醒来,若是床上的人就这样躺下一辈子的话,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作何抉择。

    “叩叩叩!——!”

    门外的敲门声响起,钱昕眨了眨眼,好像知道来人是谁,又带回了平日里那张冷漠的面具,从书桌上抱起一叠文件,对着门外道,“请进。”

    “小姐。”

    门外来的是常青亲卫队的副队长陆军钊,异常平静的接过了钱昕手里的文件后,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常青,“城主大人恢复的好些了?”

    “嗯。”

    钱昕点了点头,随后目送着陆军钊走远后,才把房门关上。

    如果说之前常青对钱昕行为还是在预想之中的话,眼下发生的事情真的把他惊呆了,“昕昕......你是在以我的名义处理城主府的事务?”

    “嘻嘻!”

    钱昕转过身来,被着小手,小大人的样子中又带着些不好意思。

    “主要是这些人每天都来府里要看望爹爹,我觉得烦,就说爹爹已经醒了,但不见客。可这样的话府里的文书需要人过目,我就模仿爹爹的字迹做了一些,倒不是很难。”

    异人城的学院钱昕早就不是很想去了,以前是陪着钱芸,现在妹妹不在,爹爹又大病初愈,她正好有个借口从那所谓的贵族学府中出来。

    而这边的常青听着昕昕的话,已经快要对通识灵体产生麻木了。

    虽然他异人城城主的职权下方,全由四大家族自主处理,府上几乎无事,可四大家族对他感恩戴德,还是把不少麻烦的事情和城中大事的定夺权交了出来。

    再加上亲卫队每日的训练和出任务的计划,全权是常青一手安排,加起来的事项足足也够常青忙许久才能处理得完。

    小姑娘家家才刚接手,又要模仿自己的字迹,看起来所有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不得不让常青怀疑是不是自己平日里效率太低了?

    “好了好了,爹爹安心养伤就好,能做的事情昕昕都能帮你完成,你只要负责在伤好以后,把妹妹带回来就好了。”

    钱昕头一次小孩子气的伸出了手指,常青微微一愣,随即伸着小指勾上了女儿的尾指,在大拇指印上的同时,另一只手又摸上了昕昕的头顶,把小姑娘刚理好的秀发再一次弄乱。

    看着大女儿急退几步,以嫌弃的目光看了自己一眼,随后端起喝剩下的药汤离开房门,常青颇有欣慰,像是真的长大了呢。(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