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真的不能修炼 第二百三十六章 谜题解开

时间:2018-08-10作者:闲来五聊

    天阶灵器的威力不用多说。

    常青就凭着一柄火麟枪,便能纵横天幽城中,无人能敌。

    虽然为了可以让绘雪适应,冰之獠牙,霸王蝶和(日ri)月风的器灵收敛了气息。

    在降低主人使用条件的同时,也降低了天阶灵器的威力。

    但尽管如此,对付一个冥月,对付一个地阶内丹还是手到擒来。

    绘雪手持冰之獠牙,足尖轻点,(身shen)体飘然律动,迎着风声缓缓落至场中。

    仿佛与之前大杀四方的女人判若两人。

    冥月束起的长发散开,披头散发,手中握住云霄虎的内丹,浑(身shen)止不住的颤抖。

    鼠眼聚集在绘雪手中的剑上,表(情qing)多变,似有狰狞的模样。

    “认输吧,我是不可战胜的。”

    冷清的声音从绘雪口中发出,既像是炫耀,又像在陈述一个事实。

    可熟悉她的人知道,这个女人的善心又发作了。

    明明冲上前去一剑便可了结,但因着对天阶灵器的不熟悉,害怕没有把控得住会误伤及人,索(性xing)停了下来想要用嘴来劝人投降。

    “呵呵,呵哈哈哈!”

    冥月突然声音大响,一个人狂笑了起来,“想让我认输?好好……”

    “那就先过了我这最后一招吧!”

    云霄虎的内丹被冥月收至掌心,肆虐的火焰被从体内散发的团团黑雾掩盖,猩红的双眸闪烁迸发出骇人的目光。

    “暗之契约——火焰之舞!”

    速度很快!

    几乎是一息之内,黑雾笼罩化成了一条直线,向着绘雪喷涌而来。

    长剑滑落,纷落冰霜,一道冰蓝色的弧光斩破迷雾,却没有斩在实体之上。

    不在这里?是障眼法!

    绘雪毕竟少了一些作战经验,能与人平分秋色完全是靠着一(身shen)压倒(性xing)的实力优势。

    猛地回过头来,不知何时,黑暗已经笼罩了整个演武场地。

    就连用灵识向着四周探去,所见也都是一团漆黑,仿佛被困在了一间永无宁(日ri)的牢狱之中。

    火焰就像是隐蔽在暗处偷袭者,左右晃动,伺机而动,一会儿冲击着绘雪的前(胸xiong),一会儿猛击她的后背。

    但两人谁都对谁无可奈何。

    一个看不见敌人,一个破不开霸王蝶的防护。

    终于,冥月似乎窥探到了绘雪(身shen)上的弱点,火焰滚滚袭来,竟朝着她的面门攻来。

    “轰!——!”

    “怎么样了?!”常青急得上前了两步,一手握着火麟枪,一手拉着老头不停的问着。

    “什么怎么样了,常小兄弟,你就放过老夫吧,我对你这火焰实在有些胆怯,万一没控制个住,烧坏了老夫可怎么办啊。”长发冉须的老者面露惧色。

    “我是说里面怎么样了,灵识!灵识看哪!”常青已经急得顾不及了。

    可老头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常青话里的端疑,“常小兄弟,你是在拿老夫开玩笑吧,黑暗属(性xing)的契约之书,所释放的迷雾没个超出三四层的境界,怎么看得穿?老夫不过才地阶二层,没比那玄阶巅峰的武者强出太多,这黑雾里发生了什么只能你自己去看了。”

    自己去看……

    老子拿个头去看哪!

    就在所有人都焦急的等待着结果之时,从黑雾中传来了一声(娇jiao)呼。

    正是绘雪所发,常青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紧接着,(娇jiao)呼声后,演武场的边缘突然升出了十二根漆黑无比的巨型石柱,石柱无论外观模型与之间冰焰灵域的结界大相径同,只是颜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石柱顶上,一盏盏极亮的明灯在高空闪烁着,宛如夜空中的星辰,照亮一方。

    这黑与亮,光与暗之间的反差震撼了所有的人,双目痴愣愣的观望着场地中所发生的一切。

    “呀啊!——!”又是一声(娇jiao)喝。

    中心处,黑雾弥漫陡然收缩,仿如有一个黑洞,一直在牵引着迷雾的去向。

    直至全部消失,场地上,冥月颓废的倒在了地上,而另一边,绘雪拄着冰之獠牙,声声从口中喘着粗气。

    “这……这是?!”

    看台上,众人议论纷纷了起来。

    不是在为比赛的胜利,而是在为他们所看到的一处怪像。

    只见绘雪脸上的银色面具不知在何时被人打破。

    原本肌若凝霜的皮肤此时竟然左右为界限,划分成了(阴yin)阳两极。

    一半雪白中透露着一副不似人间的(阴yin)气,一半乌黑狞煞,几乎等同毁容。

    听着外界纷纷杂杂的议论声,绘雪眉头一蹙,不知为何。

    习惯(性xing)的朝着常青看去,只见常青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情qing),嘴唇微颤的看着自己的面庞。

    恍惚间一个眼神,扫到了地上残破的半个面具,绘雪这才意识自己的面具被摘了下来!

    “啊!——!”

    撕心裂肺的叫声打破了空气中的寂寥。

    绘雪慌张的丢掉了手上的冰之獠牙,两手疯狂的遮掩着自己的面容。

    但她那纤纤玉手,在慌乱之中怎能遮蔽得住全部,指缝间显露出的一丝光影还是直勾勾的映(射she)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绘雪,绘雪!”

    常青的表(情qing)自控能力已经是绝佳的了,但还是让她看到了自己震惊的一幕,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赶忙从台上翻(身shen)落下,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她的(身shen)旁。

    “不要!你别过来,别过来!”

    “绘雪,是我啊,是我!”常青反复道。

    “我知道是你,求求你了常青,你不要看,不要看好吗?”

    声音中带着丝苦苦的哀求,声俱泪下,常青每向前进一步,绘雪便向后撤去一步,直至最后蹲坐了下来,把整张脸深埋在了双膝之间。

    这一瞬间,所有一切的谜团似乎全然解开。

    常青想过了成百上千种原因,却没有想到,绘雪对自己避而不见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缓缓的走上前去,从空间纽带中取出了自己上街所带的娃娃面具,亲自伸手帮她戴上。

    绘雪这才有勇气渐渐的把头抬起,透过面具上的两个洞口,看见了常青那张熟悉的面孔。

    轻笑了一声,常青摇了摇头,一边触摸着绘雪的长发,一边注视着那双祈求中,又带着些许期望的眼神。

    “好傻啊,你怎么会那么傻呢?”

    “你觉得我会是因为这种小事,就抛下你,舍弃你不管的人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