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者荣耀之统一 第31章 崇城

时间:2018-10-05作者:我吃肥肉

    闻太师走后,纣王同文武欣然回至大殿,众官侍立,纣王传旨:释放费仲、尤浑。这时微子出班奏:费、尤二人,乃太师所奏系狱听勘者,今太师出兵未远,即时释放,似亦不可。

    纣王道:费、尤二人原无罪戾,系太师条陈屈陷。朕岂不明?皇伯不必以成议而陷忠良也。微子只有作罢,不言下殿。

    不一时赦出二人,官还原职,随朝保驾。纣王心甚欢悦,闻太师远征,放心恣乐,一无思惮。而九尾妲己也暗自松了一口气,早闻太师并非凡人,长有三眼,中间神目可放神光,能看出妖邪变化,幸好没与太师撞见,加上主人申公豹赐有符咒隐藏妖气,这让太师才不可发觉,不然露出马脚,性命真可不保。

    话那日亚相比干剖腹掏心,幸有姜子牙灵符护体暂时保住性命,只是不应玄机,快马加鞭来到关上,谎称身有要事,守关之人知是朝中丞相,不敢阻拦。比干不敢停留连夜赶路,途中叫守关之人换上快马。过了五关直奔西岐而来。

    比干也不知赶了多少时日,这日进了金鸡岭,已感支撑不住,但只能咬紧牙关,又行一夜终于进到西岐,一早来到文王殿门外,守门官报入殿内,外有丞相比干求见。

    子牙一听大吃一惊,急忙同文王出来迎接。这时比干已尽支撑不住翻下马来,昏迷不知人事,文王命人抬入房内。子牙见状已知缘由,急忙拿出一道灵符,又叫人端来一碗清水,只见子牙剑指持住灵符,口中念咒,灵符自然,将灰化入水中,子牙将比干衣服揭开,将水用嘴喷于伤口上。

    又拿出一粒丹药来,用手掰开比干口,将丹药投入口中,又施展一法,将比干口中丹药催化引入肚内。又拿出几道灵符贴在比干额头与身体上。文王一时不知所故。子牙道,我那日与比干丞相相见,暗自算了一课,料到他不久会有剖腹掏心之难,果不出所料,但事情详细还得等他醒来方可知晓。

    一个多时辰过去,比干睁开眼睛,但身体动弹不得,看到子牙就在眼前,忙叫道,子牙救我!子牙道,丞相放心刚你昏迷已给你服下了保身丸,加上有灵符护体,只要不要乱动,一两月不会有事,只是得及时找到心脏给你安入才保长久,否则时间一过无可救药矣。

    比干道,我死不足惜,只是朝中有妖邪祸乱,纣王无道,亡国之相。子牙道,我只知你有剖腹挖心之难,但不知是谁要加害于你。比干将事情经过细细述一遍。子牙大惊道,那些狐狸精怎会随意进入王宫,难道王宫内外布下的禁制阵法对她们不起作用,还是另有高人将那些禁制阵法都给破除,此事定要查个清楚。

    比干又道,那天在鹿台陪酒是妲己意思,恐怕这妲己早已是狐媚一党,不然定有隐情。

    姜子牙回想一会道,那天我见妲己,并未察觉她有何异样,倘若真正的妲己被狐媚上了身,会有妖气,那天应该可以察觉,莫非真正妲己会有如此心肠,还是这狐媚有隐藏之术?文王道,听比干所言,王宫内出现妖精,想必纣王被妖精所惑才做出这些事来。

    姜子牙摇摇头道,大王你太心慈,这一切都是天数,正所谓国家将兴,祯祥必现;国家将亡,妖孽必生。实不相瞒,我乃玉虚宗弟子,这次是奉师尊之命特来辅佐大王周室做一国之主,而我商国修真宗门众多,多年来宗门之间已有摩擦,早想争个高下,这次凡人帝王变故正是时机,师尊这次想联合一些宗门组成修真联盟,宣布一条禁令,从此以后但凡修真门派不得干扰凡人帝王事。然而王宫内又出现狐精,看来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一定还有其他妖邪对这帝王之位虎视眈眈。

    这时有探子来报:纣王剖比干之心,作羹汤疗妲己之疾,丞相比干骑马出了北门不知去向,其子微子德同他人寻了三日得到消息,亚相比干已逃到我西岐,还有崇城一些民众聚众抗议,已被镇压。

    子牙听闻对文王言道,崇侯虎紊乱朝政,横恣大臣,蛊惑天子,无所不为,害万民而不敢言,行杀戮而不敢怨,恶孽多端,使朝歌生民,日不聊生,贪酷无厌。臣愚不敢请,似这等大恶,假虎张威,毒痛四海,助纣为虐,使居天子左右,将来不知何以结局?今百性如在水火之中,大主以仁义广施,若依臣愚见;先伐此乱臣贼子,剪此乱政者,则天子左右无谗佞之人,庶几天子有悔过迁善之机,则主公亦不枉天子假以节钺之意。

    又王道:卿言虽是,奈孤与崇侯虎一样爵位,岂有擅自征伐之理?

    子牙道:天下利病,许诸臣直谏无隐。况主公受天子白旄黄钺,得专征伐,原为禁暴除奸。似这等权奸蛊国,内外成党,残虐生命,以白作黑,屠戮忠贤,为国家大愚。大王今发仁政之心,救民於水火,倘天子改恶从善,而效法英明之主,大王此功,万年不朽矣。

    文王闻子牙之言,觉得有理。便道:丞相行师,谁为主将,去伐崇侯虎?子牙道:臣愿与大王代劳,以效犬马。文王恐子牙杀伐太重,自思:我去,还有商量。

    文王道:孤同丞相一往,恐有别端,可以共议。子牙道:大王大驾亲征,天下响应。文王发出白旄黄钺,起人马十万,择吉日启程,以南宫为先行,辛甲为副将。随行有四贤八俊,文王与子牙放炮起行。一路上父老相迎,鸡犬不惊,民闻伐崇人人大悦,个个赞成。

    子牙人马遇府州县镇,人人乐业,鸡犬不惊;一路上多少父老相迎迓。一日探马来报:中军兵至崇城。子牙传令安营,竖了旗门,结成大寨;子牙升帐,众将参谒不题。

    且探报进崇城,此时崇侯不在崇城。正在朝歌随朝,城内是侯虎之子崇应彪,闻报大怒,忙升殿点聚将鼓。众将士银安殿参谒已毕。

    应彪道:姬昌暴横,不守本分,前岁进阙,圣上几番欲点兵征伐。彼不思悔过,反兴此无名之师,深属可恨!况且我与你各守疆界,秋毫无犯;今自来送死,我岂肯轻恕?传令点人马出城,随命大将黄元济、陈继贞、梅德、金成,这一番定擒反叛,解上朝歌,以尽。却子牙次日升帐,先令:南宫崇城见首阵。

    南宫得令,领本队人马出营,排开阵势,出马厉声叫道:逆贼崇侯虎!早至军前受死!言未毕,城中炮响,门开处,只见一枝人马杀将出来。为头一将,乃飞虎大将黄元济是也。南宫曰:黄元济!你不必来,唤出崇侯虎来领罪!杀了逆贼,泄神人之忿,万事俱休。

    元济大怒,骤马摇刀,飞来直取;南宫举刀相迎,两马盘旋,双刃并举,一场大战。

    两将未及叁十回合,元济非南宫敌手,力不能支;南宫是西岐名将,元济怎能胜得他。元济败走,又被南宫一口刀裹住了,跳不出圈子;早被南将军一刀挥於马下,军兵枭了首级,掌得胜鼓回营。进辕门来见子牙,将斩的黄元济首级报功。子牙大喜。

    且崇城败残军马,回报崇应彪:黄元济已被南宫斩於马下,把首级在辕门号令。应彪听罢,拍案大呼道:好个姬昌逆贼!今为反臣,又杀朝廷命官;你罪如太山,若不斩此贼,与黄元济报仇,誓不回军。

    传令:明日将大队人马出城,与姬昌决一雌雄!一宿已过,次早旭日东升,大炮叁声,开城门大势人马杀奔周营,坐名只要姬昌:姜尚至辕门答话。探马报入中军道:崇应彪口出不逊之言,请丞相军令定夺。

    子牙请文王亲自临阵,会兵於樊城。文王乘骑,四贤保驾,八俊随军;周营内炮响,麾动旗旄。崇应彪见对阵旗开处,忽见一人道装乘马而来;两边排列众将,一对对鹰翅分开。

    子牙马至阵前言曰:崇城守将可来见我!只听得那阵上一骑飞来,怎见得崇应彪妆束?

    盘龙冠,飞凤结,大红袍,黄金镫甲套连环;护心宝镜悬明月,腰束羊脂白玉镶,九吞八扎兵奇绝,虎尾钢鞭悬竹籁;袋内弓弯叁尺五,囊中箭插并州铁。坐下走阵冲营马,丈八蛇矛神鬼泣;父在当朝一宠臣,子镇崇城真英杰。

    崇应彪一马当前,见子牙问道:汝乃何等人物,敢犯吾疆界?子牙道:吾乃文王驾下,首相姜子牙是也。汝父子造恶如渊海,积毒如山岳;贪民财物,如饿虎伤人,酷惨似豹狼。蛊惑天子,无忠耿之心,坏忠良,极残忍之行;普天之下,虽叁尺之童,恨不能生啖汝父子之肉。今日吾主起仁义之师,除残暴於崇地,绝恶党以畅人神;不负天子,加以节钺专征征伐之意。

    应彪闻得此言,大喝姜尚:你不过溪一无用老朽,敢出大言?顾左右道:谁为吾擒此逆贼?言还未了,只见一将出马对阵。

    文王马上大呼道:崇应彪少得行凶!甭来也!应彪又见文王马至,气冲满怀,手指文王大骂道:姬昌!你不思得罪朝廷,立行仁义,反来侵我疆界?

    文王道:你父子罪恶贯盈,不必多言;只是你早早下马,解送西岐立坛告天。除汝父子凶恶,不必连累崇城良民。

    应彪大喝道:谁为我擒此反贼?

    一将应声而出,乃陈继贞:这壁厢辛甲纵马摇矮,大叫:陈继贞慢来!休得冲吾阵脚!两马相交,斧并举,战在一处。二将拨马轮兵,杀有二十回合。

    应彪见陈继贞不下辛甲,随命金成、梅德助阵。子牙见对阵相助,令毛公遂、周公旦、召公、尹公、辛兔、南宫六将齐出,冲杀一阵。崇应彪见大势人马催动,自拨马杀进重围;只杀的惨惨征云,纷纷愁雾,喊声不绝,鼓角齐鸣,混战多时,早有尹公一,刺梅德於马下,辛甲斧劈金成。崇兵大败进城。

    子牙传令鸣金,众将俱掌得胜鼓回营不表。话应彪兵败将亡,进城将四门紧闭上殿,与众将商议退兵之策。众将见西岐士马英虽,势不可当,并无一筹可展,半策可施。

    且子牙得胜回营,欲传令攻城。文王道:崇家父子作恶,与众百姓无干;今丞相欲要攻城,恐城破玉石俱焚,可怜无辜遭枉。况孤此来不过救民,岂有反加之以不仁哉?切为不可。

    子牙见文王以仁义为重,不敢抗违,自思:主公太过心慈,一时如何取得崇城?不过崇侯虎有一弟弟是一名修士,也应知晓天数,不如从这里下手,于是暗修一书,使南宫往曹州见崇黑虎,看看能否破掉崇城。

    即令南宫往向曹州来。子牙按兵不动,只等回书。

    (本章完)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