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者荣耀之统一 第18章 下山

时间:2018-10-05作者:我吃肥肉

    话这天玉虚宗宗主元始天尊坐八宝云光座上,命白鹤童子:“请你师叔姜尚来。”白鹤童子往桃园中来请子牙,口称:“师叔!老爷有请。”子牙忙至宝殿座前行礼曰:“弟子姜尚拜见。”天尊道:“你上昆仑几载了?”子牙道:“弟子叁十二岁上山,如今虚度七十二岁了。”天尊道:“你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只可受人间之福:现如今纣王失政,周室当兴。你不如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此处亦非汝久居之地,可早早收拾下山。

    子牙哀告道:“弟子乃真心出家。苦熬岁月,今亦修行有年;虽是滚芥投针,望老爷大发慈悲,指迷归觉。弟子情愿在山苦行,必不敢贪恋红尘富贵,望师曾收录。”天尊道:“你命缘如此,必听乎天,岂得违拗?”子牙恋恋难舍,有两极仙翁上前言道:“子牙!机会难逢,时不可失;况天数已定,自难逃躲。你虽是下山,待你功成之时,自有上山之日。”子牙只得下山,收拾琴剑衣囊起身,拜别师尊。

    姜尚走后,元始天尊又命白鹤童子:请你另一位师叔申公豹来。白鹤童子叫来申公豹。天尊道:申公豹你没来我玉虚宗之前是一名散修,修为已是了得,你比姜尚晚来几天,所以姜尚是你的师兄,姜尚与你不同,灵根及不如你,生来命薄,仙道难成,我刚已经打发他下山,让他辅佐凡人君王,可成为将相,享受人间富贵。

    不如你也下山吧,我这里也没什么功法在传授与你,你下山后也可辅佐凡人君王,享受人间富贵,也可投入他门,另寻名师,继续修炼,也可继续做散修逍遥自在。

    申公豹早就料到有这样一天,他也早就想下山,只是这时他故意装作惊讶道,师尊,弟子在宗门内一直紧守门规,一心修炼,想将来把玉虚宗名扬天下,弟子不明师尊为何这时要叫我下山。元始天尊道,申公豹休要多虑,师尊这几天夜观星象,恐凡间有变,我等一宗之主不好插手凡间之事,不瞒你我早已看出你早早就想下山,所以趁这时机归你自由,望你好自为之。

    申公豹见在师尊面前并不讨好,只好道,多谢师尊,徒弟这就下山。申公豹走后,两级仙翁对元始天尊道,师尊你叫这申公豹下山是别有用意吧,你是想让他同姜尚一起辅佐周师,可是你不明,我怕他未必能明白。

    元始天尊道,申公豹乃聪明之人,不用细他自然明白,只是此人傲骨,我怕有变。两级仙翁又道,师尊凡间之事我们修道之人都不好插手,只是你放这申公豹下山,我怕会适得其反。元始天尊道,无妨,天道使然。

    申公豹下山走得快,不一会就赶上先下山的姜尚,他远远的就叫道,师兄!师兄!等等我!姜尚听到呼喊就停下脚步。申公豹来到近前道,师兄,我也被师尊叫下山了。姜尚道,师弟你灵根比我优秀怎么也会被叫下山来。申公豹道,听师尊的意思是凡间定有重大变化,是想我们自选明主辅佐一二成就大业,你我可享人间富贵。

    姜尚点点头道,师尊我生来与仙道无缘,只能在凡间成就一番事业,师弟你和我不一样,你只要努力修炼将来一定仙道大成。申公豹摇摇头道,我现在这修为已经知足,如今凡间动乱正是时机,不想错过,按理来我们修道之人是不该插手凡间之事的,只是师尊料到有妖邪作祟,所以勉为其难,叫我们降服妖邪,替天行道以还人间太平。

    姜尚道,师尊纣王失政,周室当兴,意思是叫我将来辅佐周室,师弟你有何见解?申公豹道,师尊并未向我明示,不过如若师兄你辅佐周文王的话,那我就去辅佐纣王。姜尚听闻大吃一惊道,师弟你这是违背师尊意思逆天行事啊,难道你就不怕师尊责怪吗。申公豹笑道,我在宗门里我就听师尊的话,出了宗门那就另当别论了,我们修道本来就是一件逆天的事情,在我还没进宗门之前是一名散修,就想找个宗门能够得到一些名师的指点和一些功法,可是自从我进到这宗门里,师尊并没有传授过我什么功法,样样都还是靠自己琢磨,而师尊偏心,却亲传你不少精妙功法,让我为之生嫉。姜尚道,师弟从来就聪明过人,资质非同寻常,一点就通,哪里像我资质不行不管,而且还很笨拙,在师弟在没进宗门前修为就以通天,想必进宗门来,也只是寻求一个安静之所罢了。申公豹冷笑道,好个姜尚,平时在师尊面前,没见你这样能会道,反正不管,以后你若辅佐周室我便辅佐纣王,我两以后师兄弟是做不成了,以后只能是敌人,就此别过,下次我们见面那就是对手,到时可别手软。

    申公豹完也不等姜尚,就变换了个印诀,使了个遁术,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不知去了何方。姜尚想不明白,愣在原地一会才缓过神来,迈着稳健的步伐继续向山下走去。边走边暗思:“我上无伯叔兄嫂,下无弟妹子侄,叫我往那里去?我似失林飞鸟,无一枝可栖。”忽然想起朝歌有一结义仁兄宋异人,不若去投他罢。

    想到这里子牙双手变换印诀,整个身子沉入地低,这是施展了土遁之术,在地低飞速前行,不一会就离南门叁十五里,至宋家庄。

    子牙收了土遁之术,来到地面,看门庭依旧绿柳长存,叹道:“我离此四十载,不觉风光依旧,人面不同。”子牙到了门前,对看门的问道:“你员外在家否?

    管门人问道:“你是谁?”子牙道:“你只故人姜子牙相访。”庄童去报员外:“外边有一故人姜子牙相访。”宋异人正算账,听见子牙来,忙忙走出庄来;二人携手相搀,至於草堂,各施礼坐下。

    异人道:“贤弟如何数十年不通音问?常时渴慕,今日相逢,幸甚!幸甚!”子牙道:“自别仁兄,实指望出世超凡,奈何缘浅分薄,未遂其志。今到高庄,得会仁兄,乃尚之幸。

    异人忙吩咐收拾饭盒,又问道:“是斋是荤?”子牙道:“既出家岂有饮酒吃荤之理?弟是吃斋。”宋异人道:“酒乃瑶池玉液,洞府琼浆,就是神仙,也赴蟠桃会,酒吃些儿无妨。

    子牙道:“仁兄见教,弟领命。”二人欢饮。异人道:“贤弟上昆仑山多坐年了?”子牙道:“不觉四十载。

    异人叹道:“好快!贤弟在山可曾学甚麽?”子牙道:“怎麽不学,不然,所作何事?”异人道:“学甚麽道术?”子牙道:“挑水浇松,种桃烧火,煽炉炼丹。

    异人笑道:“此乃仆之役,何足挂齿?今贤弟既回来,不若寻些学业,何必出家?就在我家同住,不必又往别处去,我与你相知,非比别人。”子牙道:“正是。”

    异人道:“古云:「不孝有叁,无後为大。」贤弟也是我与你相处一场,明日与你议一门亲,生下一男半女,也不失姜姓之後。”子牙摇手道:“仁兄此事且再议。”二人谈讲至晚,子牙就在宋家庄住下。

    话宋异人次日早起,骑了驴儿,往马家庄上来讲亲。异人到庄,有庄童报与马员外道:“有宋员外来拜。”马员外大喜,迎出门来,便问:“员外是那阵风儿刮将来?异人道:“侄特来与令爱议亲。

    马员外大悦,施体坐下,茶罢;员外问道:“贤契将女与何人?”异人道:“此乃东海许州人氏,姓姜名尚字子牙,外号飞熊,与侄契交通家,因此上这一门亲正好。

    马员外道:“贤契主亲,定无差池。”宋异人取白金四锭,以为聘资;马员外收了,忙设酒席,款待异人,抵暮而去。且子牙起来,一日不见宋异人,问庄童道:“你员外那里去了?”庄童道:“早晨出门,想必讨账去了。

    不一时,异人下了牲口,子牙看见,迎门接道:“长兄那里回来?”异人道:“恭喜!贤弟!”子牙问道:“弟喜从何至?”异人道:“今日与你议亲,正是:「相逢千里,会合姻缘。」”子牙道:“今日时辰不好。”异人道:“阴阳无忌,吉人天相。

    子牙道:“是那家女子?”异人道:“马洪之女,才貌双全,正好配贤弟;这女子今年六十八

    岁,尚是黄花女儿。

    异人治酒与子牙贺喜,二人饮罢,异人道:”可择一吉辰娶亲。“子牙谢道:“承兄看顾,此德怎忘?”乃择选良时吉日,迎娶马氏。宋异人又排设酒席,邀庄前庄後邻舍,四门亲友,庆贺迎亲。其日马氏过门,洞房花烛,成就夫妻。正是天缘遇合,不是偶然。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