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 第95章、暴乱

时间:2018-11-10作者:凕梦

    .. ,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

    子夜很认同的点了点头,同时翻了一页书,“爷承认这点,父王离世,爷才刚出生,虎鹰令又消失。你们这几万人一没钱财来原,二没主心骨指挥,群龙无首、居无定所,想想还真是满可怜的。

    这的确是爷的错,爷要早知道你们的存在,贤王府又不是真穷,你们就是什么事儿都不干,爷白养你们几万人又不是养不起。”

    子夜从书中移开了视线,看向了鹰军主将,视线平静无波的问道:“不过你配吗?爷父王一军戎马,战前决策从未失败,为何那次失败了?

    明明对他来说最为简单的撤退,却会被困于山坳?

    为何父王出事时,身边竟然连一个傅家军都没有?

    傅卫彪当时在京中负责保护王妃,爷现在请问下你这个鹰军主将,爷的父王把虎军主将留下来保护自己的妻儿,那他人在战场,请问当初他会不会留下你这个鹰军主将带军冲峰陷阵?”

    “没有。”鹰军主将梗着脖子立刻大声反驳,“当年王爷并没有对鹰军下过任何命令。”

    子夜笑了,很淡,淡到可以忽视却明显能让人看出的笑容,“父王已死,父王要下令于傅家军,一向只传令于主将,再由主将下达贤王之令。现在你说父王没下令,爷也不可能把父王从地底下请上来和你对持,就当没下令吧!

    过去的事情过去了,爷也不想去追究那些。

    爷现在想知道的是,这些年,你所带的鹰军,是为谁在卖命?”

    这话题转的,坐一旁坐塌上的靖王都有些没转过弯来,更不提鹰军主将这样的蛮夫,差点儿脱口而出后他及时的闭上了嘴,别过了头一副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样子。

    子夜双眼死死的盯着他,一字一顿的接着问道:“王家?皇后?太子?平王?襄王?靖王?夜王还是逸王?”

    靖王。。。。。。

    他人就坐在这儿,十九弟当着他面这样的问,真的好吗?

    突然,子夜毫无预兆的一掌挥去,左右两个压着他的黑衣人立刻松手,鹰军主将便直直的倒了下去,双眼紧闭,胸口已无浮动,若仔细看,他的脸上已经有冰结了起来。

    不过靖王被子夜这一突然的动作吓一跳,并没有去注意鹰军主将脸上的变化。

    “十九弟。。。。。。?”还没问出来呢,怎么就杀了?

    但一看子夜已经难看下来的脸色,靖王立时歇了声。

    白面神算,十九弟是算出了答案?

    仅是转瞬,子夜又恢复了平静,转头看向了靖王还露出了他一惯仙人般的笑容,“五哥看来身子是大好了,那明日咱们起程可否?”

    要不是黑衣人正一个架着脚一个架着肩的抬着尸体离开,靖王都怀疑刚才他看到的一切是不是梦,“本王。。。。。。是感觉好多了,十九弟安排便好。”

    子夜点头,对夜影下令:“传令下去,明日出发。”

    “是。”

    靖王也立刻起来,“那十九弟早些休息,本王先回去了,明早见。”

    “五哥早些休息。”子夜目送着他们一前一后离开。

    等门关上,他渐渐的将目光转向了窗外,突然一股心酸之感涌上了心头。

    九皇叔,你现在在做什么?

    远在京城的摄政王府内,一道寂渺的背影,同样的正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

    “夜儿~~!”

    寒二闪身过来,半跪于他的身后,“主子,属下已准备妥当。”主子是否有话,要带于十九爷?

    背影沉寂了许久,最后有两个字随风飘去。

    “去吧。”

    &

    重新出发,从原来子夜仅是三人三匹马的到达幽城,从幽城出来变成了近五十人,再到越城出发,已经是过百人的不算庞大,但也小有规模的队伍。

    孔勐已能下床,带着越城的众官员,将两位王爷送到了城外,看着队伍越走越走,还有些病色苍白的脸上,总算是松了口气连脸上线条都显得缓和。

    但他这口气缓得太早,正准备回程,突然的从城内快马出来一个府兵。

    “城主,不好了,城中发生了怪事。”

    “什么事?”只要不是有疫病,现在还能有什么事值得这般大惊小怪?

    “东城的打铁的xx。。。。。。,一夜间突然痴傻。还有xxx,xxx。。。。。。也是一夜间突然的废了,手脚皆废。”

    孔城主面色一变,立刻大喊道:“快,快回城~~!”

    这靖王突然在越城病了,还好是虚惊一场,好不容易盼着他们走了,城中又发生这样的事情,越城这是犯了太岁?

    &

    子夜的队伍这次行进更快,一路全是走近路,再没有入过任何城。

    本来要两个月的路程,用了四十二天,便到达了曲阳的边界。

    一路过来,虽然他们走的是近道,也就是不属于官道的小路,但依旧见到不少的难民,越是靠近曲阳,难民越多。

    这儿是个山坳,两侧都是高达云层望不到顶的陡峰,仅有两山中一条宽约二十米的大道可通行。不过这儿看着宽敞,只是越往曲阳走,道路越小,中间还有条宽不足二米长约五百米的崖壁小道,所以非必要,及少有人从这条路进出曲阳。

    但此刻在交界处的曲阳方向,似乎就是个难民的集结地,密密麻麻的根本无法数清有多少人,大约目测至少得有一两万人。

    交界处前后各有一排朝天方向销得尖如利剑的粗木路障,两排路障靠越城界方向,都有衙役举着长枪,枪口正对着曲阳方向。

    这是明显阻止曲阳百姓逃离曲阳的意思。

    百姓中有吵有哭,但没有一个敢冲过去与衙役对抗,全都既怨又怕的时不时看向交界处,也许是盼着他们能够离开,放他们一条生路!

    队伍突然而来的马蹄声,不只是令百姓目光朝着他们方向看来,有不少衙役也好奇的转过头看去。

    衙役这一分神可就麻烦了!

    被逼急了,兔子都会咬人,更何况只是想活命的百姓?

    已经到了这步,逃向京城方向,也许还有条活路,可留着,他们只有饿死、病死这两条路。

    也不知谁喊了声:“冲啊,和他们拼了~~~!”

    场面瞬间大乱!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