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 第85章、太皇太后的情义

时间:2018-11-10作者:凕梦

    九皇叔转过身,目光森冷的盯着垂头一副乖宝宝的子夜:“你错?你错在哪?本王没有想到,你现在胆子竟然如此之大。把自己露于人前,于你来说到底意味什么你难道不懂?”

    “懂。”他怎么不懂?

    从今天开始,他会是那些人的必除的人中一个,像他的父王一样。

    “你懂?本王看你不懂。本王答应过你,自会为你报仇,只是要你再等一等。”

    子夜不语,默默挨训。

    “为何如此?夜儿,告诉本王,你为何要如此做?是因为不信任本王会护你周全,还是因为不信任本王会为你报仇?”九皇叔的语气中含着疲意,也隐着一丝失望。

    子夜抬头,目光如炬的盯着他,“九皇叔,你来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帮我报仇,又准备怎么保我周全?让我像过去一样永远的躲在你的身后吗?

    你问我把自己露于人前知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可你自己呢,知道为我报仇意味着什么吗?

    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父王的死,如果没有皇上默许,他怎么可能会死?如果没有皇上的退让,他怎么可能连个尸体都找不到?

    虽然皇上没有亲自杀了我父王,虽然皇上现在待我如子,但是能抹去他因为忌惮贤王府而所做的一切吗?能抹去因为他自己的无能而对那些人的退让吗?

    你帮我报仇,怎么报?

    你是帮我杀了皇上,还是帮我灭了王家?

    东南关在王家手里,王家现在动不得我不知道吗?

    等?

    等几年,十年还是二十年?

    我毒是已经解了,现在还站在九皇叔面前。如果没解,我等得了吗?

    九皇叔,你来告诉我,我等得了吗?”

    子夜已经双眼通红,可是他在忍,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出来,他知道九皇叔也无奈,身在其位,有时有着太多的无奈。

    他懂,他都懂。

    但懂,不意味着心里真的都不会难受。

    九皇叔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出声,而是心疼的看着他,目光满是愧疚的想要去拥住他。

    子夜低叹了,躲开了他的手来到坐塌处坐下,目光遥远的望向了窗外的月光,“九皇叔,你想保护我,我也不想你为难。你是赫连家族的族长,你身上有着你的责任。

    我现在不能将王家连根拔起,但我可以一一的除去他身边的爪牙,直到王家形单影支,到时就算没有我出手,皇上也容不下王家,贤王府的仇也算是报了。

    只有我现于人前,那些爪牙才会一个一个的跳到我的面前,让我举刀一个个的切除。”

    坐到她的对面,九皇叔伸手紧紧的握住她已是冰凉的手,“对本王来说,没有什么比你重要。本王不想你出任何危险,你可知你若出事,比要了本王的命还要痛?”

    子夜再也没忍住眼中的泪水,自脸上落下,一滴一滴的全数滴进九皇叔的心底。

    如把把利剑,一剑一剑的全数刺在他的心口。

    心疼的将她拥进怀中,“不哭,本王不再拦你,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但有一点,你要让本王知道你想做什么,更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子夜在他怀中点了点头,“好,九皇叔。以后我要做什么,都会先告诉九皇叔。”

    若是一些不可控的原因令他改变计划,那真心不能怪他!

    &p;p;

    又是一个上朝下朝,反反复复,日子如梭而过。

    转眼就是五天过去,日子似乎都很平静,大家该干嘛干嘛,直到子夜突然的在刑部被揪进了未央宫。

    太皇太后一见到子夜,立刻的就从坐上起来,冷着脸走到子夜面前,扬起手,眼看着就要落下。

    在场众人皆提起了心。

    可太皇太后只是扬着手,抬在半空中颤巍巍的半天的举了半天后,终究还是落了下来,在众人的吸气声中,并没有落在子夜的脸上,而是中途改道重重的落在了子夜的肩膀。

    一下,一下,又一下。连打了十几下,太皇太后突然的扑到子夜怀中嚎啕大哭。

    全程子夜都面无表情的站着,就是挨太皇太后的打,他也是面无表情的受着,似乎被打的人不是他一样,除了身体因太皇太后的力而微微的有一丝晃动。

    等着太皇太后抱着他大哭时,他这才双眉一拧,几息后,轻叹了一声,伸出了手轻轻的拍了几下太皇太后的背。

    “你想气死哀家,你想气死哀家是不是?”太皇太后又握起了拳头,一下下的锤在子夜的背上。

    这次子夜眉头揪得更深了,那些药老祖宗没白吃,这力气可真不是盖的,一点也不像是七十几岁的老太太,换曾经的他,估计她这几下真得昏过去。

    瞟了眼路公公,路公公秒懂的把周围的人下全数赶走。

    子夜这才扶着哭得有些累的太皇太后坐到坐塌上,然后自己跪坐到她的对面,边为她擦着脸上的泪水,边轻声的哄道:

    “老祖宗,您气子夜,罚子夜便是。怎么能自己在这儿置气,瞧瞧,这眼泪流的,滴滴都是精华,真是可惜了。”

    太皇太后是气也不是,骂也不是,但也笑不出来。

    只能睁着有些红肿还含着泪花的眼睛瞪了他一眼,“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危险吗?王家定是不容你了,皇上心在社稷,便是想保你,他也是以国为先。哀家,哀家怕是也保不住你了。”

    子夜握住太皇太后的手笑道:“老祖宗,您看子夜是那等死的人吗?寒毒弄不死子夜,火毒弄不死子夜,子夜在不周山一年整,那里常人都无法生存,可子夜在上面不只是解了毒,还学了一身本领。

    上苍的眼睛是雪亮的,什么人该死,什么人该护,它自有道理。

    再说了,子夜还要保护老祖宗,子夜怎么可能让自己有事?”

    太皇太后却怎么也笑不起来,反手紧紧的拉住子夜的手,“昨晚幽城有急奏传来,自曲阳来的难民中,有好几个又吐又泄,还高烧不退,疑是疫病。皇上应该很快就会下旨让你前往幽城,只有你去了,林神医才会跟着去,小九才会让严老也一起前往。”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