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 第75章 回京等死

时间:2018-10-28作者:凕梦

    :

    先贤王当初在西关遇害,他遇害之时,身边并无傅家军。

    傅家军不属朝廷管制,仅在国家危难之时由贤王带领,出来救国,平时都是隐于世间。

    也许,路边一个卖包子的就是傅家军一员都说不定。

    所以,因着先贤王的离世,虎鹰令的消失,傅家军也同样的销声匿迹。

    傅家军到底有多少人,天下没有人知道,包括皇帝。但不会高于十万,这是赫连家先祖给的封顶数据。

    傅家军只听令于虎鹰令,若是虎鹰令永远消失,傅家军便会渐渐的消失于炎习的舞台,不会因为他是贤王而再次出现。

    而现在,能调动傅家军的虎鹰令,就这样大赤赤的摆在他的手中!

    将虎鹰令收回袖子中,子夜又打开了另一个要两人环抱的箱子,是一整箱的书册。

    随意拿起一本打开,子夜几乎要瞬间就定在那儿,颤着手,连着打开数本后,子夜这次是真定住了,久久都无法回神。

    全是原傅家军的资料,现居在哪,做什么工作,家中的仔细情况。

    难道,傅家军自父王死后,就一直在九皇叔的手里?

    父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amp;amp;

    一连几天,子夜都没有离开过书房半步。

    这几天倒是有不少人前来探访,不过丰管家也不是盖的,皆被他一一的给以各种理由给推了。

    有些实在不好推的,如太子,夜王等人,也有平王为阻,以子夜毒刚解,正在修养,且修养之地在摄政王府由给挡了。

    九皇叔这几天也没有出现过,不过将子夜任命为刑部掌刑司的圣旨,在子夜回京的第二天便已经送到了贤王府。

    都不用子夜出来接旨,福公公把圣旨交给了丰管家,拿了赏转身就走。

    终于在五天六夜后,子夜才从书房出来。

    一出来,回房洗漱后,叫上夜影,晃着扇子骑上白影出了贤王府。

    悠悠的晃在街上,似乎是在毫无目的的闲逛。

    贤王,京中本就没多少人不认识,现在的子夜也不过是长开了,容貌依旧还是那个容貌,不过越显绝色倾城,更因那一头飘逸的银发,越发吸引人的注意。

    “那是贤王?贤王回来了?”

    “应该是贤王吧,不过他的头发怎么白了?”

    “我怎么感觉贤王越来越好看了,就是白了发也好看。”

    “不是好不好看的问题,少白头啊!”

    “贤王巨毒在身你不知道?现在一定是命不久矣了。”

    “呸,你看贤王的气色,像是命不久矣的样子?”

    “回光返照了吧!”

    “还要命就少说这些。”

    。。。。。。

    到处都在切切私语,话题皆是这些,没几个不是觉得子夜快要不行了,这是回京准备等死呢。

    夜影脸都要黑成包公:“主子,这些人太过分了。”

    与之相反的,子夜不但不感觉不爽,甚至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有什么过分,人家不过是猜测罢了,爷觉得挺好。”

    快死的人,干些有异于常人的事情,不是很正常?

    “夜哥哥。”严文惠看着窗外街道中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双眼就立时模糊。

    是夜哥哥,是夜哥哥回来了!

    可是,可是。。。。。。怎么会变成这样?

    夜哥哥,到底吃了什么苦?

    还有,当初救她和哥哥的那道飘着银发的背影,原来就是他的夜哥哥。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当时夜哥哥不见他们?

    似有所触,子夜同样的抬头看了上来,看到窗户那儿满脸泪痕的小姑娘,他脸上立刻露出宠爱的笑容,不过没说什么,连停都没有停顿的朝着城门方向而去。

    “夜哥哥。”严文惠捂着嘴失声痛哭。

    一旁站在她身后同样看到下方的严三少奶奶心疼的扶她进去坐下,“贤王已经回京,贤王那般的宠妹妹,定然会来看妹妹的,妹妹何需如此伤心?

    再说了,若不是贤王。妹妹与薛家的亲也不会退得如此顺利,说明妹妹在贤王心中地位是异于常人的,妹妹合该是开心才是。”

    相公告诉过她,贤王抓了与小妹定亲的薛四公子,至于说了什么没人知道。可正是因为如此,公爹去薛府退亲时,才会顺利到似乎一切早已谈妥了一样。

    也正因如此,小妹虽是退了亲,但是是由女方提出,且男方无异意,这才令小妹在京中的名声并未受到及大的影响。

    “嫂子,我不是伤心,是高兴。”至于到底是伤心还是高兴,唯有严文惠自己内心才知道。

    严三少奶奶无声的叹息一声,也不知如何去安慰她。

    相公说过,贤王对小妹仅是兄妹之情。

    贤王归京次日,朝中几乎就没有人不知道贤王已经归来,可是贤王一直未出现在严府。

    家里人个个不敢将贤王已归的消息告诉小妹,就是怕她因此而难过。

    今儿还是她看小妹一直心情不善,想着陪她出来喝茶散心,谁曾想,竟然这般巧的看到要出城的贤王?

    “嫂子,是我奢望了吗?”那般完美的人,对她好也仅是因为她对他有恩罢了。

    严三少奶奶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了,想了想,只得委婉道:“贤王得太皇太后重视,公公也说了,这次贤王回来,皇上也有器重之意。他的婚事,自是自己做不得主的。”

    皇上越是器重,便越是会将公主往贤王府推。就算为了留贤王在朝,也必是会推郡主进贤王府,大长公主与皇上关系如此密切,大长公主府里的两位郡主现在可是都未定亲,也是最有可能进贤王府的人选。

    严文惠也立刻想到了大长公主府里的两位郡主,而且她还知道,莹川郡主,对夜哥哥也是有着别样的心思。

    想要自认为妾的想法,仅在脑中一闪而过,就瞬间被严文惠自己打消。父亲必是不肯她如此不自爱。可她的心已经丢在了夜哥哥身上,这一生怎么还可能嫁给别人?

    看着她眼睛又湿了,严三少奶奶只能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无声的安慰着。

    情字伤人,她只盼着,妹妹不要再越陷越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