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 第70章 归来受瞩三

时间:2018-10-22作者:凕梦

    虽然迟了两年,他还以为此生没有机会再谢了,现在可算是将贤王给盼回来了。

    子夜不在意一笑,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了夜影,“令子身子可是好了?”

    “多谢贤王关心,文远身子已经无碍,今年还能参加科举,老奴真是,真是不知该怎么感谢贤王的大恩大德。”福公公说着感激得就要下跪。

    子夜连忙的扶住他,“人多眼杂,你这一跪,背不住又有多少人背后说本王了。本王不过是那年巡庄子,刚好知道了令子之事,便不是因你,本王也不会袖手旁观。”

    子夜想买通他可是想了许久,但福公公一个太监,又是皇帝身边的太监,什么好东西会没有?

    可有时,运气这东西,来了还真挡不住。

    福公公自己不能有后,但他有个姐姐,两人父母早亡,算是相依为命。

    只是那年北方大旱,百姓几乎颗粒无收。福公公兄妹二人随着逃难的百姓一路前往京城,却在快到京城时,兄妹二人走散了。福公公后来因长相不错,进了宫当了太监,原先只是个打杂的小太监,自然没有那能力去寻找妹妹。

    后来一路往上爬,当了皇上身边的首领太监,他这才有了关系,便四处寻找失散多年的妹妹。可皇宫中,妃子难往上爬,太监宫女这些更难,福公公这一路费了可是近三十年的光景。

    等他找到妹妹时,妹妹与妹夫都早已经病死,独留下了一个儿子养在妹夫的弟弟家,那妹夫的弟弟夫妻俩人倒不错,把孩子当亲儿子的养着,吃紧着好的,穿也紧着好的,还出银供他读书。

    福公公找到那孩子后,想着自己也不可能有后代,妹夫家还有哥哥弟弟的都有儿子,就与他妹夫家人商量着,认了妹妹的儿子当了干儿子,算是福公公一家有了传承。

    可天有不测风云,那孩子却得了一种怪病,身上毫无伤口但全身刺痛不止,还时常吐血。

    福公公是有财有人脉,可这样见都没见过的病,不是有银子就有办法的。他唯有去求严老与林神医,不过,这两人是那种福公公能请得动的?

    子夜知道了后,就借着年底巡庄子的机会,去看了那个孩子。前面说的好巧,便是巧在,福公公妹夫的家,正是在他所属的其中一个庄子下的村子。

    子夜去看过那孩子后,发现那孩子其实就是心脏有问题。

    这个时代,手术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别忘了,他有异能,空间之力,力大无穷。能把人利用空气压力压扁,也能探知人体内的情况后进行医治。

    至于异能,子夜当然不会让人知道。他头一天晚上半夜前往去治好了那孩子,次日一早安排了林神医前往,随便的拿个丹药喂下去,搞定。

    林神医,在京城有谁不知,可以算是只为他医治的专属神医。能调用得动林神医的,除了他外还有谁?

    九皇叔吗?

    九皇叔哪管这种破事?

    福公公还想感谢,但他也知道,御书房重地,四处都是各方眼线,表现得过不只反而害了贤王,也会害了他自己。

    便不再说什么的恭送了子夜。

    几人说话声音都不大,动作幅度也不大,外人看上去,仅是以为福公公又是有着皇上的话出来与贤王交待,就没有一个人特意的去在意。

    出了御书房不远,看着由远而近,迎面而来的几人,子夜不得不感叹,他的回来,好像真满引人注意的。真是好巧好巧,竟然一出御书房,就碰到太子等人。

    不过那老头是谁?

    “见过太子,见过襄王。”子夜一脸带笑的上前抱拳行礼。

    太子经过了这两年,人是越发显得稳重了不少,目光如无物的扫了眼子夜抱拳的左手,笑得一脸和善道:“十九弟快快免礼,刚才远远一瞧,本宫还以认自己认错了人呢?”

    子夜直了身子放下手,眼睛斜看了下自己肩头的白发,笑得坦然道:“让殿下见笑了,运气好,遇到位高人,不只解了本王的毒,还治好了本王的手,仅是负出点小小的代价罢了。”

    该死的,满头白发,不只不显老而憔悴,反而为他带来了股神圣之感,难倒苍天都愿意看着野种得意吗?还有他的手,都废了几年了,怎么不一直废下去?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十九弟不在这两年,本宫时常挂念,难得回来了,改日必要一起相聚一番。可是去向父皇请安过?本宫也正要去御书房,不若你与本宫一起进去?”

    “多谢殿下美意,只是本王刚从御书房出来,便不打扰殿下与皇上谈正事了,本王告退,改日再聚。”又一个供手,不过是朝天一供手,子夜朝众人再一个礼貌的点头,绕过众人离开。

    明明礼节到位,也表示出了恭敬,可怎么就是感觉哪哪不对劲。

    太子转头看向子夜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几乎没法子挂住。

    “太子皇兄,父皇应该等得急了。”襄王提醒道。

    太子目光转向襄王,嘴角一勾,“七弟最近脾气倒是见好,可喜可贺。”

    留下句似是而非的话,太子迈步朝御书房而去,其它人皆跟着太子离开。

    独留下一头问号的襄王满脸疑惑的站在那里。

    &p;p;

    前脚刚踩上马车凳,后脚还没跟上来,又来一道声音,将子夜唤住。

    “十九弟?”

    子夜在无人能看到的位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转回头时,他又是一脸和善的淡笑,“原来是六公主,一别经年,六公主别来无恙?”

    六公主勉强挤出个得体的笑容,“本公主还以为认错人了,原来真是十九弟,只是你的头发。。。。。。?”

    “如果本王说,本王喜欢白色,所以把头发搞成这样的,六公主信吗?”这一个个可真好玩,是听到他毒解了,现在准备拿他的头发说事?

    六公主脸上的笑容一僵,“十九弟还是和两年前一样爱说笑。”

    刚好一拢头发垂于胸前,子夜纤细白皙无褶的指尖挑起几丝低眸看去,“六公主不觉得,本王这头发别有一番美感?”
小说推荐